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68章 大肥蛇

    “你居然不怕我?莫不是他们都说了我长的怎么样吧?”袁猴微微一愣。

    秦瑶碧摇摇头,扬起一脸的笑意:“没,我胆子大,所以不害怕,而且在门派的周围,我觉得十分的安全。”

    “哈哈哈,小师妹的性子我喜欢。”袁猴想起只有在阴尸宗,其他人才不会用异样的神色看着他。新来的小师妹,也是和其他的人都不同,心中不由对新来的小师妹有了几分喜爱:“小师妹真是心大,师兄在这里,你放心去找东西。”袁猴说完,很快又跳上树上,闭上了眼睛。

    秦瑶碧心中大惊,此人气息非常的浑厚,应该是地级巅峰。而且,他肌肉里蕴涵力量,要是她和他直接徒手对战,三招之内,她必败。

    飞僵招揽到人,远远不是他们口中说的那么简单。

    猥琐男,大师兄,其貌不扬,这是他的表面,其实,他身上那些脏污,全身带着剧毒,头发上挂着的蟑螂尸体,真的只是被毒毒死的蟑螂。

    他一口黑牙,每颗黑牙都被他炼成法宝,里面也不知道藏着什么样的毒,她只是从那些臭味依稀分辨出来。

    二师兄,昨夜的那菜是他做的,看他处理骨头的时候,根根分明,是个用刀的高手。

    三师兄,是个炼尸奇才,第一间房内的那些尸体,就是他负责处理的。

    四师兄,是个兽人,力大无穷。

    阴尸宗,十名弟子,加上门主,还有那个勤老。人虽然不多,但是足以和中型门派看齐。

    秦瑶碧心中略过不安,那头,在四师兄出现的时候,尚丹溪已经从小溪上来了。

    洗的不是太干净,秦瑶碧也没有多要求,直接用了张符箓帮她烘干衣裳。

    “洗好了,我们去那头找找。”

    秦瑶碧在山里找了些蘑菇之类的小小野菜。不知觉的越走越远。

    身后更着的尚丹溪,明显有些吃力,脚步虚浮,渐渐的和她有了一段距离跟,秦瑶碧没有迁就她,反而更加往深处走去。

    约莫走了半个时辰左右,白蛇传出声音:“安全了。”这是落入飞僵手里后,白蛇第一次出声。

    秦瑶碧顿时松了口气。找了干净的树下坐了下来,拿衣袖擦着额头的汗:“我累了,你也先休息。”

    尚丹溪见此,拿不定秦瑶碧此话是何意,一路上,秦瑶碧也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尚丹溪没有矫情,坐在了秦瑶碧不远处。

    秦瑶碧眼睛打量周围,到处处处都是林深叶茂,树木挡住了太多的阳光,这片山林非常之大,越往山里走,四周越是昏暗:“你是天机宗的人?”

    “我是。”尚丹溪没有犹豫的回道。她被抓的时候,就自报了家门。阴尸宗的人完全不忌讳。

    “天机宗可有什么法子,联系外面?”秦瑶碧收回了视线,直勾勾的看着尚丹溪。

    “你这是在试探我?”尚丹溪抬起头,和秦瑶碧对望着,她如今身体受损严重,眼前的人修为明显没有她高,从她手里逃走,不知道有多少成机会,或者说,zì shā来的更加快?

    秦瑶碧挑眉:“怎么?答不出?还是想着直接死来的更加痛快?就没有其他想法?例如,和我合作?”

    “我落入你们宗门的手中,如今落魄至此,在你手上逃脱还是轻而易举的。只是山里可不止你一人。”

    “我就是问问有没有办法联系你宗门的人。怎么,不敢说,说不定,你透露给我,我会让你死的痛快一些。”秦瑶碧站起身子,拍拍身上的杂草,走到尚丹溪面前。

    尚丹溪身形一僵,抬起头,狰狞表情骂道:“蛇蝎心肠。”

    “你敢骂我?”秦瑶碧突然很生气的打了尚丹溪一巴掌。

    抓起她的头发,就道:“我这人,天生无情,反复无常,千万试探我的耐心。”

    接着拉着尚丹溪的头发,把她的头狠狠地往树杆上撞,然后俯身在她耳边悄声的说:“我知道你天机宗的人,有一门秘术,可用血脉之引动你放在宗门的魂牌。”

    尚丹溪听得浑身一颤,正想问,就听见秦瑶碧道:“继续骂我。此处有人监视着。但我们的说话,他听不见。”

    尚丹溪犹豫不定,不确定这人是不是在蒙骗自己,嘴里却是用她能想到的恶毒之语在骂着。

    “我知道你不信,你如今这样,我也没有什么好骗的。我也是被他们抓来的。你不想搏一搏,说不定你回到师门后,在重修gōng fǎ,还能修复伤势。”秦瑶碧手没有停的继续在打着尚丹溪,但是却没有多大的力气,只是看上去,尚丹溪非常的痛。

    尚丹溪变成这样,直接从天才弟子变成连最低等的杂役的天赋都不如,不过聪明人,有一丝机会逃脱也不会放手的,这就是一开始就看中她帮忙的原因。

    要取得这人的信任不容易。恰好,飞僵帮她完成了,把尚丹溪吸成了个老婆子,这是连死都是奢望。

    “好,反正你蒙骗我,最多我也是死路一条,没有什么好怕的。哈哈。。”尚丹溪像是个傻的人,癫狂的声音,越笑越大声,声音时而尖锐时而低沉,似是笑又像是在哭,在林中,莫名的觉得有些渗人。

    偷看的人,觉得无趣,修为有限,只能看见他们的动作,不能听见声音。

    秦瑶碧放开了尚丹溪,任由她跌倒在地上,额头上的血,直接跌落在泥里:“好,等会,我会帮你做遮掩,你大概要用多久的时间?”

    “一刻钟,我们天机宗的秘法,是不需要那么久的时间,我受了伤,动用秘法的时间稍微要久一些。”尚丹溪虚弱的道。

    秦瑶碧眼神却沉了沉:“硬骨头。还要骂我是不是。。等会我就。。”

    “哎呀。。有条大肥蛇?若是抓到了,拿去做蛇羹可是异常的美味。”秦瑶碧指着地上的白蛇,停止了骂尚丹溪。

    蛇非常大,约莫有一条手臂粗,头形呈圆三角,舌头为赤红色,腹部是透明的,可以看到里面的内脏。在阳光的照耀下此蛇通体发亮显得格外耀眼,两只金色的眼睛令人望而生畏,还不时吐出它那鲜红而灵活的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