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天雷滚滚

    拿到白小升屡次出价想得到的那块地皮,贾成山自觉有了莫大信心,认为有了这个砝码在手,一定可以跟白小升再度重启关于合作的谈判。

    此外,关于白小升在那场土拍中是不是故意抬价,来以此提高他们的拿地成本,贾成山是不愿意承认的,但这心里确实也有那么点想法。

    白小升要真是故意抬价,其实也存在着极大风险,那就是一旦出价过头,贾成山他们这边没跟进,白小升就得自食其果,拿下那块价格被抬得极高的土地。

    真要在这种事上害人,那白小升自己是离危险最近的那一个。

    他会吗?

    “究竟是他这个人生性就喜欢铤而走险坑别人,还是真的对那块地不惜高价也要拿到……”贾成山这心里始终不由自主地在想着这件事。

    不过,他不是白小升肚子里的蛔虫,自然无从确定白小升的心思。

    在土拍结束后,他们被记者围拢,白小升离开之际,贾成山在那一刻,见到过白小升脸上的神情。

    不喜无悲。

    既没有奸计得逞的得意,也没有拿不到地的失落,平静的不像个年轻人。

    直到现在,贾成山回忆起白小升那个表情,还有一种……凛然的感觉。

    说来真是不可思议,他这个年纪居然会对一个跟他儿子一般大的人产生浓厚忌惮。

    那辆加长林肯里,不光贾成山,众人皆在沉默,心思各异。

    最终,还是卢天道开了口,打破了沉默。

    “诸位。”卢天道忽然发声,引起所有人的注视。

    “不怕大家笑话,经此土拍一事,我忽然对那个白小升有一种……”卢天道话说到了半截,却停顿下来,似乎是想不好接下来的措辞,或者说原本想的措辞,有点不适合出口。

    “有一种忌惮的感觉!”一旁,张青霖目光凝重,居然接上了话。

    卢天道讶然看着这位张老闆,他说出自己羞于出口的话。

    他们这种身份的人,让一个年轻人给迫出了忌惮,可不是什么好意思说出来的话。

    其他人看向这俩人,目光微闪。

    众人如何想的不得而知,但是没人调笑倒是真的。

    卢天道继续说,“这个白小升,敢跟我们七家一起拼价格战,你们不觉得这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吗!我们随时可能终止竞拍,那那块高溢价土地就成为他的烫手山芋,他就一点不惧吗,他能轻易调集那么多资金,而且以如此高溢价的价格拿地,就没有掣肘因素?他究竟,有多深的背景跟实力……这真是刷新我的认识。那白小升直到最后,才把将要爆了的zhà yào包塞在我们手里,这种判断能力、决策力还有沉着,更让我感到有点心惊肉跳……”

    卢天道声音有点沙哑,“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留意到他的神情,我可是一直盯着他看,他神情冷静从始至终都没有丝毫的乱想,谈笑自若,似乎把一切都掌控在手里。这个年轻人心理素质,太可怕了!而这一点,是上位者必备素质!我想,对此,各位都不会反对吧!”

    众人皆默不作声,但是眼神都没有异议。

    贾成山都沉默不语,因为他也有些同意。

    一旁,张青霖歎道,“不管他是有恃无恐,还是胆大妄为,跟咱们赌了这一把。他都把咱们现存的流动资金给套进去了。再加上此前那么多投入,反正我那边是没多少可供支配的流动资金可出了。”

    张青霖这是不打算继续加大追投了。

    “我那里也是一样。”卢天道平静道。

    旁人见状,也纷纷发声。

    “是啊,我那边资金吃紧,几家公司都要钱,报告都追过来了。我那资金链一旦断裂,可就是灭顶之灾啊。”

    “我也一样,实际上,我都想向诸位拆兑点过桥资金呢。”

    “谁不是呢,咱们囤积了这么多资源,可这资源不变现,那就是压在头上沉甸甸的石头啊。”

    在场诸位商界大佬接连大吐苦水。

    甭管真假,他们是不打算继续拿真金白银这么玩了。

    商界的联盟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考虑,顺风怎么都好,逆水都会第一时间盘算自己的利益。

    贾成山也觉得头疼。

    今天这场土拍,他是搞得有点过了,跟不要钱似的跟进。

    在场众人要说没意见,那不可能。

    “我觉得咱们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搞错了跟白小升谈合作的方式。”卢天道跟贾成山道。

    终于,贾成山担心的这个话题被提了出来。

    这是个让人很尴尬的问题。

    当初提出用这种方式来建立合作的,正是贾成山。

    众人并不表态,却都偷眼看着贾成山。

    贾成山眼皮微微抖了抖,旋即笑了起来,“这件事你们放心交给我来主持,我就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结果。放心吧,一会儿回去,我就去找白小升。”

    说到此,看看卢天道、张青霖二人,道,“这回就不用全去了,卢总、张总跟我去见白小升就可以了,其他人可以先歇息歇息。”

    这个提议,卢天道、张青霖自然没有异议,其他四位老总也算是给贾成山面子,没吭声。

    不过贾成山看到众人眼神各异,想来心思也各异。

    这可不是好现象,代表他的威望降低,人心不齐了!

    “看来,我拉起来的这个小联盟撑不了多久了!”贾成山表面不动声色,心里也焦灼,“都是这个白小升的出现,还有他的表现,竟然动摇了我们这群人的立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那个年轻人都太妖!怪不得他能纵横各方,连陆云都愿意在他之下,俯首低眉。我……小觑他了!”

    这场车里的对话没有持续太久,随即,众人便再度缄默。

    等到了住地,下了车,贾成山带着卢天道、张青霖火急火燎直奔白小升他们落脚的院子。

    结果,等他们过去才发现,白小升并不在,只有一个叫林薇薇的助理在。

    问过才知道,白小升出门访友去了,回来的时间不定。

    贾成山三人无奈,只得离开。

    到了晚上十点多,想着白小升总该回来了,贾成山他们又来了。

    而这一次,他们又扑了个空。

    那个叫林薇薇的助理告诉他们,白小升今晚可能回来,也可能不回来。

    贾成山三人悻悻然,再度离去。

    这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找白小升的次数太频繁,真的不合适,会显得他们对合作太急迫,授人以柄,这并不是理性的谈判策略。

    况且再去,那就得奔晚上十一二点去了,也不是谈事的时间。

    回去路上,贾成山感觉卢天道、张青霖情绪都有点低落。

    也对,古人不说吗,有时候做事得“一鼓作气”,否则的话“再而衰,三而竭”,就算是卢天道、张青霖这等人物,那也终究还是人,也有情绪,也会陷入这么个惯性之中。

    这别是那个白小升的策略吧,他料到我们今天会找他谈合作?!

    贾成山想到这里,顿觉心有悚然。

    白小升对事情的掌握,对人心的掌握,真能如此可怕?

    “两位,你们可千万不要情绪低落,这或许是那白小升故意的。”贾成山想到这里,顿时提醒卢天道、张青霖,并且把自己的思虑讲给俩人听。

    卢天道、张青霖皆是心思非常的人物,一下子反应过来,纷纷点头,调整自己的情绪。

    “今天见不到、谈不了又如何,还有明天,过一晚又不是什么大事。”贾成山安抚道。

    “这个道理,我们懂,只不过怎么去跟那四位说,他们会不会心思乱了。”卢天道喃喃道,“这我们可没法保证啊!”

    没让那几个人跟着是好事,可也是坏事。

    人在不了解的情况下,难保各有揣测。

    张青霖道,“那只能咱们回去多解释解释了。”

    可解释多了,反而会让人胡思乱想去瞎猜。

    总之,这是一个麻烦的难题。

    这三人回去如何去说,暂且不提。

    总之,当晚贾成山那伙人,所有人的心情都不怎么好。

    一夜无话。

    第二日上午,一早贾成山就派人过去盯着,一旦白小升回来,他们就过去。

    实际上,白小升在没在,回没回来,他们都不清楚,毕竟也不能跑人家房间里去看人在不在,人要是故意躲着他们,他们也只能等在外面耗着。

    上午九点多,贾成山派去盯着的人,依旧没有传回来什么消息。

    贾成山却派人去叫卢天道、张青霖,还有其他人,准备过来一道商量一下整件事情。

    不等那些人到这里,贾成山的御用助理匆匆忙忙,甚至有点跌跌撞撞跑去找他。

    出事了!

    等那助理慌慌张张把情况报告给贾成山,贾成山霍然起身,眼珠子瞪得滚圆,满眼骇然。

    就在刚刚,腾云集团的陆云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宣布了几项重大布局,可是说直接、间接掣肘贾氏集团的生意!

    一直以来,无暇“反击”贾氏集团的陆云,这一次,毫无预兆的发力了!

    “怎么会这样!”贾成山听到消息,真的有些难以置信。

    虽然他早对陆云反击有所提防,有所戒备,甚至有些准备,但他万万没想到,陆云居然抽出手来专门对付他贾家,而且太有魄力太敢下手了,他贾家生意会大大受影响。

    随后,贾成山接到家里的电话,听到了进一步的消息。

    贾家能人众多,现在坐镇家中主事的贾成山兄弟采取了措施,稳下了全局,情况目前为止还不至于太糟糕。

    贾成山把一些事情再度叮嘱一番,才算稍稍安心。

    就在贾成山刚把家里电话挂断之际,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声音,来的不只一个人。

    是卢天道、张青霖那帮人,来了。

    贾成山眼神一闪,把手里的手机调成了静音,放进了自己口袋。

    家里的事,急也没用,不能乱了阵脚,更不能当着自己那些“盟友”表露出来,会乱了“军心”。

    贾成山看来,凡事要分个轻重缓急,也要理清因果顺序。

    只要他今日促成跟白小升的合作,那跟腾云就算是他贾家的间接“盟友”,到时候,什么麻烦还不迎刃而解吗。

    贾成山想到这里,冷静下来,还不忘跟那助理交代一声,“一会儿,你不准吭声,不准流露什么情绪,家里……没事!”

    那助理闻言,顿时会意,点点头,重整神情。

    说话的功夫,外面的人已经大步流星赶了进来。

    为首的正是卢天道、张青霖,后面跟着另外几个盟友。

    贾成山顿时和颜悦色,丝毫不流露情绪,抬头笑道,“诸位,来得挺快……”

    “不好了,贾总!”卢天道看着神色急躁,无暇跟贾成山客套,直接开门见山就来这么一句。

    “怎么了?”贾成山一愣。

    他这才发现,众人的脸色都似乎不怎么好。

    “刚刚,我接到了消息,北风的董天璐对我家里的生意进行了狙击。”卢天道脸色阴沉,“我缺少流动资金,可能会有不小的麻烦!”

    “有这种事!”贾成山有些吃惊道。

    卢家也遭受了反制?

    若只是腾云集团陆云对贾氏家族进行反击,可以看做突髮状况,但是现在看,人家的也是有组织的!

    “卢总,你莫要急,情况也许没有那么糟糕。”贾成山安抚道,心里却埋怨卢天道。

    他们贾家遭遇的情况怕是比卢家危难数倍,他还不是隐忍不说,这卢天道怎么能在这种节骨眼上搅乱“军心”呢,卢天道不是没有大局观念的人啊。

    “贾总,我那边也遭受了晧宇集团王璿天的算计!”张青霖急不可耐脱口而出。

    贾成山闻言一愣,惊道,“连你也……”

    “还有我,我那几家公司都被腾云他们合作的企业围堵!”

    “我今早也收到了消息……”

    “方才我也收到了消息……”

    不光是卢天道、张青霖,余下众人争相叫道。

    他们脸上的凝重根本不是为别人担心,而是自家事自家愁。

    并且来之前,他们都通了气。

    白小升在内.地的合作伙伴,不只是腾云、北风、晧宇三大家,还有围绕三家的诸多家中小企业,甚至能lián hé xíng dòng。

    贾成山眼看众人争相叫道,顿时惊得直了眼。

    “这件事跟白小升有关吧,一定跟他有关!”卢天道忽然叫道,“他出现之前,根本就没有事,他来了,我们的麻烦也来了!”

    卢天道这话,顿时让众人响应。

    贾成山看在眼里,顿时头疼。

    本来大家心思就乱,卢天道这么一说,更让人对白小升产生“恐慌”。

    不是说大人物心思就水波不惊,那也得分什么事,遇到关于自身、家族存亡兴衰,他们也只是凡人。

    其实贾成山这心里,也觉得这些事有蹊跷,也想到是跟白小升有关。

    那年轻人昨日摆他们一道,今天,更狠!

    贾成山心中凛凛。

    “大家先不要乱!”贾成山喝道,让众人安静,他自己拿起手机,“我给派去盯着的人问一问,看那边什么情况,白小升在不在,他在的话,我们就去找他谈,一切都有的谈,不会出现dà má烦的。”

    众人听贾成山如此一说,相视一眼,也终于安静下来。

    贾成山稳了稳心神,给自己派出去的人打去电话,口中重复着听来的资讯,也是给众人听。

    “白小升还没有回来?他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贾成山说的时候直皱眉。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卢天道那些人顿时脸色难看无比。

    随后,贾成山的脸色也一变,失声道,“你今早去前台问过,那白小升明日一早便退房走了?!”

    最后这句话,真好似天雷滚滚,让他们心惊,肉跳!

    卢天道、张青霖闻之,无不色变。

    这事儿没有谈拢,白小升要是走了?

    那他们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