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六十章 和官家打赌(求收藏、推荐票)

    美人去已远,莲花梦依稀。

    甄风及时地在言语中不经意地展示了服软、认怂等全方位动作,同时表达了还想再欣赏窅娘表演李煜词曲的心愿,让李煜欣喜不已。

    甄风暗暗鄙视了自己,此时的李煜还未达到国破家亡后的“词帝”地步,所写的诗词虽好,格局情怀还是太拘泥、太肤浅。但是为了初心,只好投其所好,幸好对一位才华横溢的“千古词帝”如此表态还是能接受的。

    徐游见大事前的文娱活动差不多告一段落,便趁机进言:“官家,如此良辰美景,甄风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能为官家分忧,解除官家心头烦闷。”

    “哦,是吗?快快道来。”

    甄风刚要说,但是见了李煜身旁內侍宫女们个个呆若木鸡却又耳聪目明的模样,心下涌起对历朝历代宦官能量的担忧,便道:“官家,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草民说话较直,还请官家屏退侍从,草民好一吐为快。”

    李煜不知道甄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甄风说话确实比较冲,或许是担心自己的直白让周边人记恨?似乎也没道理。如此一想,犹豫再三。不过有徐游在此,屏退侍从也罢。

    “官家,草民虽然一介百姓白身,却沐浴在官家爱戴百姓的圣明之下,因此日思夜想,竟在午间梦里想出了解决盐价飞涨之事的法子,徐公素来与草民交好,不愿贪功,于是带草民入宫面圣。”

    “哦?朕确实听说你曾在几日前提醒过徐公注意盐价飞涨背后的阴谋,你还有更好的方法吗?”

    “官家此言,似乎已有解决之道?不知能否示下,若草民自觉不如,便当做今日是来拜会交流诗词歌舞。”

    甄风当做不知澄心堂决议的效仿武昌进行镇压盐价之事,对此徐游投来了一个满意的笑容。澄心堂里的事情,岂能随意示众,有其一,必有其二,岂不引起官家猜疑。

    对于很快就会全国告示的决策,李煜自然不在乎保密性,他摘出重点告知,去除武昌林仁肇的示范效应,只当做是自己下令个别地区尝试的效果。

    “张大人有此建议,并负责落地此事,动用全国军队压制盐价,换得军心民心,等待连年新官盐一到解决问题,确实是当下的一个良策。只是张大人此举,有些饮鸩止渴的味道。”甄风绝口不提李煜之命,全部推倒张洎头上,毕竟是要指摘问题,总得有人当冤大头。

    “何以见得?”

    “官家且想想看,若是各地地方官、将军都是盐价飞涨的受益者,他们接到这样的命令会如何应对?俗话说,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此举平定了普通军民之心,却引起官员将领的反对、反弹,或许又将变成官员将领借机敛财的一个手段,最终这个恶人变成了官家你。”

    “甄风,你是不是太看轻朕的官员和将领了?”

    “草民不敢,不过昨日夜里,草民亲眼看到威阮号头领与江宁府长史和官吏们、在京一些将军们饮宴,兴尽而归,天子脚下尚且如此,其他各地可见一斑。况且,当下有些地方或许还未飞涨到如此境地,此令一出,必将人心惶惶。届时,举国上下,因为食盐一物军心动荡、民心不稳,那就坏了我唐国根基了。”

    甄风没敢拿林仁肇当对比,林仁肇可以这样做,因为上行下效,上面清廉了,下面很难搞小动作。在巨大利益面前,更多的地方将会沆瀣一气,个别清廉官吏只会遇到“劣币驱逐良币”的遭遇。

    “何以至此,何以至此!甄风,你说了这么多,你有何良策?”

    “只要我们自己有盐场,盐价自然闻风丧胆地回落。”

    “你这无异于痴人说梦。”

    “我大唐也算是泱泱大国,如此庞大的国土,怎会无盐?只要找到盐,威阮号的威胁就算解除,甚至往后我大唐也无需再依赖北朝的江淮盐场。”

    “你说得倒是轻巧!我唐国立国三十余年,失去了江北,确实再没有大型盐场。此前攻下了闽国,可是海岸线却被吴越这等黄雀之辈夺去多数,泉漳一带仍是当地节度使掌权,没有海岸线,谈何食盐?”

    “官家放眼大海,确实胸襟广阔。不过除了海盐,还有其他来源,我大唐好山好水,终究会有一处有湖盐、井盐、矿盐亦或是岩盐。”

    “若是有,唐国何苦受制于北朝?再说了,那岩盐有毒,普通百姓都知道,你可别以为朕是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糊弄于朕可是大罪。”

    “草民不敢。草民的望江楼收容了一些流民乞丐,方才得知有一地出岩盐。恰好,草民知道如何去除岩盐中的毒性成分,提取出可以食用的盐。”

    “甚么?”李煜从宝座上腾地站了起来,来回踱步,道:“不可能,自古以来,南北能人异士,都未曾听闻。莫非是你中午做梦梦见的?”

    “确实是做了个梦梦见的,不过不是今日午间。”

    徐游一听,手里攥出冷汗来。他不曾问甄风的方法,一来是信赖,二来是为了避嫌,别让此事落自己头上,但是甄风如此应对,最后说自己做梦梦见从岩盐中提取食盐的方法,实在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李煜摇摇头,叹了口气。甄风便道:“官家,不如这样,我们来打个赌,若是草民真的能从有毒的岩盐中提取出食盐,而且岩盐数量还可以,草民不想要太多,只要一成收益,但凡产出食盐,不管是三百文一斤,还是十文钱一斤,从矿上出去,草民都要十抽一。”

    这是李煜发笑了,莫非甄风人如其名,疯了?不过有了上次花间楼打赌的经验,他没有直接呵斥,而是反问道:“若是做不到呢?”

    “若是做不到,草民任由官家处置。”

    “且慢,此事乃急事,若是你等到数年后才办成,也无济于事。”

    “官家,这是自然,草民请命在年节之前达成,若是晚于年节,算草民输了。”

    李煜放声大笑,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道:“若是如此,朕便和你打这个赌。”

    “不过草民有一个请求,请官家务必将此事保密,否则北朝和威阮号还未扑上来,一些利益受损之人就可以把草民粉身碎骨。草民还是挺珍惜这条小命的,因此此行最好官家派出心腹之人,寻个由头执官家手谕前去,以便得到最好的支持。不过,表面上是此人做主,实际上都要听从于草民。”

    “也罢,就让朕的贴身侍卫登陆跟你前往。理由嘛,就以年终奉密令巡视吧。你呢,就以犒赏有功之臣为由,随从当个厨子吧。不过此事若是办不成,你也不用任凭朕处置了,就去给登陆当厨子吧。”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