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五百四十五章 大婚

    “若是养不活我,那你可得自己想办法,你先回屋躺着,我立马请大夫过来,替你好好开几幅补身子的药。”苏离落脚步轻快的去了前院,熠王府里这几日都飘着药香,外头人议论纷纷,不外乎感慨着云言熠功劳有命挣,没处拿。

    三日过后,天还蒙蒙亮,两辆马车直接出了城门,辰时,熠王府管家派人向宫里禀报,内务府不过半个时辰便过来了,指挥着人将熠王府所有鲜艳的东西换成了白色。

    两人赶路并不着急,苏离落早早的将信送回去,时不时看到风景好的地方便留下来住一宿,她忆起自己当初来被强迫来离国时,心态与如今天差地别。

    一路紧赶慢赶,总算是看到了城门口,两人直接入了宫,父女俩许久未见,拉着手说了许多话,等到离谨瑜将自己想问的事都问完了,这才注意到她身后站着的云言熠。

    “皇儿,他还是活得好好的?”离谨瑜话里带着三分鄙视,云言熠轻咳了咳,振振有词的说道:“我愿意为了离落放弃我在云国的一切身份地位,只要她愿意,随她去天涯海角我都没关系。”

    当初两人之间便是因为双方两难全,这才纠缠到如今,离谨瑜想到宋书影,看好的女婿却战死沙场,比起云言熠,如今离国里怕是没有多少青年才俊能配得上自己的皇儿。

    苏离落在一旁见离王犹豫,抓了他衣摆,轻轻摇了两下道:“爹爹,女儿好不容易与他在一起,若是你再使坏,女儿可不想管政务了,您看,这不是有个极好的人选,你也知道,女儿对那些东西可是没什么兴趣的。”

    离谨瑜犹豫了一会儿,拍着她的手道:“你先回去,爹爹考虑几天,让他先在宫里住下。”

    “多谢爹爹成全。”苏离落提着裙子,赶紧的朝着离谨瑜行礼,牵着云言熠的手赶紧往外跑,带着他进了殿里,安抚他道:“你不必担心,我爹爹定然会成全咱们的。”

    “离落,我不担心这一点,只要离王知道我对你的心思,我也有把握让他不会拒绝。”云言熠看着她明媚的双眼,抚身在她唇上轻轻一碰,她羞红的小脸看得他心中一动,反复在心里叮嘱自己,这才忍下躁意。

    离谨瑜看着苏离落脸上的笑颜一日胜过一日,三天后终于松了口,只是要求两人赶紧成婚,旨意一颁布下去,宫里的忙活起来,苏离落什么也不用做,便时常拉着云言熠熟悉离国里的风景,两人倒是比先前还要显几分亲昵。

    几十个绣娘巧手赶制,苏离落看着平放在自己面前的大红色新娘服,抚摸着上面细密的纹路,丫鬟替她小心翼翼的换上,看着铜镜里的公主,丫鬟忍不住夸道:“驸马看到公主穿这一身,定会只想将公主藏得紧紧的。”

    “好了,换下吧,等会大婚那一日再穿。”只有五天的时间,宫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进宫门,便觉得浮在一片红色的海洋中。

    不知云言熠与离谨瑜说了什么,原本对他还平淡的离谨瑜这几日总是主动问起他,苏离落好奇极了,可惜每次见面都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她心里记挂着这事,便想等着大婚过后再问。

    正日子在众人的殷切盼望中终于来了,苏离落身边围着十几个人,梳妆打扮的、等候着穿衣的,一个个嘴上涂了蜜,看着便夸赞几句,她只是抿着唇稍稍笑道,期待着那人看到自己的情形。

    凤冠上的珠子层层垂落下来,云言熠亲自扶着她的手,牵到鸾车边,“落儿,咱们该出发了。”

    苏离落抬头看了他一眼,大红色的衣裳衬着他整个人更光彩夺目,轻点了点头,两人同坐在鸾车左右。

    百姓们站在车子两侧叫喊着,苏离落与云言熠的手一直没松过,待转完一圈后,离晚宴的日子还有一些,云言熠先送她回殿休息。

    清茗殿内,他目光炯炯的盯着苏离落,看得她脸上飞起两抹红霞,揉捏着她软绵小手,他轻声叮嘱道:“我去去就回。”

    “好。”苏离落本以为他说笑,没成想他果真在天色昏暗前赶了回去,看了看正殿那边灯火通明,她身着一身红色寝衣纳闷的问道:“爹爹没有灌你的酒。”

    “我想你了。”云言熠搂着苏离落,昏黄的灯光下两人的目光焦灼着,这一日他等到太久,一个公主抱便将她抱在了床榻上,奴婢们抿唇笑着退了出去。

    云言熠半压在她身上,看着下方的樱桃小口,俯身压了上去,帐子被他随手一拉,大红的龙凤烛替他们照了一夜。

    翌日,苏离落轻轻动了动,只觉得全身像被碾压了一番,丫鬟伺候着她起身,看到她身上的印记,连忙低下了头,她看了看屋里,疑惑的问道:“驸马呢?”

    “皇上叫去了,驸马叮嘱公主若醒了,便先用膳。”丫鬟一边替她上妆,一边轻声回道。

    苏离落有小小的失落,转念一想这也是爹爹器重他,自己也得帮着他多用些心。

    两人大婚后三日里形影不离,云言熠只要有空便想将她往床上拉,苏离落到了最后一日,只盼着他早早的去帮爹爹的忙,再这样下去,她身子骨只怕受不住这人的大好精力。

    “怎么?这么舍得我?”云言熠又一次压在她身上时哀怨的问着,他可是克制再克制。

    “嗯,不舍得,相公就当帮帮我。”也不知自己哪个点触动了他,他再次疯狂起来,接下来苏离落没半分心神考虑其它事。

    半年后,离国的百姓脸上的笑容比起以往更多,家家户户一月里总吃得上次肉,苏离落看到这番盛象,越发的将精力投入到自己创办的养殖业当中,只盼着能给云言熠再减轻些负担。

    不过短短的几年,离国的强盛传遍了临近的几个国家,官道上一辆不起眼的马车里,苏离落半躺在云言熠怀里,轻声问着:“咱们这次去哪?”

    “去一个你想去的地方,朝堂上的事便让爹爹替我一次。”马车晃悠悠的往前驶着,苏离落看着窗外的风光,相握的手从始至终都未松过,未来的日子,她会身边的这个男人携手走下去。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