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五十八章 人皮鬼

    付振宇问我,前前后后见过那个人几次?

    我琢磨了半天,似乎除了第一次来宿舍,就只有这回碰见那个瘦猴了。

    “前后只有两次么?”

    付振宇摸了摸下巴,状似思考的说道:

    “那你再想想,这两次见到这个人,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奇怪的事情?

    我眨了眨眼,拼命地开始回忆。

    严格来说,就是回忆第一次我遇见那个瘦猴的情景。

    我记得当时陈秃子误以为我是白班的厨尸,所以对我恶语相向。

    为此,我跟他差点干起来。

    当时那个瘦猴还在旁边打圆场来着。

    可是,现在想来,那时候陈秃子的眼中,似乎完全就没有瘦猴这个人。

    瘦猴貌似是在和陈秃子对话,实际上陈秃子压根就没理他。

    那么,到底是陈秃子没有答理他,还是陈秃子根本就看不到瘦猴?

    换之言,这个瘦猴会不会就是那个一直潜伏在我身边的鬼?

    如果说瘦猴出现以后,发生了什么怪事?

    那只能说是总是晚上来我这里吃饭的那个秦素雨了。

    对了,还有胡耀!

    我记得我第一天上夜班的时候,那晚总共只有两个食客,而秦素雨便是其中之一。

    第二个夜班,来的便是秦素雨和胡耀了。

    在餐馆的时候,胡耀明显就跟秦素雨不对付。

    可那个秦素雨给我的感觉,似乎是认识胡耀的样子。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身边便开始发生诡异的事情了。

    先是煎饼摊的阿姨说我身边跟着一个女孩。

    接着,齐大娘便死于了非命。

    现在想想,的确是从遇见那个瘦猴以后,事情才开始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的。

    我没有隐瞒,将自己心中所想的,大致跟付振宇说了一遍。

    对于付振宇,我现在只能说是信一半。

    胡耀和王大友明显是对立的,可这趟去终南山,王大友却拉上了付振宇。

    也就是说,无论是胡耀还是王大友,都在把付振宇往自己的阵营里边拉。

    而这个看似是两面派的付振宇,无疑将是我目前唯一还能多少相信一些的人。

    那句话咋说来了?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嘛。

    “照你这么说,这个瘦猴的确有问题。”

    付振宇皱着眉头,沉声道:“如果下次你再遇见他,一定要把他拦下来。”

    拦下来?

    我心中冷笑一声,心说付振宇这话明摆着就是让我去死啊?

    这个瘦猴极有可能是个鬼,让我触他的霉头,我不想活了啊?

    “对了,我还一直想问你,王大友为什么要让你陪着我俩去终南山?”

    反正瘦猴的事情,暂时也缕不出一个头绪来,还不如说点实际的。

    我没有犹豫,直接把心里最好奇的问题说了出来。

    “很简单,王大友想把我绑在他的船上。”

    付振宇的话,依旧还是那么简单明了。

    “绑在他的船上?这意思是你跟他并不是一路人了?”

    “自然不是”,付振宇夹了口菜,继续道:“我早就告诉过你,王大友不是什么好人。”

    “那胡耀就是好人?”

    我冷笑一声,就差把那晚14号仓库的事情说出来了。

    “胡耀的确有自己的私心,但他起码不会害你。”

    “是这样吗?”

    如果不是看在付振宇救过我的份上,单凭他这几句话,我就不认为他是好人。

    胡耀是鬼,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

    亏得他还好意思在这里跟我恬不知耻的说胡耀是好人。

    如果胡耀是好人的话,那这世界上就没有好人了。

    别的不说,那一晚上,发生在14号仓库那恐怖的一幕。

    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况且,直到现在,胡耀究竟是为什么打秦素雨这事儿还没个说法呢。

    如果我跟秦素雨没关系,那也就算了。

    可现在我是秦素雨的男票,就必须得为她讨个说法。

    咦,等等……

    一想到胡耀和秦素雨,我忽然感觉似乎捕捉到了某个关键性的点。

    是什么?

    是什么!

    我连付振宇都顾不上了,连忙沉下心来,反复琢磨。

    等会!

    如果不是瘦猴这事儿,我还真想不起来。

    我记得我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胡耀可是和那个秦素雨同在餐馆的!

    这也就是说,胡耀和秦素雨并不是一个人?

    或者说,胡耀和秦素雨并不是同一只鬼?

    想到这,我猛地站起身,脑袋更是飞速的转动起来。

    如果说胡耀和那个秦素雨并不是同一只鬼,那么,极有可能那晚我看到的那个胡耀是被鬼冒充的。

    为什么这么说?

    昨天晚上,因为王大友的关系,我在餐馆外边清楚的看到了一个纸人和一张人皮。

    也就是说,那个从仓库里边出来的秦素雨,应该便是每晚都来我这吃饭的那个。

    而我上班的第二天晚上,秦素雨和胡耀同时出现在餐馆,便说明他俩并不是一个人。

    如此说来,那只有一种解释:

    第二晚的胡耀是真的,但仓库的那个胡耀,便一定是把那个披着人皮的鬼假扮的。

    不过,如此说来,虽然可以证明胡耀不一定就是鬼,但又有个更刺手的问题出现了。

    那就是以后我遇见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那个人皮鬼假扮的。

    甚至,就连此时坐在我对面的付振宇都有可能。

    我清楚的记得,那个隔断间里,满满的三墙人皮。

    既然它敢冒充胡耀、冒充秦素雨,那自然也敢冒充任何一个人。

    这一晚,我整晚都没有睡好。

    脑袋里想的全是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直到第二天凌晨5点,我才渐渐地睡了过去。

    只不过,刚刚睡着,我便被人给推醒了。

    我揉了揉眼睛,发现面前的人竟然是胡耀。

    胡耀?

    我草!

    看清了胡耀那张满是肥油的猪腰子脸,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一下子就从床上弹了起来。

    “他娘的,你小子睡迷糊了?至于这么大的反应么?”

    估计是我的动作太大了,把胡耀给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来了?”

    不知道面前的胡耀究竟是不是那只鬼,说话间,我的眼神还特意朝着付振宇的床上瞄了一眼。

    结果,让我感到心悸的是,此时付振宇的床上竟然没人!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