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黑夜救援

    白小升他们所乘坐的车辆,虽然叫做警用装甲巡逻车,但实际上只能防一些xiǎo kǒu jìng的qiāng械,如果在贫民窟废弃民居藏匿的非.法.分.子,持有的是大口径武器,那就相当危险。这时候,还依赖车辆防护,那无疑会成为活靶子。

    白小升清楚这点,所以果断命令众人下车,并且让他们分散车两侧,找掩护戒备。

    白小升又让巡逻车开启探照灯,照向那边。

    下车后,白小升跟尼古拉斯、法尔罗碰头进行简短沟通。

    “这种情况,我们还能呼叫增援来吗?”白小升问。

    情况不明,不过有五人都着了道,威胁想比不会少,得有更强劲后援才行。

    尼古拉斯、法尔罗相视一眼,相继摇头。

    “各处都缺人手,就算总部调人,怕也要好久才能赶到,我怕求救的人坚持不了多久!”尼古拉斯沉声道。

    这个事实,让他们硬着头皮也得上。

    “也许,情况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糟呢,我们到现在为止,也没有遭受什么攻击啊。”法尔罗看看白小升,看看尼古拉斯道。

    他潜在的意思是,会不会过于紧张了。

    就算真有人袭击,袭击完不跑吗,还一直等在那里不走,还敢打算伏击他们这么多人?

    那是疯了不成,图什么呢。

    尼古拉斯斜了法尔罗一眼,“我们凡事不能太乐观,要做最坏打算,做最好的期盼。至于没遭受伏击,白癡,你好好看看我们现在处的地方!左右废墟瓦砾,这里便于我们隐藏,却没有好的伏击点。白教员让我们停的这个地方,可不是信口安排的!”

    尼古拉斯轻轻敲敲旁边的车,又道,“这巡逻车脆皮,但是前面的防弹玻璃是实打实的,驾驶员在里面安全的很,给我照过去的探照灯能让我们看到远处,却不会暴露躲在车辆两侧的我们自己。这样我们也算是在暗处,就算有伏击的人,也一定不敢轻举妄动!”

    法尔罗擅长射击格斗,是个好突击手,却没什么指挥天赋。

    尼古拉斯刚好相反,所以尼古拉斯能看出他看不出来的许多东西,分析的头头是道。

    白小升忍不住讚许看了眼尼古拉斯,这人真不愧在妖孽班中担任副班长,果然有两把刷子。

    听尼古拉斯这番话,法尔罗不免吃惊看向白小升,惊讶道,“原来白教员你不是随便喊停的啊!”

    白小升笑了笑,道,“现在可不是听夸奖的时候!”

    白小升看向前方,车载探照灯确实照亮了大片黑暗,但是功率有限,光亮尽头,依旧是无尽黑暗。

    很遗憾,目标点处在光源尽头,此刻更是静悄悄,连个动静都没有。

    其实,面对未知危险,白小升的第一选择是规避。

    明知道有坑还往里面跳,那是傻子。

    不过眼下这种情况,偏偏不能走规避的路子。毕竟还有人亟待救援。

    “我先带两个人过去看看,尼古拉斯你在这里指挥!”白小升道。

    “还是我去吧。”尼古拉斯知道过去将面临何等危险,也抢这份差事。

    “我是教官,只有我安排你的份儿。”白小升不讲情分,不容分说。

    法尔罗当即道,“白教员,那我跟你一起!”

    “你……”白小升看看他,略有犹豫。

    坦白讲,法尔罗是个好手,本领强而且人无畏,但是有几分鲁莽。

    白小升想带的人,需要格外谨慎小心,最好还有点“贪生怕死”才好。

    “你跟我留下,扎克、米洛,你们俩个跟白教员去。”尼古拉斯见白小升的反应顿时明白了,果断道。

    那一男一女两个号角班成员,身手也不错,并且出名的小心谨慎。

    扎克、米洛顿时点头。

    “我为什么不能去,我也想跟白教员一起过去……”法尔罗道。

    “我是副班长,只有我安排你的份儿!”尼古拉斯眼一瞪。

    他算是跟白小升活学活用。

    法尔罗顿时郁闷不做声。

    白小升可无暇理会法尔罗的小情绪,让扎克、米洛检查装备,又把一会儿要行动的準则告诉给他们,诸如一会儿沿着那堵墙过去,他在前,他们两个人要相距多少跟在后面,谁警戒哪个方向。

    那俩人毕竟是号角班出来的,只需要听一遍,就全了解,并且还补充了几点,让白小升也很认可。

    尼古拉斯把自己武器暂时交给白小升使用,沉声道了一声,“多加小心!”

    白小升点点头,看了眼众人,转身带着扎克、米洛按着预案,沿着残垣断壁,飞速前行。

    在踏入黑暗那一刻,白小升眼前一暗,忍不住握紧武器。

    “红莲!”

    白小升心中喝道。

    他早就跟红莲沟通过,红莲可以帮他调整肾上腺素,让他反应更灵敏,更警觉。

    不光如此,红莲还告诉白小升,可以让他的双眼更好适应环境,虽然不会夜视那么夸张,但微光情况之下,能比常人看得更清楚更远,这也无比管用。

    在白小升呼唤那刻,红莲应声。

    随后,白小升便感觉到不可思议的微妙变化,他对周遭感知清晰极多,果然连一些原本看不清的东西,都能看到。

    白小升心中一喜,脚下却不停。

    其实,射击这种事在现实中并不是玩游戏那般简单,qiāngqiāng命中,面对高速移动物体,在低可视环境下,命中几率特别感人,这还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真正危险在于近距离伏击,也就是“躲在门后打冷qiāng”那种。

    白小升带着扎克、米洛跑动路线,儘可能规避可能被伏击地点。

    一路无话。

    白小升三人最终摸到前面警车停放的地方。

    到了那边,后面探照灯灯光被削弱得几近昏暗。

    那里停着一辆普普通通的警.车,除了车顶上的灯,一红一篮一红一蓝,在闪动外,没有其他光亮。

    红的刺眼,蓝的触目。

    红蓝光辉交错闪烁下,依稀可见一侧的破旧院子大门敞开,黑洞洞的入口犹如一张大嘴,再往里看不分明,却让人有种强烈的不安感。

    四周残垣断壁,就那敞开的院子还算完好。

    白小升蹑手蹑脚,用手遮掩着手电筒,探查了一眼车内情况。

    里面没有人,驾驶位没有钥匙。

    扎克、米洛也摸了上来。

    那俩人跟紧了白小升一些,从他们双手握qiāng、动作紧张可以看出,这俩人也极度不安。

    那院子似乎潜藏无数危险,躲着妖魔鬼怪。要是有的选,没人愿意去。

    可他们偏偏得去瞧瞧。

    呼救的同僚,或许就在里面!

    白小升给俩人打手势,示意他先进去,让这俩人等在外面。

    结果那俩人连连摇头,坚决不肯。

    他们感激白小升的好意,但绝不能让他一人孤身涉险。现在,他们就是生死託付的战友,有什么风险都该一併应对。

    白小升知道劝不动他们,这会儿也不是开口聊这个的时候,也只得要他们跟紧自己。

    三人蹑手蹑脚奔向院子,格外的小心谨慎。

    红蓝交相辉映的灯光,让人有种这是做梦的感觉,而且是噩梦,有种格外想醒来的感觉,想醒来发现自己其实不是在冰冷夜晚进入这该死的地方,而是躺在温暖舒适的床上,美美睡着。

    不过显然,这该死的现实,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三人踏入那鬼静的院子已经足够小心,却还是被风吹动破旧木门传来的吱呀声给吓一跳,迅速压低身子警戒。

    攻击,没有出现。

    三人却都有种,还不如跟人交火的感觉。

    未知的恐惧,才最可怕。

    如此这般精神绷紧,最是难受。

    这院子里有两座圆形的泥巴屋,结构简陋,一前一后。

    白小升带着扎克、米洛足足用了三分钟时间,才确定没有危险,摸进第一间屋子探查。

    依旧是用手遮着手电筒,用最低限度的光亮去探查。

    这屋子里面破破烂烂,铺着大片茅草,似乎睡过人,好像还不少。

    但现在,那些人都消失了一般。

    扎克、米洛想就一些线索,跟白小升用手语交流一番,却见白小升直接竖起一根手指,示意俩人不要说话。

    扎克、米洛顿时会意,屏息凝神,侧耳倾听起来。

    寂静的空间里,三人呼吸可闻,从破旧后窗外,随风而入的似乎隐隐约约的,有什么动静。

    “呜呜”声,似歌似泣。

    扎克、米洛听清楚之际差点炸了毛,纷纷把qiāng口对準门窗。

    白小升在黑暗中拧眉。

    他听出来了,那是人被捂住嘴发出的声响。

    后面的屋子,有人!

    或者说,关着人!

    白小升当即轻轻拍拍扎克、米洛,想让他们跟上自己去查看。结果,那俩人吓得差点走火。

    这环境里,便是他们那般出色的号角班成员,也心里脆弱。

    眼见白小升淡定沉稳,俩人简直膜拜,不好意思之际,也有了些主心骨。

    白小升带着俩人出了这间泥巴屋,摸到后面。

    那座泥巴屋,门紧闭,里面的“呜呜”声更真切。

    “一定是我们的人!”扎克、米洛顿时有几分激动。

    赶紧救人,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俩人心思出奇一致。

    扎克、米洛贴着泥巴墙躲在门两侧,準备同时推开,这样里面就算有攻击也伤不到他们。

    白小升挨着扎克,侧耳倾听,靠着红莲强化的听觉,分析有几个人的动静。

    就在扎克、米洛一人伸手推动一半门,要推开之际,白小升忽然发现门顶部有一闪而过的光亮。

    扎克、米洛俩人看不到,但白小升目力却是被强化过,自然瞧见了。

    白小升手捂着手电筒扬起看了一眼,眼眸顿时一缩。

    扎克、米洛已经推动那破旧木门,在门动的一瞬间,白小升手电筒熄灭,他猛然蹿出去,扯着扎克、米洛向后撤。

    那俩人猝不及防,一下被拽离原地。

    三人也直接暴露在瞬间推开的屋门正前方!

    扎克、米洛一时惊骇,心脏都是一顿。

    黑洞洞的屋内,并没有什么qiāng火射出,反倒是扎克、米洛藏身的房门两侧,“多多多”,传来几声异响。

    白小升迅速举qiāng瞄準室内,开启手电筒。

    雪亮光辉让里面的情况显露无疑,五个身影被困成一团,被脱得就剩下内衣裤,惊恐瞪着门口,嘴里堵着破布发出呜呜声响。

    似乎正是那失蹤的几名警员。

    而扎克、米洛原本躲藏的地方,扎着数支黑漆漆的飞镖。

    白小升顺着头顶鱼线看过去,前面那个泥巴屋的背后设置简易装置,只要有人隐蔽在后面泥巴屋房门两侧去推门,就会遭到攻击!

    扎克、米洛刚刚被白小升拽动,跌坐地上,惊吓之际也顺着白小升的手电筒光看到了一切。

    俩人脸色煞白。

    刚刚若不是白小升,他们就中了陷阱,那些飞镖目标是他们,这机关布置,就是给他们準备的!

    白小升走过去,小心翼翼从墙壁上拔过一支飞镖,在手电光下照亮,那飞镖尖端有一抹白。

    白小升嗅了嗅,红莲当即分析成分。

    “富含植物提取物,能在零点八七秒内导致神经麻痹,非致死剂量。”

    “有毒!”扎克、米洛眼看白小升手里的镖,表情惊变。

    刚刚,白小升怕是救了他们一命!

    俩人感激看着白小升。

    眼下陷阱解除,屋里就那五个被困在一起的人,想来,就是求救同僚。

    还是赶紧放开他们,然后一起离开的好!

    扎克、米洛同样心思。

    扎克当即就要进屋给里面的人鬆绑。

    就在扎克想踏进去之际,他又被白小升一把拉住。扎克一愣,错愕看着白小升。

    “里面有危险!”白小升一句话,让扎克顿时心惊肉跳。

    “白、白教员,你你怎么知道!”米洛颤声道。

    白小升朝着里面一个人质努了努嘴,“那家伙的眼神告诉我的!”

    看一眼眼神,就能知道对方想表达的意思?

    扎克、米洛不可思议看向白小升。

    白小升曾经讲过一堂课,叫做“微表情与行为分析”,他们当时只觉得有趣,觉得玄之又玄,却没想到那竟然是救命的课!

    扎克、米洛顿时懊恼,他们该再听细些才是。

    白小升举起qiāng,对準里面,沉声道,“况且,你们真的确定了他们的身份吗!”

    ……

    白小升他们那边在解救人质。

    尼古拉斯那里也在全神戒备。

    前面静悄悄,根本不知道白小升三人境况如何,尼古拉斯等人又担心又焦虑。

    可就在这时,从一侧的废墟瓦砾中忽然冒出几个身影。

    一侧负责警戒的人顿时发现,手电筒一下照过去,尖叫一声,“谁!”

    一嗓子,让尼古拉斯等人顿时做出反应,所有武器跟手电筒对了过去。

    “自己人,是自己人!”

    对面一个身影大叫,赫然是电台里曾传来的求救声。

    “我认识这个声,就是他向咱们求救的,看,正好还是五个人。”法尔罗顿时惊喜道。

    尼古拉斯也微微长出一口气,扬声道,“你们有没有事,走过来。”

    “慢一点,让我看见你们的手!”

    在确定身份前,尼古拉斯毫不鬆懈。

    那五个穿着制服的人直接照办,甚至一手举着证件,很是懂规矩。

    尼古拉斯忍不住看向远处,白小升他们去的方向,拧起眉头喃喃自语:

    “如果我们要找的人在这里,那那边若再遇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