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月球篇 (五十一)韩林之战

    韩世英是真不愿意起来,他宁愿一直在小雪的被窝里躺着。

    可赵雨涵这个家伙,一直用狗尾(yi)巴草搔他的鼻子和嘴巴,他怎么能睡得着?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没礼貌,随便进别人房间不礼貌知道吗?”

    “秋梦雪在这里我是不敢,可惜她不在,你只是个客人而已啦。”

    韩世英能忍住疼,但忍不住这种钻心的痒,睁开眼睛,猛然怔住了。

    “你穿的什么?为什么你要戴着那么长的耳朵……”

    “笨蛋,没见过兔女郎吗?”赵雨涵一身紧致的束身服装,从腿根到脚部都紧紧的裹着黑色的丝袜,头顶黑色的兔耳,屁股上还有一个白色的小球尾巴,看起来诱人极了……她的脸红扑扑的,看得出来,她根本不愿意这么穿。

    “笨蛋,看什么看,师父让我监督你训练,你快点下楼把饭吃了!”

    “是不是师父强迫你这么穿的?”

    “是啊,她说这样是对你意志力的考验,只要你对我动手动脚,训练直接翻倍!”她一边说,心里一边后怕,也没说怎么算动手动脚,玩一这家伙打定主意要翻倍训练怎么办?

    “我动你干嘛,看着养养眼不就挺好嘛……训练翻倍,我可直接就入土了。”

    “你要真甘心养眼就好了……饭在楼下,粗茶淡饭,没有以前那么丰盛了哦。”

    韩世英摸着扶梯走下去,桌子上摆着热气腾腾的瘦肉粥和葱油饼,盘子里摆着滋滋冒油的煎培根,桌子正中是刚炖好的鸡汤。

    “挺丰盛啊,还有鸡汤呢……”

    “洗了手再吃,谁知道你昨天晚上手老不老实……”赵雨涵艰难的踩着黑色高跟鞋走在楼梯上,韩世英真怕她会崴到脚。

    吃过了饭,走到了一片空地,赵雨涵指着架子上的宝剑道:

    “师父说,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你得先挨虐,才能有出息……看到那把剑了吗?把那把剑端过来。”

    韩世英伸手去拔剑,我的妈呀,真沉!

    “这就沉了?师父让你用手指夹起来!你食指和中指断了,就换无名指和小拇指顶上,还要大幅度的上下摆动,总之,剑不能掉到地上!”

    韩世英感觉脑瓜嗡的一响,霎时腿都软了。

    “骨折了怎么办?肌肉拉伤了怎么办?”

    “师父就是想让你肌肉拉伤,然后通过补充营养重新长出来新的、更强大的肌肉组织,至于骨折,那是让你随意就被外星人踩断的骨头变得更加坚固。”

    月球新生代的基因很奇怪,受伤后自愈速度极快不说,还会通过受到伤害的反馈来新生出更强大的肌体组织,以此来取代旧组织。新生代每人都是可怕的人形兵器,这bug一样强化方式,白云鹤要利用到:淋漓尽致。

    韩世英试着用拇指和食指捏起宝剑,好像在用一个又薄又脆的小镊子夹一块沉重又巨大的石头,软弱无力,咣当一声,宝剑掉在了地上。

    赵雨涵不说话,轻轻地靠在石头上看着他。

    韩世英还就不信邪了,将浑身力量汇聚在指尖,可那把宝剑实在太沉了,就算他能用手指勉强提起来,他的底盘也撑不住,脚一软,膝盖一酸,扑通一声跪地上了。

    赵雨涵没有笑话他,这个训练的确残酷,可他必须克服。

    “加油,我相信你可以的,不要把所有力量都分到你的手指上,那样只会让你栽跟头!”

    韩世英试着分了一半,可还是捏不住,嘎嘣一声脆响,食指里面的骨头断了。

    撕心裂肺的痛苦传递到心尖,韩世英咬住牙,用大拇指和中指夹住宝剑,向上抬了两毫米的高度。

    赵雨涵跑到韩世英的跟前,往他断掉的手指上吹了两口气,“很疼吧!想不想放弃?”

    “他妹的,我想把这破剑直接砍了!”

    “这剑可是师父的剑,你歇歇吧。”

    咔擦一声,韩世英的中指也断了,垂头丧气的耸拉下来。

    钻心的疼痛让韩世英直吸凉气,咣当一声,好不容易夹起来的宝剑又掉到了地上。

    “捡起来,快!”赵雨涵像发号施令一样。

    韩世英用剧痛酸麻的大拇指和无名指夹住宝剑,却根本提不起来;无名指比前两个断掉的手指脆弱太多了,力气也小了许多。

    韩世英还是一点一点的将宝剑夹了起来,他的拇指火辣辣的剧痛着,食指和中指已经痛到了没有了知觉。

    他那最坚韧的拇指,和无名指一起断掉了,他的胳膊也垂落下来,像枯萎的稻草。

    宝剑又掉到了地上。

    韩世英疼的一脚重重的跺在地上,这是人做的训练吗?这tm是上刑!

    “小指头就算了,现在换左手。”赵雨涵面无表情,她是师父的代言人,怜悯与慈悲只会耽搁训练进度。

    “你想让我的左手也全断掉?”韩世英连说话都没力气了,他的眼睛里布满血丝,这是疼的。

    “我不想,师父想。”赵雨涵轻轻地笑了笑,她的目光里涌动着咄咄逼人的寒气。

    韩世英不善于用左手,夹了三次,宝剑掉了三次,那手好像被开水烫过一样,火燎燎,酸麻胀痛,手指麻的仿佛失去了摩擦力,根本捏不住。

    连带着小臂也酸麻胀痛,好像灌了几百斤铅一样。

    夹了五六次,依旧没有夹起来。

    “你的实力就到这里了,我帮你完成剩下的训练吧。”

    赵雨涵的高跟鞋猛地踩在韩世英的左手上,他瞬间感觉自己的手指连带掌骨全都碎了。

    韩世英痛的晕了过去。

    “好家伙,这训练都能挺过去,是个好料子,你也就现在难过一些,以后就没这么惨喽。”

    连续几天,韩世英的骨头是长了又碎,碎了又长,肌体组织那是刚长得崭新,便又被各种“酷刑”折磨的支离破碎,他白天被折磨的遍体鳞伤,晚上就又恢复的完好如初,日复一日,训练不断升级,韩世英心中的怒火也日益激化。

    一连七天过去了,在一天24小时的仙苑,韩世英体会到了什么是生不如死的痛苦,他在半夜会猛然痛醒,发现自己的腿骨已经长出来了;但他宁愿当一个凡人了。

    谁也不是天神下凡,这种痛苦,除了“偷火种的普罗米修斯”,谁又能受得了呢?

    要做英雄很难,师父的那句“要想人前显贵,必要人后受罪”可真不是说说而已。

    韩世英在恍惚的梦里,看着自己支离破碎的手和脚,心里发狠道:“我要逃,我要逃离这个地方!白云鹤她不是鹤,她是恶魔!”

    韩世英在梦中便下定了决心,逃出仙苑,尽管窝囊,但总比地狱好不是?

    逃跑,我要逃跑!我要告诉小雪,她的师父是个爱折磨人的变态!韩世英每天都在念叨着,再不跑,命就没了。

    “你这个家伙要是跑了,白姐姐不得剥了我的皮?你不能光想着你自己啊。”

    赵雨涵真的怕自己看不住他,白云鹤对她的第一个命令就是不能让他跑了,赵雨涵用命也得把他看住。

    可韩世英哪有心管她的死活?待在这里训练的每一秒,比一刀剐了他还痛苦!

    赵雨涵注定不会让韩世英好过,每当韩世英以为自己快要跑了的时候,总会有一个威力巨大的光影锁链出现,把他当场锁住。

    韩世英对她恨之入骨,但她有一点还是很好的,那就是她从来不和师父打小报告。

    “你只要告诉师父一次,我就真死定了。”

    “师父让我豁出命也要把你看住,她早就猜到你会跑,试问接受如此惨绝人寰的训练,谁不会动摇呢?换做我,杀了师父的心都有了,讲真的,我佩服你。”

    她说话从来不避讳,但她真的尊重韩世英和白云鹤,这点毋庸置疑。

    “我真的想离开这里,好姐姐,你帮我一程吧。”

    赵雨涵轻笑一声道:“这仙苑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我待不下去了,真待不下去了。”韩世英说的斩钉截铁,他一丝对这里的留恋都没有了。

    “好啊,你只要穿过白姐姐闺房里的那个镜子,就可以直接到达北月,还省的你狂奔四千公里了。”赵雨涵轻声在韩世英的耳边提醒道。

    韩世英高兴极了,一把摘下赵雨涵的兔耳朵,“你也不用穿的这么奇怪了,咱俩就各奔东西吧!”

    赵雨涵礼貌的朝他笑了一下,穿着黑丝的一双长腿刮擦出沙沙的声响。

    韩世英鬼鬼祟祟的跑到师父的大房子里,蹑手蹑脚的溜到二楼,真巧,师父不在!

    师父从来不锁房门,韩世英壮着胆子推门闯了进去。

    之前还要求别人不能擅闯自己的房间,现在他真是自己打自己的脸!没办法,要跑只能偷偷摸摸的,总不能征得同意再走吧?

    可能是日落的缘故,房间内很是昏暗,甚至有些诡异的氛围……可不能不小心进入那个破镜子了,若是再看见小林和小雪结婚,他可就真崩溃了。

    韩世英在宽阔又奢侈的房间内前进摸索着,屋内有一股迷人的淡香,让人心神恍惚……

    床的那边,有个奇怪的东西闪着光,薄薄的床纱根本掩饰不了它的存在,这引起了韩世英的好奇。

    走到床边,轻轻地撩起薄薄的床纱,发现床上摆着一个小镜子。

    “是这个镜子吗?”韩世英把手伸进去,顿时放射出一道深蓝色的光,一阵天旋地转,周围的世界霎时变了样,韩世英被囫囵个儿的吸了进去。

    “头好痛……”韩世英摸着头,一阵无力的呻吟,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雪白的世界里,周围什么都没有,是清一色的白色。

    “欢迎来到镜中世界,你要离开这里,回到北月吗?”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北月?”

    “这里距离北月的传导点一共又3978000米,传导时间:7.89s,你真的要离开吗?”

    “离开,肯定离开!身心俱疲的韩世英早就动了回去的念头。”

    “韩世英,你知道吗?外面风云变幻,世事难料,如果不精进自己的实力,迟早被时代的涌浪掀翻,你确定要走吗?”

    “确定,确定!别废话了好不好?”

    韩世英感觉身体忽然间失去了重量,一阵美妙舒适的感觉过后,他砰的一声从另一个镜子出现,狼狈不堪的滚在地上。

    “我的天,终于自由了!”韩世英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解放的感觉真不错啊。

    “哦,你真的自由了吗?”

    韩世英顺着声音看过去,小林?他怎么会在这里?

    “一直听说英子哥哥在仙苑修炼,我想领教一下你的武功。”

    “哎,别提了,我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糟践的!”

    “英哥,我看你脸色也没有原来那么白了,身子也更结实了,一点也不像受虐待的人。”

    “我在那里光骨折就四五十回了!我实在撑不下去了,我快要死了。”

    “英哥,小雪让我在这里等你,没想到还真等到了……”

    “她让我告诉你,再坚持坚持,坚持才是最重要的。”

    “我实在坚持不了了,小雪根本不懂我受的苦,遭的罪!我要是告诉她,她一定不会让我回去的!”

    “打赢我,我就让你回去见小雪,你可以和她说个明白;打输了,你就老老实实的回到仙苑去,怎么样?”林朝仁倒也老实,丝毫没打感情牌。

    “打就打,你以为我遭的苦都是白遭的?”韩世英明白林朝仁的苦衷,不管自己多想回去,他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这一架根本避不了。

    韩世英全然不惧,想当初他的力量还不是自己给的?他原本也是个庸才,是自己把一半的力量给了他,靠那个什么晶体增幅了数十倍的能量,但他一直疏于锻炼提升,自己现在也未必弱于他……

    想当初,林朝仁被用于新生代的终极实验,他在胚胎内脑子里就长出一个明亮的晶体,这是基因增幅体,月球人自主开发的最高杰作。

    可林朝仁却被这个增幅装置折磨的痛苦不堪不说,力量也和普通人没有区别,给他传导能量也一律排斥,像个能量绝缘体一样。

    最后,上级觉定强行开颅取出他脑中的晶体,用在别人身上,是韩世英站了出来,维护了他的朋友;韩世英说自己的能量可以渗透进去,在众人眼前将自己一半的力量给了他,居然真的彻底激发出增幅体的巨大能量,林朝仁这才一步登天。

    韩世英现在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青春期的好战情绪上涌:林朝仁,我们公平的比试一场吧!

    “英哥,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长进!”

    林朝仁调用全身的力量,全身瞬间爆发出紫色的电光,好家伙,上来就用全力,这是他对韩世英实力的肯定,也是对生死兄弟的尊重。

    韩世英也动用浑身的力量,全身上下随即爆发出青蓝色的电光,噼啪作响,气势凌人。

    韩世英的实力最近是突飞猛进的增长,“今非昔比”来形容他再合适不过了。

    “不愧是英哥,已经快超越我了。”

    “不单单是快吧,我现在已经超过你了。”韩世英自信的笑着,全身的电流骤然变得猛烈,爆发出一股耀眼强光,瞬间就起了一阵大风。

    好可怕的力量!不过光摆造型可没用,打击敌人是靠拳脚的!

    林朝仁率先出击,一拳狠狠的打在韩世英的脸上,韩世英的嘴巴鼻子一下子就破了,喷出不少血来。

    韩世英双手撑地,猛烈的回敬一记重踢,这一脚踢得又快又狠,不过还是被林朝仁用胳膊格挡了去。

    林朝仁嚓的一声甩出一道紫色的电闪光,这是他的独门切割!韩世英浑身爆发出一道强光,瞬间将切割弹开。

    “居然可以将能量运用到这个程度……厉害,厉害!”

    韩世英一个单手后翻,唰的甩出一道白色的切割光,林朝仁也回敬一发切割,两个切割碰撞在一起,产生了巨大的能量波动,就这样相互抵消了。

    林朝仁快速逼近过来,一记重边腿朝韩世英扫来,韩世英不敢硬接,侧身一闪,一发火凝弹已经脱手而出。

    “这种招数奈何不了我的!”

    林朝仁一记手刀就将火凝弹劈成两半,嗖的从中间穿了过来。

    “哼,你少得意了!”

    林朝仁猛地回头,那被劈开的两个部分居然双双朝他飞射过来,来势汹汹,像两条巨大的火龙。林朝仁爆发出生物电护体,这才没有遭到这一下强大的打击。

    火凝弹四处迸溅,连弹了数百下,把大地砸的坑坑洼洼,形成一大片炽热的火海。

    “小瞧你果然没好下场……”

    “我可是一直在进步,停滞不前就不是我韩世英了!”

    “闪光斩呢?就是你戏弄小雪的那招?”

    “那个实在上不了台面,我还是不用了吧。”

    “英哥,听说你很会用电?咱俩就比比谁的电流大怎么样?”

    “好!被电个半死可不赖我!”

    韩世英将全身附着上生物电流,全身冒出青色的强烈电光,全身翻腾着滚滚的杀气,他的生命光强度疯狂飙升,已经到了肉眼可见的程度了。

    林朝仁也将生物电流充盈全身,从头到脚都滋啦啦的闪烁着紫黑色的电光,砰的一声爆响,林朝仁身旁的一块巨型玄武岩被飚出去的电流击碎了。

    两人都爆发出了强度极高的电,只要一方的电更强大,就能把对方电个七荤八素,韩世英爆喝一声,全身的电流一股脑的向着林朝仁劈了过去,林朝仁也大吼一声,把着充盈全身的电流猛地射将出去。

    两人的能量轰在一起,激烈的碰撞着,不分上下;一会向着韩世英的放向逼近了两寸,一会儿又朝着林朝仁的方向缓慢移动三寸,两人拼劲浑身的力量,周围的石头全被溢出的电击的粉碎,地面上全是大大小小的坑……两人像是充满了辐射的怪物一样,全身的电好像高压炮一样汹涌激烈,林朝仁的脚陷地三尺,韩世英把脚踩进一个大坑里,巨大的能量波动震慑的远方尘雾弥漫,连风都不能接近。

    终于是林朝仁的电更胜一筹,韩世英被这一发电流打的眼前一黑,心跳速度瞬间快了十倍不止,飞出一百多米,重重的摔在一块岩石上,砰的一声巨响,石块迸溅,活脱脱将一个小山弄塌了。

    韩世英几乎是一秒内就跳了起来,一发凌厉的裂电切割向着林朝仁打去,被林朝仁单手弹开,一重脚踢得韩世英跪倒在地。

    韩世英一个后翻摆正姿态,手中突然飞出两个电光闪闪的光球,这两个光球迅速的朝着林朝仁飞去。

    林朝仁挥出一道切割,竟被光球完完全全地吸收了去,能量竟充盈了不少。

    林朝仁被光球裹住手臂,光球突然爆炸,爆发出巨大的能量,连远处的石头都被掀飞了。

    林朝仁吃力的爬了起来,他的耳朵里喷出不少血来,随后,鼻子和嘴巴也滴滴答答地流了血。

    “响声真大啊,我的鼓膜破了,听小骨也损伤了,没个舒舒服服的一觉是恢复不了的……”林朝仁笑着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他又咳嗽了一下,吐了一地暗红色的血。

    “还要打下去吗?看样子咱俩打了个平手。”

    “平手?我不这么认为,英哥。”

    “你固然很强,但对于拥有增幅体加持的我来说,你还是差了那么点。”林朝仁看起来十分自信。

    “你有办法破除我的这招?”

    “我有十种办法。”

    韩世英故技重施,又发出那两枚威力强劲的电光球,林朝仁手中窜出大量电流,直接渗透进光球内部,光球瞬间就爆炸了在了半空。

    “这是第一种方法。”

    韩世英实在不想配合他,因为力量衰减了不少的缘故,他再次爆发出全身的力量,霎时将能量充盈在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里,林朝仁也再次爆发衰退了不少的力量,空气里弥漫着石头烧焦的味道。

    “拼死一搏吧。”

    “好!”

    韩世英猛地一脚踢过去,林朝仁的左胳膊霎时被踢断了;韩世英将力量汇聚在右拳,猛地向林朝仁心窝打去,他却好像早已预见一般,身子向右倾去,韩世英打了个空。

    林朝仁爆发的一拳打在韩世英的肋骨上,韩世英瞬间感觉自己的肋骨断了好几根。

    韩世英一口口的吐着鲜血,血里混合着唾液,简直狼狈极了。

    两人几乎是同时发出一道切割,切割碰撞,再次相互抵消了。

    韩世英又站了起来,林朝仁也把手臂的断骨接好。

    见过脱臼接骨头的,把还带骨头渣子的骨头对接上,他还真是个狠人。

    “我这一截骨头都不能要了,到时候会生出更加强韧的骨头,想想还真是期待呢。”

    “我的肋骨也会长出来新的,就是不知道旧的部分去哪了?”

    “被肝脏一类的身体组织融化吸收了呗!”林朝仁话音刚落,便甩手释放出数十条闪烁着的电光,韩世英想躲,但这招攻击范围极大,且从释放到命中不到零点二五秒,韩世英只有选择正面硬接,胸前渗出了许多的血。

    韩世英一脚将一个巨石朝林朝仁踢了过去,林朝仁一记电光手,仅凭无名指和小手指就将飞来的石头捏了个粉碎;林朝仁往地面重重的践踏一脚,远处被两人战斗波及的山峰瞬间崩塌了大片,许多石块滚落下来,地面上多了数百块大小不一的石头,最大的有十米多高。

    林朝仁用电流将那数百块石头带到空中,好像点兵阅将一般,轻轻一点,那满天石头便猛地向韩世英甩来。

    韩世英被林朝仁刚才踏地的一脚震得小腿和脚部发麻,铺天盖地的石头附带紫色的闪电来袭,他咬着牙,跺着脚,将生物光再次爆发出来,硬生生将天上的石头震了个稀碎,但还是被小石子迸溅一身。

    韩世英一个弹跳跳起十五米高,他手中放射电流,瞬间将林朝仁周围的地面割裂,韩世英拽过来远处一块二十米多高的巨大玄武岩,附着上青色的电流便猛地向林朝仁砸去;林朝仁被这石头砸中,可好像没事一样,竟一把将石头推到天上,随后一发切割将石头击成粉末。

    韩世英将电流附着在手上,便展开了拳脚攻势,林朝仁仅用一只右手和他过了几招,竟不处下风;韩世英久不能取胜,不免心急如焚,乱了阵脚,被林朝仁一记手刀砍碎了肩膀的骨头。

    韩世英的右臂伴随着肩膀的碎裂同时被林朝仁打断,无力的耸搭着。

    林朝仁的体力到现在还有许多可韩世英已经明显跟不上他的进攻节奏,黔驴技穷了。

    韩世英被一脚踢到了灰天山的山体里,山腰都被林朝仁这一脚踢出个大裂痕。

    韩世英缓缓地从山体里爬出来,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战了。

    “英哥,回到仙苑去吧,这场对决虽然是我赢了,但我以后终究是你的手下败将,我等你练成归来。”

    没什么不甘心的,韩世英输的彻彻底底,再不老老实实回到仙苑,他可真就“二皮脸”了。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