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冒充导师篇 第39章 大人物的三顾茅庐

    “我也觉得很神奇,我现在身轻如燕,好多年没有试过这么呼吸这么顺畅了。”

    “你快给我说说,是谁,你是遇上了哪个特阶查愈师了吗,特阶查愈师全大陆就只有北辕垣国有一个,你不会真遇到了他吧。”

    “不是,我是在九鼎学院的疗愈灵界治好的。”

    “九鼎学院的疗愈灵界治好的,开什么玩笑,能治好你的煞毒和暗伤的也就只有特阶查魔级别的,我身为高阶拓魔都没有这个能力,一个小小的学院难道还有比我更高级别的人吗。”

    “我知道你不信,要不是我亲身经历,我也不信,我明天就带你到学院去看看,反正我也还要找那个巴依兰导师。”

    “不要等到明天,可否现在就带我去。”

    “这么急?我才刚回来。”

    “你要知道你中的煞毒我费了多少年去研究血清,也只能缓解,不能根治,现在既然有人治好了你,我怎么能不心急。”

    “好,这就去,说你是个药痴可真没说错。”

    夏穆棱总军长不是才走不久吗,怎么又折回来了,就这么着急找巴依兰吗。

    “秩东部总军师和秩东部灵愈师居然一起光临敝院,真是让我们九鼎学院逢碧生辉,想必还是来找巴依兰导师的吧,但她还是没有回来,如果她回来了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快带我去那个疗愈灵界,我一定要亲眼看看。”

    “这么急?不先坐一下吗。”

    “不用,赶快带我过去。”

    “那就随我来。”

    “博特奇大师,就是这里了,夏穆棱总军长已经来过一次了,想必也清楚用法和收费,如果要进去,在这里输入灵能即可。”

    “好,夏穆棱,你就在这里等我,我就先进去了。”

    “好,我在这里等你。”

    过了半个时辰后,博特奇大师便出来了,一脸兴奋不已的表情。

    “博特奇大师,怎么样,能探出其中的奥秘吗。”夏穆棱问道。

    博特奇大师亢奋地说道:“太神奇了,这个疗愈灵界里的治愈灵力究竟是怎么调试出来的,调试的主人在哪里,快带我去见她,我有太多的问题要请教。”

    “博特奇大师,非常抱歉,这个疗愈灵界是一个叫巴依兰导师制造出来的,现在她并不在学院内,我们也已经派人到处找了。”连博特奇大师也啧啧称奇的疗愈灵界难道真有这么神奇吗,那自己还真得进去试一次才行。

    “巴依兰导师?就是那个制造了灵转轮的导师吗。”

    “是的,就是她。”

    “原来如此,夏穆棱,那她可真不简单,加嘞院长,你一定要帮我引见到这个导师。”

    “两位请放心,只要她一回来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那就先告辞了。“

    “你们这么快就走?不休息一下?“

    “不用了,加嘞院长,我要赶回去研究一下刚刚的疗愈灵力是怎么形成的。”

    “既是如此,那我就送你们到院门口吧。“

    “加嘞院长,你再跟我说说这个巴依兰导师她~~~。”

    “巴依兰导师,你可回来了,我们可找了你很多天,你知道吗,秩东部总军师和第一灵愈师都来了三次了。”

    “这种大人物来找我做甚。”

    “总军师夏穆棱是为了讨你要灵转轮,首席灵愈师博特奇则是来向你讨教疗愈灵界。

    “都是军方的人?”

    “是的,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你快去见加嘞院长吧,他等你等得可心急了。”

    “巴依兰,你怎么才回来,你可知道有多少大人物在等着你。”

    “加嘞院长,为什么他们会知道我的疗愈灵界,是你带他们去过那里的吗。”

    “他们要来学院参观和找你,我也拦不住啊。”

    “我说过,疗愈灵界只提供给学院受伤的学生治疗,不能是其他学院以外的人,你怎么不遵守诺言。”

    “这有什么问题吗,你疗愈灵界你知道现在有多抢手吗,要不是靠我这个院长极长推荐,它现在根本就无人问津,你应该感谢我。”

    “什么?你不会告诉我对外开放了吧。”学院里的学生能负担得起这么昂贵的治疗费的廖廖无几,所以能使用的人并不会很多。

    “现在你的疗愈灵界每天都排了长龙,来治疗的人络绎不绝,你所获得的灵能是否要分出一部分感谢我和学院的大力推荐。”

    “我说过,这个疗愈灵界只能提供给学院的受伤学生使用,你这么做,根本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这次被你害惨了,一个灵转轮就够烦了,现在肯定又被各方势力再盯上疗愈灵界,你真是气死我了。”

    “这么好用的仪器和灵界,为什么要藏着掖着,用来为我们学院大力推广,增加学院和你的的知名度不是很好吗。”

    “我不管,你马上停止对外开放,否则我就把它收回去,真被你害惨了。”

    “不行,现在交了订金的人已经排到两个多月后了,不能停止。”

    “这个疗愈灵界里的灵力是会被枯竭的,用得越久越快枯竭,疗效越慢,估计不用等两个月,它就被你搞垮了,到时候你可不要哭着来求我。”

    “既然你能造得出一个,也能造得出两个三个,可怜天下医者心,你能造出疗愈灵界就证明你是个愈灵师,这么多的人排着队要来疗伤,你总不能见死不救。”

    “我从来没说过我是一个救死扶伤的人,他人的生死又与我何干,我再奉劝你一句,要是等疗愈灵界里的灵力枯竭了,我可不会再为学院造一个出来。”

    “你不是要灵能吗,这十万灵能全归你总行了吧。”

    “灵能是该归我,但并不代表你对疗愈灵界有使用权,无论你用什么方法,马上给我停止对外开放。”

    “行,我就算倒贴也会把他们的订金给退了,但总军师夏穆棱和首席灵愈师博特奇大师你需要先见见他们。”

    “我不见。”

    “他们是什么人物,是你说不见就不见的吗,连我一个院长都要对他们卑躬屈膝,你赁什么拒绝。”一个小小的导师不但对我这个院长叫嚣,连秩东部总军长和首席愈灵师也敢不放在眼里,真是目无尊长,狂妄无礼。

    “好,那我明天就和他们见一面,这样行了吧。”

    博特奇大师一听闻巴依兰回学院了,便放下手中的研药工作赶去学院。

    夏穆棱总长当时正在和其他的参将布署作战计划,一听到有人急报巴依兰回学院了,便丢下同僚也赶过去,只留下一头雾水的部下。

    “巴依兰就是那个让夏穆棱总长和博特奇愈灵大师三顾茅庐的导师吗,一个小小的导师赁什么让秩东两大人伤去三催四请,直接命她过来面见或让我们去请不就得了,这不是小题大做吗。“

    “你是没听说,那个巴依兰做的疗愈灵界可以起死回生,百病全愈,百毒可解,你说这样的灵界,他俩能不着急吗。”

    “真有这么厉害?那治愈力岂不是在博特奇愈灵大师之上?”

    “我觉得是夸大其词而已,怎么可能这么神。”

    “你可别不信,我有个师弟身患恶疾,卧床多年,群医束手无策,但胜在家里有矿,富甲一方,前不久就被送进了这个疗愈灵界,结果活蹦乱跳地出来了,一点都不像是卧床多年的人。”

    “怪不得两位大人都三翻四次去找那个巴依兰导师,我还以为是误传,原来真有这么回事。”

    夏穆棱总长的部下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议论纷纷。

    “你就是巴依兰导师?”看上去平平无奇的一个普通人。“我是秩东的第一防卫队总师长夏穆棱,这位是秩国的首席灵愈师博特奇。”

    正在俩人都在同时好奇地打量着巴依兰导师的时候,一个守门员急切地跑了上来。

    “不好了,加嘞院长,灵转轮在昨晚全部被盗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不是有人严加看守的吗。”

    “灵转轮一向是日夜都有学生进行修炼,每天进行修炼的学生均有记载,但每个月的月末会进行维护保养,届时会全部回收,不再对外开放,昨晚是月末最后一天,我们集中封存在藏品室后,照往常一样由两名高级灵师守门,一队灵师负责巡逻,他们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但是今早一打开藏品室的门竟然全部不翼而飞,室外竟毫无动静。”

    “能做到鬼不知鬼不觉的就只有幽冥神盗,他还有一个乾坤袋,可以容纳世间万物,马上去让安全属的人和学院所有的灵师去寻幽冥神盗,一定要把灵转轮找回来。”

    “院长,我看这很难,幽冥神盗已被通辑了几十年,安全属连他的一个身影都逮不着,凡是被他看上的东西,没有不到手了,凡是到手的东西没有能找回来过,之前还出动过秩国安全属第一属长都一无所获,否则那些大财主怎么会一闻幽冥神盗就像是闻风丧胆。”

    “你以为我不知道,还用你说,但现在有什么办法,十一个学院赖以生存的灵转轮,因为这些灵转轮,我们学院今年的招生是往年的三倍,如果没了它们,我们学院就又会沦为普通的学院,这可如何是好。”院长急得就热锅上的蚂蚁。

    “院长,要不,再求巴依兰导师再造几个出来。”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