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跟我谈级别?

    当年,白小升去为宋楷大师贺寿,宴席之间,教训过一帮纨绔子弟,更是对赌赢了一个承诺。

    那承诺便是,以后那些人若与他白小升发生冲突,需退避三舍。

    那些人里,为首的就是张羽冬。

    事后,白小升在宋楷大师家小住了几日,宋楷大师还专门跟他提及过张羽冬。

    张羽冬的爷爷张熙,与宋楷大师,跟夏侯启都是朋友。

    宋楷大师甚至建议白小升,张家势大,结交有益无害!

    白小升当时只是一听而已。

    却没想到今日,与张家再生交集。

    只不过,不是善缘。

    其实白小升也没料到,来的会是张羽冬。

    故人相逢,他也有些惊讶。

    毕竟,查到的张家资料,只有张家现任掌舵人。应该是张羽冬的父亲,张熙的儿子。

    资料上可没说幕后老一辈人物张熙,更没有提及不任具体职位的张羽冬。

    所以白小升一直不知,张家,便是张羽冬、张熙那个张家。

    再度相见,白小升想起当初自己赢来的承诺,随口一提,并没有视之为依仗的意思。

    毕竟,如果张羽冬拒不承认,自己也没地方去找证据。

    可白小升没想到,张羽冬居然痛痛快快,当着众人的面承认了。

    这让白小升都有些意外。

    这一幕,更让旁人惊骇,满眼震撼。

    王映雪、刘北城都傻了。

    什么情况!

    他们眼中,堂堂张家未来掌舵人!

    高高在上、威风凛凛的冬少!

    居然亲口承认,跟这个姓白的小子起冲突,要退避三舍!

    这是……真的?!

    俩人吃惊看着没有定点开玩笑意思的张羽冬,更骇然看着白小升。

    那年轻人,此前他们甚为轻视,甚至要多番教训的人……

    究有如此背景,连冬少都奈他不何,还有主动避退!

    俩人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一旁,李诗月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看着眼前这一幕。

    她一直以为满嘴跑火车,死不低头,搞不清局面的家伙。

    其实从来都有恃无恐!

    真正搞不清状况的,是她李诗月!

    与他们不同,尚文书、赵芊泽惊讶之余,眼眸中迸发异彩。

    白小升,果然还是那个白小升,当年屡屡创造奇迹。

    今日,也未叫他们失望!

    白小升不但跟张羽冬是旧相识,似乎还力压对方一头。

    那如果白小升主动言和,对方可能就答应了!

    这场风波,要止息了!

    尚文书、赵芊泽有些如释重负,满目期待看向白小升。

    真有种“任海啸万丈,唯一人力挽狂澜”的观感!

    白小升左右,林薇薇、雷迎只是笑笑。

    他们也惊讶,却没那么惊讶,跟白小升久了,被震惊太多次,自然也就慢慢“处变不惊”。

    此刻。

    白小升笑看张羽冬,倒是满眼的赞赏。

    是男人,就该输得起,而且重诺言。

    张羽冬举动让他意外,也让他欣然。

    “既然张兄如此直爽,那不妨过来坐下聊聊,你代表张家,我代表振北集团,咱们把酒言欢,来化解彼此之间的摩擦与误会,岂不是美事。”白小升笑着起身邀请。

    旁人都道白小升是个咄咄逼人,一言不合便商战的主。

    其实,不是的。

    如果有更好的路,白小升也不愿意跟人互抡“大棒”。

    只是太多的时候,他目力超然,一眼便看出,讲是没什么结果的,不如痛快点,拼杀个你死我活。

    如果对方很给面子,他白小升会更给面子。

    正所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

    按理说,眼下局面一片大好。

    一方服了软,一方又释放善意,这就是良好和谐的开端。

    张羽冬忽然笑了。

    尚文书、赵芊泽、李诗月,王映雪、刘北城,甚至林薇薇、雷迎皆以为,张羽冬会接受白小升的建议,坐下聊聊。

    然而,白小升一见之下,目光反倒一凝。

    “白兄弟,我张羽冬是张家嫡长子嫡长孙。从小被教育,行事需谨慎,慎言慎行,不让张家蒙尘。故此,言而无信在我身上,是不可能发生的。”

    张羽冬微笑间,不急不缓道,“更何况,跟你的约定是在宋楷大师家!万一从你口中传出于我不利的消息,我的在宋楷大师那里的形象损失,更难以估量。”

    “所以,我承认跟你当初的约定。”

    “我见你,退避三舍!”

    “好!从现在开始,我张羽冬避让,不再做张家代表,我自卸职责。”

    张羽冬一把推刘北城上前。

    “你,现在全权负责谈判!”

    张羽冬以“卸任”诠释退避三舍,堂而皇之来了一记冷拳。

    刘北城一愣。

    除白小升,众人皆是一愣。

    “刘北城你记住,莫要让咱们张家利益受损,不然我绝不放过你!我跟白先生之间的约定,与张家无关,与你无关!”

    “如此一来,就算宋楷大师他们知道,也无话可说!”

    张羽冬笑看白小升,“张家人说话算话,言出必行,却也不容人以儿戏手段相逼!”

    “还有,刘北城,我暂时授予你行政副总裁一职,根据谈判双方职务对等原则,除非对方级别等同于你或是高于你,否则你有权选择谈判对象,选这位白先生,还是那位尚先生!”

    张羽冬笑吟吟,公然指点刘北城,要让白小升出局。

    看向白小升之时,张羽冬笑容带着几分讥诮,“我张家企业虽不及你们振北集团,但一个副总,总不低于尚先生吧。不知道白先生,现任什么职务?”

    张羽冬“完美遵守”跟白小升的约定,随即一记组合拳,竟要出局白小升。

    众人无不惊愕。

    原以为白小升占据上风,岂料这位张家大少,无论的心机还是口才,都藏锋纳锐。

    一露锋芒便是死手。

    尚文书、赵芊泽脸色惊变。

    李诗月不知所措。

    王映雪、刘北城相视一眼,咧嘴冷笑。

    姓白的跟少爷斗?

    还差得远!

    白小升眼神淡漠,看着含笑望着自己的张羽冬。

    同龄一辈,富贾之家,并非都是纨绔子弟。

    他们中诞生人杰的几率,其实远胜寻常人家。

    白小升轻轻一叹,“看来,张家能做大到如此地步,不是没有原因的!”

    “你说的不错,职务够高,便能跟对方想怎么谈就怎么谈是吧!”

    张羽冬点头,笑而不语。

    就这意思。

    白小升看眼林薇薇。

    林薇薇面带微笑,站起身,掏出一个金灿灿东西举起。

    一枚小小的金质徽章。

    光闪闪之下,象征着无上权威,在集团之内,更无人敢造假!

    “大事务官徽章!”

    眼看这件东西,张羽冬等人尚未反应过来。

    尚文书、赵芊泽已经失声尖叫。

    他们眼都直了,满眼震撼看着林薇薇手中那小小的东西!

    其惊骇程度,甚至比白小升喝退张羽冬,更甚百倍。

    听到尚文书等人惊呼,张羽冬笑容僵硬,眼眸之中闪烁一抹异色,凝视那小小的徽章。

    白小升从林薇薇手中拿过徽章,亮给他看。

    “大事务官,了解一下。”白小升笑容可掬,“你要算级别,我就跟你算级别。”

    “我这个身份,跟张氏集团董事长似乎不相上下?”

    区域负责人,足以与之持平,大事务官级,等同区域负责人。

    跟我谈级别?

    不好意思,我跟令尊平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