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七百三十章 带他去“玄”字厅!

    酒店外,路边停着一辆奔驰s级2010款,看着真是有些年头了。

    卫风亲自给白小升开车门,同时笑道,“白先生,这辆车,非一般的人物,是不会出动的,它是宋楷大师自己的座驾!”

    这也体现一种重视。

    白小升点点头,进后座坐好,眼看卫风要关车门,要去副驾驶,顿时笑道,“卫哥,您也来后面坐吧。路上,咱哥俩还方便说说话。”

    这一声卫哥,自然亲切!

    不论身份,只论年龄,让人听着很是舒服。

    卫风一怔,随即笑了,“也好。”

    卫风眼里,白小升这个年轻人,身上很有一种气度,不骄不躁,大气而内敛。

    卫风与宋楷大师多年,接人待物经历的多了,自然知道,这种气质可非一般人能具有的。

    白小升举手投足又无比随和,这更难能可贵,是成大事者的作风。

    卫风凭借第一印象,就很喜欢这个年轻人。

    司机开车,直奔宋家。

    白小升跟卫风如同朋友一般开场,闲谈。

    聊到中途,卫风不无感慨地看着白小升道,“白老弟,说实话,这两天我接待的宾客多了。像你这么年轻,而且气度不凡的也不在少数。能让宋楷大师亲自打电话询问,甚至出车接的,屈指可数!能动用这辆车的,你还是第一个!”

    也正因为如此,卫风才愿意跟他坐在一起聊一聊。

    “老哥我,冒昧地问一句,你是来自哪个世家,还是政要公子?!”卫风对白小升的“真实身份”很好奇。

    “有我这样的世家子弟、政要公子吗?一个人过来,连个随从都没有?”白小升忍不住笑了,“卫哥,你想多了,我不过是个普通人,跟宋楷大师在天南相识。亦师亦友罢了。”

    白小升自以为谦逊,不过最后一句,让卫风眉梢忍不住挑了挑。

    “亦师”容易,“亦友”难!

    那是多少大人物都梦寐以求的!

    “我见你拿了东西,这是给宋楷大师的礼物吗?”卫风转移话题,笑道。

    白小升点点头,把季明阳的礼物说了,卫风忍不住点点头。

    而后,白小升又提了自己的。

    那些笔墨纸砚,让卫风眼前一亮,忍不住点头,赞许道,“老弟有心了,光听名字,你选的都是个中极品,而且搭配的非常精妙,我想大师会喜欢!”

    只有懂宋楷大师的身边人,才会如此认为。

    宋楷大师根本不差钱,礼物不需要多贵重,关键是合不合适,走不走心。小说网

    “除此之外,我还带来一个乐团,就在酒店里。不知大师跟卫哥说过了吗?又是谁负责安排?”白小升问道。

    “那乐队是你带来的?”卫风吓一跳,有些惊讶,“宋楷大师说了,我还以为是哪位这么夸张。”

    “不过,有新意!”卫风赞道,随后又问,“一定花了不少钱吧。”

    白小升轻笑一声,“说起来,你可能不信,那是我赢来的。”

    白小升将与叶戈尔乐队的赌约一说,卫风惊奇之余,哈哈大笑,对白小升竖起大拇指。

    就这样,俩人聊了一路,到达之时,还有种意犹未尽之感。

    下了车。

    白小升发现,四下视野开阔,远处是一座中式庭院,从这边到那里,约莫百步之遥,却可以说,一步一景,甚至每一个角度看过去,皆有不同,单单一个入口便如此的精致。

    而且白小升看得出来,这里的建筑细节、园林小品,兼有现代元素、欧美韵致,却全被中式设计兼容并蓄,纳为一体。

    “妙!”

    白小升驻足片刻,最终只吐出这一个字。

    卫风笑了。

    能脱口称赞,并不稀奇,但是目光所视皆是设计精妙之处,却难能可贵。

    “无怪乎他说与宋楷大师亦师亦友,初次来,便能有如此见识,不是凡人!”卫风暗道,对白小升做了个手势,“请!”

    卫风陪着白小升一路走过去。

    此时此刻,来贺寿的宾客不在少数,外面广场车多人多。车是豪车,人也都气度不凡。不流俗于白小升在别处见过的那些宾客,这些人气势内敛,但是目光皆是明亮如炬,与人对视,面含笑容,非常有礼。

    越是这样谦逊的人物,越非等闲!

    旁人自有旁人招呼,不过卫风带着白小升进庭院之时,许多人上赶着跟他打招呼,包括那些身份不凡的宾客。

    说到底,卫风虽然只是个助理,却是宋楷大师的助理,人人见了,都客气两分,这也应了那句话——“宰相门前七品官”!

    从这方面来看,白小升那声“卫哥”根本不亏,反倒是卫风与他兄弟相称,是重视了。

    这些宾客,卫风也认识的七七八八,微笑有礼地跟众人打招呼,脚下却不停。

    众人眼看着他亲自带着一位年轻人往里走,目光都落到白小升身上,好奇、审视,白小升一路成了主角。

    经过几进院落,最终,卫风带着白小升来到一个房间之前,叩响了门。

    “进!”短促有力的一个字,是故人的声音。

    白小升一笑,推门而入。

    宋楷大师正写着毛笔字,一见白小升,顿时大笑,热情迎了上来。

    “好小子,好久不见了!”

    “是啊,老爷子,好久不见了。”白小升亦是笑着迎过去。

    爷俩亲热劲儿让卫风都惊讶。

    看来这年轻人,真是大师看重的人!卫风心里,对白小升的重视程度,再高两分。

    白小升与宋楷大师落座,大师亲自给到了一杯茶,而后他们聊起了当初,欢笑不断。聊起这半年,白小升一跃从一个普通员工,竟然成长到一家规模颇大公司的总经理,更是在接受考核,要再上层楼。

    宋楷大师忍不住为之喝彩。

    眨眼,个把小时过去。

    门外有佣人来报,卫风听了,走到宋楷大师身边,在他耳边将内容转述。

    “小子,我现在要去见一位老朋友。你先去客厅坐坐。”宋楷大师笑道。

    卫风笑着上前要给白小升领路。

    “卫风,带他去‘玄’字厅。”宋楷大师临走前,匆匆嘱咐一声。

    白小升本不在意,却看到卫风的瞳孔骤然一缩,甚至惊讶道,“去‘玄’字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