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0029 生命薄如纸屑

    黑渊还没从小隔间出来,耳边就传来惊天动地的雷鸣。

    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冒出。

    几分钟后。

    “时间到了,你们快开门,快开门。”胖子在外面焦急地叫喊。

    接着是两声开门声。

    黑渊刚转身,就被胖子拉住快速跑动起来。

    “快,快,又死一个。”

    两人在走廊上已经看见了教学楼天井里的一幕惨状,鲜红的血还未干涸,四散在女学生仰趟的地面上,天色尚早,保安还没出来巡逻,必须抓紧时间枪在他之前寻找线索。

    女学生尸体上还是没有任何身份信息,全身上下除了口鼻处往外不停渗血之外没有明显外伤,衣着完整,也没有被性侵的痕迹。

    左手手掌心里握着一部手机。

    “手机?这就是死亡讯息?手机里肯定有什么重要线索。”胖子试图开机看里面的东西,却不料怎么也打不开。

    黑渊则眉头紧锁,沉声道:“可能摔坏了。”

    脑海中刚要抓住什么灵感,被保安马德一声厉喝打断。

    “怎么又是你们,这么早起来做什么?难道你们两个就是凶手不成?”马德站在两人身后,脸色发黑,手里棍子不停敲打在左手手心。

    “不不不,马师傅你误会了,我们是听到闷响才下来查看的。”

    “而且我们才转来这所学校,与这些坠楼的女生无冤无仇,害他们做什么,你说是不是?”

    胖子努力赔笑,眼珠子跟随保安手里的棍子移动,时刻准备跑路。

    “起来起来,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放回去。”

    屈服于保安棍棒之下的胖子只能乖乖把手里的黑色石头塞回女学生尸体的左手掌心里。

    保安埋头看了一眼女尸,嘟哝了一句。“怎么又是这个寝室的女生?她们寝室到底遭遇了什么?接二连三出事。”

    “马师傅,你是不是知道这学生的情况?给我们说说呗,挺吓人的,到底是不是女鬼作祟啊?”

    马德把两人撵到走廊上,从门卫室里取出一卷警戒带,一边在树枝上围成一圈阻拦,一边叹息道:“越来越怪异了,4个女生都是高三(2)班的学生,还是同寝室的室友。死状也一致,肯定是一人所为。”

    “她啊,叫李倩睿,也住在女寝302。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你们别这样看着我,第一个赵茹死亡的那天,警察来调查的时候我见过她们寝室的其余女生,不仅是她,剩下的两个我也认识,一个叫赵芸,就是赵茹的双胞胎妹妹。最后一个嘛,叫华娜娜。”

    “啧啧啧,大好的青春断送在了这里,真是可惜。”

    马德继续围警戒线,嘴里再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黑渊带头离开,再次前往教学楼3楼的女寝302。

    走到半路,忽闻头顶传来几声年轻女生的尖叫和呼喊。

    “不是我,不是我,我说了不是我,你们怎么就不信。”

    两人对视一眼,迅速朝3楼跑去。

    上了三楼,人影没有瞧见,只听见多功能放映厅再次传来审讯的交谈声。

    ......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你们要相信我啊。她们都是我的室友,我怎么会害她们。”

    “华娜娜,你的嫌疑很重啊,4个死者都是你的室友,而且她们还有和你理不清的特殊关系。”

    “你胡说,我们只是,只是普通室友。难道你们因为我们走得近一些就污蔑我杀人吗?”

    “那你怎么解释这些东西?”

    警员向南在华娜娜面前的桌子上依次摆上一颗红豆、一块江诗丹顿腕表,一张用娟秀小楷抄写诗歌《致橡树》的厚卡纸,以及一部屏幕已经摔碎了的手机。

    华娜娜一愣,泪眼婆娑地看着年轻的警员。

    “你什么意思?”

    向南指着那颗红豆缓缓道:“这颗红豆我们是在第一名死者赵茹的尸体上发现的,红豆你知道代表什么吗?”

    华娜娜机械地点头,低喃道:“红豆代表相思,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喜欢罗占吧?”

    突如其来的一个提问让华娜娜俏脸微红,她紧张得双手放在腿间搓动,像被说中心事,又像被撕开伤疤,接着转而愤怒。

    “没,没有,你别乱说。”不敢直视向南的目光,华娜娜把头转向右侧盯着窗户外一枝晃动的树枝。

    向南把那块价值不菲的男士腕表拿在手上,又问:“你不喜欢他,为什么要送他这么名贵的东西,我们查了一下这款TRADITIONNELLE手动上链 - 限量铂金珍藏系列手表,网上的报价至少在25万人民币。”

    华娜娜想抵赖,向南的下一番话直接堵住了她的口。

    “这种档次的奢侈品在购买时店家都会要求提供购买者信息,根据表盘上的编码,我们已经在蓝城晟宇国贸找到了这块手表的销售记录。”

    “那又如何?难道你们没有给喜欢的人送过东西?我家有钱,我爸是福禄寿保健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我想要什么他就会给我买什么,你们凭这就把我列为嫌疑犯?也太可笑了吧。”华娜娜很生气,语气中带着傲慢。平日娇蛮霸道的脾气不知不觉显现出来。

    向南见还撬不开对方的口,继续从桌上拿起那张手写诗卡。

    “这张卡片你熟悉吗?”

    华娜娜靠近了一些认真辨认,摇了摇头。

    “这是你的室友蒙娟死亡时身体上找到的唯一线索。你可能不清楚这上面写了什么,《致橡树》,舒婷的当代诗歌。罗占在高二时获得诗歌朗诵大赛冠军的出赛作品。”

    见华娜娜不为所动,向南开始轻声念起来:“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像和你站在一起......”

    “别念了别念了,求你了,别念了。”华娜娜双手捂在耳朵上,痛苦地摇头。

    “从你们学校领导那里了解到,罗占在去年诗歌朗诵决赛时组织全校师生看比赛直播,而你也是其中之一。”

    正是那次在决赛上破天荒朗诵了一首现代情诗,罗占那充满磁性的嗓音和高大俊朗的外貌收割了一大批崇拜和爱慕之人。

    正是在这样富有戏剧性情景发生之后,华娜娜不可救药地爱上了罗占,同时,她的室友蒙娟也是其中之一。

    只是比起华娜娜的高调猛烈,蒙娟就显得隐晦得多,顾虑到自己的条件和室友的感受,蒙娟把这份感情藏得很深,只借诗歌默默表达。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也喜欢罗占,蒙娟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而且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杀她啊,罗占又不喜欢她,罗占心里只有那个夏婉婉,我们谁都无法进入他的内心。”华娜娜嚎啕大哭,不知是因为被列为嫌疑人带来审讯,还是因为想到那个卓绝男子的内心没有自己。

    突然华娜娜双手猛地拍打桌面,把4样证物拍得从桌上跳起来,她眼里充满仇恨的目光,死死盯住年轻的男警员向南。仿佛从灵魂深处怒吼出来:“那女的死了一年了,还在他心里住着,他不会选择我们任何一个人的。不是我,也不会是蒙娟。”

    向南不疾不徐又拿起第四样证物,在李倩睿左手心里发现的手机。沉声道:“这个手机你认识吧?”

    华娜娜心中狠狠一突,差点崩溃,脸色由红迅速变成苍白,额头上还冒出密密的汗珠,紧接着她发现手机屏幕已经碎开,手机也有些变形,上面似乎还沾着泥水的印记,心里微定。

    然后她极力掩饰自己的不堪小心地问道:“这不是倩倩的手机嘛,怎么怎么在你们手里?”

    向南听出桌对面小女孩语气中的颤抖和不安,目光一凛,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说:“手机是在李倩睿手里发现的,是她留下的死亡讯息。”

    华娜娜一慌,又迅速镇定下来,喉咙上下滚动慢慢道:“手机都摔成这样了,难道你们用这部破手机就想定我的罪?”

    一旁做记录的实习法医高晓曦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沉声道:“华娜娜同学你可能不知道,我们的技术已经非常高了,别说屏幕摔成这样,就是整个手机碎开,只要存储卡没有损坏,我们就能利用技术恢复里面的数据。”

    接受审讯的18岁少女华娜娜终于坐不住了,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绝望,她似乎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忐忑地问道:“你们,你们在里面发现了什么?”

    向南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缓缓开口:“几张照片,还有一段视频。”

    “那,那是什么?”

    向南没有继续吓这个女孩,他拿出一个平板,解释道:“由于这部手机已经摔坏无法播放,我们把数据导入了这部平板电脑,这是李倩睿手机里的3张照片,虽然拍得不清晰,但很容易判断其中一个穿校服的是你,华娜娜同学。”

    “照片或许不表明什么,但这段视频就有些内容了。”

    接着向南点开视频。

    视频拍得也很模糊,从镜头中不难判断拍摄者的角度和距离,而拍摄对象其中一个是华娜娜,另一个背对镜头,是一名穿着保安制服的男人。

    两人所在的位置正是4起女高中生坠亡案发地,废弃教学楼的一处楼梯口。

    由于光线和距离等问题,视频里并没有把两人的谈话声录得很清楚,断断续续,只能听见夏婉婉,死,收拾,钱等字样。

    华娜娜面如死灰,瘫坐在靠背椅上,许久都不肯再发一言。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