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这笑话,不太好笑

    这场位于欧洲繁华都市的商务酒会,主办方和来自大洋彼岸的远道来宾,其实是“一家人”,都隶属于一个世界级大财团——振北集团。

    实际上,现场如果按人数比例来看,除去振北集团大体系内的人,“外面”的其他宾客不是很多,所占比例不过三分之一。

    当然,这些人全是当地名流,亦或商道世家。

    一位五十多岁,亚洲面孔,脸颊方正,眼神明亮的男人,是现场最受欢迎的人之一。

    他就是徐云聪。

    不时有人凑到他跟前,与之攀谈。

    聊的是合作,谈的是生意。

    要知道,徐云聪可是振北集团大中华区的一位区域负责人,管辖几个省的集团产业。

    当今的华夏,发展迅猛,甚至在全球经济低迷之际,依旧保持坚.挺。

    自然,也被各国各地的生意人所青睐。

    这位徐云聪先生,面对纷至沓来的攀谈结交,倒是应对自如。

    其优雅、稳重的风度,也令人折服。

    前面几位商业大佬,刚聊完离开,徐云聪舒了一口气,便听到身侧有人在呼唤自己,“徐先生?”

    这声音,是地道的中文。

    说了一晚上英语,徐云聪也有些累了,乍听到国语,还真心生几分亲切。

    徐云聪微笑看过去,发现过来打招呼的,还是一个白人。

    这人笑容和善,看起来比较年轻,最起码跟之前那些鬓角斑白的人比,年轻太多了。

    “你是……科里森总裁凯文先生。”徐云聪微笑间,略作思量,便用国语道。

    行走商界,人脉至上。

    要是连个人都记不住,那显然不是合格的商人。

    徐云聪跟许多成功人士一样,先天对人脸识别有天赋,哪怕是面对“看起来都差不多”的老外们,也能一面之后,记忆深刻。

    “徐先生记得我啊,真是荣幸。”凯文举杯一笑。

    徐云聪微笑间,抬了抬杯子,回敬道,“凯文先生中文很好,自然令人印象深刻。”

    徐云聪赞的是凯文,而非科里森。这种场合,科里森无论公司体量还是规模、效益,其实都不算太出众,也就是中游水准罢了。

    随意寒暄一句,徐云聪等着凯文像其他人那样,来跟自己谈合作聊发展。

    同时,他也心思飞转。

    科里森,一家传媒性质的公司,如果真的引入进来,对辖区内的企业究竟有多少帮助,还有是否可以通过科里森开拓这边的市场,都是值得考虑的。

    不过,徐云聪略思片刻,便认为与科里森合作,还不如跟之前那几家合作获利更高。

    当然,按着习惯,徐云聪还是想了想双方在合作方面的一些可能性。

    勤思,善思,才是一个合格的商业人士。

    徐云聪始终保持善于思考的好习惯。

    然而,他面前的凯文却面带微笑,只字不提合作,反而大谈振北集团管理,谈振北集团在全球各地出现多种组织架构,令人叹服。

    一路聊到大中华区,凯文更是赞不绝口。

    徐云聪却稍显意外,虽然也面带微笑耐心听着,时不时微笑颔首,可这心里却不免惊奇。

    这难得的机会,这位年轻的总裁,就为了跟自己阿谀振北集团?

    怎么想的!

    附近,许多宾客本要与徐云聪交谈,亦或是过来聆听,可是面对语速很快的中文,他们脸上都保持优雅又不失礼貌的微笑,眼眸深处却隐隐茫然。

    这些人在周围站了一小会儿,实在是听不懂,便微笑离开,想等会儿过来。

    徐云聪一直听凯文说了十多分钟。

    这要是有建设性意见的谈话,倒也罢了,可光听这些自己早清清楚楚,乏善可陈的内容。

    徐云聪也是烦了。

    “凯文先生,你就一直想跟我聊这些吗?直到酒会结束?”

    徐云聪微笑着,趁着凯文说话的空隙,询问一句。

    语气依旧礼貌,并不显得生硬,还是真切传达了一层意思——要一直就聊这个,那可以停了!

    凯文闻言一笑。

    白小升要他传递的话,虽然只有一句,但是铺垫不可少。

    “我听说,徐先生虽然贵为区域负责人,管理着几位省域产业负责人,但若是三位以上的省域产业负责人联合,便能提请总部对区域负责人进行调查?”

    既然聊到了组织架构,聊到了管理制度,凯文再说这个,似乎就不那么突兀了。

    徐云聪笑容微凝,“凯文先生连这个都知道,这可算我们内部制度呢!”

    凯文哈哈一笑,“只是感兴趣,这虽然是您集团内部制度,可也并不是机密,不是吗。”

    “我只是想,徐先生麾下,并不能确保每一位省域产业负责人都是自己人吧。有时候,更明知是别人安插进来的,也不能随意赶走,不好撕破脸,只能提防。”

    凯文的话有点不对劲。

    徐云聪眼神微眯,笑容犹在。

    “不过也有好处,这个人可以当一个纽带、桥梁,让您方便跟对等人物沟通,甚至做点买卖。”凯文道。

    “凯文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徐云聪上前半步,微笑之下,压低声音,“你究竟想说什么,不妨,直接点。”

    徐云聪想要直奔主题。

    凯文一笑,“我想,如果通过这个桥梁,跟对等一方达成合约,用一个无足轻重的属下当砝码,换一份大利,您是不是觉得挺好。”

    徐云聪看着凯文。

    “比如,舍弃一个叫尚文书的人!”凯文单刀直入道。

    尚文书!

    徐云聪微笑收敛,凝视凯文,眼神之间,更隐隐透着一抹锋锐。

    “这些东西,是谁跟你说的,凯文先生!”徐云聪声音平静,眼中一抹认真之色。

    聊到这儿,可以肯定,这个凯文是有所图谋!

    “如果我说,我跟那位尚先生是朋友,您信吗?”凯文笑道,“朋友遇到问题,我这个做朋友的得帮忙看一看,正所谓旁观者清不是吗。”

    “哇,我这一看真不得了,我爱联想,爱瞎琢磨,我猜您是不是不喜欢他,拿我那位朋友做了砝码!”

    “我又想着,您会不会以为就算尚文书走了,后续来的人,也是对方安插的,您也不怕,大不了赶走。”

    “毕竟,你们那边的制度,是三位省域产业负责人才能威胁到您!”

    “可是您有没有想过——”

    凯文声音一顿,“除了明子,他们还安插有另一个,一旦尚文书的位子被占了。他们对您的威胁,也就切实存在了!”

    徐云聪眼眸锋芒乍起,直视凯文。

    “您一直以为他们要搞掉的是尚文书,最多想要他的位子。”

    “可您想过没有,万一……”

    “他们真正想要的,是您的位子呢!”

    徐云聪眼神微眯,如刀似剑。

    凯文一笑,这才说出白小升交代他,让他转告徐云聪的话。

    “我朋友说了,‘一个尚文书,值那么高的价码吗?’”

    话不说不明。

    就算曾经怀疑过,也可能觉得是自己多心了,认为对方不会真跟自己撕破脸。

    但是如果这些怀疑是从一个第.三.者口中说出来的,就又是另一个感觉。

    如果司马昭之心,已经路人皆知,唯独自己还不愿相信。

    那岂不是太蠢了!

    徐云聪冷眼看着凯文的双眼,就那么盯着看,足足十秒。

    他心中,情不自禁把整件事快速撸一遍。

    越想,越觉得有异常。

    不过,这真是凯文自己想出来的?

    凯文自称尚文书的朋友,替朋友分析他们集团内部事,能看这么透彻?

    还是说尚文书自己分析出来的,让凯文做一个传话人。

    徐云聪沉吟了片刻,脸上的阴云之态忽然间一扫而光,笑容和煦。

    徐云聪甚至笑着,拍拍凯文先生的手臂。

    “凯文先生倒真替朋友着想啊,很好!”

    “你那位朋友,也很好!”

    “只是你刚说的这笑话,不太好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