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十三章 小白脸

    出乎意料,最先醒来的竟是喝了迷药还吸了迷烟的晏昭。

    他警觉的睁开眼,暗道自己不小心,着了不知道是谁的道。他握了握拳头,还是绵软无力。

    此刻,他怕是连一根筷子都折不断了。

    晏昭靠在墙壁上,半眯着眼,借着窗户透进来的光打量起四周。

    角落里坐着一个人,因为光线实在昏暗,晏昭看不清那人是男是女,便低低的叫了一声:“喂。”

    那人没理他。

    好吧,这个人还挺冷漠的。

    晏昭撑起身子,扶着墙站起来,朝那个人走过去。凑近了看,好家伙,是穿着一身男装的赵清念。

    这么说来,自己是被她给波及了?真是,一沾上她,总没好事情,她怎么就这么能惹麻烦?

    晏昭有些头疼,还有些暴躁,连带着他手下的动作也不客气起来,他摇晃了两下昏迷之中的赵清念,没醒。

    他皱了皱眉,又推了推她,人还是没醒。怎么回事?警惕心这么弱?还是说…她吸的迷烟太多了?

    眼下情况不明,赵清念武功不弱,有她在,事半功倍。是以,晏昭又拿脚用力踢了踢她。

    “嘶……”一声低低的痛呼,赵清念睁开朦胧的双眼,眼前是翡翠色的绣花裙摆,她的目光一路往上,掠过精致的腰封,看见了晏昭似笑非笑的那张脸。

    !!!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你为什么在我房间里?”晏昭歪头看她,疑惑的问道:“你的房间?”

    赵清念这才开始注意周边的环境,她沉默了一下,问道:“这里是哪里?”

    一直撑着墙壁太累了,晏昭索性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他扯了一角赵清念的衣摆垫在地上,才坐下去,道:“托你的福,我们被绑架了。咦,你这样看我做什么?”

    “没,没什么。”赵清念勉强答了一句,又问道:“那你为什么会被我波及呢?你也是在我家里被迷烟放倒的吧,你来我家院子里做什么?”

    “这个嘛……”晏昭眨眨眼,面对着赵清念怀疑的眼神,做娇羞掩面状:“当然是因为人家想你了。”

    从晏昭嘴里吐出来的鬼话,赵清念一个字都不信,可眼下也不好拆穿他,这人武功高强,自己身上迷烟的效果还没过去,逃出去还得看他的。

    “行了,大家都是打过一架的人了,就别藏着掖着的了,眼下情况不明,不如你我二人合作,如何?”赵清念看着晏昭,与他认真商量着。

    晏昭乖巧的点点头:“好啊,只是,他们给我吸了太多迷烟,我现在还没什么力气呢。”说着,他顺势靠在了墙壁上,一副柔若无骨的模样。

    赵清念:“………好巧啊,我也是。”

    “哎呀,那麻烦可大了呀~那伙人貌似不是什么好人呢,只怕…会对姑娘行什么不轨之事哦~”

    “这倒不必担心,论姿色,我一名男子,如何比得上晏姑娘你呢?”

    晏昭面色一僵,接着柔柔的笑了起来:“也是,姑娘蒲柳之姿,如何及得上我国色天香?只是,对方来路不明,保不准会有什么特殊嗜好哦~”

    “什么特殊嗜好?”赵清念好奇,晏昭却是不说话了,低头把玩自己的长发。

    赵清念眼珠子一转:“不如你就说我二人是夫妻?然后再利用你的美貌,去向他们套套话呀。”

    夫妻?!晏昭纤长的眉毛扬起,这女人想得美!可是……眼下似乎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了。

    他满脸不情愿的答应了:“好吧,我去套话,你负责对付他们。”

    赵清念点点头,抬了抬下巴示意晏昭可以开始表演了,随后便白眼一翻,缩在墙角装晕。

    晏昭走到窗户前,柔柔喊了两声:“有人吗?有人吗?这里是哪里啊?”

    在一旁小房间的短衣男子听到了呼喊,走出门,便看见那位自己心心念念的美貌女子,倚在窗边,娇弱的呼喊求救。

    他嘿嘿一笑,走上前去:“哟,小娘子你醒了?”晏昭见人过来了,连忙发问道:“这位大哥,我们被关在里面了,这门也被锁上了,您可以放奴家和奴家的夫君出来吗?”

    “里面的那个,是你的夫君?”

    “是呀,奴家与夫君伉俪情深,昨夜不知怎的,突然就晕过去了,然后就来到了这里。”

    短衣男子摸了摸下巴,略带可惜的说道:“这位小娘子,你们也别挣扎了,说实话吧,我呀,就是把你们绑来这里的人。”

    “你?这位大哥,你为什么要绑架我们夫妻?”晏昭说着,明眸含泪:“我们夫妻二人安守本分,为何……为何会遇上这样的事情?”

    男子眼含不忍,说道:“这个…我们也是身不由己,放心吧小娘子,我们兄弟俩会把你卖去一个好人家的!”

    “卖?你们要把我们夫妻二人卖了?”晏昭不可置信,眼中还带着泪花,就这样直直看着男子,娇弱惹人怜惜。

    男子摸了摸鼻子,躲开了她的目光,晏昭觉得有戏,乘胜追击:“那…那么,是何人要对我们夫妻下毒手,大哥,您能否…让奴家做个明白鬼。”

    美人放下身段,如此哀求,男子只觉脑海中血气上涌,鬼使神差,也许称为色迷心窍更贴切些,他脱口而出:“美人,反正你那小白脸夫君也没用了,不如你便跟了我,爷肯定对你好!叫你顿顿吃香的喝辣的!”

    嗯?晏昭心里泛恶心,赵清念缩在角落装昏迷,听闻这话差点没破功,虽然只是一声微不可察的轻笑,却还是被晏昭捕捉到了。

    他眼波流转,含羞带怯:“这个……奴家的夫君向来管的严……”

    他抬眼看那男子,脸颊羞红,其余的意思,不言而喻。

    男子魂都快被晏昭勾没了,他自认为邪气的勾唇一笑:“小娘子放心,你的夫君我今早见过的,那么个瘦弱的小个子,如何配得上你这样的美人儿?竟还敢管着你,且看我今日给他个下马威!”

    晏昭手段得逞,朝着那人送了个秋波,见男子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便又柔弱的坐到了赵清念身旁。

    “你倒真是好手段。”耳旁响起她幽凉的嗓音,晏昭唯恐隔墙有耳,挨着她坐下。

    低声道:“什么手段?夫君对奴家可有什么误会?奴家心性纯良,从来不会使什么手段呢。”

    赵清念自是不信,可也没有拆穿。晏昭玩够了,又问她:“你现在身子的情况如何?迷烟对你可还有效?”

    她尝试了一下,摇了摇头:“灵气无法动用,内力也似乎被禁锢了一般。”

    晏昭抬手,搭上了她的手腕,细细感知一番后,对她说道:“你吸入的迷烟比我少了许多,我将体内仅剩的内力渡与你,兴许能够助你破开禁锢。”

    赵清念点点头,却在此刻,紧锁着的房门传来一阵动静,她连忙一歪头装晕,晏昭也连忙收回手,看向门口。

    是刚才走了的那个男子,他端了一些饭菜进来,殷勤的摆在了晏昭面前:“小娘子,快吃吧。”晏昭娇羞的朝他笑笑,男子心神荡漾之下,去抓他的手。

    晏昭一惊,连忙躲开,男子愣了一下,晏昭连忙补救道:“奴家的夫君就在一旁,奴家最重妇德,你我二人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

    男子面上挂不住,胡乱应道:“也是也是,是我太心急了。”说着,他退了出去:“还有一碗汤没端来,我去给小娘子拿过来。”

    晏昭点头道谢,男子转了个身,变了脸。最重妇德?那便让她先与自己生米煮成熟饭!如此,那般美人,在夫君面前坏了形象,日后不还是得乖乖的跟着自己?

    他越想,便越兴奋,连忙去寻了在房间里补觉的男人:“大哥!你的情春散呢?给小弟一用!”

    男人倦意正浓,闻言只随意指了指抽屉,示意男子去那边找,一转头,又呼噜震天。

    男子拉开抽屉,扒拉了一包药粉出来,又关上门去了厨房,将药粉尽数撒进汤里,搅拌均匀了,这才又打开房门,将汤端进去。

    眼看着晏昭尽数喝下,他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男子离开后,赵清念睁开了眼睛,看着地上几乎没动过的饭菜,和空空如也的汤碗,问道:“他为什么催你喝汤?”

    晏昭掏出手帕擦了擦嘴角:“兴许是汤里放了什么东西吧。”

    “你知道放了东西?那你为什么还要喝呢。”

    “不喝倒是叫他起疑心,坏了我们的计划,怎么了,姑娘心疼奴家?”

    赵清念移开了目光:“那倒没有,就是怕你突然暴毙了。”

    嗤笑一声,晏昭将手指搭上了赵清念的手腕:“好了好了,姑娘,该做正事儿了。”

    涓涓内力被晏昭牵引着,流入赵清念体内,赵清念体内的灵气因为这股陌生的内力,有些蠢蠢欲动的暴躁,她又连忙分出心神去安抚。

    如此一心两用,她额上很快渗出了汗水,晏昭摸着手下细腻温软的肌肤,忍不住摩挲了两下,待反应过来后,晏昭连忙收回了手,暗骂自己鬼迷心窍。

    心头烧起一丝暗火,烧的他浑身燥热,他将衣领扯松了些,还是觉得热的慌。

    难道是因为那碗汤?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