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010 尾随少女的变态

    “哒哒哒,哒哒哒……”

    急促的枪声在城市开发区的残骸上回响,只见一个黑影冲进了一个小巷当中,于此同时他身后的有一群穿着机械战甲的人紧随其后向他追去。

    “快追!”一个穿着黑色和黄色相间战甲的人对着身边一群穿着白色战甲的人大声的喊道:“他没有武器,快冲上去把他的相机带回来!”

    “报告长官,如果继续追下去就要追到城区外围了。”此时的一名身着灰色盔甲的人来到他身旁小声的提醒道。

    此时他们的行动并不是被绝大多数人认可的,甚至是他们的存在都是绝大多数人不知道的。

    “哪怕追到城区内部也要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长官没有听从身边灰色战甲的劝解,出言对众人说道:“他已经中弹了,跑不远了,如果这次任务失败上面的人会怎么做你们都知道的。”

    身着灰色盔甲的士兵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随即迈开脚步也加入了追逐的人群当中。

    在每位士兵刚刚入伍的时候都听说过这样的一个传言,曾经有人任务失败后进入总部接受惩罚就再也没有回来。

    但哪怕是那名士兵没有回来大家也有了猜测,因为就在当天晚饭的内容中莫名其妙的多了一餐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肉。

    “咳咳咳……”最前面被追赶的黑影不住地咳嗽着,如果余曦璟在旁边的话一定能认出这奔跑的黑影就是周豫。

    周豫将捂住了自己小腹伤口的手移到了他的相机上面,他明白现在的自己已经回不去了,因此他现在满脑子想的只有把相机内的内存卡拔下来藏好。

    鲜血从他的小腹中流了出来,此刻的他感觉眼前的世界正在开始天旋地转起来。

    但周豫并没有停止自己手上正在进行的动作,他拔出了他相机内的内存卡将其装进一封信中,接着随手往巷内的窗口一塞。

    希望会有有缘人发现这封信件,将这一切的真相公之于世,那样的话自己的牺牲也有了意义。

    又跑过了一个拐角,周豫开始装另外一个用来掩人耳目的内存卡,但他在装卡之时晃晃悠悠的迎面撞上了一个身着白色盔甲的士兵。

    “哒哒哒……”那名士兵也没有想到会迎面撞上周豫,但他好歹是选拔出来训练有素的士兵,在愣了一下后便立马抬起枪口向周豫射去。

    周豫再次中弹,顿时他感到喉咙一甜便喷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

    但他最后没有进行去挣扎着想尽办法去逃命,而是用尽全身力气拿出了那老旧公文包中的那一个有些脏的甜甜圈。

    可他并没有去在意这个甜甜圈是不是有些脏了,毕竟是李云翠做的甜甜圈,入口的味道还是那么熟悉,哪怕是过了这么久都难以忘怀。

    周豫没有去在意那士兵是否正在翻找着自己的公文包,而是细细的品尝着嘴里那好些年没有吃过的甜甜圈,周豫痛苦的闭上了双眼渐渐地想起了那个冬天。

    那个寒冷的冬天,他的兄弟为了保护他也是中弹倒地,他忘不了他答应他兄弟要好好跟李云翠在一起,也忘不了那次采访中他跟他兄弟决定收养的小男孩。

    老陈,抱歉我失信了,我最后还是没有对李云翠说出口,我也没有看到余曦璟娶到媳妇,周豫有些不争气的留下眼泪心中默默地想到+。

    最后他想起了一双深邃的眼眸,周豫闭上了双眼。

    对不起父亲,我辜负了你。

    ……

    “相机呢?”那名长官快速的跑过来,看见倒在地上的周豫不禁松了一口气向旁边的士兵问道。

    “长官,在这。”那名杀死周豫的士兵将周豫手上的已经坏掉的相机以及断掉的内存卡交给了自己的长官。

    长官看着死掉的周豫和损坏的相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好,收队回去吧。”

    ……

    跟二十一世纪不同的是现在的学生得到成绩单之后可以随意的去学校直接报名,能报的学校早已排好写在了成绩单上,也算是为学生们省略了一些等待的煎熬。

    但值得一提的是这样子对于有一些学生有一点不友好,不好的地方就是一些没考好的学生会提前领取到家长的一顿棍子烧肉。

    余曦璟看着手上的成绩单,以及成绩单上面列着长长的一条都是可以去报道的大学,不由得心里美滋滋的。

    过了一本线这么多分,那老头知道后一定会很高兴吧,想起周豫那许久未见的笑容,余曦璟不由得有些满足。

    接着余曦璟开始收拾行李,不是因为他想早早的离家而去,而是因为他早就听说过去学生们在各所学校疯抢名额的事。

    如果等到时候名额满了,那些符合分数线的学生哪怕是分数再高也上不了心仪的大学了。

    拿起手上的成绩单,拎着行李余曦璟留下一封为周豫准备的报喜信就出了门。

    坐上公交车的余曦璟随便坐了个位置后便开始了吸收灵力,毕竟无论什么时候修行都是不能落下的功课。

    这是余曦璟对自己的要求,经过上次跟智械的拼杀之后余曦璟便明白,如今在人类跟智械开战的时代下,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只有不断变强才是硬道理。

    “你好,能让我进去一下吗?”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从余曦璟的旁边传来,余曦璟睁眼一看看见了一个挺漂亮的女生站在他的身旁。

    酒红色的头发微卷着披泻而下,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衫,下面则是蓝色的牛仔裤,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丝冷淡份冷淡但这并不影响她那精致的五官给人带来的视觉冲击。

    但这并不是余曦璟跟她对视良久的原因,因为余曦璟在跟她对视第一眼的时候就感觉自己被对方给看穿了。

    “看够了吗?看够了就让开。”红发少女看着余曦璟盯着自己上下打量,便觉得仿佛有一条带有剧毒的蛇在盯着她一般,看得让她浑身发毛便不禁怒斥道。

    余曦璟自知理亏只是皱了皱眉后让开了一个身位,女孩淡淡的的体香从他身边飘过。

    但这次余曦璟却没有再去看这个蛮横的女孩,而是闭上了双眼继续开始吸收起了四周的灵气。

    紧接着红发少女感觉到这一块的空气好像跟其他地方的空气不一样,可又说不出不对劲的地方。

    但少女并没有在意这些空气的不一样,只当是自走路那么久有些累了,便开始低头玩起了自己的全息手环。

    “汉北悬浮车车站到了。”在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后,公共悬浮车终于来到了终点站。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位置了,诸葛寒烟不禁松了一口气。在这个位置上坐了一路坐的真是憋屈,先是旁边这个令人全身炸毛的少年,又是坐着感觉到难受的奇怪位置。

    “呼~”诸葛寒烟长舒一口气后,便下了车向着磁悬浮车站走去。

    检完票后她带着自己的行李上了车,在放行李的时候她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但很快她就凭借所谓的女人第六感的神秘方法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那个像毒蛇一样的少年跟着她上了车。

    诸葛寒烟强迫着自己没有去看那个少年并且不断地告诉自己,这纯粹是巧合,他也一定是要去学校报道,又不是坐在自己旁边。

    但也许就是应现了那句话,越是害怕什么什么事就越是会发生。

    当那个少年拿着票东张西望后,带着跟另外一个男生坐到了她的面前后诸葛寒烟的表情就开始逐渐变冷。

    “额,你好啊。”少年愣了一下但还是笑嘻嘻的跟诸葛寒烟打着招呼。

    “你怎么还跟着我啊?你是不是变态啊你。”诸葛寒烟最终忍不住了,有些恼羞成怒地向那个少年喊道。

    “不是,你听我……”少年呆滞住了就好像发生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一样,顿时有些惊讶的解释道。

    “你怎么能这样子跟踪这位美丽的小姐,亏我还领着你走了一路。”少年做在旁边的那位男生突然义正言辞的对那名少年说道。

    但还没等俩人反应过来这名新加入的少年又突然说道:“这位小姐我这就把他赶走,我能有幸知道你的名字吗?”

    ……

    当余曦璟下了车后发现那名红发少女也是坐到了终点站时不禁有些惊讶。

    但想了想也就释然了,毕竟这段时间也是学生们去学校报名的高峰期,遇到跟自己同行去报名的人很正常。

    但没有过五分钟他就发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使得一向是沉着冷静的他不由得有些慌乱起来。

    在这段时间的他四处张望,也想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依旧无法处理这个问题——他找不到售票处。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一名领着大包小包的长发少年,这名少年就像是他的救星一样拯救了迷路的他。

    在短暂的问路之后他得知了这名少年名叫尹咏司家住在市中心的,跟他一样都是要准备去三峡医学院报道的新生,不一会两个人便聊了起来并一起去买了票。

    两个人在聊了一路后都表示相见恨晚,尹咏司称呼余曦璟为老余,而余曦璟称呼尹咏司为老尹。

    最终俩人甚至还约好了到了学校后报道后先去登记住一个寝室,然后再去一起去买生活物品,大学期间一定要相互照顾对方。

    紧接着余曦璟跟尹咏司上了车,便开始开始寻找自己的位置。但找到自己跟尹咏司座位的余曦璟紧接着又看到了那名少女。

    难道她也是要去三峡医学院报道的?余曦璟不禁心中有些疑惑。

    带着尹咏司坐到少女面前后,余曦璟先是放了自己的行李,似乎是感觉到了四周变得尴尬的气氛。此时的余曦璟觉得还是打个招呼为好于是说道:“额,你好啊。”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面前的这位少女会这么激动,更加没想到身旁这位尴尬还在跟自己称兄道弟的兄弟会这么见色忘友,于是就发生了上面的一幕。

    听着来自尹咏司的调戏,诸葛寒烟本来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更加雪上加霜,内心肯定了这俩人肯定是变态的猜测。

    “不是,你听我解释啊……”余曦璟看着诸葛寒烟的脸色听着尹咏司的话不由得深感绝望。

    “啪啪。”随着两声清脆的响声,余曦璟跟尹咏司的脸上最终留下了两个鲜红的巴掌印。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