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二十二章 被救

    在同一时间,东滨郡某个宾馆的帝王间,盘坐在榻上的罗枫瞬间感应到,他的分身“制造”成功了。

    而且那具身体还不错,是个20岁左右的年轻男子。

    很快,这具身体的记忆便迅速融入了罗枫分身的记忆中。

    这也让罗枫瞬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原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叫谢辰,竟然是一位修为比自己本体还高的绝世高手。

    而且他竟然还拥有上古神器、上古神兽后裔、好几个红颜知己、大周帝国最有钱的人,而且势力庞大的可怕,竟然还是神帝转世。

    自己这特么是走了什么狗米运?

    不过这么牛逼的身世背景,依旧还是被杀掉了,这也跟他的仇家太多,树敌太多有关。

    就比如国际杀手组织排名第三的红蜘蛛、帝都四大家族中的白家、杨家、东倭帝国的峰口组、古武界的一流门派云岚宗、血冥宗等。

    不等罗枫仔细去查探分身原主人的记忆,他突然感觉到,这具分身与本体的联系竟然被一股奇异的能量切断了。

    罗枫有预感,这是他很大一个机缘,有可能这具分身今后的成就会超越本体。

    不过暂时看来,他跟分身之间是难以“交流”了。

    而且分身携带的本体记忆也被尘封在这具身体识海的深处。

    不过这股能量很温和,似乎是这样可以帮助他的分身提高神魂强度,并修复他现在失血过多、身中剧毒、朝不保夕的状态。

    罗枫坚信,在不远的未来,本体和分身达到一定的修为境界后,会重修建立联系。

    然后再合二为一互通有无后,成果可是远远大于一加一等于二的。

    本体继续在东滨郡继续感悟人生百态,而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画面会在分身处一直停留。

    而且他也准备以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身份“谢辰”,保留这身体原来的名字,开启一段新的生活修行篇章。

    也算是分身借用了这具倒霉孩子身体的一点点补偿吧!

    此时分身竟然也昏迷了过去。

    因为原主人的伤势太严重了。

    他被震断了心脉、身中剧毒、而且失血严重。

    要不是原主人的体质非常强悍加上血脉强大、修为高深,估计这分身刚“制造”成功,就面临失败的危险了。

    ……

    帝都某白别墅。

    嘟嘟嘟!

    “喂,我是白海坤,你是哪位?”

    “我是血冥宗李墨心,你让我杀得人已经被我击杀了,你应该履行你的承诺了吧。”

    “那把尸首带回来吧,你们要的十几名少女已经准备好了,全部都是你们需要的体质,等你来帝都就交给你。”

    “哼,他中了我的毒掌跌落山崖了,我到哪里去找尸首,你放心,中了我毒掌的人不管用什么手段也活不过明天的。”

    李墨心傲然地说道。

    “好吧,既然李长老如此肯定,我就姑且相信了你,等你到了帝都就联系我,你要的人会立刻带到。”

    两人结束了通话,随即白海坤又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

    嘟嘟嘟!

    “是白少啊,不知道有什么吩咐!”

    “柱子,带上你手下的兄弟去龙腾盛世吧,我要让这个会所明天就改姓白,他们的幕后老板已经归西了,你放手去做吧!”

    “好嘞,白少,现在在场的兄弟有100多位,拿下那个地方应该不算难事。”

    ——青云矿区。

    东倭帝国峰口组据点的熊熊大火,引来了当地官员的注意,他们派人前去竟然在附近发现了许多东倭帝国和米利帝国人的尸体。

    这引起了他们高度的重视,调来了地方衙门的官差对矿区附近的所有不明据点进行了一锅端。

    谢辰的这次行动肃清了当地的所有外来势力。

    而他却随着河流飘到了一处草场的河岸边。

    这时恰好有两个在附近放羊的兄妹路过这里。

    兄妹俩都穿着长长的袍子,腰间系着花纹腰带,穿着厚实的长靴。

    看到河边的谢辰倒地昏迷不醒,急忙跑了过去。

    那个男孩用手探了探谢辰的呼吸还有,就急忙将他抬到了自己骑的那匹马上。

    两兄妹很快骑马来到了他们牧区的诊所,说是叫诊所,其实就是在一个大帐篷里。

    这里有一个老郎中,对各种疑难杂症都有一定的见解。

    只见一名老者佝偻着身子,头发苍白,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岁月带来的皱纹,那双温和的双眼闪烁着慈祥的光芒。

    两兄妹直接走到他身边,“吕大爷,我们从河边发现了这个青年,他昏迷不醒,还有呼吸,您救救他吧!”

    两兄妹异口同声的说道。

    老郎中看了看谢辰的脸色说道:“幸亏你们来的及时,再晚来一个钟头,他的小命就不保了。”

    “那他还有救啊,那您快救救他吧!”

    “嗯,我会救他的,你们先出去吧,待我救醒他会叫你们的。”

    听了老中医的话,好心的兄妹俩都出了帐篷,坐在外面的草地上等着。

    老郎中很快坐到谢辰所躺的床边,用手给他号了号脉。

    随后来到放置各种药材的药柜,依次打开了十余个小抽屉,从每个抽屉里依次取出来一些药材。

    然后拿出了一杆很古朴的小秤不断的称重,他将其中九种药材放在一起,投入旁边的药壶中开始煎药。

    又拿了两种药材来到谢辰的身边,将药材粉末均匀的涂抹到谢辰的心口。

    此时谢辰心口的皮肉都已经腐烂了,凝结成的血块都是黑色的。

    老郎中将那两种草药涂抹上去之后,可以看到腐烂的地方渐渐的在好转。

    30分钟后,药已经煎好了,老者的小孙子把药壶端了过来。

    老者点了点头,只见那不到十岁的小孩很熟练的将煎好的药倒入杯中,用一个吸管吸进去一管药,就直接灌入了谢辰的嘴中。

    把药喂完之后,两人又把谢辰扶起,露出后背。

    随后老者把一个小木匣打开,从中取出了十余支银针,对准他后背的几大要穴迅速的刺了进去。

    老者的手法很快,短短几秒钟就把十余支银针全部扎了进去。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