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卷 赌生开启 第四十章 斩草除根

    并非是叶杀花的护罩不给力,身为筑基期强者,金灵气护罩当然不是纸糊的,可惜他遇到了韩长命。

    韩长命虽然同样是筑基初期,但他是以炼气期十九层的修为踏入筑基期的,因此灵力的厚实程度在同阶修士中难逢敌手。

    更何况,他是趁着叶杀花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欺身到了极近的距离,再用火灵力御剑从背后偷袭,因此一击得手!

    一代筑基期强者叶杀花,竟就此殒命,喋血于秘境之中。

    没有人能想到,叶家大名鼎鼎的‘风花雪月’四位公子,竟有两人先后死于韩长命之手!

    韩长命对着倒地身亡的叶杀花手中握着的木德剑,遥遥一指,想把此剑给隔空御飞过来。

    可是木德剑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让韩长命自嘲的摇了摇头,若是此剑能轻易御之,叶杀花也不必一直握在手中与人战斗了。

    韩长命走了过去,将此剑从叶杀花的尸体手中用力掰了下来。

    他徒手握在光溜溜的剑身上,不禁感慨此剑真是一柄神奇的法器,造型如同长条型的绿色木尺,剑身上面还镌刻着古朴的八个小字:“生而神灵,自言其名。”

    “看这几个字的意思,可以知道这帝喾挺厉害的,一出生就是神灵,还能对人说自己的名字。”

    韩长命喃喃自语的看着手中的‘木尺’,轻轻挥了挥,此剑却毫无反应,仿佛只是一件平平无奇之物。

    “确实厉害,不过他不是神灵,这帝喾是货真价实的人族大能者,是神话时代的人族五帝之一,而五帝各持有一把神剑,分别对应金木水火土,这五把剑被当时的人族尊称为‘五行道德帝剑’。”

    神人二八从灵兽袋里一闪而出,对韩长命讲解道。

    起先,她想和韩长命一起出手对付叶杀花,但韩长命却想测试一下自己筑基初期的实力,决定亲自出手,所以便叫神人二八呆在灵兽袋中。

    “五行、道德帝、剑?莫非只要能同时拥有这五把剑,就可以站在‘道德制高点’上面,对敌人进行谴责?”

    韩长命听完神人二八的话,便惊讶的说道。

    “真没文化,连断句都不会,这是五行、道德、帝剑,这样读才对。”

    龟宝从储物袋里的龟壳中传来了鄙视的声音,但是韩长命却不以为意。

    “此剑,以你筑基期水平,尚不能御之,但帝喾此人早已兵解,此剑便属于无主之物,你可以通过一段特殊的法诀,对此剑做一个认主仪式,然后便可将此剑缩小藏入五官之内,连元婴强者都检查不出来。”

    神人二八看着木德剑,仿佛记起了一些遥远的回忆,她对此剑的了解程度让韩长命感到震惊。

    此刻,韩长命嘴里念叨着一个古老的法诀,并割破了一根手指,往剑身上的五个物殊位置上,各滴了一滴鲜血。

    很快韩长命就完成对木德剑的认主仪式,不过要将此剑藏于哪个五官之中,是个问题。

    神人二八提醒韩长命道:“你在使用此剑时,可先将灵力转成木系,这样就能稍微动用一些此剑的能力,不过,此剑在外界不可轻易动用,因为这种级别的兵器一旦动用就容易被附近的大能者觉察,就算是元婴强者都会贪婪此剑的。”

    “嗯,想必这叶杀花因为是金系单灵根的缘故,所以完全动用不了此剑的威力,而他的任务就是将此剑带出境秘,交给叶家元婴老祖。”

    韩长命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然后他忽然猛的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吐出了一颗智齿。

    原来十六岁的他,开始长智齿了,韩长命正好把这颗没用智齿拔掉,把原先的位置用来存放木德剑,相当于种牙了。

    在把木德剑塞进嘴里时,韩长命想起了小时候看到的那些江湖杂耍艺人表演活人吞剑,与自己刚才的样子,看着没啥区别。

    收拾好木德剑后,韩长命继续不客气的检查着战利品。

    他把叶杀花腰间的储物袋翻了个底朝天,里面有各种杂物。

    其中,有一枚木制的令牌,引起了韩长命的注意,上面雕刻着‘帝村令 ’三个字。

    “此物莫非与地图上标注的那个‘帝村’相关?”

    韩长命眼中精光一闪,看来自己有必要去帝村一趟了,自己如今也是筑基期强者了,在秘境中只要不遇到结丹级妖兽,就没有不能去的地方。

    “不过,在去帝村之前,我还要做一件事。”

    韩长命手上握着一块白色的传讯玉符,眼中闪过一抹冷冽的杀意。

    这玉符是从叶杀花的储物袋里搜出来的,他稍微研究了一下,便知道了传讯玉符的使用方法。

    只要动用此符,就能召集秘境内的所有叶家之人,然后斩草除根,这样可以防止出去之后被叶家给秋后算账。

    ……

    几个时辰后。

    已经对秘境内的叶家之人完成了斩草除根,彻底解决了后顾之忧的韩长命,开始朝着帝村的方向出发。

    他与神人二八一起走在一片密林间,忽然前方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这是声音怎么有点像婴儿的啼哭声?不好!”

    韩长命忽然感觉到有一股巨大的神识力量,往他脑袋上锰的锤打了一下,这让他忽然眼冒金星,鼻血流出。

    神人二八身形一闪,挡在韩长命前面,她小手一挥,便立刻阻止了这股神识之力继续对韩长命的伤害。

    韩长命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筑基期的他,神识已经比以前强大了非常多,刚才只是猝不及防之下,才着了道。

    他把目光越过神人二八的背影,往前方定睛一看,说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只见远处那东西,似人非人,在地上用左手支撑着地面在爬行着。

    它的脖子上戴着一副沉重的枷锁,右手还握着一把短戈,刚才的神识攻击就是它发出。

    这货似乎还有些灵智,居然阴森森的盯着神人二八,没有轻举妄动。

    神人二八倒是表情轻松,轻轻说道:“此乃‘相顾之尸’,在一些封闭的小秘境内,若有修士在生前造的杀孽太多,煞气太重,那么死后就有可能发生尸变,变成‘相顾之尸’了。”

    神人二八在一边说着话,一边用大眼睛瞅着韩长命。

    “你都瞅得我浑身发毛了,我杀人是属于正当防卫,你懂么?最多算稍微防卫过当而已,不算制造杀孽。”

    韩长命在自我安慰着,他可不想自己哪天在死后也发生尸变,“不过,此尸的神识攻击真厉害,堪比筑基期了,但它的真实修为却只相当于炼气期十层。”

    “不必奇怪,我们神族以炼体而著称,同时神识也是强大无比,炼体与炼神识,本身就是相辅相成的,此尸走的就是练体路线,浑身如同金刚,坚不可摧,因此神识强大也并不奇怪。”

    神人二八对韩长命解释说道。

    “坚不可摧?要不用木德剑砍它试试?”

    韩长命可不信它还能经得起木德剑的全力一击。

    “杀鸡焉用牛刀,要消灭此尸不难,我教你一种神族的神识攻击术,你利用此术与它对轰,不过你并非神族之人,能否学得会,我就不……靠,你怎么这么快就会了?”

    神人二八被韩长命这个废柴的学习能力给震惊到了,她感受到了一股堪比筑基后期的神识,如同滚滚洪流一般,席卷杀向那具‘相顾之尸’。

    结果此尸当场口吐白沫,怒目圆睁,元神破灭。

    神人二八并不知道,韩长命之前吃了大量的百年黄豆制成的豆腐脑,对神识的裨益极大,因此他现在不仅是修为冠绝同级修士,神识更是堪比筑基后期,所以很快就学会了神识攻击术。

    消灭了‘相顾之尸’这个拦路虎之后,韩长命便不再走路,使用御剑飞行在低空飞了几个时辰,终于抵达了地图上标注的‘帝村’了。

    不等韩长命说话,灵兽袋里的四耳犰狳兽忽然激动得‘吱吱’乱叫,于是韩长命便放它出来。

    帝村,座落于密林之间开垦出来的一片土地上。

    上面有六七间造型古朴的屋子,全部都是采用‘木骨泥墙’的结构。

    所谓的‘木骨泥墙’,就是先用木头做为立柱,然后在立柱之间填充竹条,接着在竹条的两面抹上‘草拌泥’,最后使用火烤给墙壁增加硬度。

    这是非常古老的一种建筑风格,如今的周国早就已经看不到了这种建筑了。

    在村庄的入口处,有一座由木头做制的拱门,这只犰狳兽此刻虽然着急得在抓耳挠腮,但却不敢跨入这拱门一步。

    虽然眼前的拱门处,看着没有任何危险,但它天性警觉,这里空气中弥漫的气息令它感到害怕。

    这时韩长命从储物袋中取出‘帝村令’,对着帝村的拱门处晃了晃。

    “咻!”

    那道拱门忽然缩入地下,消失不见了。

    犰狳兽见状,才敢走进村子中,它领着韩长命来到了村子中间的一口水井旁边,用两只前爪比划了一番,又指了指韩长命的嘴巴。

    “原来这把木德剑之前一直存放于这口井中的,不过,如果此剑就是秘境中的最大秘宝的话,那么我们来此算是白跑一趟了。”

    韩长命看懂了犰狳兽的肢体语言,却对此次的帝村之行感到有些失望。

    但是犰狳兽却不这样觉得,它继续往前走着,还不断的在高频率的耸动着四只耳朵,很快就带着韩长命来到一间面积较大的房屋前,它仍然是不敢开门进去。

    这回不仅是犰狳兽感知到了危险,韩长命看着这间屋子的大门也是感到心惊肉跳。

    “这间屋子一定有强力的禁制,里面莫非藏了什么东西?”

    他晃了晃手中的帝村令,但是却没有任何效果,显然,帝村令只是在进入村庄拱门之时使用的。

    接着,韩长命把身上仅剩的最后一颗避禁珠,取出来引爆掉了,但是依然没有破开禁制。

    不过,避禁珠在爆炸的一瞬间,倒是让韩长命清晰的看到了确实有禁制存在,而且狂暴无比。

    实在束手无策的韩长命,把储物袋里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尤其是从叶家之人身上夺取来的法器,都一一尝试了遍。

    直到最后,当韩长命取出了六面小幡旗,并注入灵力的时候,这屋子的大门才‘吱’的一声,徐徐打开了。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