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 19 章 庙堂之高 皆是伏笔

    第 19 章

    排一部新戏很容易,排一部好戏很难。

    花满庭属于有艺术追求的,纵然对这件事不报任何希望,但还是会认真揣摩,争取达到最完美。

    庄义生倒是无事可做,只需要等待各样安排好的事情生效。

    现在的梧桐派,他和秋兰佩的老爹,是唯二的两个闲人。

    …………

    十五,皇宫。

    自从女帝登基以来,并非天天早朝,只在每月初五,十五,廿五三天上朝,与文武群臣商议国内大事。

    她身披皇袍,坐在金殿之上,面前有一道珠帘,将她与群臣隔开。

    “臣有本奏。”一名文官出列:“山南大雨,万亩良田成了水泽,需要朝廷拨款。”

    “臣亦有本。”一名武官出列:“北燕屯兵边关,对我国虎视眈眈,臣请派钱三百万两,支援边军。”

    “臣有本奏。”一名官员道:“西陇大旱,饥民成灾,请陛下降职安民。”

    ……

    珠帘后,金殿上,女帝打了个哈欠。

    朝堂之上,字字如刀,你以为是朋友的那些人,可能会在背后捅你一刀;你以为是敌人的,真的就是敌人。

    稍不留神,就陷入了他们的圈套。应付这些人,女帝实在提不起精神,如果师弟在就好了,他还是比较鸡贼的。

    “所需银两,可以上报寿王,王叔拟一道折子报上来。”

    “陛下。”

    寿王缓缓出列,大家都知道他最近死了儿子,心情悲伤,却还是能坚持上殿,精神令人感动。

    “臣已经算过,各部所需的银子,大概需要三千万两。现在国库紧张,处处需要用钱,能否请陛下从内库拨下一些钱,等国库宽松了,再还给陛下。”

    寿王不紧不慢道。

    一国有内库外库之分,外库是国家的钱,便是国君也不能轻易动用。而内库则是皇族自己的钱,用来修修屋子,买点衣服什么的。

    珠帘后,萧别离坐直身子,颦起了眉头。

    内库现在也没有多少钱了。

    拿出五百万两给庄义生,萧别离也得过一段紧日子。

    怎么这次上朝这么多要钱的。

    萧别离下意识察觉到,今天的事情有古怪。

    比如山南的水灾或许没有那么严重,边关的情况也并谈不上有多严峻……但被这些文武官员张口一说,就变成了迫在眉睫的事。

    国王的权力在十步之外,万里之内。他可以决定万里外一个士兵的死活,但未必能决定自己今天穿什么衣服,吃什么饭。

    萧别离开口道:“内库今年还要修两处院子,财政上有些紧,先由国库想想办法,若还是不够,再想办法。”

    “内库的库银应该还有几百万两的富余。”寿王吃惊道:“怎么会突然紧缺了。”

    “臣听闻,陛下挪用了五百万两银子,给自己师弟。”一名微不足道的小官道。

    “啊,岂有此事。”

    “这是国家的银子,怎能交给一介草民。”

    “滑稽,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文武官员一片噪杂。

    “噤声,噤声。”寿王轻咳两声:“我想陛下绝不会做出此等事,定是那人用奸计蛊惑,从陛下这里骗走了银子。”

    “臣这就派人将他捉拿归来,严加拷问,看他挥霍了多少,还剩下多少,一定不能让国家的钱流失。”

    珠帘后,萧别离微微渗出汗珠。

    怪不得今天这么多冲自己要钱的,原来伏笔在这里。

    自己给庄义生钱的事,没有宣告众人,但也谈不上机密。朝中的文武官员,却一副闻所未闻的样子。

    他们真正想要打击的不是师弟,而是借着师弟,削去国君的颜面。

    来了,如今全都来了。

    “且慢。”

    萧别离在珠帘后道。

    “陛下还有什么吩咐?”寿王道。

    萧别离稳了稳心神,道:“不错,朕的确给了庄义生五百万两。”

    “啊!”

    一片哗然之声。

    “但这不是给,而是一笔投资。”

    “投资?”寿王不解道。

    萧别离嗯了一声,道:“在梧桐派发现了一处星耀矿,便派庄义生带着钱开采,因担心对方坐地起价,所以这件事尚未外传。”

    萧别离心惶惶,心想,师弟,我可全都赌在你身上了。

    如果你到时候挖不出矿,咱俩就只能离国而奔。

    想想也蛮刺激。

    “原来是投资。臣便说嘛,陛下也不会如此糊涂。”寿王话锋一转:“不过,臣从未听说,梧桐派有什么星耀矿。”

    “王叔……”萧别离冷笑一声:“什么事都要你知道嘛?”

    “臣不敢。”寿王道:“只是担心陛下被人骗了,如果最后挖不出矿,臣一定将他抓回来,敢骗陛下,臣绝不能容他。”

    “当然。”

    萧别离冷哼一声:“退朝。”

    …………

    梧桐派。

    身为一派掌门的庄义生正和前掌门一起,蹲在地上看蚂蚁。

    “老秋,咱们梧桐派有没有什么厉害的秘籍?”

    “没有。”

    “有没有什么天材地宝?”

    “没有。”

    “有没有什么神兵利器?”

    “没有。”

    得,还真穷啊。

    身为一家门派,没有叫得响的秘籍,镇得住的高手,特牛掰的宝贝,凭啥吸引弟子。

    庄义生愁啊。

    黄昏的时候,秋兰佩从山下回来,庄义生向她询问事情办得怎么样。

    “事情很顺利。”秋兰佩道:“我走了几家药铺,他们的牛角石本就不多,我都买了下来。我还调查到,京城的牛角石,只有三处货源,我与他们谈妥了,直接订了他们三个月的货。”

    “库房有没有租好?”

    “租好了,就在城北的管库,由朝廷看守,贵是贵了些,但绝不会出现意外。”

    “没人注意到你吧?”

    “没有,京城谁认得我啊。”

    “漂亮。”

    庄义生忍不住赞了一声,秋兰佩可以呀,进步这么快。

    看来那个一百八十环的超级任务跑下来,也帮助她成长不少。

    这便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的道理。

    得到秋兰佩一声赞扬,秋兰佩也有些沾沾自喜。

    “公子,我们买这么多牛角石做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

    庄义生悠悠道了一声,自顾自回到房中。

    眼前一道红衣,女帝陛下斜倚在床上,冲庄义生勾勾手指。

    “过来!”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