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41章 不愿臣服

    成欢盏进去的第一件事那便是打量他,风思丞依然有些冷淡,见她来也不行礼了,她觉得风思丞何时变得这样放肆,难道是自己的话他已经不怎么在乎了吗?拍了拍桌子,似乎是在吸引他的注意力。

    成欢盏:“到底是什么意思?今日的事情你倒是要给我个说法!!!”

    风思丞停下了抚琴的手有些茫然,自己也没做错什么,便是抬头,那双眸子里的黑总是让人看不透。

    风思丞:“公主这是要我负荆请罪吗?今天的事情我也喝醉,说来公主不是也知道我的为人吗?何必这样打探!!!!”

    他忽然间就露看着他,眼睛瞪得无比的大,似乎在宣示着自己的权威,但是忽然又平静了下来,可能想着他也没那么重要了吧。

    成欢盏:“我知道我对你甚是喜欢别人的一举一动,我自然就当是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我更是看不得你与其他人那样!!!!”

    他知道此时不应该与他置气,便走到他的身旁,温柔的轻轻的将手放在她的耳畔,那双手的温暖,似乎让她将所有的烦躁都放置了下来,他温柔的说道:“公主何必呢,这不都是早晚的事情嘛,又有何事让你这样难受!!”

    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成欢盏她嘟囔着嘴,一双眼睛在她的身上移来移去,他不知道该怎样吐露自己的心声,便委屈巴巴的低下了头,她道:“你知道我对你不舍你也知道你都知道所有的一切可你还还是没有满足我的期望!!”

    风思丞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坐到了她的对面,他微微一笑就像玉春风轻轻拂过她的面庞。一开口便是那极为好听的声音,他道:“以后那便是依着公主行吗?!!”

    ……

    这样的安慰使得他并不是继续那样伤心,于是他就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后,走到了外面绝食,对于紫金铃的事情绝对不能够再拖,三日之后,如果父王发现这件事情,他一定会龙颜大怒的,因此在这之前他还需要夜袭七王,但以她的能力绝对不能够这样做,刘允如不能够出面帮助自己,她是太子妃又是嫂子,倘若对刘允如不利,皇兄更会伤心。

    今夜五时她便打算去拿,

    看着高而大的七王府,她有些胆怯,又有些犹豫。你终究还是决定踏了进去。一个飞升他去到了墙上一个纵跳,去到了府上的屋顶,,她在想这到底都把那东西藏在什么地方?夜色里她穿上了黑色的衣服,戴上了黑色的面罩,一双眼睛四处打探,如同猫头鹰般灵敏,走到了七王府的里面,这里面已经没有多少人群,成欢盏从房顶上跳了下来,传来了砖瓦松动的声音。

    成江陵对此有所察觉,他站在门口便听到,于是她猛然回头时并没有人。他急忙奔往刘翎儿的屋子,红玉魂这个东西就在刘翎儿那,这一次的人,想必一定是冲着那个东西而去的!!

    ,而,成欢盏,如果得到!必须交给自己的皇兄,连同红玉魂一起交过去。

    周围的繁花悄悄地落了,那一片花瓣的落下,这都十分的寂静无比。

    刘允如到底是怎样拿这个东西获得力量的?假如自己破开了这个谜底,那么是不是也一样可以和刘允如一样强大,刘翎儿那么晚还不睡觉,当然是在研究红玉魂,将红玉魂轻手轻脚的放在腰间,转头看着外面灯火摇曳,以及一切都寂静的可怕。

    “啪!!”

    门猛然被一脚踹开,一个女子拿着长剑挥着走向刘翎儿,之间所有的力量都像是。凝聚在剑的刀刃上,凌厉的看着刘翎儿,于是那长剑不经意挑向她!每一刀都要着她的命。成欢盏打算一点留情的意思,于是他不停的向后躲,为了以防万一,她将紧紧握在手中,看来,来者不善。

    刘翎儿:“到底是谁这样大胆,竟敢夜袭七王府!!”

    成欢盏没有回答便是拿着剑再一次刺向刘翎儿的脖子,似乎准备一剑封喉黑夜中那一剑所呈现的白色光芒,格外的明亮!,成欢盏的目光闪了闪,转眼另一个东西,忽然从门的那一边飞向了自己手,将自己的剑打落在地上,扑通一声后,一切都将局势大变,成江陵冲了进来看着二人。,为何这人会突然出现,于是成欢盏便想急急的逃走,一瞬之间,成欢盏知道红玉魂,肯定是拿不出来了。

    成江陵挡在她的面前,拿出了刀刃,捡起地上的刀,刘翎儿急忙将洪玉红收了起来,以至于不见踪迹,成成林看着他,他也停下了脚步,似乎已门外围来了许多人,他揭开了他的面罩,于是他的脸色瞬间变得不好。

    成江陵:“居然是你!!!”

    成欢盏一时并不敢说话,他只是抢过了成江陵手里的剑,急忙飞向墙头,跳了下去,并没有打算继续和他打下去。成欢盏眼光凌厉,所到之处皆是狠色,于是这此地必定是不可以久留的地方,她走到外面之后,急忙向后看了看,她没有追过来,刘翎儿也被制止了,她想不通他为何没有追来,于是拿着它的渐变式一阵轻功之后,她回到属于他的地方,似乎还受了一点伤,手上泛了些淤青。第一个所想到的人,依然是风思丞。

    跑到他的房间里。她痴痴的却看到他手上的瘀伤,还有手中的剑,它记得成欢盏平时并不会使用这把剑,因为她觉得成也觉得累,除非紧急情况,不然那个剑始终是放在。放它的地方。

    风思丞第一反应就是询问。

    “你怎么了?你的手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去给你拿些药吧!!!”他很温柔,并没有对这件事情做出过多的惊讶,依然不紧不慌的走到另一边拿出了木柜里的东西。

    他在犹豫该不该向风思丞说,这次他所去的目的还有所受伤的原因,但是他又迟疑了。当他将要温柔地拿到了自己的手边,为她涂上时看上他的那一身黑衣服,他也不用猜了,他知道这件事去做的事情,而且还是件大事情,不是吗?成欢盏刚刚开口那微张的嘴巴还有提上喉咙的话语,忽然戛然而止。

    风思丞:“接下来的你倒不必为我说些什么,也不必说些什么,我知道我都知道,所以你不用说了!!!”

    成欢盏有些好奇,但还是把手伸到了她的面前。让他将自己弄好,她知道吧?这个人他说他知道,但他又知道什么,于是他便是忍不住心中的那丝好奇,与其这样他不如问了。

    “你知道什么?我还没说呢!!!?”

    他忽然嫣然一笑,如同从女子的容貌,就像是画中走出来的神仙,他道:“你不是去夜袭了谢王府,然后受伤了,他没有男女对吧?因为你是公主,并且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所以他不会拿你如何的!!!”

    这一点他倒是猜对了,风思丞是个聪明的人,也不枉在这时期六个人当中就他最聪明,最会讨自己欢心,也最会揣测自己的意思,看着她的面庞她不禁想到。连这些他都知道,会不会心疼自己?

    成欢盏:“,既然这些事情你都知道,那我又该如何,我知道他已经看到了我的样子,他也有可能去禀告父皇,紫金玲的事情也可能会因此泄露,所以我还是……”

    风思丞忽然手重一点,于是他发出了嘶的一声疼痛声,特别是看着他放下了那瓶药,也停下了动作,抬头仰望着他。

    风思丞:“倘若公主觉得难以处理,为何不将这件事情禀告给太子,让太子来处理呢!!!”

    她神色忽然失落了,若是真可以这样,那他还不早她去吗?!!

    成欢盏:“你当真以为我不想去呀,也不就是因为我要是讲了这事情也就不好办了,不是吗?倘若我现在自己去弄,他再也不会说我什么,又或者如果我现在需要那个东西,他也不会不给,但我知道哥哥一直不喜欢我与她有交集……”

    外面的灯火已经完全熄灭了,听不到几人的脚步声,风思丞知道这个人,现在公主倒是陷入了他的困难,他来这儿的目的当然也不支持来讨她的欢心,他需要的东西可从来都不在这儿。

    风思丞:“如果公主信任我的话,我可以帮你去取,相信我,我并不用去到也不用去偷,正大光明的走进它的f府中,我便可以将那件东西拿回来!!!!”

    他的眼里充满了不信任,为何呢?他也知道。王思成平时就在公主府,他不允许他出去,也不允许他与任何一个人来往,他为何有这样的勇气去七王府拿到说属于他的东西,成江陵可不是那么好惹的,自然无论他说什么也不可能说给就给。

    也是他选择对此抱以沉默。!!

    天刚蒙蒙亮后他便起身了,穿上他最爱的白色衣裳,数好了墨发,走到七王府,他并不知道路线,也便是寻了一个人指导他去到那儿她并不放心,至少他也不相信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去到七王府他不会被赶出来,况且门口还围着大量的兵,此时也是白天人多口杂,眼睛大都灵敏的很,再加上昨晚他在休息也不好,所以最好就是不抱什么希望。他总是一步三回头的看着他,在后面的跟踪,自己的心里倒是不怎么好受,那个戴着斗笠的女子一定会是他风吹起她的面纱,也只看到那双眼睛时,他有些心动了。

    现在的主要目的当然是进七王府咯,所以他去到七王府的门口时,门外便是站着一排一排的众兵将,她把手合起来,现在成江陵的大势已去,不得不说这也是个自作聪明的人,倘若他真的聪明在南国,就应该斩尽杀绝,不是吗?反倒是放太子回去给自己的,日后倒是贴了一个麻烦。

    那些士兵,对他这样一个人倒是真的不待见他,一来就是将它轰开了,就像分开一个乞丐一样,觉得他这种书生就是还是穷酸的人,如果说是个安平公主或者是太子爷来到这儿,肯定是无条件放进去,而他只是个穷书生,他当然知道这个事情,于是他绕了后面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一个纵步之后他跳到了墙头辗转她到了院子里面,成江陵此时还为着昨晚的事情在想,或者他也知道那个安平公主的到来,竟然是为红玉魂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