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零八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第一百零八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好你个吴国庆,你简直是个西门庆啊,勾搭女人也就算了,你连女鬼都不放过,你还是人吗?”元丽丽听到这里后,实在是忍不了了,站起来伸手就在吴国庆脸上挠了一下,立刻,一道血淋淋渗着血的红印便出现在了他的脸上,而元丽丽,一双还算好看的眼睛也满是泪水,一边不停的拍打着吴国庆,一边嘴里哭诉道。

    元丽丽心里那个恨啊,自己嫁给这样的男人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没有一点担当不说,还好色成性,蛮以为这几年有了儿子和女儿后,他收敛了,没想到还是借跑滴滴的机会不干好事。

    现在倒好,吴国庆不但招惹不三不四的女人,连女鬼的便宜都占,这下好了,惹上了那么凶的厉鬼,到时侯他死就死了,还连累自己孤儿寡母的,这还是人吗,尤其是,在这之前,吴国庆根本不跟他说实话。

    “你这个畜生,你瞒得我好苦啊,这件事处理了,我就跟你离婚!”如果不是面前的小师傅连哄带吓,恐怕这吴国庆还会瞒着自己,一想到这些,元丽丽情绪就莫名崩溃,哭喊之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大姐,先别哭了,他做的孽他自己偿,你和孩子都是无辜的,先把这件事处理了,其他的之后再说吧!”陈可欣忍着心中的恶心,连看都不想去看吴国庆,直接起身,走过去,将元丽丽从地上扶了起来。

    一旁地上的破邪瞪大狗眼,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汪汪叫了几声后,摇着尾巴,趴在了鹤云飞面前的地上,而鹤云飞,此时却面色十分古怪,上下打量着吴国庆,眼中的神色有些疑惑和不解。

    “我以为那是梦,要是真的我哪里敢……”吴国庆脸被挠了一道口子,火辣辣的疼痛,但肉体上的疼痛仍无法掩盖内心的无助和慌乱,此时地上要是有一个地缝,他尴尬的恨不得钻进去。

    “自己不作死就不会死,你走吧,你的事我们管不了,大姐可以留下!”陈可欣好不容易劝住了元丽丽,脸色一冷,对着吴国庆立刻下了逐客令,连鹤云飞示意的眼神也不去看,对这种不敬畏生死和阴魂的人,陈可欣是一点好脸色都不想给。

    吴国庆一听吓了一跳,虽然他不懂这些,但也知道自己可能触碰到了那女鬼的底限,如果自己不能在限定的时间里帮到她,恐怕真的会被拉下去陪葬,而眼下,自己根本不敢再去那边,眼下陈可欣和鹤云飞在他眼里就是救命稻草,他想象不到,如果没人管自己的凄惨下场。

    “别啊,求求你们救救我,我真的知道错了,丽丽,我也不求你的原谅,这件事了了之后,我会净身出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想到这些,吴国庆心中变得惊慌莫名,脸上的惊恐神色也已经掩饰不住,情急之下,立刻从椅子上起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停的叩起头来。

    “唉,多年的夫妻了,小师傅,你救救他吧……”陈可欣仍无动于衷呢,倒是元丽丽先受不了了,看着吴国庆那可怜兮兮的模样,竟然反过来帮着吴国庆劝起了陈可欣,当她看到陈可欣皱眉不解的神色,担心被她误解,连忙解释道:“小师傅,你还小,不懂的,我并不是原谅他了,只是,不想孩子的父亲……”

    “行了行了,起来吧,一个大男人的,跪什么跪,难怪这么没骨气!”陈可欣听完撇了撇嘴,但这种事连元丽丽都原谅了,自己一个外人实在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看到吴国庆还是气不打一处来,说话的语气也不客气了。

    “谢谢小师傅,谢谢丽丽,我真的知道错了!”吴国庆心里长出了口气,知道面前的不人会不管自己了,一边说着话,一边站起了身,此时的他,脸上的血迹殷红,脸上神色尴尬,小心翼翼的坐回了椅子上。

    “继续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按理说,虽然对方是厉鬼,你是人身,如果真发生点什么,恐怕你早就死了,怎么可能还只是煞气缠身的模样?”看到几人重新坐下,鹤云飞再次上下打量了吴国庆几眼后,开口询问道。

    吴国庆听了之后,小心翼翼的打量了元丽丽一眼,将头垂下,似乎不敢去看众人,只是口中却讲述起了后面的事,当时女鬼同意后,拉着他到了车库里,在车上发生了关系,之所以会当成做梦,就是因为他是在屋里睡着的,但出现后却到了车库。

    对于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吴国庆担心再挨元丽丽的暴打,没敢多说,但据他交代,关系是发生了,但女鬼却告诉他,如果在限定的时间不能帮她完成心愿,她会把他的全家都带到下面陪她去,为了防止他骗自己,女鬼还从他体内抽出了一道白光。

    吴国庆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却害怕极了,这才起了心思,告诉元丽丽自己撞鬼的事,加上他那段时间的诡异举动,元丽丽立刻相信了,两夫妻这才着急忙慌的四下找寻驱邪师傅,但一连几家都管不了他们的事,随后才找到了白鹤道长的道馆。

    令元丽丽没有想到的是,吴国庆竟然隐瞒了其中最重要的环节,如果她早就知道吴国庆连鬼的便宜都占,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同意跟他找师傅,这已经不是道德的问题,而是彻彻底底的人品问题。

    吴国庆也是有苦难言,他本来以为自己只是因为精神压力大,出现了那样的问题,后来证明是车子的问题,本来还想把车卖掉,但哪怕跟人谈妥了卖车的事,都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导致卖不成。

    加上那个女鬼三番五次的骚扰吴国庆,他在生闷气之余,觉得梦里梦到女鬼就是因为被缠的原因,加上不敢轻易答应女鬼的请求,便提了一点非凡要求,没想到女鬼答应了,这下子他尝过了女鬼的滋味,已经是骑虎难下,又不敢跟元丽丽坦白,才有了后面事情的发生。

    吴国庆不了解中间的猫腻,但陈可欣和鹤云飞却知道,作为修道之人,她们明白厉鬼是因为心有怨气不散的原因,更不要说红衣厉鬼了,所以,答应人的事你可以失言,但答应鬼的事,敢食言,恐怕不单单是身死那么简单。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