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十章 喜欢

    又算是很久没联系过‘蓝皮鼠’了吧,她点开对话框,对方手机在线。

    “喜欢应该是什么样?”她问他。

    其实也不期待他会快速回她,只是一个人,突然想要倾诉。

    心里烦闷,倾诉过后就好了。

    姚姒对她说过,有什么情绪都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不然憋太久,会憋出内伤。

    喜欢是什么?

    其实这个问题在很早很早以前,她就问过自己。

    可一直无果。

    也记不清是在哪本书上看到过关于喜欢的定义,大致是说:

    喜欢不是因为孤独了想找个人陪;

    喜欢不是因为周围的人都有恋情了所以自己不能落伍;

    喜欢不是因为人不轻狂叛逆枉少年。

    喜欢,是因为你眼睛里只看得到这个人,你脑子里只想着这个人,你心里只容得下这个人。

    每一个清晨醒来,你最想见的是他;每一个夜里晚睡,你想念的是他;每一份欣喜,你都想和他分享;每一次跌倒,你都期待是他来扶。

    也就是说,你是非这个人不可,其余所有人只能是将就,而你,绝对不要因为将就而亏欠了这份美好的感情。

    这是整个青春期,夏禾深以为然的喜欢。

    那时候,她看安阳的眼神大抵也是痴迷又不安的。

    她眼里、心里、脑海里,全都是她,一个人偷偷卑微暗恋着,悲伤逐渐溢满了整个心房。

    只因为,她那颗过早萌动的少女心此后没了归宿。

    在21世纪,在90后中,初中校园里成双入对的小情侣随处可见,这不足为奇。

    在这样的氛围下,再内向的女孩子,也会有那么个心动的王子,这也是不足为奇的。

    那时候,夏禾和姚姒喜欢听五月天的《知足》,她们不追星,却迷恋上了这首歌。

    也不知是从哪天开始,夏禾开始喜欢一个人发呆,上课走神,成绩下滑,姚姒担忧的问她怎么了,然后监督她认真听讲。

    可夏禾却一直不敢相告。

    她喜欢凝视窗外的操场,因为那里有一个名叫安阳的男孩子,他有着好看的背影,挺拔修长,在整个校园里,他的身高出了名,也对,不过16、17岁的少年而已经拥有了1米86的身高这足以让他自豪,不是吗?

    何况,他的样貌也是出了名的阳光帅气,班里的八卦女生们总能找到他的各种信息,然后在班里炫耀的讨论,一脸崇拜迷醉的样子。

    好美之心人皆有之。

    何况还是那么帅气的男孩,谁不心动呢?

    安阳是初三即将毕业的学生,他却没有毕业生该有的一丁点儿紧张,依旧在球场上挥汗如雨,引得无数女生失声尖叫。

    夏禾总是会拉着姚姒寻一个角落,静静的观看,默默的叫好,偷偷的欢喜。

    直到后来,她觉得自己不满足于这样的远观,她想要更清晰的记住他的面容,她不要梦里依旧只有一个挺拔修长的背影,不想自己连喜欢都这么卑微。

    于是她开始拉着姚姒故意绕道,在放学后刻意经过毕业班的教学楼。

    那时候,城东中学是一个年级一栋教学楼,初三年级和初一年级之间,隔了上百米的距离。

    初一教学楼的斜对面正好是初三毕业班的教室,夏禾坐在窗边,正好可以透过窗子清楚的找到安阳他们班的教室,她可以看到他在课后站在阳台上和一个娇小可人的女孩子打情骂俏。

    每每那个时候,她的心里都苦涩得能滴出泪来。

    于是她默默收起自己写了很久并未署名的情书,用粉色的信封工工整整的折叠好,塞进了桌空的最深处。

    可她还是忍不住绕道去近距离看看他,那个第一眼就惊艳了她的男孩子。

    哪怕他在所有老师眼中,是一个问题学生。

    “为什么我们要绕道来这边呢?夏禾,你最近怎么了?你的期中考试……”姚姒不止一次问过夏禾,她担忧的看着她。

    “没什么,只是这边树荫可以遮阳啊,呵呵,呵呵……”夏禾哈哈的笑着,以此掩饰自己的心虚。

    目光却忍不住在人群中搜索,一遍遍的失望……

    终于看到了,他低头和一个比他矮小的男孩子说着什么,笑容干净纯粹,帅气得仿佛是从漫画中走出的少年,美得那么惊心动魄。

    她的嘴角忍不住微笑起来,心脏嘭嘭乱跳着,那就是了,她偷偷喜欢的男孩子,属于她一个人的秘密。

    阳光耀目,夏禾一下子站定在人流里,隔着无数陌生的人头看他走近,经过她的身旁,她的目光一直跟随着他的步调。

    呆愣愣的注视着,直到他走近,眸光漫不经心的扫过她,并没有停留,而后消失在她眼前。

    夏禾瞬间惆怅,心脏疼得发紧。脸上热辣的感觉一直漫到耳根,紧张激动的感觉依旧在。

    “怎么了?怎么突然停下来?”姚姒纳闷的回头问她,并未发现她的异样。

    夏禾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放了牵着姚姒的手,她们被人流冲散,虽然相隔只是几步而已。

    “哦,没事儿,只是有点挤呀。”夏禾敷衍着。

    只因为视线和他相交了一瞬,她便脸颊红红的,心里开始忐忑难安,生怕被他人看出端倪。

    “那你站在那里发呆干嘛?不会是喜欢上谁了吧?”姚姒调笑,夏禾似是被人踩到了尾巴,瞬间局促难安,却又不敢相诉。

    她实在怕,怕别人的眼光,怕班里那帮美丽富有却自傲的女生们的嘲笑。

    也是,她不过是一株开在乡下的狗尾巴花而已,又怎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第一次因为自己的出身自卑,也是唯一一次。

    姚姒不在问,她总是懂她。

    后来漫长又过得飞快的时光里,她依旧看着窗外,无论上课下课,她记清了安阳出现在操场的时间。

    每周二和周五下午他各有一节体育课。

    那时她便可以看到他在球场上的身影。

    每周三下午六点亦可以看到他在初一新生教学楼前的球场上,听到阳光灿烂的笑声,夏禾便会站在三楼的阳台上,认真的看到他运球投篮,动作干净利落。

    时间在过去,她多希望一天可以在漫长一些,那样,他毕业的时间便可来得迟一些。

    可是时间对每个人都很公平。

    它并不会因为谁勤奋拼搏,就多给一分钟,也不会因为谁懒惰浪费就少给一秒。

    安阳如期毕业后,夏禾便觉得对任何异性都提不起兴趣,她将心思收回来,每天忙碌着,不停地背书、刷题,成绩很快又名列前茅。

    之后偶尔翻看闲书时,还是会不自觉的将男主人设带成是他的样子。

    “心之所动,既为喜欢。”‘蓝皮鼠’回道。

    夏禾收回思绪,点开对话框看到他的回复。

    心之所动,十年过去了,除了当年的安阳,她今天再一次,感觉到了心跳加速,小鹿乱撞的感觉。

    这便是喜欢吗?

    “成年人的世界,没那么多心之所动了。”她回复道:“如今的你,还会有心跳加速的时候吗?”

    “有。”这次‘蓝皮鼠’回复得极快。

    “什么时候?”她突然有些好奇,别人的心动是什么样子的。

    “今天。”他回复:“一个特别的女孩儿。”

    “恭喜你。”她打得飞快:“再一次找回了心动的信号。”

    ‘蓝皮鼠‘:谢谢,早晚有一天,你也会遇到的。

    ‘大脸猫’:但愿吧。

    她想了想,又回道:我今天也遇到了一件事儿,可是我不知道,那算不算喜欢。

    于是我问自己,如果有一天,那个青春年少让我悸动的少年,也站在我面前,我是否还会有和当年一样的心动。

    ‘蓝皮鼠’:结果你思考得如何?

    她回复:无果。

    ‘蓝皮鼠’:无果的事,就交付给未来。你只用把握当下,享受那个让你又找回心动感觉的人,相处好和他的每一分每一秒,不让未来再次留有遗憾。

    ‘大脸猫’:可我不确定。

    ‘蓝皮鼠’:那就让时间去验证。我这边忙起来了,下次聊。

    ‘大脸猫’:下次聊。

    夏禾关了QQ,也感觉乏了,洗漱一翻后躺在床上,疲累了一天,应该倒头就睡才对。

    许是姚姒还没回来的缘故吧?

    她复又起身,给姚姒打电话。

    “喂,姒儿,你今晚回来吗?我给你留了门。”

    “你睡吧,我可能不回去了。”电话另一头的姚姒柔声开口:“我和北川回来看妈妈了。”

    “阿姨还好吗?”夏禾听到她那端确实有欢声笑语。

    “挺好的,一直在问怎么没见你一起过来呢。”姚姒的声音很愉悦:“她说她想你了。”

    “我改天就去看看阿姨吧,那你们早点休息噢。”

    “你还是先忙工作要紧。”姚姒知她说一不二的性子,到时候又要她破费,便劝道:“我问过邵医生了,你竟然跑去做了销售,我听说销售的确很能锻炼人,你加油噢,我可等着你飞黄腾达了包养我呢。”

    “对不起噢,姒儿,就是不想让你为我担心,才没告诉你……”

    “打住!赶紧睡觉吧你!我先挂啦!嘟嘟——”

    夏禾听着忙音,她难得煽情一回,坏姚姒还不领情。

    那就这样吧。

    什么都别想,什么都别在意,勤奋工作,努力赚钱,好好生活……

    她闭上眼,对自己说:晚安……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