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675章 宁黛归来(52)

    一提到“小白脸”,宁黛脑子里自动自发的浮出了元濯,还是他穿着围裙的样子。

    这一下,她想回去的心思猛涨,而且更是想,现在回去指不定还能吃到家里的一口热饭热汤呢。

    对,现在就走,然后打电话回去,热饭热汤肯定跑不了。

    想到这里,她心动,也意动,干脆行动。

    筷子往桌上一搁,宁黛站了起来,桌边的两个男人奇怪加茫然的看着她。

    宁黛提包:“不吃了不吃了,我还是回家吃吧。”

    这还得了。

    不说范远洋,宁成周头一个不同意。

    “坐下!”

    宁黛睇了眼神给宁成周。

    宁成周一下被她的眼神给镇住,手上力道则没松。

    范远洋以为是刚才的问题冲了宁黛的禁忌,没见她回答的就很胡来嘛。

    所以没管三七二十一,范远洋给她道歉起来,说自己真是无心的,只是想要多了解她一下,不知道冒犯到了她。

    这歉道的宁黛都快不好意思了。

    只能用十二分认真的语气告诉他:“你想多了。没你什么事,我就是想回家,吃我家小白脸烧的菜!”

    小白脸烧的菜才是她爱吃的菜,跟身边这两个抄答案还抄错的不可相比。

    范远洋噎住了。

    这还没完了?

    宁黛刚跨出一脚,另只一手被宁成周猛地拽住。

    同一时间,对面的范远洋也略略张开了双臂,摆出了一副随时要拦人的准备架势。

    “这是……干嘛?”宁黛先看这个又看那个:“这是想要强买强***那个啥为那个啥的节奏吗?”

    逼那个啥卖那个啥呀?

    宁黛接二连三的骚话已经让宁成周有了些抗体,这会儿都不会再生气的怒斥她胡言乱语,只不过脸色还是很不好看,手上拽着宁黛的力道也用的比刚才紧。

    范远洋怕这对父女俩真闹起来,忙是安慰:“宁妹妹,你再坐坐。”

    “宁叔叔,你也别动气,我来说,让我来说。”

    宁成周考虑了下,这才慢慢松开了拽着宁黛的手。

    “你先坐下,远洋有话要说。”

    宁黛:???

    范远洋示意宁黛先坐下,大家心平气和的才好谈事嘛。

    “是这样的,宁妹妹。”范远洋局促的笑了笑,沉默了下,然后才续道:“听闻宁妹妹现在在朱官做事情……”

    对方话还没说完,宁黛已经严正拒绝:“不可能,办不到,我可是守法公民。”

    范远洋:“……”

    宁成周虎着脸,挺直身,口中发出“嘶——”的声音。

    如果可以,他都想打人了。

    谁特么想对朱官动手了,不是说,他根本瞧不上朱官那一派。

    “宁小姐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大约已经完全掌握了宁黛这脑回路跟自己的不一样,范远洋终于放弃兜圈子,连“妹妹”都不叫,非常现实的叫回了“小姐”,然后把将他的打算说的出来。

    “我和宁叔叔有则合作,希望宁小姐能一起参详……”

    事情嘛,其实也根本不复杂。

    大概是上回宁黛在医院里给了他当头棒喝,宁成周有点认清现状,不再执迷自己翻盘了。

    所以宁成周将目光放在了其他人身上,再加上宁黛和池承基都已经被他骚扰过,也全都拒绝了他,所以宁成周另外找合作对象去了,这一找,就找上了范远洋。

    范远洋也确实刚留学回来不久,蠢蠢欲动着将要一展抱负,恰好又遇上宁成周,两个人正好一拍即合。

    都说不想当将军的小兵不是好厨师,范远洋和宁成周这一联手,不仅仅是入白官就职,更计划着想要暗地里撬墙角,赶超和瓦解北堂宇现如今培植起来的势力。

    宁成周许诺范远洋一定给予全力支持,范远洋也许诺了宁成周事成之后,会重新将他抬起来。但两人又都觉得光谈合作,这关系不牢靠,指不定日后变节呢,得有点什么让双方都满意的局面。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于是就轮到宁黛起作用了。

    今天的相亲也不假,强强联手中怎能不安排上一场门当户对的联姻,让合作双方都觉得靠谱呢。

    而范远洋的想法并不仅仅只是如此,令他满意宁黛的另一个隐秘的原因,正是因为她跟北堂宇有一段关系。

    得到了敌人得不到的女人,这于心理上来说,确实是有一股难言的快感。

    当然了,以上内容,范远洋只说了小小一半,另外那大大的一半则是宁黛根据他前后不搭、模棱两可的话猜出来的。

    也不管是不是全猜中吧,只一个情况让她很烦躁。

    又是北堂宇,又是北堂宇,又是……,虽然她早知道,这一茬没那么容易过,可也真是太没完没了了。

    宁黛支着下颌,沉默了良久。久到宁成周都开始怀疑范远洋是不是透露的太多了。

    范远洋倒不这么觉得,他自认有这份自信,像宁黛这样的姑娘,应该会喜欢听到多一点内容,显得她很重要,她才会沾沾自喜的入局。

    不过宁黛沉默的时间确实太久了,范远洋试探的喊了一声:“宁小姐觉得如何?”

    “哦。”宁黛放下支着下颌的手,抬起头:“既然你问我意见,那我就有一说一了啊。”

    两人一齐看她。

    她这开场白有点不对,至少不在设想内,不过对于宁黛想说什么,两人还是抱有好奇。

    既然他们想知道,宁黛也就放心开口了。

    “要我说,北堂宇能混成现在这样,那也算是天选之子的境界了。你难不成以为你还是地选之子,能跟他一较高下?”宁黛禁不住叹气,“但凡有一粒花生米,你也不会醉成这样了。”

    范远洋:“……”脸色青红交错。

    然而没等范远洋有下一步反应,一道轻笑声突然打门口传来。

    听见笑声,宁黛和宁成周反应出奇一致,抬头看向门口方向。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这间包厢的门开了一条缝,而随着轻笑声过去后,门被人从外推开,率先露出的,正是宁黛最里的那个“天选之子”—北堂宇了。

    宁黛下一秒转头去看身旁的宁成周,选的什么好地方啊,闹起义第一次地下会议就被抓个现行啊!

    就这警觉性,还想挖人墙角,还想瓦解人家的势力?劝了多少遍,但凡摆盘花生米也不至于醉成这样子了啊!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