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六章 莲花小区8幢1801 下

    再次去案发现场各个屋子转了转,白辰还是有点疑惑。

    “两年,昨天傍晚,密室,镜子。”

    白辰边走边嘀咕,这些线索看起来有点零散,不太好串起来。房间的味道实在太上头,白辰决定去楼下透透气,顺便捋一捋思路。

    到了一楼,空气果然清新多了,看了一眼手表,在上面居然已经待了五个多小时了,顿时感觉非常饥饿,此时阳光已经渐渐没了,楼下的住户也开始多了起来。白辰打算先去解决自己的肚子问题,饿肚子会影响思考,办案的大忌,这是白辰不可动摇的铁律。

    来到小区门口的便利店,门口正好要将售卖的纸壳抬上车,热心肠的白辰虽然饿着肚子,也是狠卖了一把力气。

    “谢谢你啊,小伙子,想买些啥,大姐给你打折。”

    便利店老板是个面相和善的胖大姐,豪爽地对着白辰说。

    “不用不用大姐,举手之劳而已,我买两个面包和两个牛奶。”

    “客气啥,来,你的面包和牛奶,还有这两个茶叶蛋算大姐请你的,这个点吃东西,中午饭都没吃吧,你这小年轻,要多注意身体啊。”

    “那,那谢谢大姐,你也多注意身体。”

    这个便利店大姐看着就是一个面热心善的人,白辰能感受到她那种真诚的善意。

    白辰告别大姐,边拆面包边往回走,大姐也在继续跟着相熟的业主聊天。

    “张姐,你孙子马上小学毕业了吧,到时就可以脱离这片苦海,不用再担惊受怕咯。”

    “别光说我,你自己不是随时可以走吗?”

    “我走不了啊,就指着这个便利店养活一家子呢。”

    “就你会哭穷,诶,收纸壳的你等会,我那边还有,你跟我一起搬一下,你一起带走吧。”

    “行了大老板娘,不跟你唠嗑了,我去搬纸壳了,你说原来多方便,废品啥的都有人上门收,现在还得自己搬下来,我这都老胳膊老腿了,唉。”

    “行吧行吧,你去吧,小心身体哈,其实当成锻炼也挺好的。”

    老板娘笑着说道,回过头来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白辰又出现在了她眼前。

    “怎么啦小伙子,还要买什么吗?”

    “不是不是,跟大姐你唠会磕。”

    “大姐,你们之前收纸壳废品都是上门收的吗?”

    “对啊,之前是有一个叫。。叫什么来着,哦,对,叫秦云,之前是这个小秦的在收,这个小秦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丈夫车祸去世了,女儿听说又得了什么病,就她一个女人家家的每天跑上跑下,看着挺让人难受的,不过后面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没继续在这里收了。”

    “那你记得大概是什么时间她才不在这里收纸壳废品的吗?还有,你知道这个秦云的女儿叫什么名字吗?”

    “时间嘛,大概一年多两年应该是有,至于她女儿的名字我是真不记得,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就随便问问,我走啦,谢谢你啊大姐。”

    “啊,没事没事。”

    白辰一路小跑回8幢,还未到就看见一袭红裙的姜羽站在楼下。

    “白辰,你跑哪去了,我刚下来没看到你,还以为你偷跑回去了。”

    “没,去买了点吃的,给,你的面包和牛奶,还有这个,老板娘送你的茶叶蛋。”

    “还算你小子有点良心,对了,你刚说要去验证一下,这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嗯,我基本有一些眉目了,不过我还需要一些证据,先把这个吃了吧,别饿出毛病了,我上楼跟孙队打个招呼。”

    白辰刚要上楼,发现孙阳也刚好下来,他此时也是饥肠辘辘,不过白辰可没买他的份。

    “诶,孙队,你下来了刚好,省得我上去,有两个事情需要拜托你,”

    “刚好我也有事要跟你说,刚才我们在1801那面镜子后面发现了一个通道,是通往1802的,现在已经将那个周一林控制住了,可是他有精神障碍,就算他是杀人凶手应该也无法受到应有的惩罚。”

    孙阳有点烦躁,又看见姜羽在狼吞虎咽,吞了一下口水,又回过头看着白辰,还是案件比较重要。

    “这么凑巧,那我就只剩一个事情了,本来也想让你申请一下搜查令去一趟1802的,现在不用了。现在就剩一件事,就是查一下市里的医院,一个母亲叫秦云的七八岁小女孩,两年前住院,最近出院的,这对母女跟本案有直接的关系,我现在怀疑这个秦云就是凶手”

    “秦云是谁?凶手不是1802的那个精神病吗?”

    “秦云是以前这个小区收纸壳废品的,之前1801发生命案后,所有人对1801谈之色变,秦云就带着她的女儿住进了1801,白天她收纸壳废品,晚上就住在1801,隔一段时间就穿着红裙假扮死去的女主人进出1801。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经常有住户看见红衣女人和听见弹珠声,还有为什么当姜羽出现在1802门前时,那个男人反应会如此激烈,因为他下意识以为1801的女主人又回来了。”

    “秦云住进1801后,前后或间接或直接杀死了三个住户,吓疯一个,就是通过1802进行进出。她先是偷偷配了1801和1802的钥匙,然后假装女主人鬼魂把1802那个住户吓进房间,之后开门进入1802,然后通过1802再进入1801,杀完人后,再从1801的镜子回到1802,完成了她的密室杀人计划。”

    “之所有会有两年时间的空挡,是因为她的女儿,得了重病不得不住院治疗,而在出院后,秦云发现1801居然又住进了人,所以她又故技重施,再次露出了罪恶的獠牙!”

    “现在只要找到这个秦云,她身上肯定有1801和1802的钥匙,还有重点对1802和1801进行痕检,现场肯定有她或者她女儿的生活痕迹,这些足够给她定罪了。”

    白辰理清了思绪,案子到这边基本可以盖棺定论了,孙阳点了点头,回头招呼同事进行任务分配了。

    “我说羽姐姐,你今天怎么穿着红裙子啊,不像你的风格啊。”

    “哼,我穿什么你管得着吗?”

    姜羽当然不会承认,她今天之所以穿着红色裙子是因为她在网上查了,红色辟邪。

    秦云被找到了,到了晚上白辰收到了孙阳的通知,找到了秦云和她女儿的尸体。

    这个可怜又双手沾满罪孽的女人自杀了,被发现的时候飘在Z市渡母江的下游,和她绑在一起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捞起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气了,不过小女孩死的更早,而且也不是溺死,是得了白血病。

    两具尸体没有在江里泡多久,所以肿胀的还不算厉害,母亲留着长长的头发,穿着漂亮的大红色长裙,而小女孩扎着两个小马尾,穿着漂亮的小碎花,她们被捞起来前就这样在江面上漂啊漂,好像没有方向,也没有目的。

    五年前。

    秦云还是一个幸福的女人,女儿刚满三岁,正是天真活泼的时候,丈夫老实勤劳又疼惜她们母女,日子虽然不算富足,但他们一家过得很开心。如果,没有那场该死的车祸,如果,女儿没有被检查出白血病。

    生活好像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一切都好像一个深渊,不断地拖着秦云,要将她往里吸,想要让她掉进无底的深渊。但是,她不屈服,她必须要活着,她想让女儿活着,她开始夜以继日地工作,白天收纸壳废品,晚上去端盘洗碗,什么脏活累活她都干,为的就是想要救活女儿,那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不过即使她身兼数职,累到吐血,女儿的医药费一样犹如无底洞一般。

    这时,她看见了1801一家,那么开心,那么快乐,原本她也拥有这样开心快乐的生活,她嫉妒,甚至是恨,无尽的黑暗生活让她痛恨别人的幸福,当1801发生灭门惨案时,她第一反应不是害怕,是快感,是铺天盖地的快感,原来他们也是会痛苦的。她决定,她要住进1801,她要取代他们原有的幸福快乐,她开始在不属于她的房子里自娱自乐,穿上女主人的红衣服,带着孩子在房间疯狂玩耍,在那一刻,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而之前收纸壳废品的时候,秦云就知道,1802的精神病周一林一直在通过1801的镜子偷窥1801的女主人,所以她假装女主人的鬼魂,让原本就不正常的他精神进一步崩溃,1801和1802也被秦云开了一个通道。而当有人来租房时,秦云就偏执地认为是有人要来破坏她的快乐,所以她通过这个通道残忍地杀害了三个人,吓疯了一个人,可是最后,女儿也没救回来,她也没救回来。

    其实程建鹏和冯琳琳并不是秦云杀的,当秦云进入1801时,两个人就已经没气了,当时两个小年轻嗑药嗑嗨了,程建鹏出现幻觉失手掐死了程琳琳,然后自己因吸食过量出现了心脏骤停,秦云只是把冯琳琳挂到了玄关上,并用她的血在镜子上留下血字而已,不过在秦云通过镜子要离开时,原本以为已经死了的程建鹏突然又醒了过来,挣扎站起来走向秦云,秦云赶忙通过镜子离开,而意识模糊的程建鹏就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头一直往镜子挤,仿佛要挤进镜子一般,直到后面药效再次发作,才有了案发现场那样的死亡姿势。

    这个案子看似结了,可是真的结了吗?1801是否有冤魂,如果有,有人帮他们报仇了吗?没人知道的是,那天夜里,1803的丁爱民又看见了那个他朝思暮想的红衣女人,而1802的周一林,呆呆地坐在客厅,眼睛朝着1801镜子的方向,嘴里还在不停地说着:

    “全是黑的,全是黑的,为什么是黑的?”

    “你喜欢照镜子吗,你有没有想过,当你站在镜子前的时候,是你在看镜子,还是镜子里的人在看你?”

    莲花小区8幢1801 完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