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8章两人后座

    洛时羡在手机上下了单,抬头时,恰好对上苏知浅的目光,两人的视线交织在一块儿,他从她的眼中读到了寻常。

    昔日眼中的爱意消失殆尽。此时此刻,苏知浅只把自己当作上司。

    “什么事?”洛时羡不紧不慢地移开视线,将手机放到办公桌上。

    苏知浅道出心中的疑惑:“白天,我们去赵天勇的店里,几个店员对他的评价的良好,与许如意描述的情况相差甚远。”

    “每一个人在面对不同的人都会展现不同面,员工对于老板的印象大多停留在工作上。从员工的角度来看,赵天勇是一个好的老板。但是,他不一定是好的丈夫。”洛时羡对于这件事算是习以为常。

    进入警局的这几年,他也算侦破了不少的案子,有些凶手落网之后,罪犯亲近的人怎么也不能接受他杀人的事实,也有人为此而郁郁寡欢。

    “原来如此啊!”苏知浅感叹一声,原以为困惑自己的问题,它也会成为讨论的话题之一呢!

    她想起先前的洛时羡对于自己另一个观点的纠正,不禁笑着又说:“看来,我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洛时羡因为苏之浅的笑容微微出神,不过,他的反应向来很快,十分官方的回复道:“苏法医,我们这叫相互学习。”

    “是的,知识永远不会嫌多。”苏知浅语调轻松的回复。

    安凝霜见自己插不上两人的对话,表情有些沮丧的回过头,研究电脑上与三起案件相关的消息。

    半个小时,洛时羡下楼取了外卖,将安凝霜喜欢吃的鸭肠粉递到她的面前,随后,他将一碗猪脏粉放在苏知浅面前,开口道:“苏法医,随便点的,希望你别嫌弃。”

    “不会,谢谢。”苏知浅左手将塑料碗盖子打开,热气熏得她脸微微发烫,右手撕开一次性筷子的包装,低头,边吹边吃。

    安凝霜大口大口吃着东西,很快就吃完了,回头瞥见苏知浅的斯文的模样,不禁感叹道:“苏法医,我看着你吃东西,有种自己不是女人的感觉。”

    “嗯?”苏知浅愣了半秒,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摇头道:“不会啊!你长得很漂亮。”

    “真的吗?”安凝霜看着苏知浅眼神中满是真诚,脸颊微微泛红,不好意思地端着自己吃剩的底汤,转移话题说:“我去扔垃圾。”

    话落,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苏知浅被她率真的反应惹得轻轻一笑,很快地低头继续吃东西。突地,她眼角的余光瞥见对面洛时羡吃的东西与自己一样。

    “这么多年你的口味没变啊!”苏知浅没藏着掖着,落落大方地开口。

    “嗯,你呢?”洛时羡点头后反问道。

    “对我来说,有的吃就不错了,不挑食的。”苏知浅回复后,低头吃着东西。

    关于吃什么的问题?洛时羡曾问过苏知浅两次,算上今天是第三次,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

    -

    洛时羡跟苏知浅用完餐后,三人都回了各自休息的区域。

    一小时后,盛南风与林澄西回到局里。时间又过半小时,洛时羡醒了过来,简单的洗了一把脸后,一边拿出手机一边走出办公室的门,恰好碰见迎面而来的林澄西,因为通宵的关系,她不停地在哈欠,眼皮耷拉着,精神状态疲惫。

    “洛队!”林澄西在看见洛时羡的那一刻,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恭敬地打着招呼。

    同事三年,X犯罪调查组别的成员跟洛时羡在私下都处得跟朋友一样,唯有林澄西仍然保持着上下级的距离,十分的客套。

    洛时羡倒没觉得不妥,每一个的行为习惯都是性格所致,不需要强行去改变。

    “嗯,你去睡一下。”洛时羡没问她得到什么消息,直接下了命令。

    “不行,我跟南风这边得到一些线索,需要马上汇报给你……”林澄西话音刚落,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哈欠,完事后,她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道:“洛队,不好意思,我失态了。”

    “你要是感到抱歉,马上去休息。今天白天的工作很重要,养足精神才能有效率。”洛时羡出声后,见林澄西仍然没有行动,沉思片刻后,继续说:“南风呢?”

    “在会议室。”林澄西回答。

    “我去问他线索的事。”洛时羡出声后,林澄西僵持的模样微微松懈,总算是听进去了。

    想了想,他又补了一句:“他汇报你汇报都一样,不会耽误案件的进展。”

    “洛队,我知道了。”林澄西应声点头,回顾两人的对话,说道:“洛队,我去眯一会儿。”

    “嗯,去吧!”洛时羡点头,在林澄西转身的那一刻,确认她是真的放宽了心,他才迈步去了会议室。

    会议室的门是敞开的,安凝霜边揉着眼睛边在电脑键盘上敲打,嘴里还念叨道:“盛南风,我好歹是个女的。下一次叫我起来,斯文一点会死吗?”

    “哈哈,小霜,你要是不说,我真忘记你的性别了。哎,谁让我们青梅竹马,打小就是革命友谊。”盛南风吊儿郎当的回复,听到门口有动静,偏头,瞧见洛时羡时,抬手招呼道:“老大。”

    “盛南风,你要点脸好吗?你一说工作,我马上从椅子上起来了,你还拿老大吓唬我。”安凝霜用狠狠鄙视地眼神望着盛南风,恰好看见了洛时羡,一点也没感觉尴尬,开口道:“老大,你醒了!”

    “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叫我?”洛时羡一边说一边向两人靠近,顺势往盛南风旁一坐。

    “一个小时多一点,想要先确认几个信息,回头再打扰你。”盛南风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两人在还成立X犯罪调查组之前就认识,关系十分的铁。

    洛时羡盯着投影机上的画面,这是一段马路的视频,时间显示时2020年5月7号凌晨一点,赵天勇搂着酒醉的顾曼曼穿过‘久侯酒吧’门口的人行道,走了一段路后,在一辆黑色的高级轿车旁停下,这辆车正是许如意在寻找的车子。。

    随后,赵天勇跟顾曼曼坐到后座,车子离开市中心的路段往西的方向前行。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