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047章 不是为了你

    一道身影从奚月身旁冲过去。

    “舒沫女士,对吗?”

    宫亦努力地压住心中的不满。

    他们怎么忍心,这么对奚月?

    舒沫并不认识他:“你是?”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宫亦替奚月心疼:“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够了。”

    奚城上前:“我们要回去了。”

    “你们应该知道何似并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对吧?”

    “既然知道,那你们怎么忍心,在亲生女儿面前演这一场母慈女孝的好戏?”

    他们难道都不考虑,奚月看到这一幕,会有多难过吗?

    奚月听到这一句话,下意识地抬起头。

    奚城不悦地开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在两人对话间,舒沫已经拥着何似坐进车里。

    奚城见状,没在跟宫亦纠缠,直接钻到车里。

    不远处,奚月合上剧本。

    微微眯着眼睛。

    宫亦刚才是在为她出头?

    ……

    结束一天的拍摄,陈导心情不错,说请大家一块儿去吃烧烤。

    整个剧组的人都去,奚月也不好推辞,于是也跟着陈导去隔了两条街的烧烤一条街上。

    她随意地找了个位置坐下。

    沐诀立马坐在她对面:“看着帅哥吃烧烤,更有胃口。”

    薄砚西坐在奚月的左手旁:“喜欢吃什么,我帮你点?”

    “要喝奶茶,还是可乐?”宫亦也探出头。

    三个男人里,各有特点。

    沐诀毫无疑问是三个人里最帅的,他知道自身的魅力点在哪里,并且善于利用。

    薄砚西更为克制内敛一些,衣着考究起来,难得的优雅尊贵。

    宫亦则更像是无害的邻家小弟弟……

    奚月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你好像很熟悉我的事?”

    询问的口吻里,带着毫不掩饰的陌生感。

    宫亦很受伤:“你真不记得我了?”

    ……

    烧烤摊上,大家边吃边喝,说不出的畅快。

    作为女主角,奚月难得参与集体活动,陈导玩儿嗨了,就像闹闹奚月,于是带着其他演员,过来起哄,想要灌醉她。

    结果刚劝酒,身边的演员纷纷倒戈。

    “陈导,让奚月这么漂亮的小仙女喝酒?你闹呢?”

    “对啊,仙女就应该喝露水!”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该罚,陈导喝!”

    “……”

    连续几瓶下肚,陈导无语了,奚月平时在剧组里话也不多,人缘怎么这么好?

    大家集体宠着?

    难道这就是长得好看的魅力吗?

    他放弃灌醉奚月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开始降低目标,只让奚月喝四杯酒。

    结果第一杯。

    沐诀挡了,理由很直白:“我帅。”

    ?

    你帅你就替她喝酒?

    这里面好像根本没有因果关系吧?

    陈导还是不死心。

    第二杯宫亦挡了。

    他笑眼盈盈的:“漂亮的小姐姐喝酒失态,不好。”

    第三杯薄砚西挡了。

    他的理由很拽:“不要妄想毁了我好不容易才做好的造型。”

    ……

    离开烧烤摊,已经是夜里十点。

    奚月回到楼下。

    正好遇到养母。

    养母见到奚月,并没有前几次的歇斯底里:“你不打算认他们?”

    奚月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去。

    养母慌忙开口:“是因为我吗?”

    声音里是藏不住的期待。

    当年把奚月带走,也是一时冲动,后来的很多次,她都想把奚月当成亲生女儿来疼。

    可奚月实在是太早熟了。

    一直防备她,防备得厉害。

    尝试过多次,奚月仍旧不肯敞开心扉接纳她,她也没耐心了。

    开始放养这个女儿。

    “并不是。”奚月并不想让她误会:“他们不想认我,所以我也不打算认他们。”

    “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别多想。”

    养母心中的那点儿期待,瞬间烟消云散:“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

    “这么多年,我对你明明还算不错。”

    作为女儿,奚月确实称得上是优秀,乖巧听话,而且从不闹事。

    多少次,她都在想,如果奚月是她亲生女儿该有多好。

    “从你把我从舒沫手中,抢来的那一刻开始……”奚月回头:“在我的心里,你就是抢别人孩子的坏女人。”

    “而不是母亲。”

    “可我……”养母还想说什么。

    奚月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电梯里。

    ……

    剧组距离她住的地方有两个小时的路程,每天来回奔波,太消耗精力。

    所以奚月打算先回公寓里,把日常用品收拾好,直接搬到剧组附近的酒店住。

    到家的时候,唐星正躺在沙发里做面膜,发现她回来,她立马起身:“姐妹,前段时间奚城和舒沫是不是欺负你了?”

    “没有。”奚月并不觉得那是欺负。

    不过是不想认她而已……

    那是他们的自由。

    唐星摘掉面膜,挡住奚月的去路:“公开宣称不会认你,还要封杀你,不算欺负?”

    今天知道这事儿的时候,她差点儿气疯了!

    奚月可是她捧在手心里宠的姐妹!

    就因为奚月低调,不爱找事儿,所以那些人就蹬鼻子上脸的欺负她?

    真当奚月背后没人,是吗?

    “他们封杀不了我。”奚月走进卧室,拿出行李箱,打开衣柜,看着里面的衣服,犹豫着要带哪几套。

    “更何况,我也没那么想认他们。”

    语气平静得厉害。

    “月儿。”唐星从背后抱住她:“嘴上这么说,其实你心里一定很渴望,他们可以欢迎你回去吧?”

    ……

    回到剧组定的酒店。

    奚月拿到房卡,停在房间门口,正打算进去。

    一个小脑袋从隔壁的房间里,探出来。

    奚月下意识地看过去。

    宫亦问:“需要帮忙吗?”

    “你……”奚月皱着眉头问:“住我隔壁?”

    她勾引宫亦的黑料被澄清才没多久。

    现在住酒店,又住这么近……

    如果被爆出去……

    她肯定又要被骂很久。

    宫亦立马从房间里走出来:“不可以吗?”

    “没有。”奚月刷卡进房间,见宫亦要跟上来,她说:“不麻烦你了,我可以。”

    宫亦这才沮丧地退回去。

    ……

    鉴定中心。

    何似有些紧张,白天在剧组太猖狂,以至于忘了提前问奚月要头发……

    她偷偷看了舒沫和奚城一眼。

    现在,她很清楚她不是这两人的亲生女儿……

    如果待会儿真拿她的头发跟这两人的做鉴定,肯定会暴露。

    她该怎么办?

    ……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