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九百八十八章 你们也配

    眼看着,张赫然就要宣告青北影视城出售。

    下个环节,就是在场诸位企业主发声,认购股权。

    然后?

    合同早就已经拟好了!

    就在赵北青的包里!

    事实上,怎么分割利益,这帮人早就分配好了!

    这次来,不过是走个过场!

    可以说,万事俱备,就差临门一脚。

    赵北青的嘴角已经勾起笑容。

    陆知心的眼眸已经流露心满意足神采。

    在场众人,心里已经开了花。

    张天则颓然无力,瞪大眼,有些失神地等待宣判。

    然而,就在这时候,有人跳出来喝止?!

    “你是什么人?”陆知心紧锁眉头,看过去。

    眼看那边,走过来一个年轻人。

    与张天则年纪相仿,甚至还小一些。

    又是,张家子嗣?

    陆知心暗道,但是随后否定这判断。

    不对,刚才他口中直呼张赫然的名字。

    还有,他说这是“绝你张家之局”——简直一语中的!

    陆知心忍不住心悸一下。..

    好似他们筹划圆满的陷阱,一下被人看穿,揭开,一下子亮于众人眼前一般。

    虽说,这众人,都是他们自己人!

    赵北青脸色一青,皱眉看着白小升,“林升,这里不是集团,这是张家?人家的家事,你也要插手?真以为自己是事务官就可以口不择言,胡言乱语!”

    这番话,让陆知心眼眸一凛,看向赵北青。

    “他是事务官?!”

    “又如何!”赵北青毫无惧色看陆知心,“一个后辈,胡乱插手非集团事务!我会向事务部,递交报告!”

    赵北青强势的眼神,强势的话语,让陆知心不吭声。

    不过陆知心再看向白小升之时,神色明显舒缓不少,更是起身,“原来是林事务官,这怎么说的,竟没有人告诉我你也在,失礼,失礼!”

    陆知心可没有赵北青那么光棍!

    他还是希望不要把事情,闹得一发而不可收拾。

    他如此,那些集团外的企业主可不领情,纷纷起身怒目看向白小升。

    说实话,白小升方才那一句,确实有点惊心动魄,也吓他们一跳。

    不过眼看赵北青无比笃定,他们细想,自己更没什么可怕的。

    “小伙子,你又捣什么乱!”

    “这是张家跟我们之间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不错,就算你跟赵先生一样是什么事务官,那也管不到我们头上!”

    “张总,你不发声吗?请这位林先生出去!不然,你跟咱们之间,可就没什么合作可言!”

    ……

    各种声音,咄咄逼人。

    陆知心一站起来,赵北青也起身,张赫然同样站起来。

    眼看众口一词,张赫然看白小升也是有些为难。

    “林先生,你看这……要不,您先请出去待一会?”

    连张赫然都这么说了,众人更加叫嚣。

    “没错,让他出去待会!”

    “这里,不是你捣乱的地方!”

    “不错!让他走!”

    陆知心一脸无辜,双手一摊看向白小升,那意思,这里自己做不得主。

    赵北青则是冷笑,看着白小升。

    他原以为这小子真的会蹦出来,做什么调停。

    结果,直到最后,这小子才来那么一句惊世骇俗的话语。

    虽然那句话,也让自己吓一跳。

    但终究,这“林升”,什么都阻止不了!

    “莫非,他是来针对我的?笑话!想查我,我也不怕!没有大事务官级的权限、资料,谁都做不到!”赵北青暗暗冷笑,“而我,从不得罪大事务官,哪位大事务官会吃饱了撑的,费力彻查我?”

    赵北青打定主意,这里一结束,就上报集团,揭发这个“林升”在集团之外,胡乱干涉别家事务,有损集团形象。

    就算他这平级的揭发,最终搞不起什么风浪,也能恶心恶心这个小子!

    白小升面对众人所指,不似方才闭口不言。

    他的眼神冷厉,目光之中透着一股霸道。

    “203年,宛中国际与陆知心发生商战,赵北青做调停。次年,宛中国际破产!宛中国际董事长——李丘山!”

    “204年,大烽实业与陆知心发生商战,赵北青做调停,次年,大烽实业破产!大烽实业破产董事长——樊思慧!”

    “205年,九黎外贸与陆知心发生商战,赵北青做调停,两年后,九黎外贸破产。九黎外贸董事长——吴佟!”

    ……

    那些企业,都是与陆知心发生商战,经由赵北青调停,最后无一幸免,尽数破产倒闭!

    “而且,据我所知,列位也参与其中,分食落败企业!各位胃口不小啊!”

    白小升环视众人,不急不缓,说着一桩桩一件件。

    陆知心一脸难以置信看着白小升。

    陈年旧案!

    一桩桩一件件被翻出来,说不心悸,那是假的。

    要调查那些,绝不是小工程!

    连赵北青都瞳孔骤缩,警惕看着白小升。

    在场那些企业主,原本还要叫嚷,让人驱逐白小升,可是听到这些,都一脸骇然。

    在场大多数人,都参与其中,这原本该是秘辛的事,怎会被查出来?

    莫不是有内应!

    众人立即猜疑起来!

    这里面的事,可是涉及不正当竞争和破坏市场秩序!

    问题可大可小!

    旁人震撼、惊悸,那张家父子则是骇然、恐惧。

    被赵北青、陆知心调停过的那些企业,全死了!

    看在场人的反应,白小升说的,应该全是真的!

    张赫然只感觉一阵眩晕,脚下踉跄,惊恐看着赵北青等人。

    “若不是天则叫来的这个人,我我或许就跟这群豺狼签了合约!”

    张赫然心如针扎,“那张家……就彻底完了!”

    张天则盯着白小升,惊恐之余,有种劫后余生之感。

    不是白小升当众说出,他们可能真的毁了。

    “你!满口胡言!你这么说是何居心,你有何证据!”

    赵北青惊怒交织瞪大眼看着白小升。

    “话可不能乱说!”陆知心也大叫。

    白小升淡淡看二人一眼,一笑,随后他转身,直接朝门口而去。

    “两位怕是误会了。”

    “我来,不是来揭发两位,只是看在故人之面,不想看张家被玩死!”

    “我也不会跟你们在这里打所谓的官司,你们——”

    “不配!”

    白小升拉开门,出去之前淡淡一笑。

    “会有人跟二位清算!而你们这些企业——”

    白小升环视众人。

    “最好祈祷,不要跟我们集团发生摩擦!”

    “我会建议把你们拉入——黑名单!”

    “一旦发生竞争,必杀!”

    说完,白小升扬长而去。

    林薇薇、雷迎冷笑看众人一眼,紧随其后。

    “林升!你区区籍籍无名的一个事务官,你狂妄!”

    赵北青愤怒喝道。

    “他不叫林升。”过来扶助张赫然的张天则,看他一眼,冷声道,“他,叫白小升!”

    白小升,这三个字一出,原本狰狞的赵北青,直接双眼瞬间瞪大一倍,不可思议瞪着张天则。

    “白小升!”陆知心嗷一嗓子,满脸惊惧。

    前所未有!

    “这不可能!白魔头怎么在这儿!”

    众目睽睽之下,陆知心一把揪住赵北青脖领子,手抖成一团,眼珠子都红了,“赵北青,你他妈的,不会想害老子吧!”

    张家父子愕然瞪大眼,在场企业主们也傻傻看着,突然发疯的陆知心。

    “被白魔头盯住,老子要完了!”

    陆知心绝望嘶吼,“姓赵的,老子要是被撤职,被彻查坐牢,你他妈的,也别想跑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