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无意之际再相逢

    白小升用了两天时间,把各方面需要关注的要事,都过了一遍。

    振北集团大中华区相关工作,得益于夏侯启、李昊风、郑鸿鹄等这帮能人的存在,以及白小升对整个振北集团大中华区的改革,没多少紧要事务。

    现在,任何外来的合作、交流都能迅速妥善的被处理,需要白小升这个最高领导亲自去做的事极少。

    再加上白小升也不是喜欢专权之人,这也又极大的减少了需要他处理的工作。

    两天时间里,白小升还跟自己所拥有的那九家企业打过了招呼,也都没什么事儿。

    毕竟,那些公司所有需要白小升关注的大事务,都会及时发到林薇薇、雷迎那边,直接解决,从不拖延。每个月呈报一次月报,确保无所疏漏。

    此外,像欧洲的罗家、南美的秦家、北美的魏家,这些超级家族,白小升也在这两天跟他们相继通了气,各方对合作也持一如既往的积极态度。

    还有就是,陆云先生那边也跟白小升通了话,与贾成山他们初次接洽顺利,双方交流愉快,进展迅速。

    白小升自然知道,贾成山那些人急于合作,急于与腾云、北风、晧宇改善关係,想来不会出什么大岔子。

    就这么两天时间,白小升可谓是面面俱到、有条不紊地处理了所有事务。

    当然,也得益于林薇薇、雷迎两个人的勤恳辅佐与帮忙。

    这两天,三人也都挺累。

    所以第三天,白小升决定他们得放个假,去采买点东西,然后各自回家去看看老人。

    毕竟,距离月底也就十来天,他们还要跟着侯允成一道出访非洲。

    这一走,又是极长的时间,不能跟家人相聚。

    林薇薇、雷迎对白小升这个安排自然赞同。

    一早,白小升就跟夏侯启等人打了个招呼,不再上班而是外出采买。

    夏侯启也知道三个人这两天做了许多许多的事,联繫了许多许多的人,着实辛苦劳累,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上午,白小升他们买了许多贵重礼物,用快递方式发往家中。

    下午,林薇薇提议,说大件买全,现在可以弄点临深这边的特产回去,倒不用多昂贵,有特色便好。

    白小升、雷迎觉得这个提议在理,两人也是举双手赞成。

    就这么,下午,他们三个穿街过巷,去寻那只有当地人知道的独特熏卤美味、手工制品。袁二少的妖孽人生

    这拿给家人虽然不贵重,却是极用了心思,也挺好。

    在此期间,白小升靠着红莲强大的搜索功能,充当了好嚮导。

    下午逛了四个多小时,眼看买的差不多了,三人准备回去。

    白小升却从红莲那得知,他们位置附近,有一家老字号的糕点铺,资料显示,许多配方传承于宫廷,许多点心罕见而美味。

    白小升看到资讯都觉得不买可惜,当即跟林薇薇、雷迎提了,那俩人也一拍即合觉得得去看看。

    于是,三人便寻路赶了过去。

    白小升手持手机,开着地图,却是以红莲给出的路线带的路。等他们走过去才发现,进了一片马上要拆掉的废旧工厂区,这是一片源自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建筑区,有厂房,有住所,有街道,因为面临拆迁,唯独没有多少人。

    在经过一处僻静小巷时,白小升忽然听到了一声隐约咒骂声飘忽而来——

    “你们这帮臭不要脸的,有你们这样卑鄙的吗!有本事放开他,你们明刀明qiāng的干啊……”

    随即,那声音又在尖叫,“救命啊!来人啊!杀人啦!”

    随后是另一个人的声音,还是个女人声,“你叫也没用,这大白天连个鬼影子也没一个!”

    后面又想起一个男人的声音,“我看还是把他的嘴堵上吧,免得真有什么人经过出了岔子。”

    之后就没了声音。

    白小升顿时眼神怪异,跟林薇薇、雷迎对视一眼。

    大白天,在临深,让他们碰到了这档子事,确实不可思议,但更不可思议的,还是最初那个连声惊叫喊救命的声音,三人听着都挺耳熟。

    “陈非酋?”林薇薇忍不住看着白小升、雷迎说出自己的判断。

    “是他!”雷迎很肯定。

    这个华夏通虽然汉语很溜,但是嗓音还是很有特色的。

    白小升目光一沉,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沉声道,“走,去找找看!”

    此刻,在一处废弃的院子里,陈非酋、阿甘让人捆成了粽子。

    四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手持棍棒。看着他们。

    还有一个女人笑吟吟看着这俩人,赫然是那天积极要给陈非酋做嚮导的马筱筱。永庆升平前传

    陈非酋嘴巴被堵上,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怒视马筱筱。

    马筱筱还笑着给他道,“酋哥,我也不想这样的,你瞧,都是因为你太有钱了,我本想跟你深入发展,但你看不上人家啊。我哥哥他们外面欠了一屁股债,好几十万呢,实在是没辙了,才想跟你借点儿。你把钱给我们,我们保证不会动你,这不很好吗!”

    陈非酋“呜呜”发声,不断挪动眼珠,示意他们把自己嘴里的东西给拿出去,好说话。

    “我拿出去你可不要喊,不然再塞回去可就难受了。”马筱筱笑着帮陈非酋拿掉嘴里的东西。

    “你们要多少钱?”陈非酋呸呸吐了吐嘴里的渣滓,问。

    为首的一个男人急不可耐道,“两百万!”

    “我给!”陈非酋回答乾脆。

    那男人愣了愣,看看马筱筱。

    马筱筱顿时瞪了自己人一眼,似乎嫌他话快,要少了。

    “是每个人!”那男人见状忙加了一句。

    “行啊。”陈非酋乾脆道。

    马筱筱又瞪了那男人一眼。

    那男人沉吟了一下,跟陈非酋郑重道,“我说的是美元!”

    “啊,咱们说的不是美元吗?”陈非酋错愕道。

    马筱筱无语的一拍自己的额头,旋即笑着跟陈非酋道,“酋哥,他说的不算,这价格得我说了算,咱们不急,慢慢商量啊……”

    陈非酋顿时怒了,“我靠,你们还要不要脸,能有个肯定的价码吗!”

    “你敢骂我!”最初开口那男人脸一红,也怒了,要对陈非酋动手。

    正在这时,忽然一声低吼传来。

    原本被捆着的阿甘,一下挣脱了绳子,一脚把四个男人中的一个给踹了出去。

    陈非酋一见大喜,哈哈笑道,“你们完了,阿甘,乾死他们!”

    阿甘不负众望,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咆哮,扑向剩下那几个男人。

    没两分钟,四个男人围成圈,棍如雨落,把阿甘揍的抱头不起。

    为首那个男人边揍边笑骂,“你嗓门挺大啊!空手想打我们四个?!”

    “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