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这棵大树,好乘凉!

    白小升拿下升省国际绝对控股权的第一件事,就宣告了郑东省的回归。ㄨ说实话,对此,没有人意外。

    白小升这也不算违反规矩,毕竟,他并没有让郑东省重任执行董事一职,而是给郑东省一个新的职务——高级顾问兼副董。

    白小升说了,他不在的时候,就由郑东省负责一切。

    是人都看得出来,这不过就是一个说辞。

    白小升堂堂振北集团大中华区执行总裁,有空在升省国际任职?在这边多待两天,怕是都没那个时间,估摸他就今天露一面,往后一整年怕是都难相见。

    郑东省依旧是升省国际的掌权者,一个没有执行董事名头的执行董事。

    但对这种状况,没人有反对意见。

    就连十大股东里,站台罗子天那边的人都清楚,郑东省的经商才能跟罗子天一比,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只不过郑东省一时失策,遭了算计,而他们出于利益关系,得帮着罗子天。

    要真要是没有利益纠葛,让他们选出一个掌管公司的人,那他们肯定还是会选郑东省的。

    至于全场老员工,面对这个消息,简直要弹冠相庆,起身欢呼了。

    全场真心郁闷甚至心塞的,怕是只有一个人——罗子天。

    但他面对这种局面,也真的无话可说。

    不论是从道理,还是从实力。

    白小升眼下股份占比百分之五十一,碾压他持有的百分之三十四,就算余下的股份全给他,也于事无补,他也阻止不了白小升任何决策。

    更何况,人心向背,郑东省同样碾压他。

    罗子天真感觉眼下这局面,自己是回天乏力了。

    而他那边,现在隐于现场的大人物——北风控股的董天璐,从始至终都没有联系他,他也得不到任何的指示跟帮助,简直孤掌难鸣。

    罗子天正想到这儿,他的手机便传来一声震动。

    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一则短信。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就一个字——“让。”

    罗子天心神一震,他自然知道这是谁发来的——董天璐!

    罗子天之所以一直把玩着手机,也是在等董天璐的指示,眼下,锤落定音,那位指示也来了。

    就这么一个字,罗子天却暗暗长出一口气。

    有这个字,他就放心了。

    会议一结束,他就跟马家联系,跟马宗庭说明情况,最后少不了得加上这么一句——

    “我还要尝试努力一下的时候,董小姐指示我‘让’,所以我才没有别的动作。”

    虽然马先生知道,这就是一个说辞,但好过他罗子天什么都不想尝试就放弃的好……

    而角落里,董天璐也收了手机,笑着看向台上的白小升。

    此前,她跟马宗庭要了个决断权,现在算是用上了。

    不过,这局面,她真的无计可施了吗?

    别人可能是,但她,不至于!

    可她依旧还是让罗子天“让”了这一局。

    除了白小升是个很难对付的男人,仓促之下,她也没有把握出招以外,白小升还是她弟弟董天秀的朋友,还能算得上她董家的“恩人”。

    董天璐是个行事霸道的女人,但并不意味着她什么敌人都想碰。

    如果交好更有利,她不介意递上橄榄枝。

    旁边,董天秀神情振奋,还在跟着旁人激动鼓掌。

    在他看来,这不光是白小升的胜利,还是白小升帮他证道,证明商界仁义之道,是可以有所为的。

    现场这一幕,让董天秀热血沸腾、激情澎湃。

    “天秀,今天你就邀请白小升来我们家里做客,好不好。”

    董天璐碰了碰董天秀的胳膊,把他注意力拉过来,吩咐道。

    董天秀一怔,顿时咧嘴一笑,连连点头,“好啊!”

    董天璐笑着看向白小升,自言自语,“那到时候,我再跟他呀,好好聊聊!”

    台上,白小升不光宣布了郑东省的新任命,还进一步,讲了一些很激励人心的内容。

    比如,会促进振北集团大中华区企业与升省国际的合作,做到互惠共赢。

    眼下,白小升是升省国际最大股东,那他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公司,在合作中吃亏,那持股升省国际,简直就是躺在金山银山上赚钱,大小股东们一想到这些,就激动不已。

    现在就是让他们跑去跃马那边,估计他们都不乐意了。

    毕竟,跃马系再厉害,也不可能无条件帮助升省国际发展,白小升不一样,都是“自家人”,而振北集团大中华区本身就强过跃马、北风、晧宇任何一家,甚至两家。

    这棵大树,好乘凉!

    台下,郑东省懂得白小升说这番话的苦心。

    白小升是故意说这些,就是想让所有人凝聚一起,不再心生二心,不让跃马系再有机可乘。

    台上,白小升又讲了他收到自己手中的这些股份,当如何归还给众人的问题。

    所有支持白小升,转让给白小升股份的人,公司会跟他们签合同,这些股份,算是大家二次入股的投入。

    “以股入股”,这算前所未闻了。

    白小升说,是谁转给他的股份,这些股份每年收益,公司会如数发放,并且在十年内,会慢慢把股份转给众人,相当于众人不持股却享受收益,并且还会每年持续得到股份。

    这些,公司都会签订正式合同。

    如此一来,投资白小升的人自然乐意,人人眉开眼笑起来。

    白小升说的时候,跟台下的郑东省对视一眼,后者面带微笑。

    这种方式,其实是他们之前就商量好的。

    十年时期,虽然公司不断放出股份,可是也有大把的机会,收回股份。

    怎么做,郑东省自然明白。

    白小升此前就跟他说了,不管怎么搞股份化,真心想要自家公司还是自家的,就必须持有绝对股份。

    而郑东省经此一事,吃一堑长一智,也自然懂得这个道理。

    白小升又持续说了大半个小时,这会议才算最终告一段落。对现场众人而言,真算是皆大欢喜。

    散场前,董家姐弟先悄然离去。

    董天秀本想着散场就邀请白小升,董天璐制止了他。人多眼杂,多有不便。

    要防的,还有跃马、晧宇这些盟友的眼线。

    对此,董天秀认同了他姐的话。

    散场后,罗子天垂头丧气,带着郭暔匆匆离去,他也要去跟马家细细汇报此事。

    而白小升,差点要被热情的股东、员工所淹没。郑东省带着他,硬生生闯出一条“血路”离开。

    此后,他们连公司都没待,就返回了白小升落脚的酒店。

    一进酒店,白小升就笑着对身边的郑东省道,“走,咱们找个地方,我有点话,要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