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十三 风影剑术 天下独步

    却说这风影子,是二十年前中原豪杰领袖人物,本是吴人,不知真实姓名为何,都称作风影子。风影子虽然非风胡子之后人,但却是风胡子的后代弟子。

    风胡子是与欧冶子同时候的铸剑大师,两人皆春秋时人,而工布宝剑则是欧冶子与风胡子合力所铸而成。

    工布宝剑是夺天地造化之无形之物,化而为紫气,聚而便成宝剑。

    工布剑也是王者之剑,所不同的是,工布剑是庶民布衣所佩戴的,所以能有缘分得此宝剑的,皆是江湖在野豪杰。

    工布剑自铸造出世,为越王所藏于宫廷,后来无故消失,不知所踪。自春秋战国数百年至现在,工布剑时而隐藏,时而出现,但凡是出现之时,为人所得,必定是江湖一时翘楚人物。

    所以后世凡是能得到工布宝剑者,皆以风胡子弟子自称,以示敬畏。

    这风影子是吴国人,早年为平民,以渔猎为生。有一日,在江中捕鱼,忽见江中紫气弥漫,有大鱼跃入网中,一网收上来时候,网中并没有鱼,竟然是一柄连匣宝剑,上有篆书工布二字。

    风影子当时二十多岁,见之大惊,便将宝剑收起,归家途中却遇到一老者,对其道:“得此剑者,可成天下豪杰领袖!”说完飘然而去。

    风影子大为惊奇,便记下此言,并不轻易将宝剑展示给人看。归家后不久,一月明之夜,风影子见月色如水,便携带宝剑信步山后,在旷野处准备练剑。宝剑出匣,金铁之音,犹如龙吟虎啸。风影子奇之,便挥剑在月下一击,只见霞光万道,冷气凛凛,禽兽皆伏,夜枭止鸣。

    风影子正在惊骇之间,忽然山后走出一个人来,细眼看之,竟然是那日路上所遇老翁,老翁柱杖前来,对风影子道:“老朽精通剑术,今观你得此宝剑,却不知剑法,岂不是辜负了这把宝剑?待老朽传授你一套剑法罢。”

    风影子见老者清奇古貌,有若神人,心中更加惊奇,见老者欲要传授自己剑法,于是虚心求拜,愿意拜老者为师。

    老者令其起身,也不问姓名,就先拿剑使了一套路数示范,然后让风影子模仿。风影子模仿数番,老者略微点头道:“老朽观你步伐如风,月下剑影,有如大家。且就教你这套影剑法。”

    于是悉心指导风影子,教导大半夜,待风影子已经记住了这套箭法路数,才飘然而去。风影子问其来历,老者竟然不顾而去,竟不知所踪。

    风影子只好悉心练剑,就练习这一套路数。数年之后,风影子竟然技艺精湛,剑法超群。

    时吴越之国,游侠之风甚为流行。风影子习得剑术,便为任侠,以风影子之名行走江湖。吴国游侠皆知道风影子得神人所赐宝剑兵书,于是奉其为领袖,在吴越之地颇有影响。

    吴国国君闻知,欲要收此宝剑,风影子闻知,不愿与吴王交恶,于是携带工布剑离开吴国,来到中原,几经辗转,至宋国安居。

    居数年,燕赵齐魏等中原豪侠皆前来参拜,并奉风影子为领袖,俨然中原盟主。

    然二十年前,有一日那工布宝剑忽然化作一团紫气,回到匣中,风影子见之惊讶道:“此剑若化于无形,则吾当退隐江湖了。”于是便告知中原豪侠道:“吾将退隐。”便隐居芒砀山,将宝剑剑匣封于山中。

    未几,中原各国见豪侠势力庞大,且多有不法之事,于是燕赵齐魏等国便下令禁止游侠,违令者即逮捕斩之。于是豪侠便转入地下,江湖中随即万马齐喑,再难见到跨马背剑的游侠了。这种局面至今已经二十年了。

    风影子退出江湖,隐居宋国芒砀山,耕种自食,娶妻生子,不知不觉二十年过去了,风影子也年过花甲,进入迟暮之年。

    自公布宝剑封于山中之后,风影子不再过问江湖中事。昔日豪杰,也都星落云散,兴衰聚散,世事无常,风影子心有感慨,已经看破世道,俨然世外高人了。

    而公布宝剑下落,也只有风影子自己知晓。风影子告知工布宝剑已经化为无形,不知所踪。时天下豪杰闻知此言,将信将疑。二十年间,有知道风影子隐居之所者,前来寻访,探问工布宝剑下落者不在少数,但大多皆空手而回。

    二十年之间,西方秦国日渐强大。秦军皆虎狼之师,蚕食魏韩、屡催中原大国之师。而东方六国为自保计,便行合纵之计。各宗室贵族便招罗门客,昔日中原豪杰,于是又纷纷出现,投归各诸侯公子,江湖上再现波澜。

    而当下天下最有名望的,非齐国孟尝君莫属,孟尝君田文承袭其父封地爵位,有丰厚的俸禄资产,于是广招天下之士,鸡鸣狗盗者皆不拒之,竟然有食客三千人。

    风影子在芒砀山,闻知齐国孟尝君广纳门客,叹道:“诸侯再用豪杰,世道将有大变!”于是信步在芒砀山之间观看,时有芒砀山边耕种之民,说夜里时常闻见山中有龙吟之声,又似虎啸,白日里去寻找,却毫无异常。

    风影子知道其中原因,于是前往二十年前山中封剑之处,打开封印,看工布宝剑,但仍然只是空匣。

    风影子再夜宿山边,果然夜半闻知有宝剑龙吟虎啸之声,传入耳鼓。

    风影子叹道:“虽有剑鸣,然宝剑未有现行,江湖豪杰之士仍难有作为也。”嗟叹下山。

    数月之后,有一中山国人前来寻访风影子,自称为乐羊之后,名乐丰,通兵家学说,亦是中山国豪杰,闻知二十年前豪杰领袖风影子在芒砀山,于是从中山国赶来,对风影子道:“齐国孟尝君正招收天下贤士,前辈乃昔日豪杰领袖,一时之杰,今为何不出呢?若前辈前往,孟尝君必然重礼厚待前辈!”

    风影子婉拒道:“吾老矣,只愿得娱晚景,安享天年,不愿再问天下事。”

    乐丰劝说不成,便对风影子道:“闻知前辈有工布宝剑,前辈既然不愿再问天下事,那就应该将工布宝剑传于后来者,以振兴江湖,光大豪杰!”

    风影子道:“工布宝剑乃天地之物,已经化于无形,非老朽所能意愿。”

    乐丰不信,一再请求,风影子无奈,只好告知实情,乐丰要前去观看,风影子力劝不可,乐丰仍要执意前去。风影子为打消乐丰心中念头,于是带其前去芒砀山中,到封剑之处去看那工布宝剑。

    进得山洞,找到了那封剑之处,乐丰大喜,正欲上前去拿,忽然剑匣紫气弥漫,刹那间山洞里电闪雷鸣,龙吟虎啸之声,令人震怖。昏暗中似乎有巨龙猛虎扑来,乐丰惊惧而退,逃出山洞,山洞尽然自行封闭。

    乐丰大惊,犹如失魂落魄,风影子道:“足下不听老朽之劝,强欲索取宝剑,致有此般惊扰。若不是足下有洪福护佑,此刻恐怕是命丧山洞了。此剑乃天地神物,足下没有此缘分,便就知难而退吧。”

    乐丰大为惭愧,于是致歉风影子,告辞回到中山,寻思这工布宝剑之事,非无缘之人所能得也。心中放下此念,终于悟道。于是摒弃任侠,也不准备去齐国孟尝君处了,在家钻研家传兵学。

    乐丰年已四旬,自到芒砀山取剑受惊之后,便失去了勇力,日渐体弱多病,乐丰甚为后悔,自知自己不敬畏宝剑而有此厄,寻思自己此生恐怕难有作为了,于是尽力在家教导其子,欲要将其子培养成材。

    乐丰有一子十余岁,名唤乐毅,发育迟滞,人皆以为傻。乐丰却尽心教之,逐渐心智开窍。乐丰大喜,道:“吾儿非是愚笨,乃大智若愚也。”于是教授其子家传兵法,乐毅竟然一点就通,数年之后,尽都掌握家学,乐丰都不能相辩难。

    后来乐丰死,乐毅便游学赵国,投奔燕昭王,为燕昭王复国雪恨,东下齐国城池七十二座,建立了不与世出之功,而成为千古名将,此是后话。

    乐丰到风影子处寻工布宝剑之事,为赵国豪杰所知。赵国与中山国临近,时有赵国豪杰庞恢,爱好纵横家之学,喜好宝剑。另一位豪杰赵且,也是喜好剑术之人,闻知乐丰取剑之事,便前来乐丰处探问宝剑如何?乐丰告知工布宝剑非无缘之人所能见也,若冒犯之,恐有性命之虞。二人不信,道:“宝剑逢豪杰而鸣,我等既然为豪杰,岂能无缘见呢?何况区区一柄宝剑,岂有能害我等性命呢?天下有此等事吗?”

    二人不听劝,遂前往宋国,至芒砀山,来见风影子,欲要观看宝剑。风影子劝止二人,二人不听,风影子又说:“藏剑之处山洞已经封住,无法进入。”二人道:“这有何难处?挖开便是了。” 风影子又劝道:“此剑甚为凶险,暗藏杀机,若不是有洪福之人,恐被其伤,二位万一若有不测,让老朽情何以堪呢?”

    二人大笑道:“我等豪杰行事,岂能因此而瞻前顾后?前辈勿要忧虑,果有凶险,也不干前辈关系。只是带我二人前去就是。”

    风影子只是不愿,二人又软磨硬泡,风影子央不过,只好带领二人来到封剑处的山洞门前。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