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有本事,你打我呀

    蜂拥而入的记者们,镜头对着林珂,疯狂在拍照、摄像。

    闪光灯炫目、刺眼。

    一群人,直接把手里的话筒、录音笔,递到了林珂的嘴边。

    无数的问题,如同海浪一样拍过来。

    “林小姐,有消息称,您试图用金钱左右舆论公正,掩盖此次青港云合项目的重大问题,请问,您对此作何解释?”

    “林小姐,有人说,您在这个项目上滥用职权,搞所谓的内部优惠,意图赚取高额回扣,您作何回应?”

    “林小姐,请问桌上这笔钱,您要作何用途,为什么一定要选择现金交易,涉不涉及财务犯罪……”

    ……

    这些记者疯狂发问,根本不给林珂去想,去回答的时间。

    似乎,他们要让林珂窒息在质疑的海洋中!

    反正只要拍了照片录了像,至于内容嘛……

    他们公司重薪养的笔杆子,就足以完成,根本不需要林珂说什么。

    网上不是有句话吗。

    开局一张图,内容全靠编……

    对于地方性、私企传媒公司,流量和热点,才是他们孜孜以求的东西。

    职业道德,不存在的。

    更何况,这些人还都是皮大磊带来的“自己人”。

    林珂一言不发,愤怒地瞪大双眼,只看皮大磊一眼,便死死瞪着站在门口的龚双宇。

    龚双宇面带微笑,遥望林珂。

    他的脸上再没有怯弱、焦虑,而是舒心、惬意,甚至有两分得意洋洋。

    林珂事务官,那在总部也是小有名气的。

    一来,还调查过他,对于账目问题很是严厉。

    怎么样,还不是折在他手里!

    龚双宇笑的舒坦。

    ……

    林珂捏紧拳头。

    换做平时,她一定冲过去,把姓龚的揍成猪头。但是面对镜头,面对媒体,哪怕明知不是真正的公允媒体。武力,是眼下最不能用的东西。

    “林小姐,我们听说,您这一系列举动,都是得到您的上司,一位叫白小升的人指使,您是被胁迫听从的,有这回事吗?”忽然有一个记者如是发问。

    这个问题如同一记惊雷,一下子炸醒了林珂。

    她霍然转头,看向发问的记者。

    冷不丁被关注,那记者吓一跳,却眼冒光彩,把话筒向前一些。

    他再等,林珂哪怕说只言片语也好,甚至骂他一句都好!

    可惜,林珂在爆发边缘,硬生生克制下来,看向坐在对面的皮大磊。 乱世扬明

    皮大磊一脸横肉,笑容满溢,戴着金戒指、翠玉扳指的手,夹着一根雪茄,深吸一口,对林珂地方向喷吐一团烟雾,扬了扬手里林珂签的那份东西。

    不用想也知道。

    这些所谓记者发问的问题,“证据”都在这份东西里。

    其实,要说合同这东西,涉及到法律的条款,专业性太强,许多企业老板们都未必看得懂。他们往往带着自己信赖律师去验看,顶多大致翻一翻而已。

    这一次,龚双宇是自己人,又明言合同是自己这边拟的,律师都看过了。

    皮大磊更是看也不看就签了。

    一切的一切给身心俱疲的林珂,一系列错觉,让她掉进了坑里。

    林珂就算看,那些厚厚的文件,夹杂的问题内容,也极难被发现。

    当然,签了就是签了。

    再多的后悔,再多的借口,也都于事无补!

    有林珂亲笔签名,那就是“铁一般”的证据。

    就算夏侯启总裁有心偏袒包庇林珂,可证据面前,他能怎么办!

    届时

    外有沈培生一方暗中安排的诸多媒体,死死咬住这件事不放。

    内有沈培生安排的人不断“谏言”,要求夏侯启去严惩不待。

    更有其他方的无数双眼睛,盯着事态发展,寻求最大获利。

    夏侯启也会“身不由己”的!

    还有,这件事最终影响,若只是一家集团直属型子公司,倒也罢了。

    关键是,会给事务部,乃至大中华区总部带来名声上的损失,那就严重了!

    真到了那步田地,说不定,连夏侯启总裁都难逃来自总部的责问。

    说到底,舆论,是很可怕的!

    一旦被用了,简直是屠神杀佛,无上利器!

    处在爆发边缘游走的林珂,被那记者一句话,给点醒了。

    这么大的布局,不可能是对付自己区区一个事务官!

    而白小升,更不该出现在这个麻烦里。

    那名记者是如何知道白小升的名字,并且把他给卷进来的,这不是偶然!

    而是必然。

    这是要抹黑白小升的节奏!

    “他们不是冲我一个人来的,是冲白小升!”林珂聪慧无比,瞬间就想到了这一点。

    同时,也让她不寒而栗。

    对方是知道白小升就在南都吗?!

    如此时机,如此手段……

    更有龚双宇这个“自己人”的配合,让自己精疲力竭丧失警惕性…… 夏末初凉勾勒少年几许伤

    这一环紧扣一环,布局何等可怕!

    似乎唯有那位白小升一直以来,要对付的沈培生大事务官,才有这个能耐吧!

    关键,吴氏传媒,不是集团企业,也被沈培生一方给收买了?!

    林珂凝视皮大磊这个肥腻的中年人。

    要说,对付一位大事务官,只用一个事件一次舆论攻势,就想拿下,那也太小看大事务官这个存在了。

    但是,就如千里之堤,尚毁于蚁穴。

    在坚固大坝上,开了一个口子。

    然后一方抓住这个契机,死命破坏,扩大战果,最终会导致长堤崩溃,也不新奇!

    白小升将要面临的,或许是无数的借题发挥,无数的算计。

    到时候,他会深陷麻烦的旋涡,挣脱出来是一回事,最起码也会被整的焦头烂额、心力憔悴,说不定……

    会真的崩溃!

    “皮先生,我想跟你聊聊,如何?”林珂凝视皮大磊,很认真地问道。

    虽然明知从皮大磊,从吴氏传媒这里做突破,难之有难,林珂却还是想试一试。

    哪怕只有微末毫厘的机会!

    皮大磊一副悠闲写意姿态,喷出一团烟雾,笑问,“聊什么,聊咱俩那些合作?可以啊,反正我是一时猪油蒙了心,犯了错误,这点担当我还是有的。你林小姐,也承仁自己错了?”

    旁边,许多吴家记者眼眸明亮,迅速把录音笔伸过来,许多人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应该是找到了“新闻点”。

    “没得谈?”林珂凝视皮大磊,拳头捏紧。

    “怎么,难道你还要打我?用你的小拳拳捶我的胸口,还是要抢我的东西?”皮大磊笑呵呵道。

    看来,他是不准备谈的!

    林珂暗叹。

    也对,要真是沈培生一方收买的人,自己有何资本,让人家回心转意。

    林珂面无表情,直接在记者包围中挤向门口。

    再待下去,没意义了,与其如此,还不如快些去告知白小升,告知夏侯启。

    众多录音笔、照相机、摄像机一路追随,林珂面无表情,行走之中尚能保持仪态。

    “这小丫头厉害啊,如此境地尚能方寸不乱,这就是振北集团的事务官吗!”

    便是皮大磊也赞叹一声。

    林珂一路走到门口,龚双宇就站在那里,笑呵呵跟她低声说了一句,“镜头面前,林事务官没有胡来,真是很聪明的举动。”

    龚双宇笑容之间,神情挑衅,眼神传递接下来的话

    你事务官又如何,我就是阴了你,当着镜头你能怎样!

    我听说你林珂很能打的,来来来,你打我个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