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八章 以贱民之血,染红王的御座

    数百吨的海水铺天盖地压来,一瞬间封住了若枫身边数十米的活动范围,很难想象在陆地上竟然会出现几十米高的浪潮。

    “不好!”若枫低呼一声,身体向旁边一跃进行翻滚。

    海潮毫不客气地冲刷着刚刚若枫所在的位置,地面被冲出了一个大坑。

    “好险……”若枫松了一口气,心中庆幸没有被这海潮击中。

    侧面突然划起一道冷风,刀锋在呼吸间便到了若枫眼前。

    若枫抬手用匕首勉强挡住这一刀,后退几步,手腕不受控制地颤抖。

    但刀锋步步紧逼,凌厉地让人不敢接招。

    随着时间的推移,若枫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细密的伤口在他身上堆积起来,滚烫的血液被雨水冲刷,在地面上积成了一堆堆血洼。

    若枫又一次挡住了璃玥的刀锋,却并没有看见璃玥有下一步的动作,立马向后跳出几步,拉开了距离。

    若枫也不知道璃玥为什么突然停止了攻击,但他必须趁着这时候喘口气,时间不多,但在皇血的帮助下,他能恢复不少体力。

    “喂。”璃玥的语气不像之前那么温柔,满满的人情味,此刻冰冷的像是嘴里含着冰块,“你不是普通人吧?”

    若枫脸色大变。

    “你是皇血。”璃玥的声音没有丝毫温度。

    “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若枫假装冷静。

    “一开始我就奇怪,为什么在我的感知里你是红色的能量人形而不是黄色的热量人形,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是身上穿着什么特殊的能量防护道具,”璃玥说,“但在刚才,你的血流出来了。”

    “什么红色黄色,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我的能力,足以代替眼睛的能力,”璃玥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能够感知范围内所有的能量波动和热量,这些感知会在我脑中成型,能量波动是红色,热量是黄色。”

    “因为下着雨,我的热量感知会受到影响,但能量感知不会,”璃玥继续说,“就在刚刚,我在你流出的血液里感知到了非常庞大的能量,而这种能量只有皇血才能拥有。”

    “所以你到底是谁?!”璃玥的声音突然冷厉起来,随着她声音一起冷厉起来的是她的刀锋。

    “很抱歉啊,璃玥小姐,”若枫轻笑,笑里满是疲惫,“无可奉告。”

    “你!”璃玥一时气结,不知道说什么好。

    璃玥越来越想不通了,脑海里的疑问越来越多。

    这人可是皇血啊,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反抗帝国?这不是皇血们的家吗?为什么啊?

    璃玥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名叫“葬义”的组织。

    但是很快璃玥想起来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皇血的诅咒。

    “皇血相争,必有一死!”

    自己之前已经这个人有了杀意,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有没有对自己产生杀意,但她不敢冒这个风险。

    她和面前的男人,注定会死一个!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是自私的生物,在生命的裁决面前,所有人都会暴露出本性,也包括璃玥。

    她还不想死。

    所以死的人只能是他!

    璃玥身上的杀机暴涌,蓝色的眼瞳光芒大放,比之前更多的海水从自己身后升起,扑向若枫。

    若枫看着眼前巨量的海水,心中紧张起来。

    看来这个璃玥已经想起来了皇血的诅咒。

    今天她必要杀我!

    若枫身形一退,却避无可避,用身体硬撼海潮的攻击。

    虽然他是皇血,也因为皇血而有着强悍的体魄,但也无法在这极短的时间内逃离大的如此海潮范围。

    强横无匹的力道猛压下来,若枫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被压的单膝跪地,无法起身。

    更难受的是,这种力道和拳头砸在身上的力道不同,拳头的力道一触即走,而这道海潮却是源源不断地冲击着若枫的身体,每秒钟都有数十吨的海水狠狠地冲击着他。

    可恶!我还不想死!若枫挣扎着站起来,体内的皇血沸腾,疯狂地压榨若枫四肢的力量。

    眼看就要站起来了,璃玥的手再次向下挥动,更多的海水以更凶猛的姿态再次把若枫狠狠地按在地上,双膝跪地。

    像一条废狗。

    若枫在强悍的水流中又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弱小,弱小的连自己都想唾弃。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么弱小?为什么你这么废柴?为什么你什么都做不到?

    只有师兄师姐们在前面为自己遮风挡雨时,自己才能做好一件事,然后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很了不起。

    其实就是个还没成熟的小屁孩儿罢了!

    可是啊……他也努力了啊……他也流过汗流过血,在粗糙的沙地上像狗一样喘气累的爬不起来啊……他也起早贪黑的训练,一直训练到师父来赶人才去休息,除了吃饭从不休息啊……

    可是……为什么啊……

    若枫无声地跪在地上低着头,海水已经不断地冲刷着他消瘦的身体,脸上流着不知道是海水还是泪水的液体。

    突然,他暴怒起来,像是极致的压抑后的爆发。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对!我就是个废柴!我什么都做不了!怎么了?!

    难道就是因为我是个废柴!是个一无是处什么都做不到的废柴!就连努力的资格不配拥有吗?!

    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声音从脑海深处响起,充满诱惑又桀骜不驯,可是自己却不觉得有丝毫的不自然,仿佛这个声音本来就是和自己一体的。

    呵,废物。

    本该是君临天下之人,此刻却狼狈不堪地跪在地上。

    本该是要咆哮于世间的至尊,却甘愿收敛爪牙当个废柴,还自己以为自己很努力。

    没用的……努力对你来说一文不值……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情你发狠你就能牛逼,不是所有的事情你努力了就能有回报。

    但赌命可以。

    声音突然疯癫起来,像是在舞台上无法自拔的戏子。

    赌命可以!赌命可以啊废柴!

    没有什么事情是你赌上命做不成的!只要赌上了命,你就是这个世界的至尊!你就代表着无敌!

    废柴怎么了?!废柴也是木头!也一样可以烧!

    所以烧起来吧废柴!燃烧你的血液,赌上你的性命!让他们知道你是上帝是佛祖是耶路撒冷是至尊!

    让这个世界感受一下你的悲鸣……和怒火!

    若枫缓缓地站了起来,是的,他站了起来,仿如无物站了起来,完全忽视了背上强横的水流。

    璃玥惊讶了,在她的感知里,不仅仅是那个红色的人形缓缓站了起来,红色还变得越来越明亮,甚至有着些许黄色,那是热量的颜色。

    也就是说,那个男人此刻的体表温度已经高到连海水都隔绝不了。

    他在燃烧!

    若枫缓缓地抬起头,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金色的眼瞳出现。

    那是什么样的眼睛?高贵,森严,幽远,狂傲不羁,无可侵犯!

    耀眼的不像是眼睛,而是正午的太阳。

    “子民们!准备以白骨为花环!迎接王的回归!”若枫状若疯癫,在奔腾不息的海水里怒吼着,宣泄着,滔天的怒意和仇恨似乎能把世界掀翻。

    他向空中伸手虚抓,一杆断掉的长枪在他手里出现。他疯笑着,像是命令,又像是宣告一般大肆地咆哮着。

    “以逆臣之颅,堆砌王的至尊!”

    “以乱者之眼,洗净王的高贵!”

    “以贱民之血,染红王的御座!”

    ……

    ……

    ……

    “恭喜,你的计划终于开始了。”男人在雨中对着不存在的人遥遥举杯,雨滴在他的酒杯里砸出一个又一个波圈。

    他完全不顾及雨滴落在西服身上,兴奋地舞蹈,没有任何仪态可言。

    “忍住忍住,不能太兴奋了,才刚开始走第一步而已。”男人停下了动作,但嘴角的笑容已经放肆。

    “世界将要改变,他挣脱了锁链和刀剑,带着满身的伤痕和满腔的仇恨将要审判世间,”男人说着诗剧一般的话,“他从地狱里回来了。”

    男人仰头饮尽杯中的酒,然后狠狠地把酒杯砸碎。

    ……

    ……

    ……

    沐然在控制室里一边看着另外三名队员的进度,一边不断地努力寻找着若枫的下落。

    原本那个黑进去的卫星早就被镭炮炸毁了,本来沐然是想着再黑一台卫星去看看现场情况,可是发现皇室的每个卫星都加强了防护,一时半会很难成功。

    “滴嘟滴嘟~”刺耳的警报声在整个控制室炸起,所有的电脑屏幕都闪烁着红光。

    “怎么了怎么了?”沐然被吓了一跳,连忙操作起控制台。

    “卧槽……”沐然看着屏幕上的数据,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惊叹一声,默默地打了一个电话,“喂,师父吗?”

    “嗯,是我,有事吗?”师父说,“我这边还有事,你要说就抓紧。”

    “师父,我觉得现在不管你有什么事,你都得回来了,”沐然的喉头上下移动,“若枫好像又出事了。”

    “什么?!不是说了让你们保护好他吗?!”师父大惊,但又想起来什么,“等等,什么叫‘又’?”

    “是这样的。”沐然老老实实的把之前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师父。

    “但是这边专门监测若枫的能量仪器突然发生了剧烈波动,所以若枫并没有生命危险。”沐然补充说,“像是突破了。”

    “嗯?突破了是好事啊,为什么要我回去?”师父听见沐然后面的话不禁长呼一口气,但又有点不理解

    “突破了的确是好事,但是,我看着有点不太对劲,”沐然盯着能量监测仪上混乱的图形皱着眉头,“能量图太混乱了,混乱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

    “好,你等着,我马上回去。”师父答应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