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五十三章、九星秘术

    看来之前混元派的弟子假扮葛家道这事儿,肯定是同葛均商量好的,否则那葛均也不会张口就喊沈国忠。

    沈国忠对于儿子被吞好像并不十分紧张,相反的,他似乎信心十足,笃定了沈金三必定会完好的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有时高人行事高深莫测,他唯一没有算到的,就是张道陵会化成妖物。

    沈国忠只是淡淡说到:“葛均老儿,这东西靠道术恐怕降服不了,一时半会儿我也没有什么对策,先静观其变吧!”

    葛均焦急:“张松阳已经受不住我灵气灌入,反倒开始外泄,他好像快不行了!”

    话音未落,张松阳毫无征兆的一口老血喷出,连哼哼都没有,便直挺挺的向前倒了下去不再动弹,葛均一把没扶住,自己也一并摔在地上。

    “这么快!元阴老儿,你先别死,天师道契约在哪里?”沈国忠赶忙上前去探张松阳脖颈上的脉搏:“不行了,元气耗尽,回天乏术,风雨雷电,快为他支起一盏灵灯。”

    紧闭五官的张松阳被迅速扶正了仰面躺在地上,一盏盘底细腰葵花口的铜灯放在了他的头顶。

    沈国忠二指点在张松阳眉心,口中默念:“金华照光景,五脏入真灵,乾为首,坎为耳,兑为口,智慧明净,五气炼神!”

    风雨雷电围成一圈站在周围,待沈国忠念完,他们单手伸出,同时用二指急速指向张松阳,齐齐喊到:“受灵!”

    张松阳身子一抖,沈国忠即刻收回点在张松阳眉间的二指,接着手腕一翻做个莲花指,大拇指紧扣中指对准铜灯方向隔空用力一弹。

    在这没有灯油没有灯芯的铜灯上,居然升起一小簇五色光,在那忽明忽暗闪烁跳动。

    “这么弱!”沈国忠赶紧附耳去问张松阳:“元阴老道,天师道契约在哪里?”

    张松阳仍旧紧闭双目一动不动,却忽然动了嘴唇要开口说话,只是声音极其微弱,唯有沈国忠听得见。

    片刻后,只见五色光扑腾了几下凭空消失,此时张松阳双脚一蹬不再有任何动静,沈国忠缓缓站起身来,拍了拍裤腿上沾染的污泥:“好了,元阴老儿去了!”

    因为吴正义有人照顾,所以在沈国忠施法之时,吴鑫已经走出医疗帐篷来到众人身边,她焦急问到:“现在是~怎么样了?”

    风雨雷电有人答到:“点天灯!”

    郭胖子:“啊?”

    沈国忠:“你叫个什么劲儿,谁说点天灯就是烧人,这是把将死之人还没泄去的真灵,从五脏六腑集中到脑子里,让他回光返照,这才叫点天灯,我不想耗他太多真灵,所以只叫他能听见,能说话,就足够了。”

    郭胖子:“牛!你们接着演!”

    “你别插嘴!”吴鑫一把敲在郭胖子脑门:“沈叔,我是问金三怎么样了”

    郭胖子再一次抚住脑门:“为什么你们都要敲我的头!”

    沈国忠:“吴鑫,你别急,很快就见分晓了,那东西不吸足了灵气就出不来,沈金三也一样。”

    张松阳一倒,八煞黄泉没了依托,立刻松散下来成了几堆碎泥沙,妖物趁机猛的敲断了几根钉在身上的石剑,变得越发狂躁,身子也渐渐探出洞口,双手扒住地面要冲将出来。

    “哎!元阴老儿也算为道家尽了最后一份力了。” 葛均虽觉头昏眼花,但还是艰难爬起来:“好,你不出手,我先上了,好久没有活动活动这把老筋骨了!”

    “别!就你?” 沈国忠貌似不太相信葛钧的实力。

    老者那头见张松阳已死,而且混元派几个人又没什么反应,气得七窍生烟,双手捏起八卦剑诀就朝妖物冲了过去,他这是准备搏命,要先斩杀了这鬼东西。

    “身与天地同根,念与天地同生,九星十六挂,起挂~”

    老者似乎是半腾空状态,每踏出一步都能跨出老远,脚尖只要触地,就能看到有淡淡的银色八卦印出将他围住,像极了佛家的脚踩莲花,不过此刻是脚踩八卦。

    老者并没有直接与妖物冲突,而是绕着它跑了起来,身形犹如一位青壮年男子。

    只见妖物挣脱石剑束缚,石剑也节节碎裂,它猛的朝上窜起,抖搂下无数碎石,能看见身上被石剑穿透的窟窿,此刻几乎已是半个身子露在外头,一双巨手向两座大山般压向老者。

    双手捏完八卦剑诀,老者突然停住,他脚踩七星罡,同时变幻手型,双手和在一起结了个奇怪的印:

    “乾坤定位,山泽通金,天冲星临宫,乾坤十六卦,破军,肃杀!”

    老者左右两边的地面,突然冒起两柱如尖塔般的擎天柱子,直接穿透了巨手手背。

    妖物愤怒长吼一声,收拢五指想要捏碎柱子。

    老者急忙变幻手印:“乾坤定位,引火焚魔,天蓬星临宫,离艮十六卦,日升中天!”

    妖物周身翻起热浪,花草树木无不焦枯,两根柱子也变得彤红,好似被火烤过一般,妖物难受至极在那疯狂扭动,一双巨手被烤成了灰色,随后竟直接炸裂。

    不过老者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也被这股热浪烤得连胡子都卷了起来。

    此情此景看呆远处众人,想不到九星秘术竟然如此厉害。

    昆仑道场的人一眼便看出,老者这是利用天上九星,配合先天八卦驾驭五行,再用后天八卦乾坤定位,总计十六卦,生成奇门遁甲之术。

    天冲星属金,说明定住巨手的这两根擎天柱并非石柱,应该也是金属柱子,所以才被烤的彤红,天蓬星属火,因此老者才能招来此等热浪要烤熟了这妖怪。

    老者在那坚持,浑身已经被汗液浸透,嘴角溢出鲜血,他准备把妖物打个半残,再去考虑天命之人的事儿。

    “以我之灵祭乾坤,借法!”老者耳边传来葛钧念诀声。

    “混元气”葛钧好似不受热浪影响,径直冲向妖物,他反复辗转腾挪,将数十张符纸贴在了妖物身上,接着便跑回老者身边。

    葛钧双手合十大吼一声:“受灵,崩雷决!”

    符纸炸开,妖物狂吼几声,炸飞出来的石头反倒将老者和葛钧拍翻在地,老者猝不及防的被打断施法,一口丹田气没守住直接朝上涌出,当场就喷起血来。

    他愤恨的看向葛钧:“你这憨憨,帮得个什么倒忙!”

    被石头砸得鼻青脸肿的葛钧赶忙扶起老者,一脸苦相:“会长!”

    不过说也奇怪,这妖物也算被打得半残,除了那条舌头外,却没有半滴血液流出,竟是些毫无生命的飞沙走石。

    此时沈国忠突口而出:“要来了!准备!”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