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所图甚大

    原本一场高层精英济济一堂、喜气洋洋,一派和谐商量谁可上位的“被推荐者选举会”。

    到头来,成了一场欢迎会,欢迎白小升成功上位。

    白小升抖出了一番去总部见闻心得后,还要留他们再多开两天的会。

    这在场的二十几位高管,逾半数,都可谓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当然,白小升走的早,也根本看不到那些人扫兴之色。

    夏侯启是第二个离开的。

    出了会议室,他直奔大中华区执行总裁的办公室。

    路上,夏侯启还让自己的秘王牧北,去通知总部人事、行政、后勤等各部门的主管过来。

    夏侯启虽然不再是大中华区总裁,但积威犹在,更是集团返聘的顾问,他发话自然是管用的。

    交代好了这些,夏侯启独自一人,去了那间曾经属于自己的办公室。

    那间办公室,后来,被沈培生占用,眼下成了白小升的。

    夏侯启进去之时,白小升已经在了。

    毕竟这里,挂牌就是总裁办公室,白小升眼下也只能来这儿。

    眼看夏侯启进来,白小升赶紧起身,笑着迎了过去。

    林薇薇、雷迎也放下手头上的事务,笑着走过去。

    “夏老,就知道您会来,我这儿已经备好了给您的礼物。有魏家拿来的茶叶,我给您抄的诗词,还有我朋友做的紫砂壶。另外,我也给宋楷大师、陆云先生他们准备了一份,头叫人送过去。这次,我能成功在魏家获得认同,多谢您几位了!”

    白小升言辞恳切,毕恭毕敬请夏侯启里面坐。

    “就知道你小子有良心!”夏侯启哈哈大笑,也对白小升这份心意很喜欢,更对白小升这番用心感觉受用。

    这孩子,自己没看错,有良心!

    林薇薇、雷迎趁机跟夏侯启打招呼。

    老爷子对这俩人也是笑容以待,对他们感觉也极好。

    随后,夏侯启随着白小升一道去沙发区,边走边说,“我让王牧北去叫各部门主管们过来,一会儿就到,让他们跟你见个面。”

    “还有,你这办公室该换了。别在这儿了,去换一间大的,更亮堂些的。”夏侯启笑道。

    说话间,俩人到了沙发区。

    白小升笑着请夏侯启坐下,从林薇薇手里接过茶叶罐,亲手给老人家泡茶,“这里就很好了,我才上任就换大办公室,那也太奢侈了。”

    “换个办公室,奢侈什么。新人新气象嘛,你不要学沈培生,想靠用个旧办公室,一切维持原样,来赢得什么所谓的口碑。实际呢,如果你该做的事儿要是干歪了,别人一样骂你。”

    夏侯启笑着看白小升沏茶,提鼻子嗅了嗅茶香,微微颔首,“嗯,魏家的茶叶,真是好茶!”

    说着,夏侯启环视一眼这间陪伴自己多年的办公室,对白小升笑道,“我这个顾问,不白拿集团的钱。我向你这个大中华区新执行总裁,要一间办公室,就是这里!我还要继续负责事务,帮你度过上任的初期。你愿意吗?”

    夏侯启在征询白小升意见。

    白小升顿时一乐,忙点头,“求之不得!”

    老爷子这是要帮着自己,让自己更快适应,更快掌握这个职位。

    不过随后,白小升又有点担心,“您的身体?”

    夏侯启哈哈大笑,“我住过一次iu,虽然是半真半假,但只要体验了才知道。那真不是人待的地儿!这身体要是到了那份上,那就是活受罪!我算是知道怕了,可不敢拿身子开玩笑,我还要多活两年咧。我在这里帮你处理事务,一周只干五天,每天只处理半天工作。更多的时候,我会指导后,让你亲自做。你觉得怎么样?”

    白小升顿时笑了,连连点头,“这样好,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

    老爷子还真是心细、思考周详,白小升完全赞同。

    夏侯启又笑道,“说实话,我也是有点私心的,这冷不丁退下来,什么事儿都没了,我也怕我自己,这里慌得没着没落的。”

    夏侯启指了指自己心口。

    白小升理解。

    操劳了一辈子的人一旦退休了,旁人看是享福了,但是那种空虚无事的感觉,很容易让人精神空虚,百无聊赖,更是痛苦。

    “哦,对了,不是你要请那些大事务官、区域级负责人吃饭吗。”夏侯启压低道,“吃过饭,早点走,去我那儿,我把李昊风他们都叫过去,我们再聊聊。”

    白小升当即点头。他正好也有话,要私下跟李昊风他们说说。

    白小升、夏侯启这边正聊着,办公室门被敲响,林薇薇去开了门。

    开了门,林薇薇发现是王牧北,在他身后,还跟着一群人,正是总部各部门主管。

    王牧北对林薇薇一笑,林薇薇还之一笑,赶紧把众人让进来。

    这些部门主管在王牧北带领下,来到白小升、夏侯启身前,神色恭敬。

    毕竟,在那里坐着的,可是新老两位执行总裁!

    对于白小升上任,众人早在路上就听过,就吃惊过了。

    “夏老,白总!”众人齐声恭敬道。

    白小升跟夏侯启站起身,笑着跟众人打过招呼。

    其实白小升还是大事务官时,就知道这些人,此番众人来,也只是见个面打个招呼罢了。

    夏侯启讲了两句,白小升又讲了两句,众人再对领导表下态度,这场见面也就结束了。

    总共,也就花费了十几分钟的时间。

    夏侯启倒是当众对行政、后勤主管额外交代两句,让他们腾出一间大办公室给白小升用。

    之所以,夏侯启坚持要他来说这件事,也是怕底下人非议,说白小升一经上任,便不尊重老领导的节俭传统。

    眼下,他夏侯启发的话,想来下边人也就不会乱嚼舌根了。

    很简单的一个见面会后,各位主管随后也就离开了。

    林薇薇、雷迎也跟了去。

    毕竟,换新办公室,有他们需要操心的了。

    再有就是,此番白小升成为了大中华区执行总裁,也有许多手续要办理,林薇薇、雷迎自然跟着水涨船高,各种证件也要重新去办。

    这自不提。

    夏侯启留下来,跟白小升一直聊到中午,吃过饭才离去。

    到下午的时候,白小升那间新办公室已经收拾完毕。

    白小升去看过,也感觉很是满意。

    毕竟,有林薇薇把关,自己喜好什么,她最清楚。

    如此一忙,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

    到了晚上,白小升依约,请二十几位高管去临深有名的高级私房菜,吃了个饭。

    夏侯启因为身体缘故,托人少了个话,并没有过来。

    晚宴期间,韩日程最为活跃、积极,倒是把气氛烘托的极好。

    有他“帮忙”,这顿饭也算是宾主尽欢。

    晚宴之后,白小升带着林薇薇、雷迎驱车离开,半道上,才转向夏侯启家。

    相信李昊风、郑鸿鹄、许攸若也一样如此,以此免得惹人耳目。

    等到了夏侯启家,白小升才发现,李昊风、郑鸿鹄、许攸若三个人已经到了。

    在夏侯启的招呼下,他们五人去了夏侯启的小房。

    众人落座,喝着白小升带的好茶。

    在大伙感兴趣的追问之下,白小升也大致讲了讲此番去国总部的所见所闻,让众人啧啧称叹。

    聊完这些,夏侯启率先开口,直言不讳跟白小升道,“小升,你今天在会上说那些,是不是打算进行革新。明后两天,你要跟他们分别开会,是不是也是说改革的事?”

    都没有外人,夏侯启也就不加隐晦,问的直接。

    李昊风三人顿时看向白小升,目露关切。

    有些话,不方便在公司说,但是夏侯启,还有李昊风他们都想跟白小升交流。

    特别是,白小升如果想动大中华区现在格局的话。

    他们都怕白小升在这件事上莽撞了,会吃亏,又想着提前知道一些,能配合的时候不至于无从下手。

    白小升知道他们关心的是自己,顿时笑了,“夏老,其实现在我过来,就是要跟你们聊聊这些。”

    众人凝神。

    白小升环视四人,言辞恳切,“我今天在会上说的,你们大家觉得如何?”

    李昊风三人相互看了眼。

    李昊风率先发声,“好,很多东西,其实我早就想过了,甚至跟夏老聊过。但其实,我有些想法都是很不成熟的。今天,结合你说的那些,都是其他大区域的精华内容,真让我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毕竟那些东西,可是凝聚其他大洲无数商道精英的精华理念。

    旁人就是想听,都没有那个机会跟资格。

    “我也觉得很不错,有些极有意思!如果实施开来,会让今后的大中华区再拔高一个层次!”郑鸿鹄恳切道。

    许攸若看着他们俩人,笑了笑,“你们这些说的,都是从大方面来的,大公无私。我聊点‘自私’的。”

    “这些改革一旦成功,对大中华区,对我们每一个人都获利匪浅!长远看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支持我们,站在我们这边。”许攸若道。

    三人态度近乎一致,都是看好,都大体支持。

    有所争议的部分,或许只是某些点,某些细节。

    夏侯启听得也是连连点点头。

    一直以来,他之所以器重李昊风三个人,就是因为,他们跟那些根基深厚、自私心重的某些老人比,更加年富力强,目光长远,更有进取之心。

    夏侯启不免有点遗憾,他真该多把那些老顽固给弄下去几个,扶持这样的人。

    可惜,如李昊风他们这般的人太少了,曾经有个林钰倒是有可能,只是遇到了沈培生,导致走歪了路。

    还有就是,他成为执行总裁,也为自己考虑过,一味求稳,求平衡,不愿意动那些根深蒂固的老家伙们。

    那些人虽然问题严重,但是有威望,下边有一群惟命是从的人。

    有他们主抓,更能完成集团下达的业绩任务。

    夏侯启深知,一个沈培生倒下了,大中华区里也并不清明,一些大事务官、小区域级负责人,就是一群小一号的沈培生,虽然算不上毒瘤,但会给大中华区制造局限。

    局限大中华区将来走的更高,站的更远。

    夏侯启想着这些,最后一个开口,对白小升道,“小升啊,我也不是个老顽固。那些新东西,我也能接受,能欣赏,不过”

    夏侯启缓缓出了一口浊气,道,“小升啊,这些东西想要实施起来,没那么容易,或许比你想的还要困难的多!”

    “不要小看今天在座的某些人,某些老家伙!他们任何一个,甚至任何两个三个,都远不及沈培生,但如果他们全部加起来,绝对要比沈培生更顽固。”

    “你改革的心思的好的,东西也是好的,但势必要挪动他们。权力、利益,他们食髓知味的,是一些埋在灰色地带的部分,我们大家这些年来都默许的‘潜规则’,那可比远比明面的敌人更可怕!”

    夏侯启说的略显沉重。

    李昊风三人听夏侯启这番话,同样面色凝重,对白小升重重点头。

    他们所担忧的,也是这些。

    “或许,我们可以循序渐进,一点点来。”李昊风犹豫一下,建议道。

    郑鸿鹄、许攸若也点头。

    眼下,沈培生倒台了,他们这边人强马壮,十年二十年,总会让大中华区旧貌换新颜。

    此番他们前来,就是怕白小升操之过急,想建议他稳健行事,那样更保险,阻力也会更小。

    最起码,也不会让白小升遭受不必要的风险。

    听到众人如此说,白小升深知他们也是为自己考虑,顿时笑了,“感谢夏老,还有大家的关心。”

    “不过,这一次,我怕是不能同意夏老还有各位的看法。”

    “这一次,要来就来一场狂风暴雨!”白小升目光骤然明亮。

    众人诧异看着他。

    白小升继续道,“我也有点心里话要说!”

    “我从当那个新型事务官开始,就注意到了,我们大中华区的这些基业是按着区域划分的。”

    “各区域各自为政,野蛮增长,完全是当地什么赚钱搞什么产业。”

    白小升诚恳对夏侯启道,“夏老,我知道您接手之前就这么个状况,我没有半点认为您的不是,相反的,我查过资料,如果没有您,这些年大中华区根本不会发展这么好!”

    夏侯启笑了,笑骂道,“别给我戴高帽子,讨好我,有什么说什么,我知道你小子一心为公。我就喜欢你这样!况且,你说的没错!”

    夏侯启的大度,让白小升敬佩一笑,而后继续道,“我不是说这样不好。这样的好处在于占领更广泛的市场,可以极大提升产值、收益!”

    “不过,这样一来,问题也很明显!”

    “没有统一的产业规划,没有企业与企业,区域与区域之间的协力,会导致竞争力差,资源浪费,品牌力不强,最后一个时代大潮下去,企业死掉一片,然后我们又会从头开始,野蛮生长”

    白小升说的慷慨激昂,“我想要的,不是这样的局面。我想要的,是我们大中华区有真正的过硬品牌,大品牌,哪怕只有十几二十家,真正拿得出手的,扔在国际上都响当当。它们是属于华夏的骄傲,也是我们的骄傲。”

    “多少年以后,它们依旧坚挺。到时候,国人提及它们,依旧会竖起大拇指,说它们的好,说我们振北集团大中华区的好。”

    “聊起它们,会想起我们这些开创者,也会由心而发,道声厉害!”

    白小升这番话,让夏侯启等人惊讶,但是随后他们也目光明亮。

    白小升如此年轻,初登高位,想的却是如此长远,画出的蓝图便是他们也神往之。

    “为了达成那个目标,我需要重整总部,整饬事务部,重整各区域!”白小升正色道。

    “我将尽最大可能,推翻一切阻碍重来!”

    “但是我不能用柔和的方式!各位都知道,我从集团副董那里讨来了一个口头上的许可,却不知道我跟咱们亚洲区事业总裁蒋括先生也有一个约定。”

    白小升看着众人,竖起两根手指,“两年,在这两年内我保证基本的业绩红线,他许我任意做内部调整,甚至可以帮我压下那些负面上诉!”

    白小升的话让李昊风等人惊讶不已。

    连夏侯启都惊异道,“连蒋括都同意了!”

    “但是,我们怎么维持业绩红线。”李昊风喃喃道。

    白小升微然一笑,“我认识一个大财团魏家,还跟陆云先生是朋友,甚至跟几家大企业的负责人关系非常。如果合作方式得宜,双赢不是问题!”

    “眼下,我想要的。是先来一场雷霆之势,收拾一些顽固人物,再让一些愿意改革的人,让他们的区域先受益!”

    白小升笑容浮现,“我也打算采用新的激励制度,愿意改革的人可以从新增部分获取份额作为奖励,先富一批!”

    白小升这番话,让夏侯启等人情不自禁倒吸一口气。

    众人看着白小升,无不惊叹。

    他这是,要玩一票大的啊!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