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三十一章 白大福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有些后知后觉了,刚刚柳吟霜他们在的时候,我是没觉着身上的伤有多重。

    可现在所有人都走了时,我却是感到身上传来一阵阵的剧烈疼痛。

    背上,胸口乃至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在隐隐作痛,我蹲在地上,咬着牙,有些忍不了了。

    猫小乐见我好端端的居然蹲下身子,她便问我咋了。

    我是疼的连说话力气都没有,于是便什么都没说,只是咬着牙。

    猫小乐见我没说话,但从我的表情和满头大汗也猜测出我是疼的,于是她便道“你再忍忍吧,白仙应该很快就来了。”

    她这话说完后,没一会功夫,就有两道光飞来。

    那两道光一白一红,落在地上面后赫然变成一男一女两个身影。

    那男的我认识,就是先前救过我一次的文殊菩萨庙的白仙白大福,而他身边出现的一个红衣女子却是很陌生。

    说是陌生,但这红衣女子看我的眼神却是无比熟悉,我想她应该是那红狐狸变得。

    “这么急的赶路,我这一把骨头都快碎了。”

    白大福落地后,先是抱怨了一句,随后东看看西瞅瞅后,便对着身旁的红衣女子道“胡三太爷和胡三太奶呢?”

    “可能是有事先离开了,你先别找他们两位了,需要你医治的人在那。”

    红衣女子伸手指向我这边,白大福这才看了过来,当看到我后,白大福脸上也没啥差异表情。

    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来,而后对着蹲在地上的我道“我就知道肯定是你小子把我卖了,不然胡三太奶怎么会知道有我这号人物,还特意派个人去请我。”

    我抬头看了眼白大福,对着他强挤出一丝笑来。

    白大福看我疼成这样,重重的的叹了口气后便也蹲下身子然后从兜里取出一颗黑不溜秋的药丸来。

    “来,张嘴。”

    白大福将药丸凑近我我嘴边,我是没多想直接张开口。

    等到我将那药丸吞入腹中不久后,便觉着有一阵阵的**感觉流变全身,这阵**感觉算是把我原本全身的疼痛给遮掩下去不少。

    没有那么疼了,我也就有力气说话了,当即对着我白大福道“白大哥,这是什么药啊,这么神奇。”

    “是一种麻药,用我们刺猬的粪便制成的。”

    白大福面不改色的对着我说着,他一边说一边取出自己给人看病的家伙事来了。

    而我听到自己刚才吃下的那个药丸是用刺猬粪便做的,当即恶心的不行,腹部剧烈翻涌,我立刻干呕了起来。

    “别吐了,过来躺好。”

    白大福对着我喊了声,见我还在那干呕,便一把抓住我的手将我给撤了过来,然按到在地上了。

    他手打挺粗鲁的,完全不把我当病人看,但我没有说什么,毕竟现在还要靠他给我治伤呢。

    可我啥也没说,不代表别人也不说。

    见我被粗暴对待,猫小乐和红衣女子几乎同时对着白大福开口喊了起来。

    “喂,你不能轻一点吗。”

    “他是病人,你轻点,别弄疼他。”

    两个人虽然都是为我打抱不平,但猫小乐明显是看不惯白大福的做法而红衣女子则是心疼我。

    只是在他们两个说完后,二人便分别看向对方,彼此打量着对方好一会。

    随后猫小乐对着红衣女子道“胡三太奶不是让你去请白仙吗,如今白仙来了,你还在找我干嘛,你可以走了。”

    “三太奶说让我带白仙来,可他没说带来白仙后让我离开的话,你又不是三太奶,在这大好什么示令。”

    “哎呦我去,你个小狐狸精还敢和我这么说话,信不信我一爪子拍懵你。”

    “吓唬谁呢,以为谁没爪子似的!”

    猫小乐和红衣女子就像两个小孩似的开始吵起架来。

    白大福被她们的争吵声弄的直皱眉头,当即喊了句“我现在给林木治伤,需要一个安静环境,你们要吵要闹就去别处,别在这妨碍我。”

    听了白大福的话,猫小乐和红衣女子便没再出声,她们两个互相瞪了对方一眼,随后两人同时哼了声,扭过头不去看彼此。

    而我看着她们那表情,心里觉着好笑,这活了百年之久的两个妖精也会吵架和怄气,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然后我也就刚笑了每一秒,接下来就感觉到一阵钻心疼痛从胸口传来,抬眼一看,发现白大福不声不响的居然将一根针插在了我胸口上,而且还是距离心脏特别近的位置。

    “白大哥,你要谋杀啊。”

    我对着白大福抱怨一句,就算是要下针也应该提前和我说一声,让我有点心理准备啊。

    可白大福却是丝毫没理会我,继续施针。

    我发誓在接下来近一个小时的治疗中,我是疼的死去活来,每一秒都是度日如年。

    好在我意志力强大,最终是忍了下来。

    不得不说,白大福的针灸还是很厉害的,在全身被他针灸个遍后,原本那些疼的我不行的伤口居然不疼了,而且几根断了的骨头也好像事件自动接起来似的,很是神奇。

    至于我后背的血肉模糊伤口,白大福则是用了一种特殊的白色粉末涂在上面,那粉末涂上后微微有些凉意,不疼也不痒。

    不过我是长了个心眼,在他涂药的时候,我特意问了句“这不是用你们刺猬粪便做到吧?”

    白大福白了我一眼道“你以为我们刺猬是造粪机器吗,哪有那么多粪便,这是草药磨成的粉,专门用来愈合伤口的。”

    听了他这么说,我才松了口气,让他给我涂药。

    我身上的伤算是被治愈的七七八八差不多了,当白大福给我涂完药后,叮嘱我最近不要吃辛辣刺激食物时,我对他开口道“白大哥,那边两个昏迷的是我朋友,能给他们也看看伤吗?”

    白大福听了我话,嘴巴一列对着我说了句“小子,你有点得寸进尺。”

    虽然他训斥了我一句,但还是走向包小桃和孟严,为他们诊治了起来。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