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我们新总裁,是个魔鬼!

    程东语组织的晚宴,原定时间迟了一二十分钟,好在还是开了起来。

    众人满桌围坐,人倒是很全,甚至还多出一位。

    这桌酒席,主陪是程东语,主宾自然是白小升。

    也正是因为这位凭空而降的主宾——新总裁白小升,让整场宴会的气氛透着古怪,还有隐隐的尴尬。

    毕竟,这场酒宴的原本议题,是商量着如何对付白小升。

    现在,人家来了。

    还是跟被邀请的“嘉宾”一道来的。

    那这议题也作废了。

    接下来,说点什么呢?

    孙戊辰组织酒菜,整个过程都不敢去看程东语,怕尴尬,也不敢看白小升,是真怕。

    早听说这位新总裁如何年轻,手段如何厉害,孙戊辰还曾不屑。

    一个小年轻的,能有多厉害?

    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要不然是背景深厚,背后有人!

    这回,孙戊辰亲眼见到了。

    这边,刚私下里才组了一个局,人家不但已经知道了,还把所有的嘉宾聚到了一处!

    说不好,所有的人都已经站到了对面那边,光是想想这手段,孙戊辰觉得满心悚然。

    这年轻人,是怪物吗!

    是了,沈培生是折在他手里,他可不是个怪物!

    这种怪物位高权重,我这种身份地位,还是有点自知之明,躲远点好了!

    孙戊辰完酒菜,知道没有自己待着的资格,直接退出包间,顺手贴心的把门一关,彻底把自己效力的程东语“弃之不顾”了。

    程东语眼巴巴看着唯一的心腹离去,在门关闭瞬间,他那心里都一下晦暗。

    不过,作为宴请之人,他还真不能沉默。

    “这个,我们大家来总部也都十天半个月了,许久没有聚,所以我这次做东,请大家过来喝杯水酒,叙叙旧。同时呢,这个,今天总部这边有一个大会,圆满成功,我们也是高兴。”

    程东语强挤笑容,作为主人发声,说了点场面话。

    随后他又道,“白总能来参加,我是万分的,高兴!那接下来,请白总来,讲两句!”

    好好一句话,让程东语说的破碎不堪。

    请白小升发言的时候,程东语这心里那真是万般的不乐意。

    可惜,千百年来酒桌流传的规矩这样。

    白小升位高权重,是领导,接下来,该他发声。

    程东语捏着鼻子认了。

    况且接下来,程东语真的是没有可说的东西,更满心惊惶,不知眼下究竟是什么个局面。

    在座这帮人,真的都“背叛”了?

    真的,只剩下自己光杆一人了?

    程东语怕如此,更怕并非如此,怕众人只是被白小升给套路了,现在白小升还借机在套路他。

    程东语自觉不能自乱阵脚。

    所以他想不变应万变,让白小升来开这个头,看看态势再说。

    此外,说话间程东语的目光更是从每一个人脸滑过。

    他想看出点东西。

    哪怕其他人真是bèi pò倒戈,做了叛徒,也总该有点愧疚,给点暗示。

    让程东语大失所望的,在座这帮人,这帮此前可以说算是盟友的人,现在全都面带恭敬笑容看着白小升,真的在实心实意等待聆听领导的发言。

    程东语脸笑吟吟,心里大骂,“你们这帮无耻叛徒,真叛变了?还这么问心无愧,看都不看我!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程东语心大骂,神情却是不变,更不会当场跟白小升翻脸撂底。

    以他个性,不到最后关头,不到绝境,绝不会跟白小升怼的,他早不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更不是愣头青。

    那样做,除了泄愤,出最后一口气,实在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白小升微笑看了眼在座众人,目光也扫过程东语,和声道,“难得,我们程总这么心系同僚之情,还牵挂着总部发展。不错,今天的会议,我们确实是取得了不小的成绩,是该庆祝,特别是大家今天都有收获,恐怕心里也很高兴,是该喝一杯。”

    白小升起了个头。

    章程西等人顿时笑容满溢,纷纷举杯。

    “我等还要感谢白总,您的宏韬伟略,您的大度,真让我们刮目相看!”

    “是啊,白总魄力非常,一扫沉痼,令我等钦佩至极!”

    “我们大华区定会赢来一个新的高速发展期,我们愿意倾力配合白总,一道奋发进取!”

    在座的众人,平常都算是大领导,个个化人,一个一个能说会说。

    这些话,往常程东语也总说,但眼下却听得一愣一愣的。

    他更加搞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个情况。

    白小升举杯,众人举杯。

    程东语还愣神呢,眼看白小升跟那些人看向他,顿时一激灵,赶紧笑着举杯,满心云遮雾绕跟大家碰杯。

    这万一瓶的白酒喝到嘴里,完全没了以往的香醇绵长,感觉辛辣辛辣的。

    看来,任何人间美味,都得配合心境,心境不好时,山珍海味也味同嚼蜡。

    白小升在简单致辞后,笑着招呼大家吃菜,众人也热情无来跟新总裁敬酒,怕领导喝多,不敢劝,但是自己喝的又不少,这酒桌的气氛顿时酣热起来。

    程东语跟个局外人一样,看着在座众人跟领导打成一片,这心里越发没底了。

    不光如此,他更有种被孤立的感觉,感觉着白小升能一呼百应。

    他甚至想,如果白小升让那些人揭发检举他,那些人恐怕都会毫不犹豫!

    这种想法无疑的非常可怕的。

    别人的酒越喝越热,程东语这酒越喝心越冷,还喝的后脊一阵阵寒意凛然。

    “见鬼了,这帮人真的彻底投靠过去了?这个白小升究竟给他们灌了什么迷.幻.汤!”

    程东语心乱如麻。

    “难不成,姓白的许诺,免除对他们过往那些事追责?!”

    不亏是跟沈培生合作过的人物,程东语一下子想到了关键。

    “这个白小升会平白无故免除他们的问题,怎么着,他们也得立个功才成吧!”程东语心又暗道。

    一想到这儿,程东语忽然感觉心底一寒,有种大大不妙的想法——

    “该不会是,他们把检举我当功绩,来换取免责吧!”

    程东语一阵阵心悸恐惧。

    人怕胡思乱想,而且越想越怕,越想心越窄。

    白小升继续跟众人饮酒欢乐,程东语如同屁股下长钉子,怎么坐着都煎熬难耐。

    他几次三番,想插话题,想试探一番。可惜都被白小升有意无意给忽略掉了。

    况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实在难以找到好的说辞。

    程东语真的无语了,甚至有点坐立难安。

    这煎熬如炼狱,真不知何时是个头。

    正在这时,包间门被人轻轻叩响,程东语在白小升提醒下,匆忙道了声,“进!”

    门一开,从外面走进数人来。

    为首的是个女人,笑吟吟道,“好热闹啊,白总,我们也来蹭一杯酒可好。”

    冯佳瑶!

    程东语眼眸一缩。

    来人,是冯佳瑶!

    不光有她,她身后还跟着另外两位大事务官——程东语准备接下来联络的“盟友”!

    冯佳瑶他们看白小升的眼神,都带着恭敬、敬畏,笑容满溢,简直跟在座众人一般无二。

    程东语瞬间如坠冰窟。

    十位大事务官,十四位区域级负责人,怕是除了自己,尽数在白小升掌握之下!

    只有他一人被隔离在外!

    程东语呆滞地看着冯佳瑶他们落座,看着他们跟白小升把酒言欢,心真是一阵阵绝望。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众人酣畅淋漓,每个人脸都红扑扑,挂着满足的笑容,似乎跟新领导打成了一片。

    白小升放下酒杯,对众人笑道,“差不多到这儿吧,各位明天还都有工作,早点回去歇息吧。”

    这位年轻的总裁发话了,仅仅是一句话。

    在场众人便纷纷起身告辞,没rén liú连,没人废话。

    五分钟不到,全zǒu guāng了。

    冯佳瑶出来之际,还跟章程西在门外意味深长一笑,回眸望了眼包间,方才离去。

    孙戊辰在门口接连恭送。

    客人送差不多之际,孙戊辰钻进包间,想跟程东语聊聊。

    结果,他一眼看到只剩下白小升跟程东语,顿时吓一跳,赶紧退出去,还顺手把门给再度带好。

    孙戊辰不傻。

    他猜测,恐怕接下来,里面聊得才是正事!

    白小升拉了把椅子,坐在稍远处,微笑看着程东语,笑得意味深长。

    程东语想笑,但是脸的肌肉居然抽搐几下,感觉实在笑不出来。

    “白总,你你今天来,究竟是想要什么!”

    到最后,程东语牙一咬,直接挑明了。

    一来,这屋里没外人,也不用顾虑。

    二来,如此这般煎熬,还不如来个痛快!

    到现在,程东语看白小升如感觉如同盯着一个恶魔。

    对方过来,明明“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却让自己有种如坠冰窟,烈焰焚.身的煎熬感。

    沈培生算是厉害的吧,心机百现,但程东语都不觉得有眼前这年轻人可怕。

    这个白小升,真是太懂人心,不显山不露水,让他身处水深火热。

    “你是在等我跟你说什么,还是说,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白小升微笑道。

    这有点“你自己从实招来,别等我说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意味。

    程东语只感觉,好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压抑在掌下,喘不过气来,原本他多少年身处高位,又是心智成熟的年人,绝不可能有如此情绪波动,眼下却偏偏被这种情绪所制住。

    “白总,我程东语自夏老掌权,始终效犬马之力,这么多年也是一步一步辛辛苦苦从基层干起来,靠着功绩走到今天这一步,我那个区域是所有区域里数一数二的产值大区,我需要说什么,我……”程东语开始动容道。

    “别跟我打感情牌,我年轻,没经历过你说的那些,感触不来的。”白小升笑道。

    程东语咽了咽口水,勉强一笑,“不是跟你在摆资历讲功劳,只是一时有感而发……”

    “我在掌权期间,可能有一些、这个没有严格依照公司规程办事……”

    程东语都不知,自己为什么会对眼前这个年轻人说这番话。

    眼见对方笑吟吟看着自己,那一双黑眸深邃无,简直能看穿一个人的内心。

    自己这么多年磨砺出的心境,都像是被看透。

    程东语惊悸,顿时说不下去了。

    沉默一会儿,程东语居然喏喏说出一句,“我想做个好人。”

    既然冯佳瑶他们,章程西他们能被白小升宽恕,那他为什么不可以。

    白小升顿时捧腹大笑,如同听到什么好笑的事。

    “程东语,我们坐在这里,不是在对电影台词,还好人,你这个年纪这个身份,这么说很有趣吗。”

    白小升直呼其名的回应,让程东语脸色苍白。

    这即是说,对方真打算要收拾他,把他做成一个案例,来警示整个大华区!

    “沈培生已经进了监狱,商达冬、赵昕余也是,十年起。他们还不是掌握实际企业之人。那么,你觉得你,要是被集团起诉,会进去多少年?”白小升笑容沉落,冷冷问道。

    程东语心脏如同被钢针一刺,骤然一顿,惊恐看着白小升。

    他的心理防线不弱,但是从酒宴开始被白小升层层瓦解。

    再成熟老练之人,不过在人心外多加了几层壳罢了,一旦给其敲碎,里面的,同样是一个脆弱柔软的心。

    程东语的手止不住抖了起来。

    “我那里有你全部的罪证,很充沛,都是各位大事务官提供的,哦,对了,还有你往日里来往亲密的那些区域负责人。”白小升不急不缓,笑道,“另外,他们说了,可以出庭作证……”

    人证物证俱全!

    程东语不只手抖,连身子都发起抖来。

    “白总,白总!”程东语彻底怕了,向白小升哀求,“您您不要这样好不好,我我可以将功赎过!我愿意将功赎罪!我求您给我这个机会啊,白总!”

    程东语真怕白小升对他冷笑,说出那电视里的台词——忏悔要是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

    结果,程东语看到白小升冲他一笑,笑容和煦。

    “好啊,我给你机会。”

    程东语顿时错愕,呆愣愣看着白小升,难以相信方才听到的。

    白小升说给他机会?

    人一旦大脑短路,会丧失理智,甚至一切判断能力。

    有意思的是,一个小小的契机,甚至一两句话,能让短路的大脑重新启动。

    程东语霍然惊醒。

    白小升手握他一切罪证,都是实打实的,完全可以先发制人,诉诸法律,让他直接变成一个案例,还需要特意跑来跟他一道吃个饭,亮一亮“肌肉”?

    白小升从一开始没想着办他,而是要收服他,让他效力!

    试想,程东语要是倾力加入改革,绝对是个无助力!

    最起码,换人的话,大华区最强产值的一个区域,会出现波动!

    程东语瞬间明白了,但也不敢造次。

    他清楚的很,白小升看重的,不是他可以张狂的资本,如果让对方觉得他死性不改,那很可能真的把他变成一个案例。

    毕竟,后补的区域负责人不是没有人在!

    程东语想通了,却也只能忍气吞声,不敢有一丝一毫的不满。

    面对白小升这个年轻人,他这个成熟的年人,乖得如同一个小学生一般。

    “接下来,我要你为大华区效力,你带来多少损失,十倍还回来,我给你记着账呢。如果你做不到,如果你途还要玩什么花样,你准备洗干净屁股坐牢吧。”白小升站起身,面无表情走过程东语,顺势拍了拍他的肩膀,“做的足够好,我一样给你奖励,与旁人分毫不差!”

    程东语眼神一动。

    “胡萝卜加大棒”,白小升所用的,不过是最简单的古典管理理论。

    所用,却如此超神!

    程东语面容呆滞,看着白小升走到门口,却并不开门走出去。

    似乎在等待什么。

    “是!白总,您放心!我一定尽心竭力,赎我过失,也会赢我该得的!”程东语敬畏道。

    白小升似这才满意,开门出去。

    程东语呆呆看着门口。

    半晌,程东语那位权谋助理孙戊辰才推门,小心翼翼走进来。

    “程总?”

    孙戊辰眼看面容呆滞的程东语,赶紧试探问道。

    程东语半晌后才把目光转向孙戊辰,许久,方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我们新总裁,是个魔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