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超级硬汉

    在新奥兰格的东部,有着一大片广袤肥沃的土地。丘陵、森林、河流,还有大片平坦的草地,共同构成了这里最好的景緻。一座巨大的西式古堡矗立于大地中央,数条宽敞平坦的现代化公路,连接着那里。

    这古堡的历史,最远能追随到十九世纪,据传最初是由王公贵族修建,经历过多次战火洗礼而屹立不倒。近代,它被人买了去,十年间耗资上百亿美元重新做现代化的改造以及修整。

    目前,它明面上,属于梅夫先生所有。

    此刻,在古堡一间客厅里,梅夫在通话。

    更为确切的说,是在打电话骂鲁比。

    常人眼中,那位新奥兰格赫赫有名的鲁比先生,一位富足一方的大种植园主,其实也不过就是个代言人,梅夫先生的代言人,说更不好听点,那就是个傀儡。

    对外,鲁比可能高傲无比、尊崇高贵,但在他的“主人”梅夫面前,也就剩下挨训的份儿。

    在梅夫对面,一个宽大舒适的沙发上,正大马金刀地坐着一个男人。

    那男人身躯壮硕结实,体型极具爆发力,那luǒ lù在外的手臂呈现古铜色,肌肉轮廓犹如钢浇铁铸一般。

    他脸上更有着硬朗的稜角,再加上面容坚毅,眼神似乎有实质锋芒,额头更有一条下劈的伤疤,更让他看起来不容侵犯。

    常人与之对视一眼,怕都要害怕的发抖,不敢注目。

    此时的他,在梅夫面前倒是毫无拘束,正端着一杯满满烈酒,慢慢啜饮。

    这就是让鲁比先生都感觉惊悸恐怖的男人,被鲁比暗地里形容成“杀.神”之人,据说,他在战场上收拾掉了的敌人都有一个连之多,令敌方都闻风丧胆。

    他叫“南波图”。

    这听着就不像个名字,实际上也不是,这就是个代号,“no.2”的意思。

    很难想象,这样的人要排名第二,那“no.1”该是什么样。

    梅夫先生打电话都不避讳他,也足见对他何等信任。

    不过,其实,南波图并不受雇于梅夫。

    就像是这座庄园,只是名义上属于梅夫一样。

    南波图喝酒之际,有一耳朵没一耳朵,听着梅夫的谈话。

    梅夫之所以训斥鲁比时,之所以重複鲁比的一些话,也是“方便”为了给南波图听。

    特别是,说到那很难打的华夏人之时,梅夫语气很重,声声入耳,咬字清晰。

    梅夫自然知道,鲁比这个人其实并不是废物,更不敢跟自己撒谎,他那些手下人也不是弱不禁风的女人,十几个打两个都打不过,那就证明对方真的很厉害。甚至有武器威慑,都让对方来去自如,也就意味着自己这边需要更强力的人出手。

    比如,南波图。

    果然,南波图将送到嘴边的杯子停了下来,眼眸中闪烁两抹寒芒。

    华夏人!

    无比厉害的身手!

    这两点,让南波图难以不动容!

    梅夫用余光看见南波图的反应,也适时结束了跟鲁比的通话。

    怎么联繫那些华夏人,鲁比也说了,让黛西去转达就成。

    鲁比说华夏人跟秦家人有关係,又说推测应该只是平辈之间的友谊,所以他才亮出自己来威慑对方,结果没想到人家并不卖这个面子。

    对此,梅夫亦是不爽。

    首先,梅夫是不爽鲁比这蠢货,轻易让自己见了光。其次,他是不爽,那些华夏人对自己的轻慢。

    秦家年青一辈,在这边确实颇有几分量,不过梅夫以为,凭藉他姐夫那层关係,就算是秦家年青一辈也得给自己面子!

    那华夏人是怎么回事,这么不识相!

    在新奥兰格这里,还敢不鸟自己!

    这要是传出去,那自己以后还怎么混!

    所以,梅夫决定,必须得狠狠教训教训对方!

    有了这个心理,他才把主意打到了南波图头上。

    南波图眼看梅夫放下手机,也放下手中的酒杯,抬头沉声道,“梅夫先生,那两个华夏人,是怎么回事?!”

    梅夫脸上刻意浮现一抹愠色,轻哼一声,“就是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听说很能打!我看,完全是鲁比那个废物还有他手下人没用罢了!”

    嘴上这么说,梅夫还是捡南波图可能感兴趣的内容,细细说了一番。

    听梅夫说想见那两个华夏人,南波图的嘴角也勾起一抹狞笑,“不知,我跟梅夫先生一起见一见他们,可以吗,我也想见识见识他们身手!如果梅夫先生想出一口恶气,我更是愿意代劳!如果他们真能让我开心一下,那我就废了他们,权当感谢!”

    南波图说话幽森,便是梅夫都感觉一丝丝不寒而慄。

    “那些人跟秦家有点关係,要真是动手伤了他们……”梅夫咂着嘴,似乎还有点为难,不过随即像是下决心一样道,“行吧,我原本不想太狠教训他们,但你南波图这么说,我也不能表现的像是个女人。你,放手做吧。就算你下手重了点,我一併承担,跟我姐夫解释也就是了……”

    梅夫得了个免费的打手,还表现的像是卖给南波图一个人情似的,也让南波图这免费打手面上有光,听得心满意足。

    不得不说,梅夫这真是一笔好算计。

    南波图听梅夫如此一说,也深感满意。

    有了南波图的出面,梅夫这心里感觉十拿九稳。

    南波图这家伙战绩,他听都听得耳朵起了茧子,南波图每一次出手,也都会震撼全场,被当成神一般。

    有这家伙在,想来,那两个不知死活的华夏人再出现,就是废了他们之时!

    “叫你们敢坏了我的好事,就算你朋友是秦家人,我都不会放过你们!”梅夫眼眸深处跃动一抹冷戾。

    他甚至,已经能想想对方的凄惨。

    真要出了事,他能担下来就担,不能就甩锅……

    另一边。

    白小升三人乘坐出租车,返回到来时的地方。

    那位出租车司机阿约看白小升的眼神,都满满的敬畏,俨然如同对待什么微服出访的大人物。

    能跟鲁比先生的朋友成朋友,了不得!

    能让鲁比先生亲自送出来,更是不敢想!

    所以,阿约丝毫不敢怠慢。

    只不过,看黛西的时候,阿约眼眸里还有点诧异,这就是鲁比先生的朋友……哪种“朋友”?

    阿约心里有那么一点点好奇,当然他可不敢问,更不敢过多注视。

    哪怕那女人看着衣着有点破烂,他也不敢多想,怕想多了管不住嘴,一旦嘴秃噜,说点什么不该说的,惹了对方不悦,那就不是他能承担的起的!

    送白小升等人回到最初来的路边,阿约开车离去。

    白小升给了黛西一个联繫方式,回头梅夫要见他们,也好能找得到他。

    “真的没关係吗,因为我,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吗!”黛西忍不住担心,她太了解梅夫先生的能量了。

    正因为如此,她才极度担心白小升两人。

    “放心吧,我们自然有办法,我们也认识一些很厉害的人呢。”白小升笑道。

    黛西想起白小升说的秦家人,心里稍稍有点安心。

    在她看来,也许有秦家人从中斡旋,这件事也不至于像自己想的那样糟糕。

    黛西眼下还是要送首饰,白小升另外拦了一辆车,让她先去。

    送走黛西,白小升跟雷迎返回酒店。

    途中,雷迎问了一声,“这件事可是涉及南美事业部那位一把手,我们一旦处理不善,可就让他不高兴,到时候,这边跟咱们那里的合作怎么办?更甚的是,怕是你会被他针对啊!”

    毕竟,梅夫可是对方的小舅子!

    白小升一路往前走,口中轻描淡写回答雷迎,“要是这种事都管处理不好,我还有什么心思谈合作。”

    “南美事业部那位一把手,如果偏袒自己人到不分青红皂白的地步,那我还敢跟他合作吗!”

    “这样的合作,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