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卷 坠入地狱的流星 第二十五章 翻手去烦恼

    话说三百多年前,青国出了一个有名的混子,他出身于下等,卑贱到尘埃,半生走来,不曾受过一分雨露恩泽,反而在天雷滚滚,四邻咒骂之中长大成人,虽无大奸大恶,却在一天天的偷鸡摸狗挣扎求活之中渐渐活成了人憎鬼厌的模样,而就是这么一个人,以莫大的毅力,在一个明月高悬的夜晚,爬上了几近峭壁的御龙山,见到了在世仙人,于之对赌,因而神奇地赢下了一场造化,待得回到人间,便是风云迭起,步步生莲,打下了偌大一份家业,直至五国三洲无人不晓,无人不知。

    此人名为李成龙,青国李家创业之祖。世人多有猜测,道是李家历代,均有仙人神器护身,掌管人间买卖流通,方能如此代代贤良,屹立不倒。甚至一些坊间传闻,将李家之人近乎与财神等同。

    而李修平,今日起便是真正的财神。

    待到亥时将近,随着此起彼伏的哀嚎声声响彻,青国东方聚宝盆,五国知名销金窟,军部城守抢了十几年的宝贝疙瘩斗兽场。在哀乐声声之中,完成了奇特而盛大的交接仪式,李修平正式入主,众位管事只剩一条单裤,签下了一份份卖身契。从此之后,君王社稷是路人,丹心赤胆向李家。

    看着诸位管事个个哭得梨花带雨,李修平志得意满,捧着两杯果汁笑得花一样灿烂,黄大龙在后边抱着一箱子的契约文书,满脸的不可置信,方才短短数日,李修平便霸占了整个斗兽场,连同场地带管事加后勤一起吃干抹尽,来了个一锅端,整个过程完美再现了其祖上一夜暴富的神奇传说。

    而远处的前任大统管,二皇子青化雨殿下,正在追打大个子,

    “干啥打我,无缘无故,暴虐加人,是为暴君!”傻老三在前面跑,边跑边骂,骂得还很有深度。

    “你那破褂子丑到我了!害我污了眼睛,自然打你!”青化雨在后面气不打一处来,拎了一个果盘子疯狂追杀。

    “你且莫狂”,傻老三呀呀大叫,“你是皇子,我不打你,我叫我主子来打你!”

    “狗贼!”青化雨大牙差点咬烂,“今日你我便见个分晓,好教你知道,谁是你主子!”

    “平哥儿是咱主子!”傻老三眼看挨打,边逃边叫,语气一点都不软。

    “好你个吃里扒外的!”青化雨大怒,“那我是谁!”

    “废话!”傻老三其实不傻,大喊,“你是咱老大!”

    “咱是老大?”青化雨一下愣住,停了脚步。

    “可不就是?”傻老三振振有词,“咱这辈子只认一个老大,须得是经天纬地之才,威德四海之貌。可不就是你么。”

    “那你还认了主子?”青化雨听得越来越迷糊了,不由自主收起了高高扬在头顶的果盘子。

    “嚯,真稀罕?”傻老三奇道,“那平哥儿两百万两买了咱后半辈子,受人钱财,忠人之事,自然是咱主子,有何不妥?”

    诶哟?青化雨觉着好有道理,所谓忠义两全,可不就是如此?又觉着哪里不对,想了想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扭捏了半天,突然看到傻老三也不跑了,在那儿憨笑,笑得好是混账,他登时炸了,又追着去打。

    “还打?”傻老三转身就跑,感觉十足地委屈。嘴上却不饶人,“理屈词穷,拳脚相加,是为昏君!”

    “老子就是昏君!”青化雨豁出去了,“老子相貌威德四海,最见不得死胖子!见了就要打死。”

    “你放屁!”傻老三一跳蹦起来老高,“是壮不是胖,匹夫忒孟浪。”

    “打死你!”青老二轻功不俗,随随便便就能赶上傻老三,奈何傻老三有身形变换之法,又兼有体术无敌,往死里打也不过是挠痒痒,何况还打不着。

    “趁年少,也打不到!”傻老三身形扭得花枝招展,“过两年,老来俏,诶哟哟!还是打不到,只把春来叫!”

    “闭嘴,直娘贼!”青化雨气的快要炸了,果盘子都挥出残影来了。

    “你才是大傻贼!”傻老三不把他气死,誓不罢休,又张嘴乱喊,“贼喊来捉贼,一张大狗嘴!”

    一众斗兽场管事看到那两个轰隆隆从前面跑过,打得不可开交。全部面露绝望,这下好了,大家身无分文,前任主子眼看着已经疯了,大喊着自己威德四海,要打杀胖子。想着等他醒过来给自己这些人撑腰那是妄想。现如今唯有一条路走到黑,指望那李修平能有个大管事的模样。

    正想着,李修平一见这场面,滋溜一声,把两杯果汁吸了个干干净净,随即双手一丢,整个人飞了出去,大喊着:“谁打我的人,我来打他。”然后便轮到青化雨抱头鼠窜,后面一大一小跟着疯了一样的照面就打,边打边喊:“威德四海,先学挨打,莫跑!”

    小萍儿欲哭无泪,多好的一个公子,来了这儿凑上二皇子登时就疯了。

    黄大龙眼珠子骨碌碌转了转,看到萧何站在边上,便凑上去道:“老萧,你今日怎的不赌啊?”

    老萧早就看直了眼,他这手上暗戳戳还藏了封密函呢。这事儿怎么说呢,有心栽花。。还没培土呢。。这花竟然自己把自己给栽好了?

    “赌钱这档子事吧,啧啧,咱见的多了,多半就是那样的下场。你看这些个,都哭得这般凄凉,这都何苦来由?”他心里也很苦,只是这个苦,又不好与旁人说,所以更加了点涩涩的意味。

    “那倒也是哦!”大龙点点头,深以为然,又忽然转了话风,“不过咱公子大气啊,那傻老三转眼巨富,小萍儿也说了,回头那三百万两,大伙都有份,公子大气啊。老萧你别看那些个今儿输的这么惨,个个都签了卖身契的。签了的,那可不就是自己人了?公子能亏了自己人?”

    “这些个啊,都是聪明人啊”,大龙拍了拍萧何肩膀,叹息道,“别看哭那么惨,咱小萍儿姐可是个有大智慧的,她说了,那都是哭给人家看的,至于以后,啧啧以后那是好日子来咯。”

    萧何呆若木鸡,眼睛瞪得老大,心里突突往外翻腾着少年时私塾老先生教过的一些词句,什么识时务者为俊杰,什么当取不取,悔之晚矣,什么舍却百谷仓,换得金银岗。什么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突然他啊的大叫一声,抓住了大龙的手臂,急道:“兄弟,你要帮我!我要签,我要签的。”

    “你也要签?”大龙挠挠头,“老萧,这不合规矩啊,你想那些个,都是管事吧,就好比说,我认得那个,也是一等管事叫老冯是吧,人家跟你一般身份,他输光了,只好来签了契约,那你平白无故地,就来签了,以后圈子里怎么打交道啊?人家可都会说你老萧,一文钱没出,倒是来抢好处了?不行,不行,就咱这交情,不能害了你,你不能签的。”

    老萧撩起袖子来擦了擦眼睛,像是要重新见识一下眼前这个东西到底是黑心的还是酥心的?眼前还回荡着那憨厚的笑容呢,这就把自己吃到死了?

    他咬了咬牙,看着黄大龙真诚的双眼,他觉得自己的判断力还可以抢救一下,决定相信这黄大龙是个真憨憨。便道:

    “无妨无妨,兄弟咱们立个凭证,里面少些书仪,便写今日你替李统管与我对赌,我一切身家尽输了与你,因此已签了契约,只不过文书纸张尚未成立,晚些补上,你看如何?”

    “书仪?什么书仪”,黄大龙又是挠头,快要把头皮挠破了,看着真的很为难,“咱又不会写字,契约有现成的,你若真要,我与你一张便是,可要想明白咯?”

    萧何骑虎难下,原本他盘算着跟黄大龙签一份模棱两可的书契,回头他不用出银子,场面上也能说得过去。人家问起来,喏,你瞧,我可也输光了。至于钱怎么回来了,关你何事?

    结果黄大龙大字不识,找了半晌,在箱子里抽出来一张备用的,上面书仪俱全,全无漏洞可钻,他心里七上八下地打鼓,最后咬咬牙,签了!他想得清楚,鹤立鸡群,鹤是祥瑞。鸡立鹤群,鸡成死鬼。

    他端端正正写道:今与李修平侍卫常随李大对赌,身家尽归李大所有。情愿投拜李修平门下,任凭教训。恐后无凭,立卖字存照。

    “兄弟啊~”在盖手印之前,他看向大龙,一脸的动情之色,“兄弟,我这毕生积蓄可到你手上了,可千万留些与我?”

    “嗨~多大点事”,黄大龙撇撇嘴,“老萧啊,莫说咱还有三百万两等着分钱,便说你连个宅子都买不起。能有几个钱?”

    说着抢过书契,自己先盖了个手印:

    “你且随意,钱财金银,身外之物,你觉着有钱老爷真如你所想那般快活么?”

    萧何一想,也是,那李家冠绝五国,不知道多少人在使着阴谋诡计,明枪暗箭等着将它杀下马来,恐怕日子着实不好过的。

    这么一想,心里平衡了,一手狠狠盖下,从此,咱也是自己人了。

    却听黄大龙继续说道:“那有钱老爷,能快活到你想象不到!留钱与你,送你享受,他吃糠咽土?老萧你何其天真?”

    说着一把抽过契约文书,塞进箱子。

    这时看到那边不远处走来几个人,看服饰也是管事模样的,应该是值夜换岗,联袂归来,想是听到了些动静,便赶来看个究竟。

    黄大龙跟萧何的雕像道了声别,匆匆迎了过去,远远就道:

    “几位大哥今日怎的不赌啊?”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