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四卷 阴阳路 第一百一十一章 后背灵!(求收藏)

    高意远终于下定决心,迈下了车。

    不管小男孩抱有什么目的,但是这最后一个下车点,一定会给予相当大的生路提示。

    势必要前往探索。

    张晴雨看到高意远的动作,略做犹豫但旋即也下了车跟上他。

    两人并肩向着成汇胡同所属这片平房走去。

    走过这条不算宽阔的小道。

    高意远只觉得前方刮过一股突如其来的冷风,身体不自觉打了个哆嗦。

    紧接着他就停在了原地。

    心中惴惴不安,这种感觉......

    这是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和吴二斌家门口时经历的一模一样。

    而当时,在风刮过之后,他就受到了恶灵的攻击。

    九死一生!

    高意远的右眼皮不住地跳动,心脏莫名其名地狂跳,仿佛再走近一步就会发生未知的恐怖!

    这种预感,让他开始对是否走进胡同内产生了犹豫。

    现在难度已经翻倍,一旦进入恶灵所属范围恐怕再想出来就会更加艰难。

    进还是不进?

    一旁的张晴雨同样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前方狭小的胡同口正静静地等待着他们的进入。

    但是宁静,没有一丝异动的样子,反而让她心生担忧。

    如果说进入的下一秒,直接就会出现恶灵将他们撕碎,她都不奇怪。

    她皱着眉头,内心挣扎地看着高意远。

    两人四目相对,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退意。

    但是,事已至此,最终的生路线索就摆在眼前。

    收获与风险向来是相对的。

    最后一处地点,带来的巨大生路提示,诱惑实在太大了。

    如果真的能够活着出来,那么今晚的任务很有可能就会结束!

    高意远一咬牙,下了决心。

    进!

    高意远深呼一口气,一马当先先一步走进了成汇胡同!

    张晴雨害怕他出事,同样紧随其后跟上。

    两人脚前脚后,此时已经完全进入了胡同里。

    两人在整个身体完全进入胡同里的一瞬间,脑海中同时响彻起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

    声音很尖锐,满怀痛苦,仿佛正在经历莫大的酷刑。

    那是身体与心灵双重绝望所发出的惨叫!

    听这声音,就像是一个还没有变声的小孩子。

    而那声音中包含着独特的情绪,高意远仔细一听,好像是带着一丝恐惧?

    高意远和张晴雨慌张地对视一眼,两人都听到了!

    旋即,两人分隔开来,背靠着墙边,紧张又警惕地环顾四周。

    进入胡同口之后,前方是一条看不见尽头的小道。

    而这条小道的左右,又存在一个个的小道。

    小道的左右都是一些平房民宅。

    成汇胡同只是其中的一条胡同而已。

    只不过这里四通八达,谁也不知道下一个拐口会通向何方。

    整片平房区,就像是一个迷宫。

    高意远和张晴雨四下观察了下,那声惨叫之后周围也并没有出现任何情况。

    好像只是存在于他们的脑海之中。

    高意远向前走了几步,倚着墙向右偏头看向了边上的一条小道。

    小道里,左右都是民宅,此时静谧异常,没有任何动静。

    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住了一样。

    他又转过头向左边看去,隔着胡同的另一条小道,那边的民宅同样没有任何动静。

    这一点让他很是奇怪。

    按理说这种临近市区的平房,人口应该不少。

    何况这片地方面积很大,总不可能一个人都没有。

    现在正是中午刚过,不应该胡同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啊?

    高意远回过头和张晴雨说:“不对啊,这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张晴雨此时感觉周围并没有太多危险,也开始在周围搜索起来,确实如高意远所说这里太安静了。

    她皱着眉头说:“我们往里面走一走吧,说不定这条道上的人还在上班吧。”

    虽然也有这种可能性,但是高意远心里还是很不安。

    这句话放在平时还好,可是这里是那个恶灵的地盘啊!

    任何异常都有可能是危险。

    高意远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开始沿着胡同,往深处走去。

    这样走着走着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这条胡同已经被他们走到了一半的距离。

    最前面的高意远此时已经能够看到尽头处的墙壁。

    估计顶多还有五分钟的路程就会走到头。

    高意远指了指旁边的小道,“我们还是换条路吧,看看那边有没有线索。”

    张晴雨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才走了十几分钟,她就感觉自己已经累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就像是已经走了好久一样。

    张晴雨狐疑地转过身看了看身后,后面空空如也。

    依旧是那条安静的胡同,没有人也没有任何东西。

    暗道一声奇怪,张晴雨也没有说什么,跟着高意远走向了另一个方向的小道。

    高意远一边走着一边四处打量,这两侧的民宅门上都已经落了灰。

    门窗紧闭,有的已经封上了。

    这种情况他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和园路村的情况差不多,这里原本的居民已经搬家。

    现在他们看到的只是一栋栋空房子。

    怪不得,这里一个人都看不到。

    这一次,高意远开始准备横向来走,先把整片地区的结构看完。

    纵向来走着不仅工作量大,而且也不会有仔细观察民宅的机会。

    高意远还期待着说不定这里会和园路村一样,存在一些上了年纪不愿意搬家的老人。

    说不定会给予他们重要的线索。

    高意远自顾自地往前面走着,

    但是后面的张晴雨已经开始喘不过气来,满头大汗,一边扶着墙一边慢慢地往前走。

    腰已经完全直不起来,好像背后有什么东西压着她一样。

    整个身体异常沉重,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一处是轻松的。

    就像是刚刚和人打了一场架一样,酸软无力。

    张晴雨脑后的马尾辫垂在胸前,她抬起头汗水进入眼睛里,酸疼得厉害。

    朦胧地看着前面不远处的高意远。

    “哎......高.....”

    张晴雨此时说话已经用不出太多的力气,剧烈地喘息连话都说不利落。

    太阳高高的挂着,显然她已经有了一丝中暑的迹象。

    前面一直在观察周围民宅的高意远,听到身后有所异动。

    好像是张晴雨在轻声呼唤着他。

    有些漫不经心地回过头询问:“怎么......”

    但是这句询问根本就没有说出口,就被眼前的景象被硬生生噎了回去。

    狠狠地咽了下口水,高意远瞳孔微缩,身体向后退了两步,靠在了墙上。

    这......

    张晴雨抬起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揉了揉眼睛。

    “我有点走不动了......”

    高意远缓缓地举起了手,指着张晴雨的身后,眼神满是惊骇。

    好像在张晴雨的身后存在着莫大的恐怖。

    张晴雨看到高意远的动作,只觉得心脏都慢了半拍。

    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心底传来,与此同时一丝凉意正从自己的背后缓缓袭来。

    张晴雨咽了下口水,一点一点地将头转过去,看向自己的背后。

    这一眼,差点吓得她魂飞魄散!

    一个浑身青灰色的小男孩,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露出其内惨白的皮肤,他的眼珠一片牛奶白,根本没有瞳孔。

    正蹲坐在张晴雨的后背上,双手拦过她的脖子,看起来像是将张晴雨当做了坐骑一样。

    看到张晴雨终于回过头看到了自己,小男孩突然咧嘴一笑,尖锐得声音响彻起来。

    “姐姐,我说过我们会再见的!”

    张晴雨只觉得头皮开始发麻,一股恶寒直冲头顶。

    难怪这点路程竟然会走得这么艰难,原来她一直背着一个恶灵!

    啊!

    一声尖叫之后,张晴雨赶忙连同着背包、外套一起摔在了地上,疯也似的开始向高意远这边逃窜。

    而另一边的高意远早就已经开始逃跑。

    几乎是告诉张晴雨背后有东西的一瞬间,他就再也不关注张晴雨这边的情况。

    调头就跑!

    连一句提醒都没有!

    看到张晴雨向自己这边赶来,他回头看了一眼。

    小男孩正站在原地,没有向他们这边追来,一双惨白的眼珠转也不转地死死地盯着张晴雨逃跑的方向。

    对高意远这里好像丝毫都不关注。

    高意远心思一动,难道是张晴雨触发了死路?

    旋即他就想到了小男孩对张晴雨说的话,

    “姐姐,我说过我们会再见的。”

    他马上就想到了之前在公交车上,只有张晴雨与小男孩有过密切接触。

    小男孩下车时,还对张晴雨说过,“希望下次见面”

    而当时的张晴雨是如何动作.......

    高意远猛然抬起头,张晴雨当时竟然和这个小男孩点头挥手!!!

    这几乎就是和小男孩产生一个约定!

    怪不得,他们两个同时进入成汇胡同,几乎做着同样的事情,小男孩却只盯着张晴雨。

    看着张晴雨正在追赶着自己,高意远心一横,面色一冷。

    “对不起了,张晴雨。这是你自己选的路......”

    高意远爆发了最快的速度,一转身冲入了另一条胡同。

    等到张晴雨赶到之后,已经完全看不到高意远的身影。

    她有些发愣,高意远......他丢下了自己?

    而就在她发愣的同时,身后的小男孩突然动了。

    他只不过是向前迈了一小步,但却与张晴雨的距离缩短了三分之一。

    这根本就不是人类可以想象的能力。

    不是瞬移,但是却可以让所有活人为之绝望!

    张晴雨一边拼命地向前狂奔,一边回头看着他们之间的距离。

    已经越来越近,小男孩不慌不忙的样子,仿佛胜券在握。

    张晴雨体力本就消耗很大,此时根本跑不快。

    下一秒,张晴雨身体一滞,随后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

    张晴雨面带绝望,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因为她知道小男孩已经抓住了她的后脖领......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