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013 吴家祖坟

    第二天我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是吴宗海派来的狗腿子,说车已经在酒店下面等了很久了,让我们赶紧过去。

    我只好翻身起床,跟着狗腿子走。

    自然而然,蒋嘤咛和赵华没有落下,我们三人坐的一辆路虎,狗腿子很快把我们带到吴宗海的跟前,吴宗海绕有深意的笑了笑:“三位,昨晚睡得好吧?”。

    我的眼睛完全成了熊猫眼,心想好你妹,不过嘴上却说:“好极了。”。

    蒋嘤咛也说:“香的很。”。

    吴宗海似乎是想看看我们的表现,莫非他早知道那个酒店不干净?所以故意安排我们去住,想试试我们到底有几斤几两。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还真是错怪蒋嘤咛和赵华了,不过我现在对谁都不能掉以轻心。

    “那就好,陈先生,我们走吧。”吴宗海没有多说,坐上奔驰在前面带路。

    穿过县城,汽车驶进一条岔路,两旁的植被变得茂盛起来,越往前开,树木便越来越密集,最开始是灌木丛,到后面全都是参天大树。

    而且路也越来越窄,刚好只能一辆车过去,吴宗海在一座宗祠停下,我们三人跟着下了车,看看手机,居然坐了一个小时的车。

    宗祠又叫祖庙,一般只有有传承的大家族才会修建,能修的起宗祠的人非富即贵,而且绝不是暴发户和土鳖。

    修宗祠的麻烦自不必多说,这其中还有诸多繁文缛节,没一两个文人雅士是不行的。

    吴宗海指着宗祠说:“这后面就是你爷爷当年给我们吴家点的阴宅,这宗祠也是之后修建的。”。

    我心里正纳闷儿呢,宗祠不是墓祠,这两者的区别还是很大的,墓祠才是阴宅地,而宗祠不过是供奉灵位的地方,是一个家族的象征。

    我也没多话,从包里拿出罗盘:“带我去你爷爷的墓地看看。”。

    不会用罗盘的风水师不能称之为风水师,除非能牢记罗盘上的每一个字,而且风水派系多而杂,罗盘也有很大的区别。

    罗盘是360度,72龙,24山,每龙五度,一山有三龙。

    当然,也有直接把二十四山当成二十四龙的,这就是风水派系杂乱的后果,不尽相同。

    二十四山是为了立向所用,在这一点上,诸子百家都是一样。

    从宗祠的立向来看是坐申向寅,来水出卯向寅,这个纳水消砂之法应该是12长生水法(这个字在这里读zhang),长生之地水可来而不可去。

    而去水则是绝地,十二长生即长生、沐浴、冠带、临官、帝旺、衰、病、死、墓、绝、胎、养。

    绝地水不可来,可去,所谓风水,得水为上,藏风次之,风水中的水并不是传统的水,穴前有明堂都能称之为来水,所以无论是阳宅还是阴宅一定要知道来水与去水的方向。

    看来这个吴家这个宗祠修建也是受过高人指点的,来水从祖龙山而下,在宗祠附近穴结一周,沿案山而去,滋润明堂。

    不过对于吴家宗祠我没啥兴趣,还是去看看老东西的墓地,然后迁坟,我也算是还清了这一笔风水债。

    跟着吴宗海穿过宗祠,大概又走了六七百米,我看见了一座坟墓,吴宗海说:“这就是我爷爷的坟墓了,我听我爸说如果爷爷的墓碑出现了裂纹,那就要赶快迁坟了。”。

    我打量了一眼坟墓格局,从墓碑的立向来看是东南方位,亥山巳向兼乾巽,右水倒左,水出癸丑方,大富大贵的好地方。

    坟墓之后来龙气势磅礴,木龙入首,所谓“入山看水口,登穴观明堂。”,水口在癸,癸为阴水,来龙为木,阴水为滋润之水,此为木局,水又生木,明堂宽大,明堂同样大有讲究。

    明堂在风水上是指,穴前平坦开阔、水聚交流,地气聚合之处的地方,从风水的位理学来看,明堂就是风水四兽中的“朱雀”方位。明堂分为小明堂、中明堂、大明堂,明堂又有吉格和凶格。

    这个地方小明堂为乳穴,中明堂左青龙右白虎,龙虎交汇,虽然没有大明堂,但这里已经是万里挑一的宝地了。

    普通人家只要占其中一样,都可以发丁发贵,而我爷爷给吴家点的这个地方几乎是完美的。

    不过在我看来,爷爷点穴的位置有所偏差,寻龙简单点穴难,有些地方一去数十个风水大师都点不中要害,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风水师越来越坑。

    在我看来吴宗海爷爷这座墓应该还要往东北方向平移三米左右,这样的立向才更完美,来龙的过峡也才不会泄掉真气。

    按理说这样的地方要是没有人为破坏,最少还要发三代人,却不知为何短短二十年便已经耗尽了气数。

    吴宗海见我拿着罗盘沿着坟墓转了半天,忍不住吐槽道:“你到底行不行啊?看了半天看出什么来了吗?”。

    我还真没看出来这地方有什么不对,除了位置有这一点偏差,但这影响应该没这么大,不过为了装逼,我故作高深的说:“咳……这地方龙气耗尽,所以必须要重新迁坟。”。

    “那就迁啊!”吴宗海倒是说的简单,我心想你这个煞笔以为这和搬家一样啊?就算是搬家也还要看日子,你特么的以为看风水很简单?

    “吴老板你有合适的地方吗?”。

    “我爸临终前给我说了两个地方,你帮我看一下。”吴宗海点点头,接着就让我和他沿着山路往下走,只让我和他两个下去。

    大概走了几十米的样子,吴宗海指着一个地方说:“这里,还有往左三十米,你看哪个地方好。”。

    我们现在站的这个地方坐北朝南,左边山脉直插穴位,右边山高耸立,后边儿也正是丛林险峻,这是最简单的择地,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前面刚好有一条小溪蜿蜒曲折,正是九曲流水绕明堂。

    从罗盘的指示来看,穴位应该是在据此五丈远的凹地之中,罗汉晒肚,穴眼正是肚脐。

    不过这个地方有一点小瑕疵,那就是白虎高青龙,这就表示葬这地方的家族会多出女强人,男子会矮一头,还有另一种可能,会被外人取代。

    宁可青龙高万丈,不可白虎压一头。

    我走过去转了转,确定了自己的看法。

    吴宗海亦步亦趋的跟在我身后,毕竟我这模样和派头还是有几分像大师的,我估计他现在应该是不敢小看我了。

    看了这个地方,我又和他走过去看了看他指的另一块地,看的我连连摇头,这个地方从外形看起来虽然比刚才这个好,但是山峰低矮,不成格局。

    既无来龙也无来水,明堂之前是一个小湖泊,不懂的人肯定会觉得前有照就是好,其实不然,这里无论怎么立向,这湖泊都是孤阴煞。

    如果立向在正前方,谁要是葬在这里,他的后人必定不出三代会死绝,女为娼,男为奴,在风水中来看,这里是四败之地。

    就冲着吴宗海在我二爷灵前那股嚣张劲儿,我真的很想让他迁坟来这里,但为了保住飞星掌门的脸面,我不得不说实话:“第一个地方非常好,你要迁就迁那里吧。”。

    “那好,就按你说的办。”吴宗海喜上眉梢,接着说:“你看什么时候迁坟合适?”。

    我算了算天干地支,四月二十三,也就是己巳月,甲子日,择日主要是看日子的影响,月份其次。

    甲为木,子为水,吴宗海爷爷的墓本就是木局,今天迁坟是个好日子,不过还得要看看吴宗海爷爷的八字才敢断定。

    我问了一下吴宗海爷爷的八字,稍加推算,虽然和今天的日子有点冲撞,而且老爷子是火命,墓葬为木局这是极好的,但是后面看的那块地是金局,这是远不如木局的。

    我也懒得替他布局,便说:“今天这个日子不错,但是时间不对,我推算了一下明天凌晨一点开始,三点结束是最好的。”。

    吴宗海对这些一窍不通,只是连连点头:“好,就听陈先生安排,事成之后我必有重谢。”。

    我摆摆手,表示不需要他的感谢,只要他后面不要再中伤我爷爷就好了。

    “不过你爷爷的尸骨需要在今天晚上戌时取出来。”说完我就准备离开,刚一迈腿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凄厉的笑声。


手机阅读:www.607.net