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十五章 要不要住这

    “嗯?”余羽芊看着陈逸延。

    “就在事务所的对门口。你要去看看嘛?”陈逸延的确是想让余羽芊住在这,他并没有想到这样自己可能和余羽芊有更多的接触机会,而是想着余羽芊这样可以省一点钱,来事务所工作也方便一点。

    余羽芊想了一会儿:“行呀,那带我看看?”

    “好。”陈逸延起身,余羽芊跟在身后。

    他口中的空房间就是那个没有放杂物的杂物室。打开门,空旷的房间显得有点脏。

    “你要是过来住的话,我帮你打扫一下,然后这里有独立的卫浴什么的,洗衣机的话到时候我买一个给你。”陈逸延卧室有一个洗衣机,但是是那种老式洗衣机也没什么烘干功能,陈逸延也考虑到余羽芊的衣服可能需要比较好的洗衣机以及内衣等私人衣物这方面。

    余羽芊走进这个房间,观察了一下。房间的大小还不错,南边和西边都有一个窗口,视野也不错。余羽芊注意到中间床架上有一个盒子:“这里面是什么?”

    陈逸延连忙上前:“这个,这个是我之前放的杂物,我一会收拾的。”

    “哦,这样啊。”余羽芊继续审视着这个房间,“阿嚏,阿嚏。”

    余羽芊连打了两个喷嚏,她转身看向陈逸延一边轻轻抽泣着自己的鼻子:“我好像有点过敏了。”

    这件空卧室的玻璃窗旁的窗帘没有放下,阳光照射进来的光束可以明显看到在空气中飞舞的粉尘。

    “啊,那你快回事务所。”陈逸延关切地说道。

    “嗯。”

    二人回到了事务所,余羽芊从她的口盖包里拿出了一包药片,这是她常带的治疗过敏的药。

    就这马克杯里的水,她吃下了一片药。

    “没事,我带着药呢。”余羽芊晃了晃手中的药片盒,对着陈逸延微笑说道。

    “哦,好。”陈逸延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个,你觉得怎么样,那个屋子。哦,你如果要准备住的话,床单啊,洗衣机什么的我都会准备好的。”陈逸延没有考虑这一笔的开销,当然前几个案子的钱买这些还是绰绰有余的。

    “好啊,但是床垫床单杯子枕头什么的,我要自己选哦!”余羽芊坐在椅子上双手捧着马克杯。

    陈逸延听出来了,余羽芊这是答应了。

    内心的喜悦被陈逸延克制住没有表现在脸上:“那你什么时候住进来,那我们得先买好东西啊。”

    “明天?”余羽芊既然决定了一件事情,那她不会拖泥带水。

    陈逸延没想到余羽芊会这么快就要搬来:“那现在我们就去看看?”

    下午两点不到,陈逸延和余羽芊就到了卖家具的地方。这么快就到了家具店,让陈逸延又了解余羽芊的一些事情,那就是余羽芊是不怎么坐公共交通工具的,出门就是打车,想想她每天来上下班都是打车的话,一天的车费都得二百多。

    二人开始逛着家具店,余羽芊似乎特别喜欢逛家具店,她的表情陈逸延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啊,这个椅子好可爱!”余羽芊在一个躺椅前停下。这是一个北欧风格的懒人式躺椅,下方是四个木质的椅脚,并不是竖直的,而是向着四个方向略微倾斜的。椅身是没有把手的,呈现一个斜着的J字形。

    余羽芊坐了上去,她今天穿的颜色和这个椅子很搭,都是粉色系的。余羽芊并足斜坐着,活脱脱的就是一张卖家秀。

    余羽芊很开心,她笑着问道:“好看吗?”

    不知道余羽芊问的是人还是椅子,但是陈逸延没有多想:“好看!”

    “嘻嘻。”余羽芊笑的更开心了,她躺了躺又摸了摸椅子的材质:“哇,好舒服啊,躺在上面就想睡觉。”

    “那你睡,我帮你看着,有人来我就提醒你。”陈逸延第一次和余羽芊开启了玩笑。

    “真的吗!那我睡咯!”余羽芊也回应了陈逸延的玩笑,她闭上眼,嘴角微微向上的表情似乎正在做一个美梦。但是下一秒余羽芊就睁开了她的眼睛站了起来:“嘿嘿,这个躺椅真的好舒服。”

    “买!”陈逸延看着余羽芊的眼睛。

    “我看看价格哦。”余羽芊看向一旁的价位,其实陈逸延第一时间已经看到了,这个椅子的售价是九百八十。

    “啊,这么贵啊。”余羽芊的表现再一次出乎陈逸延的预料,在陈逸延的大脑中觉得这个价位对于就住一晚一千四的酒店,身穿昂贵衣服的余羽芊来说应该不是很大的开销。

    “我帮你买吧,算是员工福利。”陈逸延开口了。

    余羽芊摇了摇头:“没必要买。”她没有给陈逸延再次开口的机会就拉着陈逸延去往了下一处。

    在逛到床上用品之前,余羽芊还在一个白色真皮电脑椅前停留一会儿,但还是和粉色躺椅一样,余羽芊没有买。

    终于来到最重要的床上用品区域了,琳琅满目的床垫分类摆在二人面前,陈逸延从小到大都是睡的硬床,所以对于床垫他还真是一窍不通。

    余羽芊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类型的,所以她很快找准了目标,包括被子枕头床单。一旁的陈逸延也知道了余羽芊的喜好,她喜欢睡软软的床。

    付款的时候陈逸延想帮余羽芊支付,但是被对方拒绝了:“这是我睡的,我不会用你的钱的。”写完地址让对方明天送到事务所,二人准备去买洗衣机。整个购物的流程都是余羽芊为主导,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这让和大多数男性一样不怎么会购物的陈逸延很安心。

    余羽芊很快买好了洗衣机,之后她又开始看衣服的烘干机。陈逸延跟在后面,这烘干机的价格可比洗衣机贵多了,热泵烘干机一万四,一万五,一万七。

    看余羽芊的样子似乎是觉得这烘干机是有必要买的,陈逸延下定了决心。

    又是付款的时候,这一次陈逸延开口了:“这烘干机我也能用吧?”

    “当然啊!”余羽芊回答道。

    “我们合同只签了两个月,但是这烘干机和洗衣机你可带不走哦,我付钱吧,我也想用。”陈逸延的表情很坚定。

    余羽芊其实有点纠结,陈逸延说的没错,这些的确是她现在需求的东西。至于为什么正在想攒钱的她愿意花这个钱买这些,是因为这些价格和住酒店比起来,总共的开销来说还是更便宜的,但是她的确不想用陈逸延的钱,余羽芊还是一个很独立的女性。

    “就这么说定了。”陈逸延没有给余羽芊答复的时间他付了钱。

    买的东西都是大物件,对方会托人送到事务所,所以二人是没带什么东西就准备回事务所了。

    等车的时候见到路边有电瓶车驶过,一直看着余羽芊的陈逸延发现余羽芊似乎有一种很向往的目光看着驶过的电瓶车。

    “嗯?你喜欢电瓶车?”陈逸延开口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默。

    “对啊!我超级喜欢坐在电瓶车后面吹风的感觉!”余羽芊的样子不像是骗人。

    “哦?那我就不用买车了,以后事务所就买一辆电瓶车!”

    “好呀!”余羽芊表示赞同。

    “但是路程太长的话,还是打车的好。”

    “嗯嗯!”余羽芊再次表示赞同。

    陈逸延回到事务所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路上余羽芊打了车让师傅把陈逸延送到路口之后就和陈逸延告别自己就直接回酒店去了。

    陈逸延很少逛街,虽然俗话说男人不喜欢逛街但是陈逸延很喜欢今天和余羽芊一起的感觉。陈逸延回到自己的办公椅坐着,突然想起明天余羽芊就要搬过来格外的兴奋。

    ‘嗯,大扫除!’陈逸延起身脱掉了上衣,拿上抹布,拖把和扫把准备打扫余羽芊住的房间。

    六点多的时候余羽芊回到了酒店,今天在户外的时间还算比较少,大多数都是在有空调的店内,所以紫外线过敏的她再吃过过敏药之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难受的地方。

    余羽芊爬在床上,踢掉了脚上的鞋子,看着手机上的新闻和一些她关注的财经或者时尚的博主。

    余羽芊很独立,大学毕业之后就从家里搬了出去,自己一个人住在圳市的公寓。家里的确还算比较富裕,但是她自己的努力才是让她能够有这些开销的根本。可能是年纪的增长,余羽芊开始考虑以后,她规划着自己的人生阶段以及目标,她想做药妆的带货主播,想开美容店还想开舞蹈学院,因为她其实是学舞蹈出身的,而且是在罗国世界闻名的舞蹈学院毕业的,至于为什么她没有继续做舞蹈行业,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吧。

    时间过得很快,晚上七点陈逸延已经差不多打扫完余羽芊明后天要搬来住的房间了。他用小臂擦了一把头上的汗,看着这焕然一新的房间舒了一口气。视线很快看到了床架上的盒子,陈逸延想起了这盒子内的东西。

    “明天我能来吗?”看着手机的余羽芊收到了陈逸延的消息。

    “你要来吗?”余羽芊回复。

    “我来帮你搬行李。”陈逸延坐在沙发上擦了一把汗回复到。

    “好呀,我把地址发给你。”余羽芊分享了自己的地址。

    果然不出陈逸延的所料,WJ公爵酒店。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