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您想知道什么

    沈裕这一晚上没睡好,心中做了个艰难的决定——

    这次,不管怎么样,他真就最后再见白小升一次。

    最后再聊一次!

    之后,他就“出差”!

    爱怎样怎样!

    不陪这家伙玩了!

    老这么被牵着鼻子走,他沈裕一定会被折腾疯掉!

    大早上,沈裕已经站在自家北屿集团大厅中,主动候着白小升。

    然而,这一次,白小升竟然没来。

    来的,是一男一女,林薇薇、雷迎。

    白小升忙碌的这两天,林薇薇、雷迎也在忙碌。

    他们各自走访了七八家企业,拿回了很多东西。

    原本郭云心、孙友合应该会盯紧他们俩人,但是白小升这么一动,郭、孙一方的注意力,一下子吸引到了白小升那边!

    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林薇薇、雷迎是障眼法,白小升这位大事务官才是重头戏!

    可惜,这一次他们猜的不对。

    白小升大张旗鼓,行径荒诞诡异,目的之一,就是为林薇薇、雷迎俩人打配合!

    林薇薇、雷迎拿回来的东西,乍一看内容繁杂无比,就是要整理,也需要大量时间。

    这一点,也是让郭云心、孙友合懈怠的地方。

    事有轻重缓急,总不能白小升盯着沈裕,还能处理那么多资料吧。

    单凭两个助理?

    那够他们分析几个月!

    这看似合乎常理的推测,在白小升这儿,根本行不通!

    林薇薇、雷迎拿回来的东西,白小升一人一上午便能全部解决!

    上午分析,分析完,他去拜访沈裕。

    白小升的效率,还有成果,不要说郭云心他们难以置信,连林薇薇、雷迎都屡屡惊讶。

    眼下。

    林薇薇、雷迎那边可以告一段落,而白小升这边,从佯攻也变成了主攻!

    被白小升细细告知今日的动作,林薇薇、雷迎来时,也是神采奕奕,战意蓬勃。

    眼下,他们见到了沈裕,笑容中,目光有些炽热。

    盯着沈裕,近乎看猎物一般。

    “沈先生,小升大事务官那里有些急事处理,现在派我们两个过来,请您到我们那边去一趟。您放心,小升大事务官今天很忙的,向您请教完问题,这以后就不在叨扰了。”

    当林薇薇笑着跟沈裕说这番话的时候,沈裕先是一愣,随即感觉心中一松,好像一整块石头从心头挪开一般。

    而他这种心态的变化,也在白小升算计之中。

    白小升两天来,反复折磨沈裕心智,如同折铁丝一般,他相信沈裕急着要脱离麻烦,定会同意。

    “好,我跟你们走一趟。”

    果然,沈裕欣然答应。

    反正从北屿集团大厦到白小升下榻的酒店,距离也不远。

    只要这是最后一次询问,沈裕愿意配合。

    一路无话。

    林薇薇、雷迎带着沈裕,回到白小升入住的套间。

    白小升还热情欢迎一番。

    而后,众人在沙发区落座。

    沈裕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白小升三人坐在他对面,正对着他,还架起录像设备。

    这种架势,分明就是对集团内部,那些有问题的企业负责人进行过失问询。

    “小升大事务官,你这什么意思?这架势,是不是有点不合适。”沈裕指着机器,强笑道。

    他眼下之意,也表达无虞——

    我又不是振北集团的人,何须受你这一套!

    “只是个形式而已,沈先生你不需介意。”白小升笑容温和。

    不需介意?

    沈裕苦笑。

    他介意!

    但又有何用。

    耍脾气,还是直接走人?

    那自己为什么来!

    沈裕只得忍了。

    “小升大事务官,你问吧,昨天、前天的问题,又或者其他的,我知无不言。”沈裕道。

    昨晚一直到两点,不光那些问题有了完整“答案”。

    沈裕还多个心眼,多记下一些其他的内容,以便应付。

    白小升笑着点头,“既然沈先生如此说了,那我们,不客气了!”

    这一句之后,白小升笑容沉落。

    他那面无表情的面孔,还有明显冷漠的眼神,让沈裕忽然产生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甚至从心底萌生一丝寒意!

    沈裕忽然惊觉,白小升对自己的称呼,不知何时悄然替换。

    “沈先生”,这三个字本身,就透着一股冷硬!

    林薇薇清了清嗓子,看着手里的资料,扬声念起。

    字字清冷。

    “沈先生——”

    “2013年,你管理集团下的一家投资顾问公司,给北灵集团做战略咨询失误,导致集团赔偿上千万,事后调查,北灵集团是家空壳公司,你户头的卡里,打入了三百万。你怎么解释!”

    “2014年,你公司从另一家集团企业私下拆借大笔资金,有证据显示你私自用作个人放贷。你怎么解释!”

    “2015年,你……”

    ……

    林薇薇不急不缓,念着手里的东西。

    沈裕霍然起身,满脸惊骇,眼眸更是瞪得滚圆。

    他万没想到,白小升他们询问的,不再是那些关乎陈宇成的问题。

    而是直指他沈裕!

    “你,你、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沈裕两只手一下子捏紧,眼神无比警惕,声音都有些变得异样。

    突入起来的询问,让他完全没有准备。

    这一下子,冲击太大!

    沈裕感觉,自己脑子里,嗡嗡作响!

    这跟想好的,不一样啊!

    “天道昭昭,疏而不漏。”白小升微笑之间,大马金刀坐在那里,一字一句,声音清冷。

    “我这个人喜欢复查案例,没想到,发现当年依着陈宇成对你的追责,你该在监狱里才是!林钰事务官对你的追责,简直便宜你了!”

    沈裕眼眸骤缩,额头顷刻浮现豆粒大的汗珠。

    坐牢!

    这两个字,三年前就折磨他夜不能寐。

    原想着已经没事了,却没想到白小升跟他在这里翻旧账!

    “你说的这些……有何证据!我不承认!”沈裕瞪向白小升。

    白小升笑了。

    “你觉得,我是来让你认罪的?你错了,沈先生。”

    “你承认也好,否认也罢,关于这些问题的证据。你自以为处理的干干净净,但是你没有想到,陈宇成查到了什么!他还为你留了一份!”

    “而这些,足以送你去坐牢!”

    “之所以,最后陈宇成没有用,一是看在林钰的面子上,二是看在你身后那位的面子上!”

    白小升道。

    这句话,完全是在诈沈裕。

    虽然白小升觉察到一些什么,可现在不敢断言。

    但是说句含糊的话,唬唬沈裕,还是可以的。

    果然,沈裕脸色骤变。

    吃惊地看着白小升。

    “很遗憾,时间过去的还不太久,追诉时效尚在!”白小升笑道,“牢狱之门,始终对你开着!”

    白小升声音一厉,话如同一道道雷霆,一次次劈中沈裕内心。

    沈裕脸色苍白如纸,两腿抖作一团。

    “我知道,沈先生有背景,有大人物帮你。不过证据确凿之下,他会保你无虞,还是适度出手,自保为上?”

    “进了法.院,他顶多给你请个好点的律师而已。该坐的牢,你一天不会少!”

    白小升的话,让沈裕眩晕。

    “不过,我也不是什么不通情理的人。”白小升随后一笑,“你那些问题,过了很久,又没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损失。”

    “只要你给我我想要的,我甚至,可以不予追究。”

    白小升这番话,让沈裕喉头涌动,眼了口口水。

    犹如溺水之人,触碰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你,你……”沈裕有些结巴。

    白小升看来,沈裕的微表情已经出卖了他。

    沈裕,动心了。

    林薇薇、雷迎相视一眼,眼眸之中,隐隐光辉跃动。

    “大事务官的承诺,你头一次知道吗!”白小升对沈裕道。

    “而且,你放心,我不会问你,你宁可坐牢都不愿意回答的问题!”

    “咱们,只谈陈宇成的事!”

    白小升一下子,将问题拉到沈裕可以接受的范围。

    沈裕想了又想,眼神复杂,在下决定。

    最终,他狠狠一咬牙。

    “您想知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