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939章 回家(大结局)

    叶新绿听的怔愣了一下,脑中一片空白。

    可是灵魂漩涡里已经炸了锅,小橘率先叫了起来:“神谷?!妈妈咪呀,大卫该不会是就是那个神谷网络平台吧?!喵!它赚了多少钱?得和我平分,不然兄弟失情喵!”

    虎头惊骇:“这怎么可能?神谷一直都不见有什么异常啊,如果它是大卫,怎么会不认主人呢?”

    忽地又听林森道:“我可什么都没说,一切都是你自己猜的。”

    叶新绿纳闷:“你在担心什么?”都这个时候了,这种事还有必要瞒着她吗?一个劲地“你猜你猜”的,叶新绿险些抓狂。

    林森:“它说一定要让你自己猜出来,什么都不准我说。我是不想听它的,不过我有很大一部分钱都投在了神谷……”

    叶新绿:“所以你为了钱可以背叛我是吗?”当初也不知道是谁嫌弃我爱钱来着,呵!

    林森:“什么背叛?都说了我是刚刚才知道这个真相的。不过,因为时空保护机制,由于你和大卫在一起时所处的时间点与大卫离开你创建神谷的时间点存在着前后差距,就算它告诉你了,你也不可能记的。”

    叶新绿:“这么说,神谷一直在我面前保持神秘,是为免引起时空混乱?”刚刚控制她回到系统空间的,也是大卫?!

    林森:“是的。”

    叶新绿:“那你呢?”

    “我?”林森又有些讪讪,“我的灵魂是刚刚才彻底恢复。上古神界虽然依旧灭世,但是那株我寄魂的神树是由正常的种子经过正常的生长、发芽,所以我的魂体不会再受怨念的影响了。”

    叶新绿问:“第五神界,玉壶为什么会改名玄觞?”

    “啊?”林森脸色变了一下,话题转变得有点快,“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啊。她改名的时候我应该正处于昏迷状态,详情我不知道。那个,咱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回家了?你多久没回家看看了?”

    叶新绿:“回家我也会把时间设定在我离开的时候,不会让我的现世感觉我离开太久的。所以,你不要叉开话题。”

    林森:“我真的不知道。”说着上前来伸手搂住叶新绿的肩膀,无奈道:“分别了这么久,你都没有想我的吗?”

    叶新绿没好气地道:“所有这一切都是你和大卫联手设计的吧!”

    其实她多少已经想起了这件事。林森可能是灵魂受创的缘故,有时候会在睡着的时候说些梦话,而这些梦话都与上古神界他和玉壶间的爱恨情仇有关。

    有一次他睡着了以后说梦话不停地唤着“玄觞”,那时他还在玉壶出生、长大的树女部落里,快要和玉壶成亲了,结果这梦话被玉壶听到,与他纠结了好久玄觞是谁。

    但,后来玉壶得到了树女的神力,恢复了许多树女的记忆,竟然记起玄觞其实就是玉壶,但是被人强行改名叫玄觞,林森那时回到天界找了许久的玉壶都没找到,遍查之后才知道玉壶被强行改名叫玄觞,而且已经魂飞魄散死了,林森痛苦不已,为此在天地相交之地呼喊了玄觞好几天。

    后世的林森说梦话,估计就是梦到了这时的情景。

    玉壶得知玄觞就是前世的自己,很为自己曾为此事与林森纠结伤怀,此时的林森因为灵魂重创早就陷入了昏迷,迷蒙间还会唤起玄觞这个名字,为此玉壶就把自己的名字改叫了玄觞。

    林森肯定是知道这个原因的,可他就是不肯说。叶新绿猜想八成这家伙又在担心自己为名字这事跟他纠结吧。话说,上辈子的事了,她会去纠结吗?纠结来干嘛?累不累啊?

    就听林森道:“我们是为了让一切,最主要是你和我恢复正常。”

    他用的是“我们”,而不是“我”,叶新绿看着他的目光带了几分探究:“大卫确实参与了你的阴谋?”

    “不是的主人,这事从始至终都跟我没关系,我就是个陪榜的!”大卫的声音突然在叶新绿耳边响起。

    同时,叶新绿感觉眼前一花,一个俊美的少年郎出现在叶新绿面前。他的灵魂波动叶新绿再熟悉不过。

    “大卫?!”叶新绿欣喜若狂,上前就和它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林森站在那里,看着少年郎的目光明明灭灭。

    大卫本来是想回抱一下叶新绿的,但目光和林森投射过来的目光一对,登时心头一寒,脸也跟着一白,赶紧把叶新绿推开。

    他哈哈陪笑道:“主人,你不会怪我吧,虽然我全程都在暗中看着你和珍妮他们的直播,但因着这些直播也有我的过去在参与,所以我都不敢现身,怕因此扰乱了时间秩序受到天遣。”话说,他要再不现身,都不知道要被林森大人给黑成什么样了。

    叶新绿笑道:“你能安然无恙,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哪会怪你?!”

    大卫那里又接收到林森瞪过来的眼神,道:“主人,一切都已经完成,这个系统空间的任务完成,不能存在太久,咱们得赶紧离开。”

    林森被他的这两句话搞的嘴角直抽抽:丫的就让你说两句话还不忘了阴我!

    大卫只当没看到他瞪过来的眼神。

    叶新绿讶然道:“几个意思?这个系统空间其实是为了我回到上古神界,作为初代树女完成灭世之职才存在的吗?”说着转头瞪向林森:所以,这个系统空间是你创造的?之前还装着要和系统作对什么的,是几个意思?

    林森赶紧道:“呃,我也是灵魂恢复之后才知道这个系统空间的任务的。”

    大卫:“是啊主人,林森大人因着玉壶女怨气所结的神树本体受困极多,最后不得已要自己打碎一部分魂体,把那些受怨念干扰太重的部分送出去历劫,在此之前他为了能够保证你和他能再度相遇,能够让一切重来且步入正轨,不引起时空秩序混乱,不得已才搞出这个系统空间来。”

    叶新绿:“你就直接说,他为了让我按他的计划一步一步走来,费尽心机就行了。”

    大卫:“我不是这意思……”

    “行了你别说了,越说越乱。”林森不耐烦地上前把他扒拉到一边,“新绿,现在一切都步入了正轨,咱们两个也该过过正常的夫妻生活了。走吧,赶紧回家!”

    小橘:“所以林森大人着急回家其实是着急和主人过正常的夫妻生活?”

    西红柿:“小橘我咋觉得你这话颜色有点太重了呢?”

    小橘:“哪有什么颜色?”

    叶新绿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这帮小兽到底在讨论什么?她叭的一下截断了灵魂漩涡和外界的联系。

    而在此期间,她已经被林森拉着离开了系统空间,进入了她的本体时空。

    因着时间调到她刚离开不久,所以她虽然在异时空度过了无数的年年岁岁,但这个时空仍旧是她离开时灵气刚刚复苏的时候。

    她离开前刚刚收拾的卧室里甚至还不曾落下半点尘埃。

    回来没几天,这天一大早外面就响起咚咚咚地敲门声,叶新绿正想开口问“谁”,魂力就已经发现外面站着的是谁了。而且敲门的人都已经喊了起来:“叶新绿,赶紧开门。”

    另一个男生的声音响起来:“叶玉箫,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儿吗?”正是陈玉笙。

    这两人一大早地就把门敲得山响是想干什么?叶新绿着实头疼。

    等一下,他们手里捧着的是什么东东?

    叶玉箫:“不开是吧,你别以为不出声我们就不知道你在里面了。你看我的……”

    然后明明锁得好好的门锁就嘎吧一声自己打开了。

    厉害了啊,隔空开锁已经666了。叶新绿瞪视着打开的门,看着姐弟两个走了进来。

    叶玉箫把陈玉笙手里捧的生日蛋糕往叶新绿面前的茶几上一扔,道:“喏,给你的。”

    讲真,刚才探到这两人捧着生日蛋糕来时,叶新绿着实懵逼了好一会儿,寻思了半天才记起今天是自己现世肉身的生日。话说,她离开真的是太久了啊,而且一直都在忙着消除众时空的怨念,早就忘记自己的生日了。

    她奇道:“你们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叶玉箫笑得比哭还难看,而且笑得还相当之讽刺,反问道:“你说呢?”

    叶新绿没好气地道:“我怎么知道?”感觉这孩子身上一股子醋酸味儿。

    估计是上回在系统空间被林森一个劲地“你猜”给闹的,现在的她一听类似的话就有逆反心理。

    陈玉笙笑道:“是爸告诉我们的。你看,姐,咱爸一直都想着你呢!”

    叶玉箫:“陈玉笙,这事还用你特别强调吗?我,你这个真正的亲姐姐,都是咱爸为了替她引开杀手才创造出来的。”

    陈玉笙无奈道:“叶玉箫你这么说就没劲了,咱爸咱妈‘创造’你的时候都还不知道你是男是女。”顿了顿,问叶新绿道:“对了姐,就你自己一个人吗?”说着伸长脖子往卧室看了看。

    叶新绿:“不是。他们都在里面呢。”

    叶玉箫喜道:“小橘和虎头都在吗?”说着就要跑向卧室,被陈玉笙一把拉住了。

    叶玉箫:“你拉我干什么?”

    陈玉笙:“咱……咱们应该先问清楚,除了小橘和虎头是不是还有别人。”万一有个男人正躺床上呢怎么办?

    叶玉箫:“还能有谁?”

    叶新绿:“他们都在里面,正准备烧烤呢!”

    “大清早吃烧烤啊!”叶玉箫有点惊讶地问:在卧室准备烧烤?!奇葩啊!

    叶新绿想起小橘它们现在吃的都是神兽烧烤,想吃的时候就吃,倒是没分什么早晚。可是神兽肉什么的,叶玉箫和陈玉笙他们两个肉体凡胎哪能吃得了啊,想了想便只得又道了句:“嗯,它们是肉食动物嘛!”

    叶玉箫这才恍然地“哦”了一声,便走去卧室开了门,结果一阵风从门后面吹了过来,叶玉箫原本印象中的床和床头柜都不见了,但见青山白云,碧水湖畔……

    山风迎面吹了好一会儿,叶玉箫才在陈玉笙连声呼唤下有点回神。

    “叶玉箫,你干什么呢?喊你半天也没理我!”陈玉笙无奈道。

    叶玉箫转头来看向他,指着门后的青山绿水,问:“你看到这情况都……都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什么?”陈玉笙茫然问,“怎么了?姐的卧室不还是以前那样,没什么变化呀!”

    叶玉箫听了他的话脸色白得一榻糊涂,又转头看了看门后的青山绿水,再看了看陈玉笙,喃喃道:“这怎么回事?我出现幻觉了吗?我我我……”

    “你没出现幻觉。”叶新绿有点好笑地道,“你看到的都是真的,不过因为玉笙和你站的角度不同,所以看到的情况不一样罢了。走吧,进去。”

    说完她拉着陈玉笙,拽上叶玉箫迈步走进门后。

    叶玉箫最先感觉到灵气扑面,瞬息过后就见到碧玉一般的湖水岸边上有一众人等在忙着烧烤。

    “我去,这么多俊男美女啊!”陈玉笙好不震惊地道,目光落在一个金发碧眼的女郎身上久久挪不开目光。

    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看到这边走来的叶新绿等人,目光与叶玉箫四目一对,登时俊脸一红,唰的一下就闪身到了林森身后。

    叶玉箫转头看向叶新绿:“小橘和虎头呢?”

    叶新绿朝金发碧眼的女郎一指,道:“那不就是小橘?!”

    那女郎大概是听到这边的话,立刻朝这边招手笑道:“嗨,玉箫妹子,我就是小橘喵!”

    叶新绿笑道:“她化出人形了。”

    叶玉箫登时就怒了,转头瞪向叶新绿,喝道:“你骗鬼呢?小橘可是地道的中华田园猫,就算化出人形怎么可能长成那样?”

    叶新绿:呃……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可是小橘就是喜欢这洋妞模样我有啥办法?

    小橘已经又再欢快地喊道:“玉箫妹子,我真的是小橘喵!”说着就恢复了小橘原形,再度变成一只小奶猫。

    叶玉箫眼睛和嘴巴同时都张成了O型,随即欣喜道:“哇塞,真的是小橘啊!我的天哪,小橘你就这个样子最漂亮最可爱了,化什么人形啊!”说着上前就把小橘抱在了怀里。

    小橘:“不行的,化出人形吃东西会比较快。”

    叶玉箫:……

    叶新绿:刚刚才明白过来为啥小兽们都化成人形了。

    陈玉笙迷之激动,道:“所以,小橘你还是化成人形吧!那个,你想吃什么,我帮你拿。”

    那个正在烤肉的俊美少年突然阴惨惨地抬头往这边看来,道了句:“还没熟。”

    林森把虎头从身后拉了出来,无奈道:“虎头你非躲我后面干嘛?”

    叶新绿捂着嘴巴咯咯笑了一声,一是因为虎头,这小家伙好像一直都对叶玉箫有意思啊!二是林森,他自打彻底恢复之后,这言行举止都越来越像上古神界的那个林森了。

    以前那个总喜欢摆傲娇脸谱的人去了哪儿了?

    “咦?你是虎头?”叶玉箫看到那个虎头虎脑的少年,好不震惊地道。

    虎头唰的一下就恢复了原形,一只小奶虎钻进了林森的裤管。

    “我去,你给我出来!”林森一个劲地甩腿。

    “你去抱虎头吧!”陈玉笙对叶玉箫道,然后伸手就把叶玉箫怀里的小橘给抢了过去。

    又听林森有些愠怒地吼道:“虎头,让你出来,你不但不出怎么还顺着小腿往上爬呢,你是不是想死了?”说着手掌举起就想往腿上拍。

    “咳!”叶新绿见状赶紧咳了一声。

    讲真,虽说她这些小兽虽然个顶个的,也都是厉害的神皇,但和夺回了正常神树之身的林森相比,那可是差得相当可以了。林森这一掌拍下去,虎头粉身碎骨那是一定的。

    当然,身为神兽这种伤患,虎头很快就会恢复,但他也会疼啊!叶新绿可不舍自己的这些小兽受这个罪。

    再说,虎头又没犯什么大错,他就是头一回在叶玉箫面前露出人形,有点害羞呗!

    林森那只打算拍飞虎头的手掌在叶新绿一咳之下就再也不敢拍下去了,还赶紧跟叶新绿解释道:“我就是想把它拽出来!”

    叶玉箫因着陈玉笙抢走了小橘很有些恼火,转头正想喝斥他两句,突地就见不远处一座蜿蜒起伏的山峦上有什么东西动了两下,指着那个方向骇然问道:“叶新绿,那山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叶新绿转头看去,道:“哦,那是小龙,不是山。”

    叶玉箫:“小龙是什么?”

    嗷!

    她眼中的那座山登时昂首咆哮了一声,带起回音滚滚,都有些震耳欲聋。

    抱着小橘的陈玉笙直接腿一软坐地上了。

    “喵!”小橘叫了一声,就是这叫声意味颇为不明。

    陈玉笙被搞了个大红脸。

    叶玉箫明明也吓的腿抖,却是颤抖着声音道:“陈玉笙,怎么样?我说什么来着,老叶家从来都是阴盛阳衰!”然后踢了陈玉笙一脚,“你赶紧给我起来,别丢人行不行?”

    叶新绿上前扶起了陈玉笙,道:“不用怕,它就是一条龙。”

    就是一条龙就是一条龙就是一条龙……陈玉笙只觉得自家姐姐这轻飘飘的一句话比刚才的龙吟还有威慑力,就这么一直在他脑海里轰隆隆不停地响。

    叶新绿见他脸色发白,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发:可怜的孩子,一条龙就把给他吓着了啊!

    林森终于把虎头从自己裤腿里抓了出来,二话不说直接就朝叶玉箫扔了过来。

    虎头吓的赶紧化出了人形,慌乱间忘记控制住自己的身形,直接砸在了叶玉箫身上。

    所以,两人倒在地上,一上一下,面对面,大眼瞪小眼了半天。

    ……

    正在湖的另一边钓鱼的少男少女笑吟吟地看着这边。

    “大卫,你看那边,主人的弟弟妹妹来了,就是这情形,我看着咋有点混乱呢?”

    “呵呵,能不乱吗,虎头惦记玉箫妹已久,可是玉箫妹子在这方面好像还有点不开窍。我跟你讲哦,这种情况虎头就应该快刀斩乱麻,直接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开始在少女耳边私语。

    少女的俏脸瞬间涨得通红。

    叶新绿注意到这边的情况,愠怒喝道:“大卫,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老是存那些带颜色的读物!”

    “没有没有,主人我没有!我真没有!”大卫瞬间拉开了与珍妮的距离,坐得笔直,连声说道。

    全书完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