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六十四章 文官不贪财,武将不惜死!

    荆安城,青龙街。

    一队高头大马的骑士策马而来,为首的一人手持一杆丈九长戟,身着紫玉明光铠,胯下踏雪乌骓马,威风凛然,神武不凡!

    身后的一众骑士也是面色肃穆,煞气冲天,让人望而生畏!

    “为首那位是……”

    街上的百姓皆是将目光落在蔺颜的身上,脸色出现了短暂的呆滞,“这位是哪位将军,为何如此的英明神武?”

    “没见过啊,如今朝中的几位将军,诸如一战成名的岳将军,阵前斩敌的牧将军,还有禁军两校统领萧将军和厉将军,在下都见过!”

    “可是这位似乎……面生的很啊!”

    “你们看这些黑甲骑兵,那凶煞的眼神扫在我的身上,竟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敢再看他们一眼!”

    街上的人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铁骑走过之后,一众百姓才敢大口喘气!

    “这支部队难不成是朝廷的秘密部队?”

    “他们似乎是朝着城门的方向走去了,难不成西岐蛮子又开始攻城了?”

    ……

    城门处!

    “众将士听令!”

    岳飞手持帅令,站在城楼之上,面对着牧肃章邯等人!

    “在!”

    “如今西岐大军前往伏击我朝援军,其大营此刻已经成为一座空营,据本帅估测,营中之人不足五万,如今正是我军绝地反击之大好时机!”

    “所以,本帅决定,歼灭西岐的余军,火烧大营!”

    “诺!”

    一众将军皆是抱拳听命!

    “牧肃!”

    “在!”

    “你有伤在身,本帅留给你三千禁军,负责镇守皇宫,守卫京都,训练新兵,不容有失!”

    “大帅!”

    牧肃的面色瞬间就变了,拱手道:“末将请战!”

    “这是军令!”

    岳飞的面色一肃,声音再次拔高:“荆安城乃是我军如今唯一的退路,更是我朝帝都,陛下,诸王,妃子全部在京,不能出现丝毫的差错!”

    “一但荆安城出事,我们纵使是灭了西岐大军,烧了他们的大营,最后只会满盘皆输,明白吗?”

    牧肃沉吟片刻,重重的点了点头:“末将领命!”

    “萧云景!”

    “末将在!”

    “你亲率禁军,自西岐大营正面冲锋,不准停留!”

    “诺!”

    “章邯!”

    “末将在!”

    “你亲率本部刑徒军,紧随其后,遇人杀之,遇帐烧之!”

    “诺!”

    岳飞目光扫视一圈,最后落在牧肃的身上:“牧将军,前方战事吃紧,我只能留给你三千精锐,你不止要维护荆安城的治安,还要配合兵部招募士卒,不可懈怠啊!”

    “请大帅放心,末将定然恪尽职守,不敢有丝毫懈怠!”

    “嗯!”

    岳飞点了点头,脸色也是缓和了许多,轻声道:“诸位,此战于我靖国战局,至关重要!”

    “如今两路援军皆是半路遇伏,形势危急,我们唯有将西岐留下的大军斩杀,烧了他们的大营,方有可能扳回一局!”

    “明白了吗?”

    “诺!”

    “准备出征!”

    岳飞的话音一落就看到一道人影大步走了过来,“岳元帅,蔺晨请战!”

    只见成王蔺晨对着岳飞拱了拱手,道:“本王不求带兵打仗,甘为马前卒,为我靖国出力,护卫我万里河山!”

    看着蔺晨一脸的诚恳之色,岳飞也是面色一怔,他没想到,堂堂皇室之尊,当朝一品亲王,竟然会愿意亲上战场,以命相搏!

    “殿下,您身份尊贵……”

    岳飞刚想劝说,就直接蔺晨给制止了,淡淡的道:“本王也曾上过战场,自然知道战场之惨烈,只是如今生死存亡之际,无国无我,岂能苟且偷生?”

    看着蔺晨一脸的严肃之色,岳飞几度开口,皆是止住了,正准备出言时,只听一阵马蹄声响起,连忙跑到女墙前,看到下方的骑兵之后,面色大变!

    “众将士,戒备!”

    一声令下,城楼上的守军皆是齐刷刷的调转箭头,对准备了下方的骑兵!

    “这是……”

    萧云景凑过去一看,眼中也是露出一丝惊诧之色:“这是哪支部队?”

    “我荆安城中何曾出现过这样的骑兵?”

    “看其装束,绝对不是禁军或者是长安军,至于新军就更不可能了!”

    “他们是?”

    一众将领的眼中皆是充满了凝重,纵使是远远的望去,也能感觉到那些人身上所释放的煞气,冲天而起,没有经过鲜血的洗礼,是不可能出现这般浓烈的气势的~!

    “立刻率军合围,紧守城门,不能放走一人!”

    岳飞沉着下令,自己也是手持长枪朝着城楼之下走了下去,沉声开口道:“楼下何人,速速投降,否则我大军顷刻间让尔等灰飞烟灭!”

    岳飞的话音刚落,城楼上的三弓强弩也是纷纷瞄准了下方的八百壮士。

    “是我!”

    只见为首的一个英武将军从马上翻了下来,抬起头看向岳飞,城楼上的几人皆是愣住了,脸上露出一丝惊诧之色:“殿下?”

    “这怎么可能?”

    “祁王殿下披甲?”

    蔺晨则是激动地道:“没错,是皇兄的坐骑!”

    “没想到,时隔多年,他竟然再次披甲!”

    听到蔺晨的感慨,一众将士的眼中皆是露出一丝疑惑,只听下方的蔺颜朗声道:“诸位将军,随我一同,上阵杀敌!”

    “殿下!”

    岳飞顿时面色大变,连忙朝着下方走了去,拱手道:“殿下,如今京中尚需您来镇守,战场之上,刀枪无眼,万一您受到丝毫的损失……”

    看着岳飞一脸的为难之色,蔺颜耍了一下手中的天龙破城戟,淡淡的道:“谁说本王不能马上杀敌?”

    “可是……您与成王殿下为当朝亲王,身份无比的尊崇,怎么能……”

    话说完一半,只听蔺颜道:“哈哈哈!”

    “亲王又如何?”

    “皇亲国戚又如何?”

    “我靖国为何沦落至此?”

    蔺颜一连三次反问,大笑道:“其根源,正是因为朝廷腐败,武将惧死!”

    “若是有朝一日,我朝文武百官,文官不贪财,武将不惜死,皇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何愁天下不定?”

    “岂会容外族肆虐?”

    “岂会有今日之危局?”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