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84章 七月号

    这年头,大明人士对欧洲人可没有白人的叫法,《广东通志》对欧洲来人便有记载,‘其人衣红,眉发皆赤,足踵及趾长尺二寸,似悍。’

    明人据其体貌特征,蔑称为红毛夷,又作红毛番,或者红毛鬼,可见在大明人眼里,那些人浑身长毛,缺少教化,跟野人没什么两样,不过是些红毛鬼罢了。

    有明一代,前来中国本土的西人大多是传教士,十几年前,南京还出了个排斥天主教会的南京教案,留都南京的礼部侍郎沈灌多次上书皇帝,言称传教士谣言惑众,侵蚀儒家根基,教导大众不拜祭祖先,且与白莲教有颇多勾连,最终导致朝廷下令,驱赶西人传教士,目下在北京任职礼部侍郎的徐光启,亦是西教信徒,据说当时也颇多牵扯。

    徐文爵和韩赞周一个来自留都南京,一个来自皇城北京,西人也见过不少,倒是不会认为七月号上的荷兰人都是食人的野兽。

    郑芝虎呢,常年跟西人打交道,有时还干仗,郑家在闵帝多次击败过西人的船队,虽是不怵,却也深知七月号上的侧舷炮的厉害。

    沈燕青跟红毛番没什么直接接触,倒是不怕,但是杨波要亲自登上红毛船,可就不一样了,万一红毛发了脾气,把杨波给吃了,谁来赔她个帅逼夫婿啊。

    “杨波,你要到红毛船上去?”沈燕青立刻大摇起头,“想也别想,我不能让你去。”

    杨波叹道:“青儿,你看这船上都有什么人?你和一鸣都在,文爵小公爷,相文兄是宫里的,还有雷大哥,郑家二哥,任何人出了事,我都担待不起啊。”

    沈燕青此言一出,众人也是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三哥,我...我陪你去,怎么说我也是个小公爷,荷兰人总该给些面子。”

    “三弟,我陪你去,对付红毛番,郑家的面子比小公爷的面子管用。”

    说到底,徐文爵心慌了,荷兰人如此咄咄逼人,万一兽性大发,一炮砸过来,砸中了,小命便没了,死相还很难看,那可不好玩儿了,他也担心杨波出事,毕竟刚拜过把子,倘若杨波上了七月号太冲动,开了火,那样的话,所有人都落不了好。

    不过,就凭徐文爵小公爷的身份?红毛番认得你小公爷是老几啊?郑芝虎说的对,对荷兰人来说,郑家的面子比小公爷的面子管用。

    “小四,你太胖,船都爬不上去,就别添乱了,还是我去。”

    韩赞周也是着急上火的,说道:“杨三,你可要想好了,咱家呀也想出力,这不是没办法吗。”

    杨波抬手往下压一压,示意大家安静。

    “黄先生,你我都是华族,关键时刻,你可要站在我这边。”杨波神色严峻,语气冷冽。

    “杨公子,你得信啊,我只是个生意人,只希望你们能谈成交易,倘若我有害人之心,天打五雷轰,黄家从此断子绝孙...”

    “行了。”杨波一摆手,说道,“我去可以,但是我需要带上我的亲兵队长何起风,要不,万贝恩过来也行,你先回去跟他们讲清楚,这边我还要和大小姐再商议一番。”

    杨波也听出来了,除了沈燕青,其他人其实都挺现实的,尽管没有说出来,但似乎都觉得杨波可以去,甚至觉得把火柴制法卖给荷兰人也可以,毕竟这么僵持着,却是不能解决问题。

    杨波招呼沈燕青,两人去到艉楼顶上的望楼,杨波把自己的想法跟沈燕青交了底,他要说服沈燕青,眼下他必须去,至于能不能谈成交易,还要视情而定。

    沈燕青很是忧虑,这些红毛番来者不善,断不可能轻易敷衍过去的,杨波的脾气她了解,不肯吃亏,有时还挺暴力,像个愣头青,万一打起来,杨波要是出了事,她可活不了了。

    当两人从望楼下来之时,杨波已经说服了沈燕青,只是沈燕青的脸上的忧虑之色,却是有增无减。

    荷兰人最终同意了杨波的要求,何起风可以作为杨波的卫兵,和他一起上船,人家船上有八十多号人,个个都配有火枪,又在人家的地盘上,还怕你区区两个*中国人不成?

    此时风雪交加,寒风呼啸,大海和天空没了界限,处处晦暗不明,能见度颇低。

    众人站立在一号船的船舷一侧,风吹在身上,人只打哆嗦,往下看,杨波等人登上小渡船,那小船便如飘在汹涌的海面上的一片孤叶,飘忽不定,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沈燕青心里直打鼓,心都跳到嗓子眼儿了,静静伫立船头,良久不肯离去。

    海上风浪很大,小渡船有一张三角帆,船上的两个白人水手还在拼了命的用浆划着,颇费了一番周折,这才赶到七月号巨大的身躯之下。

    杨波仔细端详着眼前这条船,从船头到船尾,估摸着有近三十米的长度,算是大船了,长宽比接近三比一的样子,船身细长,这种船型,比之福船更具流线性,用作战船,便于海上机动。

    而且吃水较深,海上遭遇大风天气,不易侧翻,这些都是这个时代,西人远洋海船所具备的特征。

    七月号露出水面的部分远比杨波所在的一号福船要低,上去倒是没有遇到多少困难。

    三个人到了船上,七月号甲板上已经在列队相迎了,一个身形高挑的白人在队伍前面,来回踱着步,这人一头金发,长发披肩,打着卷,还真是跟方便面有些像,一脸的红胡子,像是个军官。

    穿着笔挺的军服,青灰上装,白色军裤,裤缝镶着大红的条纹,左侧腰间挂着佩剑,右手腋下夹着顶红白相间的绒布帽子,似曾相识,跟杨波在海盗大片里见过的那种帽子有几分类似。

    杨波拍拍肩头的飘雪,在甲板上站定,何起风背着那只步枪,环顾四周,神色颇为紧张。

    高个白人停下脚步,凝神看着杨波,脸上露出惊诧的神色,他显然没有想到杨波如此年轻,细皮嫩肉,唇红齿白,嘴角似乎还挂着淡淡的笑意,他似乎感到,那笑容里有一丝嘲弄的意味,不过他并不相信,一个中国人竟敢嘲笑他,但这种感觉,却是让他十分的不舒服。

    高个白人的左手不由在佩剑把柄上使劲捏了捏。

    黄仁杰走上前,为二人介绍,先是对那高个白人,用荷兰语说道:“这位便是火柴制法的主人,杨波先生。”又转向杨波,用中文说道:“这位便是荷兰皇家海军的万贝恩上尉。”

    杨波看着万贝恩,咧嘴笑了,露出一口白牙。

    “好毒毒,万贝恩上尉,”杨波张口就来,说的还是英文,不错啊,很流利。

    “噢,几岁思卡哇伊斯特。”万贝恩大惊,他完全没想到杨波竟然能说大不列颠文,即使在荷兰,也只是贵族,比如他自己,会讲些英文,其实水平跟杨波差不多,带着浓厚的荷兰口音,也是往外蹦的那种,这个中国小子怎么会说英文呢?

    “优 砍 斯皮克 音个力西?”万贝恩大为惊讶,诧异道。

    “阿 尼头。”杨波应道,倒是谦虚得很。

    万贝恩想多了,其实杨波也就是‘好嘟嘟’比较流利,别的,都得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杨波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虽说毕业以后也没有多少机会用,但听还是能听懂的,也能说上几句洋泾浜英文,这都没什么出奇的。

    毕竟在杨波的前世,所有人打小都学那玩意儿,管你将来用不用得上,这不,即使前世没用上,穿越到大明朝,不也用上了吗?

    两人就这么用英文交谈着,一旁的黄仁杰惊呆了,他这个临时翻译没用了,给撂在一边,没人理了。

    何起风也是一阵懵逼,什么时候,哥哥会讲鬼话了,叽里咕噜的,他也听不懂,若是此刻不在荷兰人的船上,他一早就冲上前去问了。

    万贝恩大感惊奇,心里想着在谈判之前,无论如何也要给这小子一个下马威,让他先看看荷兰皇家海军的实力,于是,他提议杨波在船上四下看看,尤其是那些加农炮的威力,一定要让杨波有见识见识。

    杨波立刻竖起大拇哥,冲着万贝恩说道:“咯瑞特,三克丝。”

    万贝恩便陪着杨波自甲板而下,来到甲板下面的火炮舱,这一回,何起风没有被允许跟随,只好陪着黄仁杰在艉楼饮茶。

    顶层甲板之下的二层和三层,都是贯通甲板,每层装备加农跑十二门,左右两侧各六门,中间的过道非常狭窄,这与荷兰人的造船技术有关,欧洲人的造船技术和大明明显不同,大明造船,船体采用多层板搭接技术,内部则采用隔板加密防漏,某处船体漏水,但整船依然可能安全无恙,不至于沉没,船可以建造得非常高大,郑和下西洋用的宝船,便是如此。而欧洲人多采用肋骨加强框架技术,底层的甲板就可贯通,但因为肋骨框架占据不少空间,所以过道就显得很是狭窄。

    杨波对七月号上的加农跑兴趣最高,转着圈的看着,杨波发现荷兰人的火炮,却又独到之处,这种加农炮是有子铳的,对炮管加工精度要求甚高,相比之下,大明现时的工艺,确实是落后了。

    万贝恩相当自信,不仅不在意杨波就近观察,甚至还主动跟他解释火炮的各项性能,这种火炮射程可达两千米以上,一炮打出去,可以打到四五里之远,射速也相当可观。

    万贝恩也在观察杨波的反应,见他笑眯眯的,兴致很高,态度还认真,时不时还问上一两句,表情云淡风轻的,浑不似他平素见惯了的那种中国人的感觉,心下十分的诧异。

    不过看到那一排排闪着幽幽寒光的威力无比的加农跑,万贝恩的嘴角还是勾出了一道弧线,他断定,杨波是在装腔作势,毕竟万贝恩对他的加农跑非常有信心,大明的铸炮技术,万贝恩门儿清,杨波船上的那些虎蹲炮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不管你是何方神圣,大炮的炮管之下,一样也要胆寒。万贝恩心中突然生出一个想法,何不给他试上一炮?

    “密斯脱杨,我可以让我的人开上一炮,你来点火,也好体验一下。”万贝恩一脸的坏笑,说道。

    杨波瞥了一眼万贝恩,开炮倒是吓不着他,但是杨波担心沈家船队被吓着,赶紧摇头,说道:“不不,就这样了,我们上去吧。”

    万贝恩此刻想的是,他和杨波的交易,这个交易,他势在必得,而且还得在他的条款之下达成,否则,汪洋大海,便是这些黄皮猴子的葬身之处。

    万贝恩心中一阵冷笑,心道:“呵呵,真理便在大炮的射程之内。”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