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罪人之子

    面对凯登那副欠揍嘴脸,西雅终于忍不住撸胳膊挽袖子,要当众教训那家伙,更抛出一句“霸道”的宣言:她爹还是族长呢!

    言下之意,就是揍他凯登,也是白揍!

    把拼.爹用在这方面,也真是没谁了。

    白小升三人都有点忍俊不禁。

    凯登听西雅如此说,还气势不善朝自己走来,顿时惊惶。

    西雅这丫头虽然有时候霸道,还是讲道理,但往前个十几年,她还是个小丫头那会儿,才真是混世魔王,仗着自己是族长之女,老辈人的宠爱,横行无忌,想如何捣蛋就如何捣蛋,想欺负谁就欺负谁。

    那时候,凯登可没少吃苦头。

    一次惹急了眼,凯登拽着他爸去跟西雅打“官.司”,那时尚健在的爷爷,反倒斥责他一个男孩子太过娇气。

    这回好了,碰了一鼻子灰不说,回头他又让西雅整惨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那之后,凯登再不敢去招惹她,整个人都快落下了童年阴影。

    这么多年过去了,女大十八变,西雅变得不光是模样,还有性情,特别是进去学院之后,西雅越发往脾气“温柔”的方向发展。以至于凯登在得意忘形之下都忘了——

    她曾经是个魔头!

    现在,凯登想起来了。

    想清楚这女人疯起来多可怕,凯登多少有点怂了。

    不过周遭的兄弟姐妹们,却纷纷开始叫嚷。

    “西雅,你要干什么?!”

    “你这般神色,难道还敢跟凯登哥哥动手不成!”

    “放肆,仗着你是族长的女儿,你太肆无忌惮了!”

    “你很快都未必是族长之女了,还敢这般嚣张!”

    “停下来,你听到没有!”

    ……

    众人接连发声斥责,似乎对西雅行为难以容忍,似乎他们根本就不怕这丫头。

    但他们分明在悄然后退,在靠后叫嚣,让凯登的站位更靠前一些……

    他们这些人也没忘记,曾经西雅多可怕……

    不过终究他们是聚集在凯登身边,总是要替他壮一壮声势才好。

    凯登一下子被身边人给架到了火上,脸上也挂不住了。

    毕竟,他还要“领.导”众人,还要顾忌他个人在家族中的面子呢。

    凯登想到这儿,顿时站稳了,挺起胸膛面对西雅。

    “西雅,给我站住!你敢这么做,你没好结果的,现在爷爷已经不在了!”凯登喝道。

    西雅不吭声,再进一步。

    凯登脸色微变,后退一步,指着她,大帽子扣下来,“西雅,你若是敢胡来,便是对不起家族培养!”

    西雅不发声,再进一步。

    凯登连退两步,脸色惶变,声音都变得发尖,“你这么做,是让族长蒙羞!”

    凯登一声更比一声高的严词喝止,完全就是色厉内荏,外在强硬的不行,内里心虚的很……

    西雅拿他说话当放屁。

    凯登身后的人边退边更加大声指责西雅。

    西雅也全然不理睬。

    今天,她非揍凯登不可,谁也拦不住!

    白小升三人看在眼里,皆不做声,这个凯登着实欠揍,西雅出手刚好。

    毕竟他们是客。

    至于西雅打了这家伙会不会有麻烦,那不是问题。

    白小升会给她撑腰!

    能挽救整个西雅家族的人,谁敢不给面子!

    “等等,西雅!”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扬声高呼,从大厅里跑出来,一下子闯进了西雅跟凯登之间,把俩人隔离开来。

    跑来的人,是个仪表不俗的年轻男人,可用相貌堂堂来形容。

    西雅见他,神色终于微微动容,“莫克。”

    白小升三人亦忍不住相视一眼。

    这个名字他们听过,就在来时的车上,还是西雅说的。

    莫克就是她那位饮酒误事,闹出桃.色.事.件,让家族股票大跌的怀特叔叔的儿子!

    原本,莫克被家族重点培养,受关注的程度仅次于凯登。他父亲出事连累家族之后,他的地位也一落千丈,不但被同辈之人嘲弄、看不起,还经由家族长辈一致决定,取消他诸多资格与待遇。

    莫克也着实消沉了好长一段时间,据说还大病了一场。

    当时,西雅还特别打电话开解过他。

    西雅跟白小升他们提及莫克,还是比较惋惜的。莫克相貌堂堂,还非常有才华有能力,小时候曾经不止一次帮过她这个小妹妹背锅。虽然凭借西雅的娇宠,那并不必要,但终究也是一份兄长之情,西雅也很是感念。

    眼见见到莫克出来阻拦,西雅停下了脚步。

    “西雅,切莫动手,族长需要的是你的帮助,而不是更多的麻烦!”莫克恳切劝说。

    因为他这个人,他这句话,让西雅听进了。

    “要不是凯登嘴贱,我才懒得搭理他,搭理他们。”西雅冷冷瞥了一眼凯登等人,终于开口。

    如此发声,这也就是意味,西雅不再非动手不可。

    莫克眼色一缓,用看妹妹的眼神看着西雅,柔声道,“不要在这里多耽搁了,族长那边想必在等你呢,赶紧去吧,他那里也很忙,需要那些东西跟叔伯们说事情。”

    莫克说话之际,看了凯登那帮人一眼。

    莫克言下之意,是暗示泰勒族长被平辈刁难,需要西雅拿那些合同、支票去救场。

    西雅闻听此言,微微点头,瞪了凯登一眼。

    那些纠集长辈刁难她父亲的,恐怕就是凯登他爹!

    这对父子,就没好人!

    凯登不敢跟西雅对视,却暗暗阴沉沉瞥了眼莫克。

    在凯登眼里,莫克算什么东西!

    他爸那就是个废物,害得家族陷入如此境况的罪人!

    他一个罪人的儿子,什么玩意,也配在众人面前赚眼球?!

    特别是他一句话,让西雅听进去了,停止接下来的举动,自己那么多话都被西雅权当放屁一般。

    众目睽睽之下,自己分明被这个罪人之子给比下去了!

    凯登很是难以接受。

    不过,碍于西雅在场,凯登也忍着不发声。

    面对莫克,西雅神色缓和,伸手一指白小升三人,对他道,“这些都是我的朋友,现在我要带他们去见我父亲。”

    莫克闻言微微惊讶。

    这时候,西雅明知她族长父亲那里焦头烂额,却还是要带这些年轻客人去见?

    说明他们极不寻常!

    莫克打量白小升三人一眼,微微一笑,和气跟三人点点头。

    白小升他们亦是微笑点头,致意。

    端详这个男人,便是白小升都觉得他颇有几分特别的气质。

    “既是这样,那你快带他们过去吧。”莫克跟西雅笑道,“一会儿,我找你们,跟你们一道去。看族长那里,有什么我现在能帮的上的忙。毕竟我也是家族一分子。”

    “我愿为家族奉献一切!”

    说着,莫克神色一暗,喃喃道,“就当是为我父亲赎一些过失吧……”

    西雅深深点头,随后她带着白小升三人看也不看凯登那帮人,直接走过去。

    等带着白小升他们进了大厅,西雅方才抱歉对白小升歉意道,“小升哥哥,让你看笑话了。”

    “无妨,谁家里还没有点糟心事呢。”白小升一笑。

    俩人正说着,忽然听到一声隐约而来的怪异响声。

    “耳光?”雷迎奇道。

    众人惊愕回头之际,却隐约听到一些叱骂声传来,骂的格外的难听。

    “老子轮得到你来充好人?你爸是废物!你爸是混蛋!你爸是罪人!你又算什么东西!”

    ——————

    {最近在外面,更的少了些,明天回来会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