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四五九章 现代篇之升米恩斗米仇12

    为了制造和姬若白单独相处的机会,夏汇雅给何磊、韩长安各发了一条微信。

    没一会儿,何磊和韩长安就拉着姬若白打斯诺克去了。

    姬若白离开前,打算问舒安歌要不要一起去,被何磊拦住:“男人家的战争,叫女朋友干嘛,让她们一起聊聊美容化妆品、奢侈品包包。”

    “磊子说的对,好久没跟姬少大战三百回合了,我前段时间拜了前世界第一斯诺克高手为师,刚好跟你们秀一下。”

    姬若白被两个好兄弟一左一右簇拥着,也没多想,冲舒安歌挥挥手就离开了。

    这段契约恋爱,还没在姬若白心里留下太深的痕迹。

    他现在心态还处于单身状态,只是不想再应对家里的逼婚,不想找各种理由拒绝夏汇雅。

    就是这么简单。

    提起斯诺克竞赛,在场男士都产生了兴趣,跟着一起上楼观摩。

    转眼间,豪华的客厅中,只剩下一群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美女。

    美女们身份来历各有不同,有像夏汇雅这样的真白富美,也有好不容易勾搭上富二代的外围女,更有舒安歌这样的正牌女友。

    三个女人一台戏,十几个女人聚在一起,就是连续剧了。

    夏汇雅坐了一会儿后提前离开,刚才给她出谋划策打抱不平的好姐妹们,气势汹汹的到舒安歌面前找茬了。

    她们一左一右坐到沙发上,将舒安歌夹在正中间。

    其中一个做了亮晶晶美甲的女孩,手指勾着沙发靠背,一脸嫌弃的打量舒安歌:“你家是哪儿的,以前怎么没见过,怎么跟姬少认识的。”

    啧,这口气简直是把舒安歌当小三审问了。

    舒安歌放下手机,抬头看了对方一眼,轻描淡写的回了四个字:“关你P事。”

    王晶气的瞪大眼睛,差点一屁股跳起来。

    她没想到舒安歌人长得这么漂亮文雅,张嘴就爆粗口,跟淑女二字完全沾不上边。

    崔东丽也气炸了,她跟夏汇雅从小玩到大,知道对方有多在乎姬若白。

    姬若白突然谈了恋爱,对于夏汇雅来说,是非常沉重的打击。

    她原打算好声好气的劝退舒安歌,要是她识趣的话,她也不介意替好友做主给她一些补偿。

    对方脱口就是脏话,瞬间激怒了崔东丽。

    “你骂谁呢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啊。”

    崔东丽凶悍的瞪大眼睛,手抓着包准备随时砸向面前人。

    “你,还有你,你们两个到底打算干什么?”

    舒安歌从沙发上站起来,神色冷淡的看着王晶和崔东丽。

    她提高了音量,在场所有女士,都将目光看了过来。

    王晶自觉她和崔东丽是正义使者,理直气壮的质问舒安歌:“姬少知道你这么没教养,将脏话挂在嘴边么?真搞不懂,姬少怎么会被你这样肤浅的女人骗到。”

    舒安歌笑了,闲闲的抱着胳膊,用姬若白特有的慵懒语调回:“大概是我长得美,若白对我一见钟情,可以原谅我所有缺点。”

    她亲切的唤着“若白”二字,让在场曾觊觎过姬若白的女性,心里都泛起了酸水。

    可看着舒安歌漂亮的脸蛋,自信的笑容,她们又不得不承认——这个“小贱人”真是该死的漂亮迷人,她们要是男的,也愿意原谅她犯下的一切错误。

    打完一局斯诺克,姬若白冲韩长安吹了口哨:“不怎么样嘛,跟以前一样菜。”

    韩长安苦笑着摊摊手,靠着球台一脸无奈的说:“跟别人打,我当然不怵,跟姬少你比,不是自寻死路嘛。”

    “若白,我——能和你说说话么?”

    夏汇雅静静的看完一局比赛,双手叠放在小腹前,局促不安的看着姬若白。

    每次看到夏汇雅泫然欲泣的样子,姬若白就头疼。

    他实在不喜欢这种,比娇花还要柔弱的生物,好像大声说句话就能把对方吓晕一样。

    偏偏夏家又和自家有生意来往,父母还对夏汇雅印象良好,姬若白不能像对待别人那样完全无视她。

    虽然姬若白自认,他对夏汇雅已经够冷淡了,一年连话都说不上两句,电话更是没接过几个。

    他不明白夏汇雅到底看上自己哪一点,他改还不行么?

    “要说什么,快一点,我还要下楼接女友。”

    姬若白想速战速决,故意抬起手腕看表,一脸的不耐烦。

    夏汇雅更委屈了,她咬着唇,眼睛红的像小兔子,可怜巴巴的问:“若白,你和那个女人……真的在恋爱么?她家境怎么样,你们认识多久了。晶晶还有东丽都说,那个女人很可能是看上了姬家的家世,对你不是真心的。”

    姬若白快气笑了,就算他和舒安歌是契约恋爱,两人不是真正的情侣。

    关那些八卦女屁事儿,难道他姬小爷,除了家世外就没让人看中的地方?

    “不劳别人费心了,代珍还不清楚我家里情况。我们对彼此一见钟情,用庸俗点的方式来说,可能她迷上了我的盛世美颜吧。”

    姬若白坦荡且自信,潇洒帅气的模样,让夏汇雅着迷。

    她又怎会不知道,他身上有多少吸引人的地方

    可夏汇雅就是不愿相信,她追逐了那么多年的阳光少年,突然之间就多了一个全然陌生的恋人。

    “若白,我是真的喜欢你。我知道在你宣布恋爱时,说这样的话动摇你很卑鄙。可我不想,以妹妹的身份陪在你身边,看着你和她甜蜜。”

    “??”

    姬若白一脸懵逼,来了个否认三连:“不,不,不,你没动摇我,我跟代珍情比金坚此生不渝。还有,准确来说,你比我大三个月,妹妹这个称呼太矫情了。”

    何磊一直勾着耳朵听两人对话,姬若白钢铁直男式回应,让他替夏汇雅掬了一把同情泪。

    多柔弱漂亮的小姑娘,换做他就算有女友,也舍不得让夏汇雅掉眼泪啊。

    “若白,你真的要这样对我么?”

    夏汇雅再也忍不住眼泪,鼻头红红的看着姬若白:“你好残忍,若白,难道这么多年,你的心是铁打的,从来看不到我的付出么?”

    又来了,姬若白很绝望。

    他真的想反问一句:难道这么多年来,你就没看到我的拒绝,我真心实意的拒绝么?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