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48章 你好,精神病了解一下。

    龙石市中心医院,住院大楼,11楼,36房,单人间。

    其实,这里并没有怎么充斥着消毒水的气味,但郑思明嗅着这里的空气就好像很开心。

    方哲在那间屋子里发现问题后,就要求来看看从那名失控者手里唯一逃脱出的幸存者,袁玮。

    三个作死的高中生半夜不睡觉跑到发生凶杀案的屋子里试胆,两个坟头应该已经有发芽的小草了,幸存的那个至今还在这家医院接受着检查。

    不过让方哲庆幸的是,那家伙已经醒来了,除了精神有些不稳定外,其他都还挺正常的。

    方哲觉得,袁玮有着这么强大的内心,让他重新帮忙回忆一下案发当晚的情景,这样的小事对于那名高中生来说,应该不成问题。

    病房外,有指挥行动部的人把守,还有一对中年夫妻,看样子,应该是袁玮的父母。

    夫妻俩神色不太好,就坐在走廊上的椅子,丈夫正在帮妻子捶腿。

    郑思明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证件,一名工作人员便打算开门,已经站起来的男人立马拦了过来:“你们是谁?我儿子现在不方便接受询问。”

    女人也扶着墙站了起来,她似乎腿脚不太好,脸上挂满了紧张。

    郑思明看了一眼,另一名工作人员马上将中年男人半推半拉,好言相劝的给弄走了。

    门打开,郑思明与方哲走了进去,随后门又被工作人员再度关上。

    病房里,窗帘没有拉上,阳光洒在了整间屋子,很明亮。

    坐在病床上的袁玮刚削了一个苹果,就吃了一口,正打算咬第二口的时候,便发现有人进来了,一张嘴张开又闭上,他神色有些尴尬,也有些紧张。

    郑思明走到墙边拉来一个凳子,面朝着病床方向直接就一屁股坐下,似乎医院里的东西他都觉得很干净,也没有拿纸巾去擦拭。

    方哲来的路上时说过,一切询问由他来,郑思明只要坐在一旁听就可以。

    郑思明觉得这个主意很棒,然后照做了。

    方哲看了一眼病床上的高中生,随后走向了窗户旁,抬头看着外边的大太阳,然后过了大概三秒,他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袁玮:“。。。”

    郑思明:“。。。”

    袁玮拿着苹果的手一直定格在离嘴不远的位置,他对于进来的这对陌生人的行为实在有些迷惑。

    一个就坐在那发呆,还穿着古装,另一个竟然一进来就看风景打喷嚏,谁啊这是?

    这年头,便衣警察还支持汉服文化传播的?

    “吃啊,愣着干嘛。”

    方哲已经回头,正看向病床上的袁玮。

    “呃。。。请问你们是?”袁玮并没有听方哲的话,而是将苹果放到了床边的桌子上,随后有些紧张的握着双手,不停地来回揉搓。

    “我们是谁你应该清楚,不然怎么可能能够进来。”方哲走到了床边,直接就坐在了病床的尾端,袁玮立马将放直的双腿缩了回去。

    方哲毫不在乎袁玮的举动,他一脸笑意道:“别紧张,你把之前作死的事跟我详细说一遍就行。”

    袁玮:“。。。”

    回想起那晚恐怖的回忆,这名高中生开始捂着头,不停地发抖,边摇头边喊:“别问。。别问我。。太可怕了。。太可怕了。。那里有个魔鬼。。魔鬼!”

    他的声音很大,门外立马响起了骚动,方哲瞄了一眼袁玮,发现这个高中生在摇头的时候,停摆在门边方向时的时间会久一点,似乎是在期待门外有人进来。

    “这家伙演技不太行啊,跟我差太多了。”方哲在心里评价到。

    果然,袁玮的父母在外边听到响声后,便想冲进病房,不过有两名指挥行动部的人在,他们并没能得逞,反而被赶来的其他工作人员直接架走。

    门外很快恢复安静,袁玮还在抖个不停,方哲饶有兴致的看着身旁的人:“没事,你慢慢抖,不着急,抖完了再说也行。”

    估计是知道今天无论如何都躲不过,袁玮才缓缓开口,他的声音很轻,像是怕惊扰到什么人。

    “我叫袁玮,是龙石市。。”

    “直接说那天晚上,你们去那间屋子里后发生的事,比如失。。比如凶手是怎么出现的,长啥样,穿啥,男的女的,怎么殴打你那两个好兄弟,你又是怎么跑出来的,越详细越好。”

    “那。。那天晚上,我们三个在屋子里查探了一遍后,发现没什么,就打算离开了。临走的时候,本来是我们三个人在说话的,突然有一个从来没听过的声音加入了我们的对话,并且房门怎么也打不开,然后我回头,就看到。。看到一个身穿雨衣,握着铁棍的男人站在我的身后,我直接就吓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在小区里了,旁边。。。旁边就躺着林翰飞和林翰翔他们兄弟俩的尸体!呜呜呜。。太吓人了。。呜呜呜。。。”

    袁玮开始大哭起来,眼泪鼻涕通通都流了出来,身子抽泣个不停。

    方哲微眯起双眼,他没打算去拿纸巾给身旁哭得惨兮兮的人,当然,如果这要是个妹纸的话,估计他会。

    “那你就不好奇,为什么就你活着?你不觉得,作为唯一幸存者,你的嫌疑很大?”

    听到方哲这话,袁玮愣了一下,随后继续哭嚎着,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看到在这个话题上估计无法继续得到什么想要的,方哲忽的改了口风:“听说,你在学校成绩挺不错的,但好像和那对死去的兄弟关系并不是很好啊。”

    “龙石市高级中学是市重点学校,你一个尖子生,不应该会和那对靠家里砸钱,混进去的吊车尾兄弟玩在一起才对。”

    袁玮已经停止了哭泣,但身子仍在不停的抽动:“因为。。。因为他们老欺负我,那天试胆也是他们逼我去的,如果我不去的话,他们威胁每天放学都会在门口堵我。”

    “吼~我还以为是你把他们骗过去,随后利用凶手将他们全部杀死呢。”方哲微微偏头,笑得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才没有!我根本不认识那个凶手!”袁玮激动得喊了出来,但他很快下意识认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立马闭上了嘴,眼神躲闪。

    方哲笑得很灿烂:“我可没有说过你认识那名凶手啊,何必这么快承认呢?”

    袁玮没有说话,微微将头低下,继续表现着很害怕的样子。

    他甚至有想过,要不要假装昏过去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不过自己的父母好像不在门外,这样做应该起不到什么很好的效果。

    也还好袁玮没这样做,不然方哲会有一百种方法将他弄醒。

    方哲站起了身子,他活动了一下筋骨,随后走向窗户旁,看着过不了多久就要落下的太阳道:“我随便猜猜啊,你应该很早就认识那名凶手,只是当时他应该还算正常人,只是有一些不正常的怪癖。而你呢,是一个饱受校园欺凌的学生,读书好的学生被读书不好的学生欺负,这太常见了。”

    “一个不太正常,受到歧视的人,和一个饱受校园欺凌的学生,两人一见如故,成为朋友。不过,你发现自从和那个不太正常的人成为朋友后,别人欺负你的理由就更多了。于是,你便疏远了那名不太正常的人,亦或者说,你也加入了歧视他的队伍当中。”

    “直到有一天,那个不太正常的人已经变成新闻里的凶手,并且出现在你的面前,你惊慌失措,却萌生出一个利用他的计划。比如,帮你铲除掉怨恨许久的同学。”

    “你看,大概是不是这个样子?”

    方哲说完自己的猜想后,看向了病床上的袁玮,那个学生,一脸震惊。

    其实早就在方哲说完没多久,郑思明就发现袁玮脸上的表情如走马灯般快速变换,他不知道方哲是怎么猜到这些的,他只想知道那小子为什么一开始不直接处理这个案子。

    郑思明并不算了解方哲,也不知道发生在方哲身上的事。

    方哲啊,是一个接近反社会人格的人,他漠视情感,对无关人员更是缺乏同情心。

    相比人,他更喜欢狗。

    杨海鑫让他处理五号病人的事,他就绝对不会插手雨衣男的事,哪怕整个老城区的人都死于雨衣男之手,他估计都只会淡淡的说一句“关我屁事”。

    至于他为什么能够揣测袁玮的心思,那是因为,他曾经也是饱受校园欺凌的人,甚至比袁玮更惨。

    父亲早亡,母亲是精神病,这样家庭的孩子,受到的恶意绝对比同情来的多得多。

    病房内,响起了掌声,袁玮坐在床上突然大笑,他微微低着头,眼睛往上瞧,一脸阴森道:“我很佩服你啊,竟然能全部猜到。但是,就算我承认又如何,你有证据吗?而且不好意思啊警官,我今年还未满十八周岁,准确来说,我十六岁都还没到呢。”

    袁玮不打算继续伪装了,他认为对方已经查到了什么蛛丝马迹,不然怎么能知道得这么清楚,不过他丝毫不害怕。

    方哲跟着笑了,他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张纸张,随后将纸张对准袁玮:“警官?我想你误会了吧。”

    “未成年啊?不好意思,我是精神病,有医生开的证明。”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