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两位老朋友!

    此时此刻,那辆奔驰威霆里

    白小升舒服地靠着椅背,面带微笑,有几分悠然道,“说来,还挺有趣的。”

    “什么有趣?”李诗月抬头看他一眼,奇道。

    没头没脑,白小升突然来这么一句,让她有些愕然。

    白小升微笑间,不急不缓道,“这边的情况啊,难道不有趣?”

    “你们这边遇到的问题,足以危及一省全部产业。区域负责人们去参加集团里安排的全球考察观摩活动,无法有效处理,那这样的问题,就自然暂时归总部里的事务部管。”

    “可是一位省域产业负责人亲自打报告,又是如此危及的情况,事务部竟然拖了这么久,更是只派了一位事务助理来!”

    白小升感慨,“这段时间,如果对方再果断点,再加把劲,上云省内的集团企业,不说全部倒闭,是不是也能被砸个稀巴烂!”

    李诗月听得皱眉。

    “我在想,这是有人要整死你们尚总吗?”

    “可据我所知,以尚文的为人,他绝不会招惹什么强敌。那就怪了,为什么有人,要不顾一切让一省产业陷入危机。”

    “怎么看,最终结果导致的重重问题,尚文都难逃其责,最好的结果是引咎辞职。”

    “所有事情放一起想一想,是不是觉得还是挺有趣的!”

    白小升面带笑容,自言自语,神思悠远,似乎在通盘思考。

    “这算什么有趣!”李诗月甚是无语,甚至有点生气。

    这个人认识自家尚总,甚至清楚集团大中华区高层运作,难道不是急着来救火的吗?

    居然还一副身处事外,“津津乐道”之态。

    尚总,真是遇人不淑!

    李诗月暗暗瞪了一眼白小升,有点愤然。

    这个人,先是口出狂言得罪张家的人,又胡言乱语轻言商战,眼下还“幸灾乐祸”?

    李诗月面对白小升,这心里的火气,不知不觉间,又升腾起来了。

    李诗月看向雷先生,很想这位“雷先生”发声,责备一番姓白的。

    然而,看过去之后,李诗月就是一怔。

    那位“雷先生”与林小姐,似乎在认真思考姓白的的话,还频频点头!

    就如同认可一般。

    李诗月头都大了,以手扶额,心中暗叹。

    这些都什么人啊

    “上云省的旁边,是哪些省!”白小升忽然问道。

    “啊?”李诗月以为是在问她。

    冷不防听到这个问题,还真是被问着了。

    李诗月细细想。

    “原来,毗邻三省,嗯。”

    白小升自问自答,自言自语,好似已经得到了答案。

    李诗月不由自主想问问是哪三省。

    毕竟她这个高云人,愣是不清楚自家省份的临省。

    “那张家住地,是在哪个省?”白小升忽然又问道。

    “张家啊”李诗月又是一愣。

    “果然是那个省!”

    白小升眼神一眯,再度自问自答。

    张家最大的支柱企业名字,李诗月告诉过他,而且明言张家人关键人物都在那企业里上班。

    白小升想知道,不难。

    李诗月两度被问,两度都没来得及说答案,心中气恼不已。

    她感觉这个姓白的,分明在戏耍自己。

    赌气一般,李诗月也不再搭理白小升,而是扭头看向窗外。

    真是不能跟这人说话,没头没脑,还自问自答。

    关键是,真知道了,还是故意说知道的。

    那些问题,你随便想想就有答案,你以为你脑袋里有搜索引擎啊!

    李诗月暗暗撇撇嘴,不以为意。

    看着车窗外的路,眼下,距离饮月楼那边,还有近三十分钟车程,他们选的是一条最近的路,穿行市中心。

    可是,窗外车流排成长龙,竟然有些堵车了

    希望不会晚太久。李诗月暗道。

    此刻。

    另一条路,算是比较畅行,但是更远一些。

    两辆顶配的保时捷maan,一前一后行驶中。

    第二辆车里,王映雪正打电话,刘北城坐在旁边看着她。

    电话里,王映雪将白小升的“嚣张、傲慢、无礼”描述的绘声绘色。

    刘北城在旁边,时不时地挤眉弄眼,算是给些提示。

    听完王映雪的汇报,电话里传出一个声音,低沉、浑厚,透着磁性。

    “那个人,是什么人?”

    “应该是尚文请来的援手,张口振北集团闭口振北集团的,我看,也许是振北集团的人?”王映雪道。

    “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

    电话里那磁性声音,隐隐不悦。

    王映雪心中一寒。

    自家少爷,最痛恨这种模棱两可的答,自己竟然一时激动疏忽了。

    “冬少,那人没说,我们问,他也不答,说是我们没有资格知道,想问的话,得,得您才够格。”王映雪小心翼翼道。

    身旁,刘北城竖起一根大拇指。

    王映雪这个小腾挪耍的巧妙,直接把仇恨丢到了对方头上。

    电话里的声音稍稍一顿,随即冷哼一声,听起来非常不悦。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王映雪刚舒了一口气,电话里的声音再度问道。

    “我只听说他姓白。”王映雪急忙道。

    “然后呢!”

    “然后就不知道了。”王映雪诺诺答道。

    “你又想说,他不告诉你,要我亲自去问?”电话里的声音冷冰冰道,“这些小事都办不好,若有下次”

    那声音没说后果,却比说了更让人觉得可怕。

    这句话,让王映雪情不自禁打个寒颤,不敢忤逆,低声顺气道,“是,冬少,映雪谨记!”

    “告诉刘北城,他也一样!不会办事情的人,我要来何用!”电话里的人冷笑。

    但是随即,那声音居然又缓了缓,“不过,这倒也不能全怪你们。平白无故,杀出来一个如此嚣张傲慢的人,我也真的想见识见识!好了,我这边距离饮月楼倒是不远,我直接过去!”

    “在我到之前,你们给我盯紧他,我倒要瞧瞧,是哪个不开眼的,敢跑到我张家面前来弄存在感!”

    “如果他再要嚣张,不需客气!”

    “是!”

    王映雪急应一声,电话已经挂断,嘟嘟声音响起。

    “怎么样?!”刘北城急切道。

    王映雪如同领到了尚方宝剑,对刘北城一笑,“冬少说,让我们过去盯住那个大放厥词的家伙。如果他再要嚣张,不需客气!”

    “好啊!”刘北城双眸明亮,冷笑,“此前,咱俩没有得到明确指示,自然不好行事太过张扬!现在有冬少这句话,还就别客气了!到时候,如果这个人再大放厥词,我们就要他好看!”

    “司机,开快点!”

    刘北城甚至高呼一声,言语之中隐隐透着急切。

    将近四十分钟。

    白小升他们乘坐的车,才到达饮月楼。

    下了车,看四周环境怡人,看店面古风古韵,白小升也忍不住点点头。

    好地方!

    那张家的少爷,倒真是会享受。

    “几位,请!”

    李诗月来过,在前面带路。

    不等他们进去,尚文跟赵芊泽已经一路交谈一路往外走。

    “尚总!”

    李诗月只唤了一声,就看到白小升三人从侧面绕道自己的前面。

    尚文、赵芊泽闻声抬头。

    当看到白小升三人之时,他们俩人同时愣住了。

    是他?

    是他!

    尚文、赵芊泽同时把双眼瞪到极致。

    “好久不见啊!”白小升笑容真挚热切,“我的两位老朋友!”

    请记住本域名:。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