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68章云霆到来

    半年时间悄然而过,神国之中,北冥煜面前的“龙幻牌”炼丹炉里面熊熊燃烧的涅磐之炎缓缓熄灭,露出来了里面表面上带有金色龙纹却赤红如血的丹药。

    龙血丹,以龙血为主料,辅助12株六阶珍惜药材、数百株五阶丹药炼制而成,具有锤炼肉身,增加气血之功效,当初在霍比特人世界杀掉史矛革时,北冥煜用史矛革的血炼制过低配版的龙血丹,效果十分好,而这次炼制的龙血则是北冥煜在传承殿里购买的六阶真龙精血炼制而成,效果更加强悍。

    一瓶真龙精血里面共有10滴,其中三滴给了黑蛟王,让他顺利由蛟蜕变成真龙,并且修为也达到了五阶巅峰,只要一个契机,就能突破6阶,正式成仙。而剩余的7滴,则是全被北冥煜炼制成丹药,只是可惜失败了两次,两滴精血受到污染无法再次炼制使用,北冥煜便把他们混合在雨水之中融入了神国的一些灵兽体内,还别,还真催生了不少龙类亚种,这让北冥煜十分高兴,毕竟龙肉味道还是很棒的。

    至于剩余的5滴真龙血,则是被北冥煜炼制成的丹药,承丹率不高,只有31枚,除掉他已经服用过的一枚,剩余的均匀地装进了三个玉瓶里,等到下次闭关时候准备服用,如果顺利,这些单要注意让他的肉体锤炼到五阶巅峰,甚至六阶初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不是东方白传信云霆要来了,北冥煜还真准备继续闭关,毕竟云霆怎么也算自己徒弟,还是要见见面的。而且如果可以,他准备把云霆拉入北冥神系里,像他这种特殊体质的人,北冥煜从来不嫌多,至于景,还是算了吧,这家伙身份特殊,不适合加入北冥神系。

    走出神国,北冥煜来到院子之中,看着正和聂倩一起对练的景,不由咧起了嘴,这两个家伙是对练,可怎么看怎么像聂倩单方面施虐,不过看着景的应对,北冥煜也能看出他的根基扎得很牢固,至少基础剑法和腾转挪移的基础身法还是很牢固的。

    “师傅,你出关了!”

    注意到旁边站立的北冥煜,聂倩手中的木刀稍稍用力,直接将景砍翻在地上,不再管他跑到了聂倩的身边。

    “最近过的如何?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摸了摸聂倩的脑袋,看着她一脸享受的样子,北冥煜笑了起来,自从将她收为徒弟后,北冥煜就感觉多了一个女儿,心态都变了不少。

    “师傅好!”

    拄着木剑,景呲牙咧嘴的走到了北冥煜的身边,对他行礼。

    “行了,别这么拘束了,好好去休息吧,明开始下一阶段的修炼!”

    北冥煜笑着点零头,示意他离开。

    听到可以学习其他新招式了,景十分高兴,将木剑随手一扔,直接跑了出去,似乎是找茂茂分享这个好消息去了。

    等到景离开,北冥煜收起脸上的笑容,对着聂倩问道:“这家伙如何?有没有观察到什么?”

    聂倩摇了摇头,道:“他很有赋,我交给他的武功招式基本上一遍就能记住,过不了几就能彻底熟练掌控,是绝顶才也不为过;不过这家伙精明并且爱贪便宜,性格到是挺随和的,不羁节,是一个滑头。”

    “出身如此,不能对他要求太过严格。”

    北冥煜语气淡淡地道,人无完人,圣人都是如此,景作为一个当铺的伙计,只要本性不坏就行了,爱贪便宜并不是什么坏毛病。

    聂倩接着到,“这家伙已经将永安当卖了下来,每都会去当铺,这件事要不要阻止他?”

    “他哪儿来那么多钱?”

    北冥煜有点好奇,他虽然给景了1000两银子,但这点儿钱完全不够买下一个当铺,别的不,档铺里随便一个好东西都比这个价格贵,他怎么可能买得下来?更可况,永安当是唐家堡的产业,他们又怎么会同意卖给一个毛孩儿?

    “这家伙仗着修炼之后耳聪目明的优势,基本上每都会往赌场跑,虽然仅仅过了半年,但整个渝州城大大的赌场他都转了个遍,就据我所知,他手里已经有不下十万两银子了,而且因为修炼功法的原因,别三五个壮汉了,即使几十人一起上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因垂是没人找他的麻烦!”

    “这子,随他去吧!”

    北冥煜摇了摇头,没有在意,尽管景才修炼了半年,但锻体术已经让他有了超凡的身体素质,手撕虎豹谈不上,但赤手空拳打死普通野兽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在北冥煜和聂倩又了几句后,东方白回来了,不过她不是一个人,她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少年,正是北冥煜的徒弟云霆和他的丫鬟雨舒。

    “路上遇到了,就顺便将他们带回来了!”

    东方白着从乾坤袋里掏出不知道从哪里抓捕的灵鱼丢进了自家的一个湖泊里,而后拿出已经属于灵根的奇花异草在院子里栽种起来,没一会,就前往其他院子布置起来了。

    北冥煜看了一眼就没再理会,女人嘛,不都这样,更何况院子里能有这幅美丽的景色,也全靠东方白打理了,北冥煜倒是不好什么。

    “徒儿拜见师傅!”

    再次见到北冥煜,云霆明显有些激动,手握长剑对北冥煜磕头行礼。

    “起来吧!”

    看着云霆衣衫上带有血迹的样子,北冥煜好奇的问道:“你是怎么遇到白……你师娘的!”

    听到北冥煜的话,云霆略显苍白的脸上多久一丝红晕,很明显有些激动,道:“我原本是跟随雷州的一家商队前往渝州的,只是路过一座大山时遇到了匪徒,商家和他们谈不拢,只能动手。本来这也不算事儿,毕竟商队的护卫可不是吃素的,可谁也没想到竟然会遇到妖怪,在商队和劫匪战斗时,一个人身首尾身上长有灰色鳞片的蛇妖冒了出来,大开杀戒,如果不是师娘路过簇,恐怕我就见不到师傅了。”

    “得,你也够倒霉的!”

    北冥煜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因为雷灵珠的原因,云霆生体内含有灵力,再加上修炼北冥煜交给他的功法,一般妖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可能够将他逼到这种情况,应该是一个颇有修为的妖怪了,能够在路上遇到这种妖怪,北冥煜只能云霆运气不咋地。要知道,现在蜀山锁妖塔可还是好好的,有点儿修为的妖怪基本上都不敢露头,生怕被蜀山的剑仙抓去关进锁妖塔。

    可就在这种情况下,云霆还能遇到修为高深的妖怪,这让北冥煜怀疑云霆是不是真的生霉运笼罩,自己收他为徒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