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十六 练枪

    见张定边他们过来了,岩向山的人竟往后退了少许。他们是真怕了,那如修罗一样的场景,着实吓的他们胆寒。一个小陪戎副尉,连斩九人,放在谁身上,谁都会怕吧!更何况,他直接冲了过来,接还是不接啊?

    左生脸色阴沉,这帮人是真的怂!五千人被几十个人吓得后退,讲出来都丢人。然而他也不敢上前,毕竟他虽然个高,但是他能当上六寨主之位,全靠他那位三寨主的大哥。左生长的挺凶狠的,也有把子力气,但是他胆子也小啊,忽悠忽悠别人还行,毕竟一般人也不敢对他动手。这该怎么办才好啊?

    张定边他们也不顾岩向山的想法,几十人一齐冲向了他们中间。张定边手持破阵杖,一扫便是几个好汉的姓名没了,惹的别人一阵胆寒。而东厂杀手们,虽是在夜间最有利,但是他们现在面对的也只是普通的小喽啰而已,身穿飞鱼服,手拿绣春刀,一刀下去,也是没有一个人能活。他们虽只有四十人,可是彼此之间的默契岂是那帮喽啰可比?更何况还有以前的指挥使教他们军阵,威力更是翻倍。

    而霸王棍顾元本是江湖上最大帮派的长老之一,在帮派的发展方面贡献极大,且武功极高,心狠手辣,是主战派代表人物。此时,顾元以棍狂扫,直取那些小喽啰的头部和腰部等其他脆弱之处,那些小喽啰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顿时也是死伤极大。而护贤卫的其他人,那是真真正正的在刀口上舔血的人物,或持刀,或持枪,或持剑,而那个手持镰刀的人更是让那些喽啰惊恐万分。本就是极怪的武器,一镰下去,全是人头落地,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瞬时,岩向山便倒下一百多人,反观张定边他们,居然一个都没有死伤,简直匪夷所思。而左生此时也是懊悔万分,早知道把山上那些使弓的人一齐拉下来算了。或者,直接发求救信号?五当家和四当家正在待命,他们手上可是有两百多人的弓手啊!

    不行!才打了这么点时间,就开始喊人了,那得多丢人啊!可是,这帮人已经胆怯了,怎么打?就几十个人,打成这样。这提莫的!恶心人啊。可是不能退啊,于是便对岩向山的说道:“谁能杀了他们,赏钱千两,谁能斩了那个领头的,谁就是岩向山的十当家,并赏钱千金。”

    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那帮人也开始冲头了。那可是天大的诱惑啊!要攒那么多钱得要多久啊,十当家就是个屁。有了千两金,找个漂亮娘们,生几个娃娃,当一个富家翁多好。整天在山寨里提心吊胆的,怕被官军清剿,怕被其他山寨吞并,怕被一个山上的人暗地里捅刀子,还有其他等等。博一把,未必会输。况且这么多人还拿不下这几十个人吗?当即岩向山的人怒吼着向张定边冲过来了。张定边他们见对面士气上来了,便重新抖擞起精神来了,要认真对待了。

    江君看到这种情况,心里也是有些慌了。毕竟那可是五千人啊。人数上实力碾压啊!太难了!

    正当他开始思索对策的时候,后面似乎传来了一阵声音。田康生和金晨瞬间变成防御状态,江君回头一看,却是有一千人左右,正是与杨氏三兄弟他们一起来的乡勇。这是什么情况?腹背受敌?那我可没辙了啊。

    只见为首之人单膝跪地,拱手拜道:“月明国梁蓝城吉鹏远见过主公!”随即剩下来的一千余人也一起拜道:“属下,见过主公!”

    ????

    卧槽!

    又收了一千人了?

    是我的霸气侧漏了吗?

    果然是天命所属啊!

    哈哈!

    当即江君将吉鹏远扶起,说道:“诸位请起!”其他人便也一起起来了。这倒是让杨氏三兄弟和令狐伟他们乐了,当即对吉鹏远他们点了点头。

    “诸位既然相助于我,我心里亦是感激万分。诸位入我军中,皆为什长,吉鹏远为百夫长,此番奖励与其他人一样,皆以战功论。诸位请先相助中路张先生他们。”说完,便拍了拍吉鹏远的肩膀,又说道:“此战极难,诸位当心。”

    吉鹏远与其他人当即说道:“是!主公!”说完,便一齐冲向了岩向山那边,顿时江君一方声势大振,张定边他们也顿感压力大减,而三山那边也是士气低落了几分。

    而江君此时心中也有些想法,便与田康生和金晨他们说道:“你们先放一个人进来,我要和他单挑。”

    田康生和金晨一乐,当即便明白了江君的想法,于是三人便缓步前行,慢慢的去到了张定边和岩向山众人的交战处。

    忽然,江君脑海中听到了先祖的声音。

    “你要练枪?”

    “是的,先祖,小辈习枪多年,并未上过战场,此番敌方貌似并不棘手,所以我想借此机会多练练枪法。”

    “嗯,你心中想法,我已知晓!你先去吧!”

    “等等!”此时,一位先祖突然开口道。

    “你的枪法如何我们也不知道,可是战场上之事,风云莫测,莫要过于自信。你且敞开心神,我们帮你一起看看。”

    江君突然有些懵了!不过想了想,便点了点头。

    江君听到了战场上的声音,心神也敞开了,此时他在钧海马上,耍了个枪花,心情极为舒畅。

    “你会马战吗?”一位先祖问道。

    这句话倒是把江君问住了。

    “回先祖,学了半天,感觉还行!”

    “哼,刚学会走,就想着跑了。只学了半天,就这么有信心吗?”

    “他所说极是。若是战马受惊,你有几分把握能控制马匹?若是战场上马儿将你摔下,谁又能救你?”另一位先祖说道。

    额!

    江君无奈。看了看座下雄伟的钧海马,叹了口气,便直接下马了,拍了拍马,让它先回去了。

    这下装的本钱没了,好惨!

    刚好,田康生和金晨他们放了一个小喽啰进来。但见那小喽啰手持一把普通的大刀,衣衫褴褛,但是脸上却有凶狠的表情,甚至还沾上了不知道是自己家的还是张定边他们的血,狰狞异常。

    当他看到了江君时,他脸上突然现出兴奋的表情。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