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零九章:纯阳之体的倒霉蛋

    “把你的生辰八字跟我说一下,不应该啊,你确定当时不是梦?”鹤云飞见陈可欣只是皱眉思考什么,并不说话,便看着吴国庆,打量几眼后,声音沉稳地开口询问起来,对于这点,也是他最疑惑的问题。

    要知道,那个厉鬼既然已经是红衣级别的,也就是除了鬼王之下最厉害的存在了,况且能成为红衣,说明她死的凄惨,怨气煞气极重,没道理会答应吴国庆的无理请求,甚至是,如果吴国庆是普通人,在说出请求的那一刻就已经被那红衣厉鬼杀了。

    而在吴国庆的讲述中,红衣厉鬼一开始的反应确实是如此,但到了跟前却改变了想法,甚至同意了他的无理请求,这中间肯定还牵扯到其他方面,尤其是,吴国庆说的最后,他看到女鬼从他体内取走一道白光,那白光是什么,也就很耐心寻味了。

    鹤云飞思索良久,也不能确定,这才会询问吴国庆的生辰八字,要知道,他现在的样子,虽然阴煞之气缠身,却也不像失了魂魄的人,至于那女鬼又为什么找到他,不能自己去找那个害自己的人,也能充分说明一些问题了。

    “我的生日是1987年……”吴国庆不知道鹤云飞询问自己生辰八字的意思,愣了一下后,还是思索着开口道,旁边的元丽丽这时不知道在想什么,气鼓鼓的,眼中却含着泪,一脸委屈和惆怅模样。

    “四柱纯阳,他是纯阳命数之人,体内阳气最旺,难怪,难怪!”鹤云飞听了吴国庆的生辰八字之后,一番掐算之下,突然轻咦一声,突然惊讶地说道,而另一边的陈可欣也有些意外,显然也是算到了什么。

    要知道,人的命运是以五行八卦阴阳相生相克论述的,先前也说过,陈可欣就是四柱纯阴的极阴女,而眼前的吴国庆,却是生在阳年阳月阳日阳时,这种命也是稀缺得很,甚至在传说里,有人说这种四柱纯阳命数的人是天生仙体。

    就连传说里上洞八仙中的吕洞宾,就是纯阳之体,所以也有人称其为纯阳老祖,由此可见该命的尊贵了,虽然事实上在相术之中这种命虽然没有那么玄妙,却真的与陈可欣的纯阴之体相反。

    这种纯阳命数的人,天生不易沾染脏东西,甚至一些普通的阴魂鬼物,都不敢靠近,生怕被其旺盛的先天阳火烧得魂飞魄散,而眼前的吴国庆,虽然因为家庭的原因,自小懒散,仍然生活无忧就可见一斑。

    只是普通鬼物不能缠身,不代表红衣厉鬼不能,厉鬼沐血成红衣,冤煞之气冲云宵,普通的厉鬼,想成为红衣实在太难,就算同样惨死冤死的,也不可能轻易的成为红衣,而影视之中那些穿着红裙红衣自杀的,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红衣厉鬼。

    本来吴国庆是不会遇到阴魂鬼物的,但他遇到的却是红衣,并不是普通的厉鬼,所以才被缠上了,当时那厉鬼听了之后大怒,准备将吴国庆生撕了,却没有想到他却有先天纯阳之气护体,这才改变了主意。

    要知道,红衣厉鬼本来就是冤念缠身,虽然身为阴魂也会畏惧纯阳命数的人体内的阳火,但却不会像普通厉鬼一样避之主及,甚至是,吴国庆那充足的阳气,可以帮助红衣厉鬼免去阴风洗体的痛楚,是她渴求不得的东西。

    恐怕也正是知道这一点,红衣厉鬼才会借机答应吴国庆的条件,等一人一鬼交合之后,她取走的那道白光,其实就是吴国庆四柱纯阳命数中的一点先天阳气,那道气,如果不是吴国庆色迷心窍,根本不可能被取走。

    而取走之后,尽管吴国庆的命数仍然是纯阳命数,但却只是一个空壳子了,没有了体内的那道先天阳气,今后的吴国庆容易撞阴邪鬼物不说,还会有各种疾病缠身的苦恼,再也活不了大岁数,当然,这是他自作自受的结果,鹤云飞和陈可欣谁也不会多说什么。

    但两人思考的是其他,眼下有了那道先天阳气的注入,红衣厉鬼可能已经不是那么轻易收拾的了,甚至是,他们很多针对阴魂鬼物的道术都会被减弱,好在,听吴国庆的讲述,这红衣厉鬼也不像是无理取闹的阴魂,说不得要先理后兵了。

    “小师傅,什么意思,什么纯阳?”元丽丽这会儿已经稳定了心思,刻意的不去想吴国庆的肮脏事,但却下意识的坐的离吴国庆远了一些,听到鹤云飞的话后,有些意外的瞪大眼睛,口中好奇的询问道。

    在一旁的吴国庆也竖起了耳朵,他以前算命的时候曾经听到过好多次算命的说他的命好,百邪不侵,以前都没当回事,现在从鹤云飞口中听到,有些意外起来,但转念一想,如果真是百邪不侵恐怕也不会被那女鬼缠上了,就又苦了脸,甚至将眼前的鹤云飞和那些神棍挂上了等号,觉得方才是白跪了。

    “我想知道,你既然知道尸体被埋在哪里,为什么不报警,你自己完成女鬼的托付有点困难,但通过警方一定很容易吧?”鹤云飞才不管吴国庆想些什么,也不去解释他的命数,而是挑了挑眉头后,开口询问道。

    “开什么玩笑,我报警谁会听我的,到时候不要再被人扣上一个精神病的帽子抓起来,两位小师傅,我的事你们到底能不能解决,我都说完了,一直在这里不解决也不是个事啊,晚上我都不敢回家了!”吴国庆心里将鹤云飞当成骗钱的神棍后,语气也在不知不觉的发生了变化,如果不是实在害怕,他都想转身就走了。

    现在吴国庆无比懊悔,自己也太沉不住气了,被人三吓两吓的就将实情一五一十的全说出来了,现在倒好,事情还没有解决,又把元丽丽给惹了,现在自己虽然赚得少点,但还有元丽丽顾家,她要是也不管自己了,可就倒霉了。

    “是啊,小师傅,这件事,好处理么,吴国庆倒霉就算了,现在整个家跟着不安生,你们可得帮帮我们,钱不够我再想办法!”元丽丽却没有吴国庆想的那么多,听到他将话转到了解决事情上,又看了看表,发现已经七点多了,心里也慌了,连忙对着陈可欣和鹤云飞恳求道。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